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83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啊
    哪里不对劲儿?

    袁辉还在思索着,就看到两个人的手慢慢的靠近。

    突然,他脑中灵光一闪,一步跨上前,就在屠勋将东西送进李悦薇心中时,一把将那东西拿了过来。

    哎?

    这一秒,在场一众学生仔,后方站着的校领导们,都愣住了。

    阿望感觉一片日月无光、寒气笼罩。袁家这小子在搞什么,居然抢了boss要送给未来小媳妇的纸巾,这不是存心找死嘛!

    一时没反应过来,军训的教官怎么突然会抢屠**oss手上的东西?这是不是有点儿不太礼貌啊?不管怎样,屠勋对他们学校来说,可是请都请不来的一尊大佛。回头要是宣传出去,不说这招生率了,学校都能借此拉来好多合作和投资啥的,简直就是一块金字招牌啊。

    这般想着,做为校长的帖心秘书忙上前,想要圆转一下这尴尬的情形。

    但在其他人开口时,袁辉先一步把屠勋拉到一边,道,“勋哥,不好意思,你可能有些误会了。”他面上也有些不好意思,不过眼神里都是坚持,又凑近了几分,低声道,“那孩子不是男生,是个女生。虽然她没留长头发,不过我可以百分之百跟你保证。”

    屠勋还没什么表情,但是看袁辉一副“我和小薇很熟很熟,我们是自己人”的表情,眉心还是微微褶了下。

    “这个纸,我帮你给她。”

    阿望:这小子就是在作死的道路上,越奔越远啊!

    “我让她亲自给您道个谢。”

    阿望:呵,还算有点自知之明。不过,也就是个死缓吧。

    “李悦薇。”

    “有。”

    “出列。”

    “是。”

    李悦薇小跑步,来到两男人面前,心头小鹿还砰砰乱跳,小脸上更是红艳,布着一层薄薄的汗渍。

    “来,这是屠先生拣到的你掉的纸巾。”

    她掉的纸巾?

    李悦薇看了一眼那包纸巾,还是个干湿纸巾的组合包。像这种东西,寝室里的其他女生倒是有用,她都没怎么在意这些。

    “拿着,发什么呆。”

    袁辉这口气听着有点严厉,其实熟悉的人更能感觉出他表面下的维护之意。他一把将纸巾塞给了李悦薇。

    李悦薇拿着纸巾,愣了了下,在一声轻咳下,立即举手行礼,回了一声,“谢谢屠……老师。”

    袁辉一听这称谓,有些奇怪,“应该是屠先生。”

    这时,校长秘书终于找着机会登场,忙上前解释屠勋会出现在此的原因。

    袁辉听说之后,倒也不奇怪。他早就听家里长辈提过屠勋的一些情况。屠勋做为大领导的独子,本该继续家业的,可惜因为诸多个人身体原因,不得不弃军从商。

    就算是从商,屠家的子弟也不是等闲之辈,据说这人从国外留学两年回来后,就把自己白手起家的公司做到了上市,还成为北言商圈一个超牛逼的大投行。专业点说,就是实力投资商。

    对此,袁辉其实打心里是挺佩服的。至少,他自己就不知道如果自己不当兵了,这辈子还能做什么,让自己喜欢,又能做出一样高度的成绩的事业。

    “好好训练。”

    屠勋留下这句话,就又跟着校长一起离开了。

    队伍里,女生们依然在花痴男神风范,男生们却在讨论更深入的话题。

    “听说屠总也是军人出身,以前还做过特种兵。”

    其实是差点儿就成了特种,可惜这些小鬼完全不清楚实际情况哎。

    “感觉屠总也是个练家子。”

    “你们说,要是咱们教官和屠总pk的话,谁会赢啊?”

    “这还用说?当然是咱们教官啦!”

    这个推理是没啥悬念的,毕竟天天待在军队里训练的兵,怎么也比在办公室里坐着的老兵要强伐。

    而且,在他们眼里,袁辉还很年轻。

    李悦薇内心吐槽:勋哥只比辉哥大三、四岁的而矣。至于格斗方面,这个大概还是要两人真正来一场对抗,才能出真章吧?

    她就这么想了一想,没料到,这种本来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情形,在不久之后还真出现了。

    ……

    之后,这第一日军训没有再发生什么奇怪的事,在太阳西沉时,终于结束了。

    结束后,操场边的绿草坪上,好多人都在就在躺尸。

    女孩子们见状,想也没想,也跟着扑了上去,跟着那些男生一起,发出宛如垂死般的呻吟,场面不可谓不搞笑了。

    更有趣的是,学校还有小记者拿着相机在一边拍照,说是为他们新生做军训报道。

    这一闹腾,众人本来是仰面躺尸,一个个立马翻身,变成了扑面躲尸状。

    于是,不久之后,一张奇葩的“扑尸”图惊现校园小报,以及校园论坛上,一时成为军训不得不说的笑谈。

    这时候,李悦薇帮寝室里的运动困难户王圆圆纠正军姿,好容易两人结束往回走时,就看到草坪上爬了一条条花绿绿的扑尸,都惊讶了一下。

    李悦薇觉得哪里不对,一下子想起来,就去叫好友。

    “可儿,湘湘,林玲,你们在哪儿,快起来。”

    一听到叫唤,姑娘们才纷纷抬头。

    李悦薇叹口气,上前就把几个熟悉的姑娘,还有之前相交的同班女生拉了起来,一顿耳提面命,带着女孩们就先离开了。

    原因很简单,她们运动了一整日,身体流失过多能量,正处于中门大开之时。这种时候,女孩子尤其要小心保暖。而此时日幕的地气湿冷,阴气上升,扑在草坪上很容易将这些湿气和冷气吸进身体里,也许一时不会有什么明显感觉,但是有个最直接的影响,那就是来大姨妈时会疼肚子。

    在场的女孩子们,平日也不是很忌嘴,爱吃冰,都有姨妈之苦。

    这下听了李悦薇的说明,开始都是有些犹豫的。不过陈可和宋湘都是薇哥的忠诚跟随者,立马就爬了起来。其他女孩子们在这样的群体效应下,自然也从善如流了。

    “薇哥,那些男生就不会有个啥麻烦嘛?”

    李悦薇失笑,“男性体质和我们女性天生不同,不会在意这种。但其实,他们在那里爬太久的话,也不太好。”

    明天,可有得他们受的了。

    “咱们赶紧把饭吃了,回头洗个热水澡,早点休息,明天才有精力应付。”

    据她了解,军训的项目都是越后越难的。而且,她可以肯定,明天这些人想起床的话会更难。

    在场的女孩们今日没少得李悦薇帮忙,都以她马首示瞻,乖乖行动起来。

    而那时候,草坪上摊着的罗子燕只觉得,李悦薇只是在危言怂听,就贪图眼下的舒服凉快,还有周围一众男生们围绕和调笑。

    ……

    第二日。

    五点半,起床号再一次响起,嘹高刺耳,简直让人愤恨至极啊。

    大多数人的反应依然是拿枕头蒙头,想要逃避现实。

    李悦薇依然是第一个起身的,她刚穿好衣服下地,就听其他床上传来室友们一声声的哀嚎,不由宛尔一笑。

    待她们几个女生僵手僵脚地跑出宿舍时,发现今天貌似又是她们最早。连男生宿舍那边的人,都不太多的样子。

    跑到操场时,女孩子们看到来集合的人也没比第一天整齐多少。

    王圆圆被李悦薇扶着,叹气,“薇哥,我算是知道昨天你为啥提醒我们要早点休息了。天哪,我现在全身都疼得要死。”

    对于高考完三年的学生仔们来说,大多数人其实因为三年抓学习,身体素质都不太好。一旦考完就大放松,整天睡到自然醒,为了弥补三年没有睡好的瞌睡,根本没人会锻炼身体。运动量一加大,那身体里的零件肯定要闹毛病的。

    宋湘扭扭胳膊,道,“好在我们昨天洗了热水澡,事后还做了拉伸,不然今天恐怕更惨。”

    她们出来时,好些其他班的女生直接要求请假,都说腰都直不起来了。

    女孩们再次崇拜地看向了李悦薇,李悦薇笑笑。

    只道,“现在虽然疼,不过回头你们还是要好好做拉伸,多按摩肌肉,这样可以让酸疼感消散得更快一些。”

    “是,薇哥。”

    “一切听薇哥指挥。”

    姑娘们一个个行起军礼,笑声朗朗。

    袁辉看到李悦薇又带着女孩子们按时到场时,对于这姑娘无形中的领导力,心下很有些佩服。够不够中那个羞涩、腼腆的小姑娘,真是长大了。

    不过男生们一到时,袁辉立即板起脸,罚跑15圈什么的,简直怨声载道。

    这一次,姑娘们还是只用跑5圈热身,比起头日,由于身体酸疼,还是有些吃力。只是没想到跑完之后,酸疼感却减弱了。

    李悦薇立即教众人拉伸,按摩,放松肌肉。连一些男生见了,也觉得很有用,跟着一起在草坪边做了起来。

    这个时候,太阳已经完全升起,秋老虎渐渐探出了头。

    “简直胡来!”

    一声暴喝响起,正休息一刻钟的女孩子们朝那方看去,正是罗子燕所在的一班教官正训话。

    “现在是军训,不是你们在过家家。你身体痛,起不来,难道别的同学就不痛了?人家都能来,你凭什么搞特殊?”

    “有本事考上全国最好的学校,连这点儿苦都吃不得,难不成你们还想等着未来毕业了继续啃父母的老本儿。”

    “如果你们是这种想法,那就立即离开我的队伍,不用再来训练了。”

    话声一落,本来扶着罗子燕的那个男生,慢慢松开了手,不知低声说了什么,罗子燕的脸简直要黑到底了。

    这边女孩子见了,喃喃,“其实我挺同情那个状元郎的,居然跟这种娇气包成了校友。”

    “可不是,昨天好像还看两人一起受罚来着。”

    宋湘冷哧,“得了吧,你们不知道那种男生心里有多情愿。巴不得巴结上一个凤凰女,未来比业就可以飞黄腾达,少奋斗至少三十年。”

    众人对此都惊讶不矣,倒也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

    李悦薇不由多看了宋湘两眼。

    不过等这一茬儿过了之后,她们偶时依然能看到状元郎时不时照顾在罗子燕身边,俨然就像是罗子燕的男朋友。

    然而,在打饭的时候,她们却听到罗子燕跟自己的女性朋友说,“哦,就是普通校友。不知道?他也没说喜欢我啊!就是要好的同学,你们不也很照顾我吗?”

    那几个女孩看平日打扮,和罗子燕应该都是一个圈子的富家小姐,都笑得很是暧昧娇情。

    “哎,子燕,说真的,你真的认识二班那个教官吗?他有没有女朋友呀?”

    “怎么,你看上那个袁教官了?”

    “哎哟,难道还有看不上他的。他可是大家公认的,这一次所有教官里,最帅最有型的,不晓得家世怎么样?”

    罗子燕可有些得瑟了,当即卖起官子,又暗示袁辉家里有个首长爷爷,住的地方也不是普通人可以随便进入的。立即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富家千金们,摸拳擦掌起来。

    很快,在训练间际中,李悦薇就看到有女孩羞答答地跑去跟袁辉递小纸条儿。

    还偷乐了一把。

    陈可看到,好奇,“小薇,我听说军队纪律很严的,不准搞这些的。”

    李悦薇摇头,“这个啊,我也不知道。”

    王圆圆插花,“可是我之前看网上说,有大学生表白成功了,和军官哥哥在一起了呀。”

    宋湘哧笑,“得了吧,你们别做梦了。那要看是哪个地方?在咱们帝京这里,可是祖国心脏,像这种五四三的事儿绝对禁止。”

    林玲,“呀,那这女孩递那种东西,不是在害咱们教官。”

    袁辉也不是第一次来做大学生军训了,自然有的是方法解决这种小问题。再说了,他现在关注的女孩子,已经有目标了,完全不需要在这种情况下搞什么小动作。

    待训练完了之后,袁辉寻到机会,叫住了李悦薇。

    “教官。”

    姑娘一个笔直立正的站姿,十分漂亮漂亮。

    不过袁辉知道,这并不是自己教的好,面是姑娘早有底子。

    他立即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瓶子,“诺,拿着。”

    “啊,这个是……”

    袁辉直接将东西塞女孩手里,目光也迅速在周围扫了一圈儿,见没多少人注意,才道,“我妈新做的柠檬茶,让我带给你。没事儿喝喝,可以解解暑气。”

    “哦,那替我谢谢胡妈妈了。”即是长辈赠东西,自然不好意思回绝。

    袁辉又道,“你来帝京这么久,也没来我家玩过,我妈我奶奶也念叨好多次了。这回国庆的时候,如果你有时间的话,不如亲自去我家跟我妈道个谢。”

    这,怎么突然感觉怪怪的呢?

    ------题外话------

    亲妞儿们,秋秋的新书《撩上男神:爱上美味的你》上线啦啦啦,治愈系小甜文,欢迎大家收藏包养哦!

    为了长命百岁,她坚持天天爬楼,意外突然发生了。

    一个啤酒罐子,砸出个500万来……还是欧元?!

    要赔3千年啊,陶小朵有点哆嗦,三月桃花运不是这样开的啊!

    别误会,是他说,“我赔你。”

    她以为,向凌睿是个神、经、病。

    他很坚定,“我的神经没问题。”

    那就是精神病了?

    不然为什么这么执着,天天等在垃圾筒边非要“赔”她早餐呢?

    要赔3千年啊,可不可以缩短一点点啊?

    于是,早餐,扩展到午餐,增加到晚餐,附赠下午茶,免费健身,洋水果,三温暖,再加型男亲身按摩豪华大套餐(唔,好羞羞~)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