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74唔,她这是被霸总壁咚了?
    她怔了一下,即道,“勋哥,要喝水吗?”

    屠勋没有回答,而是慢慢撑起身,从轮椅上站了起来,迈着那种忒沉稳的步伐,朝李悦薇走了过来。

    李悦薇莫名地觉得有种压力,在他走近时,朝旁边挪了一点点。

    继续说,“中午吃得有点重,这会儿有点口渴。”

    他居高临下,微垂着头,看着她,突然抬起手朝她的脸上伸来。

    “……”她不自觉地身体紧绷。

    他的手滑过她的脸,落在她头上,摘下了一片小叶子。

    她一看,方才松了口气。

    暗忖自己是太紧张了,她又没惹到他,没理由他会对她动粗。

    “哦,谢谢。那我去烧水。”

    她转身要去厨房的方向,手一下被他攥住,刚要出声时,没想到那力道一下加大,让她脚下一个踉跄,就撞在了身后的落地玻璃窗上。

    这墙幕造得相当扎实,撞在上面时发出翁的一声低鸣。

    她再抬头时,一片黑影罩下来,下巴被高高抬起,男人浓重而极具侵略性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人完全无法躲避,那双漆黑的眸子像个巨大的黑洞要把她吞噬掉似的。

    她几乎将身子缩成一团,就想往下方空档处钻。

    谁知他像早有所觉,一只手立即握住她的腰,将她牢牢撑住,动弹不得了。

    这姿势,她是被霸总壁咚了嘛?!

    好……好,奇怪?

    “我的确,有点渴。”

    沉沉的声音,像是直接从胸腔里震出,震得她小心肝乱跳。

    “那,那你放开我,我去给你……唔!”

    又是不问就动嘴?!

    “……屠……你,你……扣分……”

    这句好不容易挤出来时,他一下用力吮住她的小舌头,用力一吸。

    老天,她的舌头都要被他拔出来了,好疼,有点麻麻的。

    她用力推攘,他只觉得抵在胸口的小手像在搔痒,让他更有些把持不住的感觉。这种肌肤相亲的感觉,当真是食髓知味,让他欲罢不能。

    他有时候也很惊奇,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异性,可以让他如此亲近?

    她一边躲,他一边追,两人在墙幕上你追我逃地磨蹭了好几个呼吸。

    直到他突然放开了她,却仍是紧紧箍着她的身子,看着她的目光簇着火,像随时会落进她眼里,灼得人心更慌了。

    “你……”

    她微微娇喘,呼出的气息似乎都是甜的,让他快要把持不住了。

    深深地看她一眼,他压下心头沸腾的火,声音沙哑道,“小薇,你才是我的解药。”

    这,什么意思啊?难道是说他渴了,就要她解渴?!

    他粗砾的拇指,轻轻摩挲她柔嫩的小下巴。

    “我不喜欢我的东西,被别人碰。”

    这家伙还得寸进尺了。

    可惜她现在不敢反抗他,谁教还被敌人拿捏在指掌之间啊,好郁闷。真想给他一个过肩摔啊,又想到他还是个病人,要是这一摔严重了,回头她肯定会被许文丰给怼死,然后又被男人找着借口,要她负责,要她照顾,那损失就大了。

    “记住了?”

    “我……我不懂你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被人碰了?我……”

    耶?

    除了小乐,今天她碰过的人,也就只有自己新认识的同学,都是女孩子,她就是搭把手帮个忙,这个……他也醋?

    李悦薇有些傻眼儿了,有些无法相处自己的推测。

    屠勋慢慢将人放开,姑娘得了自由,立马一溜烟儿跑去了厨房,还把门都关上了。

    他慢慢舔过唇角,那里还残留着一抹津亮的水渍,不知是姑娘留下的,还是两人共同的混合物。

    半晌,他低头,转身去了另一边的卫生间。

    ……

    厨房里,李悦薇想来想去,给许文丰打了电话。

    终于得到了一个确实的消息。

    “又是那个罗子燕。”

    李悦薇真想撞墙,没想到今儿这一出壁咚的由来,就是几张照片和一个小视频。

    她思来想去,明明根本没什么啊?

    她又没跟男生接触,他反应这么大是为哪样啊?

    忍不住吐槽抱怨,“他哪儿来这么大醋劲儿啊?难道以后我都不能跟人交往了?这也太过份了?”

    对着厨房里的光洁的金属饰面,都能看出她嘴唇肿得不行,现在还麻麻痒痒的。

    许文丰也跟着叹,“我说妞儿,你想想要是你二十多年,从来都不能碰人,突然有一天解封了,你会怎么样?那阿凡达里的男主角因为断了腿,结果换了个外星人的身体就直接叛变人类了呢!自由啊,自由可是人类的天性。”

    “去去去,我跟你说不通,你们兄弟两个都有病。”

    挂了电话,又磨蹭了好半晌,最终她还是端着两杯水出来。

    男人独自站在墙幕前,面朝窗外,不知在看什么。

    她站得远远地,把水放茶几上,说了一句,就跑去了卧室和书房。

    心里乱糟糟的,有些不可思议。

    搞半天,她就变成他的“自由”了?

    那也不能这么一言不和,就这么自由地侵犯她吧?

    她也有自由拒绝他啊?

    ……

    这晚,李悦薇还是坚持要住寝室,没有让屠勋送回家。

    不过分手时,说起了出院的事。

    许文丰回的话,“秦伯伯说,他现在的情况是可以出院了,只是不能太操劳。所以才没有立即批他出院,可以出来走走。但每天还必须在医院接受定时观察和检察。”

    “要是这段时间,没有其他的并发症了,下周末就可以出院了。”

    李悦薇点点头,看了眼静坐一旁的男人,道,“好吧,到时候,要是我有时间,就带小乐一起来接出院。”

    她说出这话时,男人才微微撑开了眼眸,看了过来。

    她没有接那眼神儿,叮嘱了李乐几句,由着许文丰送小家伙先回家了。

    从大学城回军属小区,至少也要个把钟头了。

    如此,那套房子的确很有必要,回头还得好好布置一下。

    其实他真的很体贴细心,屋里什么东西都不缺了,厨具一应俱全。还放着几箱牛奶,适合李乐和她喝的。

    ……

    回到寝室后,姑娘们明显分成了两个小群体。

    林玲和王圆圆有说有笑,对宋湘就爱搭不理。

    李悦薇无奈一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东西,把要搬去公寓那边的东西拿了出来,听女孩们聊隔日的学校安排。

    第一件就是开新生大会。

    王圆圆柔柔地说,“听说新生代表都是这一年的状元。还要介绍我们新生的任课老师,希望不要出现那种可怕的灭绝师太啊!最好多来几个男神或女神。”

    林玲捧场,“帝大是出了名的男神女神多。诺,那个百家讲坛上,不就有位女教授嘛!”

    宋湘哧笑,“花痴。”

    然后开始呛声,李悦薇连忙打圆场,转移话题。

    第二件就是每个大学生必经之痛,军训。

    王圆圆立即抚着自己的小圆脸叹息,“完了完了,我是最容易上色的那种。现在太阳还这么辣,一个月下来,用上十打面膜也救不回来呜!”

    林玲立马拿划拉着鼠标,给新朋友介绍经济实惠的面膜套装。

    没想到转眼就看到宋湘从阳台转出来,面上敷着一层什么白呼呼的东西,吓了两妞儿一跳。

    李悦薇刚才就看到小姑娘在那里捣腾一堆瓶瓶罐罐,像是自制的面膜。暗忖,真正的高手在这里吧!

    郁闷了一下,气氛就转了,“哦,不知道咱们的教官会不会是个大帅哥?我听我表姐说,他们军训时,还有跟教官表白成功的呢?”

    林玲惊讶,“这个,不是违反纪律吗?”

    “哎,这都什么年代了。再说,来咱们帝大做军训的教官,可能都是国旗班那种,国家的门面唉,肯定帅!”

    宋湘,“花痴,白痴。”

    李悦薇打圆场都打得有些无语了。

    好在熄灯时间到了,随着一声铃响,啪的一下,就只剩下一片哀叹声。

    “行了,大家早点休息吧!明天还得早起。”

    新生大会还是早上八点半开始。

    不过,李悦薇说了之后,其女孩子们是急着洗漱上床了,但每人床上都点着一盏小灯,隐约有音乐声,或翻书声,夜生活才刚开始的样子。

    她摇摇头,还是按照自己的习惯,睡下了。

    ……

    与此同时

    军区里,袁辉终于将事情处理完,准备打道回府了。

    上司看到他要走,不好意思道,“袁辉,不好意思啊,今天临时抽调你来,赶明儿放你一天假,你好好处理你自己的私事吧!”

    袁辉摆摆手表示没关系,虽然之前被调回来时多少心里还是有一些郁闷的,毕竟这个招新兵的事儿他已经很久没管过了。他自己的事情都安排得好好的,就为了送小薇妹妹去报到,刷一波好感度。没想到突然来事儿,害得他送人只送到一半,怪不好意思的。

    年轻男孩子,就算暂时还没确定自己的心意,做事做一半,在女孩子面前还是很没面子的。

    正要走时,他突然就想到了一件事儿,拐回去时,就做出一副愁思状,“营长,那啥,今年帝大那边的军训,派的是三班的人过去吗?”

    上司一看小伙子的样子,就猜到个七七八八,笑道,“怎么,你家有孩子今年上帝大?”

    上司心里琢磨了一下,貌似袁家这一代的小家伙的确有那么几个正值升学。

    袁辉抠了下头,“是一位世伯的孩子。小家伙瘦瘦弱弱的,又是刚从外地调到帝京,怕对这边的环境和气候不太适应。家里人紧张,让我多照看着点儿。”

    上司在早上的事里留了个亏欠,这会很爽快地应下,“行,要是你想去,我跟三班的班长说一声儿,到时候你要去给哪个班当教管,让你选挑。”

    袁辉一得了这个口令儿,立马来了精神,行礼回了声“是”,兴冲冲地离开了。

    上司摇摇头,心说,这年纪的小伙儿急着找姑娘恋爱,都是人之常情。

    ……

    隔日一早,李悦薇依着习惯,六点半便早起去晨练。

    帝京的时差比老家早一个小时,天已经蒙蒙亮了,在操场上跑步的人还不少,不过暂时没看到熟悉的新生面孔。

    她突然的加入,也引来一些人的侧目。当她跑起来时,让一些老师和长辈都大开了回眼界。

    运动完之后,她就认识了几个学长,老师,系主任。也很乌龙地让人误会了性别。

    回到寝室冲了个澡。其实学校还有大澡堂子,去的多数是北方的学生。学校大概是考虑到南方学生的习惯,在提升学生公寓水平时,增设了淋浴设备。

    等她收拾清爽,几个姑娘才伸着懒腰,揉着眼睛起身。

    “呀,小薇,你这不是去晨练了吧?”

    “嗯,你们赶紧的,去食堂打饭。”

    “哦,不了,我早上没胃口,就吃点儿零嘴儿好了。”

    李悦薇劝了一句,姑娘们都懒洋洋的,这显然还是没从大假期时回过味儿,便自己先下楼去。

    “哎,等等,我要去。”

    没想到宋渣追了上来,还一边扣鞋带儿。

    李悦薇笑笑,便蹲下身,帮小美人扣上了皮带扣子,动作很温柔。

    两人刚好就在楼梯口的窗边,阳光打下来,就像是帅帅的少年,在为穿着蓬蓬裙的小公主整理裙装似的,画面格外唯美,仿佛漫画场景再现。一时间,看傻几个路人姑娘,啧啧称奇。

    李悦薇穿着很简单的t恤和牛子裤,站起身时就比宋渣高了小半个头,身量方面两人也很搭。

    “我去,这画面也太撩人了。”

    “没想到女生宿舍,也能看到这么高段位的cos秀啊!”

    “女神,男神,留个qq号吧,行嘛!”

    宋湘立马一扬小下巴,冷哼一声,把个高冷凶萌小萝莉的人设发挥得很突出,拉着李悦薇就下楼去了,甩下一片哀叹声。

    “宋湘,你不用这样。他们没恶意啊!”

    李悦薇小心劝。

    “哼,我不喜欢。”

    李悦薇无语,到了食堂,还是很照顾这个小妹妹,对方也都从善如流了。

    看来,宋湘同学就是个口嫌体正直派的小萝莉。

    “真不要脸!”

    没想打稀粥时,又冤家路窄地碰到了罗子燕,她一看到李悦薇在帮宋湘端餐盘,就啐了一口。

    “大清早地就勾搭小姑娘,你还真是狗胆儿大的,天天往女生宿舍跑,不怕被宿管阿姨发现,记你个大过?”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