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79 女孩真正的心意
    走出宿舍的大门,灯光忽地一黯。

    四周的声响也迅速退去,使得电话里的声音,尤显得清晰。

    “我想你了。”

    他的声音低低的,和以往很多时候都不一样,还带着一点病中的懒散,但话里的意思让她觉得紧迫而瑟缩,一边想要逃避,一边又痒痒地想要靠近。

    他说完这一句话,就只剩下绵长缓慢的呼吸声。

    不知道是不是经由电波的加持,她觉得耳朵又烫得厉害。

    不知道说什么。

    一惯以来,都是他主动亲近,她被动接受。

    她也没开口,等着他打破僵局。

    可是等了好半天,她都走进长长的廊荫里,他还没有出声儿,也没有挂断电话。

    像在等待什么。

    可是她不知道那是什么?

    突然,廊荫里有女孩的娇嗔响起,很快人从她身边跑过,后面追着语气无奈又宠溺的男生,跑远了。

    她看着那对小情儿跑远,脑子突然一个机灵儿。

    “勋哥。”

    “嗯?”

    他像是快要睡着了似的,声音更显得懒洋洋的,尾音从鼻腔里震出,莫名的勾人。

    “那个,周末你出院,我带小乐来接你,好不好?”

    总算想起这么件大事儿。

    “嗯。”

    他应得淡淡的,很是漫不经心。

    对于这样的屠勋,李悦薇真是没怎么应对过,不像以往那么直接、坦率,有些邪性,坏坏的感觉,偏偏她放不下。

    “那,那天,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准备?”

    屠勋半瞌的眼底慢慢透露出一丝悦色,他抬手掩住,“病人餐。”

    呃?这都出院了,还吃什么病人餐啊!

    李悦薇觉得奇怪,“这个,秦伯说的吗?”

    “关他何事?”

    mmmmmmmm……

    李悦薇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在跟印象中的那个人说话了,今晚他好像怪怪的说。

    “那,你想吃什么?”她不习惯揣测他人心理,索性直接问出口了。

    屠勋唇角微微勾起。

    想吃你啊,就想吃你这个傻姑娘。

    “你说呢?”

    她说,说什么呢?!她又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她哪知道。

    心里腹诽着,李悦薇自不敢明说,只得哼哼了一阵儿,道,“你病才好,也不适合吃什么大鱼大肉,那我给你炖些滋补的药膳吧!”

    “嗯。”他懒懒地答着,根本没在意她在做什么,只想着,她在学区公寓的那个大厨房里,为他忙碌的小小身影,就觉得很舒畅了。

    不,还不够。

    李悦薇则是已经开始想要买些什么药膳食材了,暗地里有些小坏心思。想着,当初他像有千里眼似的,监视她吃药时那个郁闷啊,这回估计可以回报他的“细心体贴”了。

    想到这里,她轻轻地低笑。

    “笑什么?”

    “啊,啊?没,没什么,那是花园里的别人。”

    “哦,别人是别人,我现在问的是你?”

    “我……我没笑啊!”

    “小骗子。”

    “……”

    李悦薇觉得右边耳朵和脸颊都烫得快烧起来了,急忙转出了廊荫,换了一只手拿电话,咳嗽一声掩饰尴尬,“勋哥,那就这么说好了,周末那天,早九点,我们来接你出院。好不好?”

    “嗯。”

    现在这话听着顺耳多了。

    “那,我回寝室了,明天就要开始上课了。”

    “嗯。”

    “……”

    好像还有什么事儿。

    李悦薇又默了半晌,那头依然只有淡淡的呼吸声,一直没挂电话,也不知他在等什么,在想什么,好奇怪啊?!

    “勋哥?”看到寝室楼时,她停下脚步。

    “嗯?”

    这声音真是让人浑身都痒死了,她抠了抠耳朵洞洞,有点想开免提,但更不想让任何人听到他的声音,好像两人之间的小秘密瞬间会惊暴全校似的。

    啊,对了,那件事。

    “你……你真的会来我们学校,上课吗?”

    对于此事,她每想想,心情就会变得很复杂,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

    “怎么?”

    他听出姑娘语气里的犹豫,之前两人一起逛校园时,她都没问这事儿,现在突然问起,看样子像是憋在心里一段时间了。

    为此,他有种莫名的愉悦。

    “没,没什么。”

    谈话又空白了好几秒。

    她才接上,“那个,就是担心你工作那么忙,又要歉顾学校的课业,会不会太……你才刚出院,应该多休养吧?”

    再忙,也得把小媳妇儿看好了,不然后院着火,前朝必然混乱。

    屠勋闷笑一声,声音很轻。

    李悦薇怔愣了一下,又抓抓自己的耳朵,换另一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好半晌,电话里才传来一声,“心疼我?”

    咚——

    心跳彻底坠了下去,像是击溃了什么防御,顿时让她浑身发软,像是力气都被那声细细、长长,充满磁性的力量吸走了似的。

    她腿软地直接原地蹲下了,也有些负气自己的反应是不是太敏感了,长长地喘出一口气。

    “勋哥……”

    这声轻唤里,带点恼意,有点无奈,更似撒娇。

    屠勋也觉得心头像被只小爪子搔了搔,痒得厉害,不得不微微侧起身子。

    “嗯。”

    其实,不是他不想跟她好好说话,只是以前说得多了,这丫头却不识好歹,老想逃避。且自打从蓉城到帝京之后,尤其明显。

    他并不擅长猜小姑娘的心思,尤其是情感这方面。对于她生活、学习上的问题他都不担心,就是受不了姑娘她时冷时热,看似无意又有意的别扭劲儿。

    “我要回寝室了。”

    她索性闷闷地哼道,带了丝明显的不满。

    不满这个男人怎么越来越会撩人了,迫她的招数似乎又进化升级了似的,明明没说什么强迫性的话儿,也没要求她怎么样儿,她就自己先交待出去了。又是问候,又是迎接,又是要主动做好吃的等等等。

    这到底是怎么发生的呀?

    “嗯,想我了,就打电话。”

    “……”

    “晚安。”

    静默了五秒,她听到对面传来了史无前例的电话挂断声。

    嘟嘟嘟……嘟嘟嘟……

    好像她突然失速的心跳声?

    搞什么啊?

    ——想我了,就打电话。

    ——想我了,就打电话。

    ——想我了,就打电话。

    ——想我了,就打电话。

    ——想我了,就打电话。

    整个晚上,李悦薇翻来覆去好几轮,好像脑子里一直响着这句咒语似的,久久才睡着。

    然而睡着之后,她就开始发梦,梦里翻来覆去的就是那张帅到炸天的脸。像被施了咒似的,任他予取予求,为所欲为,还无法抗拒,沉溺其中,暗自窃喜。

    所有人都向往的男神,已经变成她的了。

    “啊……”

    突然之间,她被惊醒,低头直看自己的肚子。

    梦境最后一刻,男人抚着她的肚皮,柔情万千地呢喃着,“薇宝,给我生一支军队吧!”

    一支军队?!

    我去,这男人太可怕了,人家生一个足球队已经够夸张了,他竟然要让她生一支军队给他,他一定是想当兵想疯了吧?!

    一支军队有多少人?

    一个军长下面,就有上万人啊。

    得,这还是不算上后勤单位人头数的好不好。

    ……

    接下来的一周,都是新生适应学校生活作息,慢慢了解新环境的时间。

    一周之后,就是红红火的军训月了。

    在姑娘们热情讨论着关于军训的各种话题时,譬如:评选哪个班的教官最帅啦?堵哪个班被罚学生最多啦?哪个训练项目最恐惧啊,等等。

    李悦薇还沉浸在男人的那句神奇的咒语中,每晚都有些不可自拔。

    一到下课铃声响后,看别人都拿着手机发短信,打电话,她脑子里就会冒出男人那句话。

    ——想我了,就打电话。

    每次拔到那个号码,她的手指头就僵在那里。

    有一次还不小心被林玲看到,问她,“薇哥,tx是什么人啊?这么神秘,居然还用字母代替。啧啧,薇哥,老实交待,这是不是你的阿娜答啊?”

    最近寝室里的两姑娘受宋湘影响,学会了不少二次元名词,一起**,天天都在刷bl漫画。

    李悦薇只能打哈哈过去,说是一个不怎么喜欢,但因为家里原因,偶时会有联系的人。

    于是,她纠结得时间长了,结子打得太大,解都解不开,直接摊在那里了。

    更不可能快刀斩乱麻。

    斩掉屠勋这个结子,真怕他回头会有更可怕的招儿来对付自己。

    呃,问她为啥会想得这么可怕?

    这完全是女性直觉的好不好。

    话说,在这一周里,医院这边可一点儿不安生。

    屠老太太看孙儿回帝京之后,跑出去过两次,但两次都没把“李微”带回来,就很不高兴了。

    断粮都好久了,吃不好,睡得更不好,这脾气能不躁嘛?

    她这一发脾气,不高兴,屠老爷子也不高兴孙子惹自己的宝贝老婆,也做脸做色的哼哼。

    屠勋本来偶时还回家休息休息,最后因为工作原因,就全换到医院去住,不回大宅了。

    之后,医院里就不断有公司高管往这里跑,看着一个个穿着西装革覆的男人,在病房里进进出出,小护士们倒是兴奋不矣,难得见到这么多青年才俊啊,而且个个都是最有前途的fast公司的菁英白领,这是她们平日待在医院里根本接触不到的优质男士,于是在病房前,常会不经意地聚集很多“碰巧”路过的粉衣小护士。

    这个情况,没得几天,就被护士长报怨到了秦老这里。

    秦老到底是医院的干部,要注意影响,最后只得赶紧给屠勋签了出院同意书,让他早晚到医院来做个检察,其他时间就不要待在医院,扰乱他们的医护工作和行政工作。

    于是,后两天,屠勋就回公司办公了。

    公司里的气氛,刚听说**oss回来时还着时兴奋了一把,高管们还提议要给**oss办个接风洗尘宴,但被**oss面无表情、语气糟糕地拒绝掉了。

    阿望看着郁闷的主管们,心说:现在**oss正焦心躁肝地等着某小姑娘的电话,正烦心呢,哪有心情搞这些五四三。再说了,那天小姑娘可能会来给boss接风,哪轮得到这些人瞎献殷情。

    唉,做为略懂圣意的特助,阿望也只能以眼神示意那些想要拍马屁却拍到马腿的人,赶紧的收拾细软本份工作,切莫在**oss闷骚时来触霉头。

    已经整整五天了。

    签完文件,屠勋靠进椅背时,目光又不自觉地看向桌上放着的那个私人手机。

    除了奶奶打来骚扰电话,被他暂时屏避了,就没一个打来。

    这丫头,还真是一点儿都不想他?

    手指无意识地在扶手上轻点着。

    他忽地直起身,像是要拿手机的样子。

    但很快桌上的传话器又响起,还有一个会议等着他。

    他立即收回眼,拿起早准备好的会议资料,起身离开。

    那手机被留在了桌上,过了不足半个钟头,阿望小跑着回来把手机拿走,送到了会议室**oss的面前。

    屠勋看了一眼之后,脸色唰啦一下拉到最黑。

    这下,本来会议进展就不太顺利,这会儿老板脸色一沉,整个儿都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险感。

    不出所料,接下来真是一片腥风血雨,与于者简直噤若寒蝉,全成了霜打的茄子,挂枝的鹌鹑。

    会议结束之后,一个管理人员被辞退,两个团队大改组,方案推倒重写,还要在一周之内交上来全民投票表决。

    团队队长找到阿望,“哎,不知道老大最近是身体不好,还是出了什么事儿?”

    阿望默了一下,“老板的事,咱们没资格探听。还是做好自己份内的事情,其他就不要多问了。”

    团队队长顿时苦逼脸,一副被抛弃的样子。

    阿望只得好心提醒,“总之,千万别在老板面前秀恩爱。”

    听了这话,团队队长愣愣地走了,大概没走几步仿佛被什么锤醒了似的,一下了大彻大悟。

    这意思不会是说,他们向来不食人间烟火的**oss,红鸾星动,终于进入思春期了?!

    这几日的阴晴不定,全因闷骚情事儿而起?!

    屠勋回了医院,晚上还是住在这里的。

    只是脸色始终不太好。

    这个臭丫头,他不联系她,她就连半个消息都不给。

    这比起蓉城时,他们偶时还会在网上聊几句,现在完全没有了。

    李悦薇忙着适应新学校的生活,很少上网,连项目单子最近也没接。

    本来以为终于将人儿圈进了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这圈是圈到手了,可是感觉好像没什么用处,因为周围的一些人、一些因素,让两人的交流反而变得更不顺畅了。

    也因为意识到这一点,他才在帝大要了一个客座讲师的名头。

    可是,两人毕竟有身份之差,若是她不主动,总是他来就。

    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并不是他真正想要的。

    女孩真正的心意。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