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65 莫名冷淡
    “妈,妈,你去求求爸啊!我不要去教管所,我不要去,呜呜呜呜……”

    卢雪曼死扒着门框,哭天抢地地不愿意走。在她身后,一个身形高大的女警察攥着她,正掏出了银晃晃的手铐,咔嚓一声,套到了她的一只手上。

    冰冷的触感,在这盛夏的三伏天里,瞬间凉透了她的心。

    由于证据确凿,卢雪曼敲诈勒索的罪名已经坐实,由于是初犯,又是家庭内部问题,判罚比起刑事案件要轻了很多,但至少要在局子里蹲上半年,还要缴纳罚款和精神赔偿。

    由于债务人还是自家人,李纲出面表示,只要卢雪曼承认错误,愿意改过自新,赔偿减免,但是拘役罪不可减免。

    就此,卢雪曼被抓进了同刘浩一样的教管所里,加上之前的教管时间,前后有至少九个月的牢狱之灾等着她,半分都跑不掉了。

    赵素梅也是无可奈何了,她早就求过李纲了,甚至两人还大吵了一架。

    李纲反问她,“我把三个孩子交给你带。我的亲生女儿,好端端的一个漂亮女孩子,你养成了一个大胖子;我儿子那么乖巧,小小年纪就得了自闭症;你自己的女儿,呵呵……素梅,你还让我怎么对你放心?”

    赵素梅直怪李悦薇搅事儿,说辞就和当初卢雪曼在她身边吹的耳边风一样。

    李纲一口喝断,“素梅,我本来还一直以为,你一个寡妇带着孩子在村子里过得不如意,好歹雪曼出来后学习成绩还那么好,该是你教子有方。没想到,你就是个脑子拎不清的。你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你还怪我女儿做事不对,害了这个家吗?”

    “赵素梅,你好意思说这种话,我都替你脸臊。”

    “你说雪曼想跟小薇借钱周转,那就是说这事儿你是知道的。你觉得两个还在读书的孩子,没有赚任何钱,能拿出那么大一笔钱吗?”

    赵素梅狡辨道,“可是小薇这次高考,赚了那么多钱,学校还退了那么多钱。她……她好歹也是做妹妹的,周转一些支持姐姐,有什么错的啦?在我们乡下,这做姐姐的聘礼还要留下给自己兄弟娶媳妇儿呢,我这不是也想着家人之间应该互相帮助,家和才万事兴吗?”

    “放屁!”

    李纲气得一拍桌子,整个地面都颤了。

    “那些民风陋俗,是可以搬到现在来用的吗?难不成未来你愿意把雪曼的聘礼都帖给小乐用?赵素梅,这事儿不用说了,小乐我宁愿自己带,或者交给小薇也好,也比你这个当妈的强一万倍。小乐姓李,不姓卢,也不姓赵。”

    “在雪曼出狱前,你就留在蓉城好好陪着她。”

    “我每月还是会给你们打生活费,希望你能好好反省一下。”

    赵素梅就算满心不甘,眼前几桩事实,她也反驳不了,更抗不过李纲那军人的强硬气势,只得认怂。

    只不过,李家人都不知道,这不在沉默中爆发,就会在沉默中变态。

    ……

    机场

    李悦薇拉着弟弟,跟着父亲一起走过了安检口。

    后方,赵医生也推着屠勋跟了上来。

    许文丰走在一边,还不停地朝李乐撩橄榄枝。

    小家伙到底年纪小,抵不住本能,到了休息区时,就在许文丰掏出电子产品时,一溜蹭过了界。

    李纲去给儿女打了杯免费的热水过来,就看小家伙“投敌”了,老脸立即拉了一层黑。

    好在女儿还乖乖坐在行李旁,低头看着手机。

    他又迅速看了屠勋一眼,这人正闭目养神中,没有玩手机。

    很好。

    确定完之后,老父亲松了口气,把水递给女儿,就要回头教育一下还没啥“团体节操”的小儿子。

    许文丰一见来人,立即先发制人,“李叔,你知道现在的无人机技术吧?诺,我给小乐找了个这种兴趣班,上次咱们去大学城时,他就喜欢得不得了……”

    李纲自然知道无人机这种先进科技,在军事方面向来科技先于民营。再听什么“兴趣班”,就拧着眉着,压着脾气,听了下去。

    许文丰成功地将李纲潜反了,还偷偷朝屠勋的方向做了个胜利的手势。

    屠勋看似下垂闭着的眼睑,微微滚动了一下。

    另一边

    李悦薇忙着自己在网上接收的活计,非常专注。

    最近,她和屠勋都没怎么单独相处,就算偶时有接触,也都有第三者在旁。再加上李纲回来后的严格盯哨,就更没什么机会好好说句话了。

    当李纲又去给李乐买零食时,屠勋终于将轮椅滑了上去。

    李悦薇这才抬起头,眼里有些疑惑。

    屠勋问,“在忙什么?”

    李悦薇抿抿唇,直起身,“没什么。”

    这个姿势,这个语气,明显就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意思,不想深谈。

    屠勋目光微闪,“小薇,你还担心你父亲那边的事?”

    李悦薇转开了眼,看向父亲的方向,恰好,李纲点了餐之后,回头也朝儿女这边看,就看到屠勋不知何时溜到了女儿身边,就有些不高兴了,忙回头催促店员。

    “没有。”

    她的口气,依然很淡。

    屠勋又问,“还有一个月才开学,你有什么新计划?”

    李悦薇眼瞳微微收缩了一下,又迅速垂下,“没什么新计划。”

    屠勋像是没感觉到女孩的冷淡,又问,“除了易妆术,想不想学点女子防身术?”

    她又不自觉地抬起头,眼底闪亮的光彩,说明了一切。

    他专注看来的模样,一惯的淡漠冷肃,眼里却是她极熟悉的温柔,和淡淡笑意。

    “如果你想学的话,我可以……”

    “不用了。”

    李纲已经急急地跑了过来,只听到男人的后半句,“我女儿、儿子想学什么,我回头给他们安排就好。小勋你还是好好养身子,屠家那么大的家业,多少人觊觎着。你这不在,小心给人钻了空子,回头可有你忙的了。”

    咦?屠家的家业?

    李悦薇听出父亲话里的一些端倪,不由又多看了屠勋一眼。

    至今,她还不知道这男人的家世情况,他已经把她家的那些糟心事儿都弄得一清二楚了。左右有点儿小纠结……

    “班长,谢谢提醒。”

    屠勋淡淡地回应一句,便由赵医生推着登机去了。

    李悦薇跟父亲走在一起。

    李纲故意落后一大截,觉得女儿还是比小儿子要危险,得多看着点儿。

    李悦薇忍不住还是问,“爸,屠家的情况,很复杂吗?”

    李纲说,“没人跟你提过?”

    这人,除了屠勋本人,还有许文丰,或者阿望他们。

    李悦薇摇头。

    李纲看着女儿单纯的眼神,心下一叹,道,“爸说得简单点吧。比起咱们老李家,爸勉强算是个七品芝麻官,而屠家就是正宗的皇亲国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所以,咱就是拍马也赶不上。”

    “哦……”李悦薇的心,莫名地悄悄往下坠去。

    李纲看女儿这表情,也有些心疼,大手扶上女儿的肩头,“对我们来说,能认识他们就是一生最大的富气了,算是咱们的贵人。但,人更要知足,懂得惜福,千万别像雪曼那样,去争一份不属于自己、根本高攀不上的东西,反而会摔得更惨。”

    父亲话里的意思,李悦薇听得很明白。

    “爸,我知道。”

    “嗯,我们小薇长大了,也更懂事了。爸很放心,回头小乐要愿意跟着你,我也不反对。只要不影响你的生活学习,就成。”

    “爸,谢谢你。”

    李悦薇回头看了父亲一眼,露出一排漂亮的小白牙。

    她这一笑,便扫去刚才肃着小脸的冷漠气场,让旁边同行的年轻人,都多看了几眼。

    大概是最近接连发生太多的事情,每下件都太过于惊心动魄,太过于考验人的毅志力了。虽然没做大运动量的训练,姑娘又瘦了好几斤。已经达到了身高的正常体重,加上夏日晒得稍稍有点儿蜜色的肌肤,配上父母给的身高,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健美。

    今天因为是和父亲一起出行,难得穿上了裙子,也戴上了屠勋之前给她准备的那顶假发,若是她表情再乖萌一点,就是个很吸睛的小美人儿了。跟李乐站在一起,只会让人惊叹,好一双漂亮的姐弟。

    李纲看着女儿愈发像妻子的模样,内心感慨,轻声道,“小薇,以后有爸在,什么都不用怕。”

    人都是偏心的,出了这些事后,李纲更是心疼重视自己的儿女。之前赵素梅还威胁他,要告到组织上去,怪他抛妻弃女。他也只是冷笑一声。到眼下这个情况,要不是刚刚升职,他都有离婚的念头了。

    私心的说来,当初他会娶赵,也多是为了找个合适的人照顾女儿。现在女儿已经长大成人,又这么懂事,还能独当一面了,他对女人没什么心思,倒不如落得干净。

    当然,赵素梅当时也威胁过一两句,可惜一想到李纲升职之后,到帝京任官,生活费都能涨上几成,她就舍不得了。

    李悦薇并不知道父亲跟那对奇葩母女说了什么,回头握住父亲的大手,“爸,以后我会代替妈妈,照顾你和小乐的。”

    不管怎样,小乐的这一关,终于险险地过去了。

    ……

    飞机升空之后,没一会儿,李乐就借口要去上厕所,溜去了头等舱,找许文丰玩。

    李悦薇无奈笑笑,也没有告状。

    她从包里拿出了一本厚厚的相册,慢慢翻看起来。里面,全是那七年里,她,母亲,和父亲,一家三口的照片记录。

    照片里,就算是以后世的审美眼光来看,周笑兰都是个地地道道的美人,气质和衣着品味就是再过二十年,也能让人眼前一亮。

    仔细翻看下来,让李悦薇惊讶地发现,母亲手上拿着的包包,竟然是个有名的奢侈品牌。

    她惊讶极了,把照片取下来,仔细看了又看,才确定无误。

    那个品牌的包,少了五位数都没有的,母亲竟然拿来当她的妈咪包,里面塞了鼓鼓囊囊一堆东西,真是……让人无法言语啊!

    不过,想到母亲留给自己的那些遗产,就立马明白了。这就是她妈的日常啊!

    李纲从厕所回来,“啧,你弟弟呢?不会又跑去找小丰那家伙了?啊,这是我们一家三口的那本相册。”

    李纲一看照片,也忍不住心头一阵激动,说起照片里的一些典故。父女两聊起当年,都有各自的印象,聊着聊着,一会儿好笑,一会儿伤感,父女之情也变得深,更亲切了。

    看完相册,李悦薇试探性地问,“爸,妈妈家,是不是,也很有势力呢?”

    李纲面上的悦色明显僵了一下,眼神慢慢黯沉下去,但看着女儿认真的眼神,想着最近发生的这些事,心头沉吟一刻,说道,“小薇,你妈妈家的确很有势力。你外公外婆还有舅舅表哥们,现在都在帝京。等我们安顿好了,我就带你去拜访一下他们。”

    李悦薇没想到父亲这次这么快就松了口,还做了这么大个决定。

    “爸?”

    李纲抚抚女儿的头,“好孩子,以前的事儿都是爸妈自私。”

    要是他早一点想通,把妻子的遗物交给女儿,也许就不会发生被无端端敲诈的事了。

    “爸妈的事已经是遗憾了,但爸不能让你再这样下去。不管怎么说,你都是周家现在唯一的外孙女,你有资格回去你外公外婆家瞧瞧。”

    李纲便将周家的一般情况说了说,也证实了李悦薇之前所查的周家背景,她的确有一个家大业大名气不小的外交官外公。

    “那,爷爷奶奶家,今年春节要回去吗?”

    外公家说完了,爷爷家的事情也不得不提。其实,以前母亲在时,过年时,他们一家三口都会回一趟,探望一下。但是李家父母重男轻女,不喜欢周笑兰这个娇滴滴的儿媳妇儿,更不喜欢李悦薇这个不带把儿的孙女儿,气氛就不是很好。

    每次都是回去一日,第二日李纲就带着一家人离开了。好几年都是如此,李悦薇对爷爷奶奶的印象,也随着懂事,变得越来越不好。

    但那毕竟是父亲割舍不掉的亲情,不得不提。

    李纲笑了笑,“你要是不喜欢,就不回去,我回去看看他们就成。”

    李悦薇握住父亲的手,低声道,“爸,你辛苦了。”

    夹在自己父母之间,夹在儿女和后妻之间,父亲的幸与不幸,也是寻常家庭会有的烦恼。以前她怨过,现在她都懂了,人人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

    李纲笑开,“爸不辛苦,爸现在升棺发财了,还有你和小乐这么好的一双儿女,多少人羡慕我都来不及,呵呵呵!爸不辛苦,爸高兴。”

    父女两相视而笑。

    “哎,我说小乐这家伙,是不是玩游戏都忘形了。不行,我得去瞧瞧。”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