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46 想起了一件重要的大事(1更
    李悦薇独自一人,抱着食盒往回走。

    路上灯光明亮,店铺不少,行人勿勿,不时飘荡出食物的香气,大都市的繁华景象可见一斑。

    此时她对这些一无所觉,仍沉浸在自己的思索中。

    懊恼和羞涩的情绪退去后,她终于想起一件被自己莫名忽视掉的一件事。

    屠勋怎么不对她过敏啊?

    她也是女人。

    阿望道出此事后,都这么几天了,他也没提这事儿。

    是因为没必要提,还是因为什么其他原因?

    她可以百分百肯定,当初许文丰登那个报纸通缉令,大废周章地引她出现,绝不可能那时候许文丰就认定她为他的大表嫂了。

    原来,他之所以接近她,还是因为她有不让会让他过敏的特殊体质。

    她是他,这几十年来,第一个不过敏的女性?!

    李悦薇的脚步一停,目光一下被两道刺目的光线刺过,刹时背后被惊出一道冷汗来。

    一辆豪华轿车擦着马路牙子停下,两车门还是朝上升起的那种,仿佛展翅欲飞的凤凰,那么骄傲甚至傲慢。

    车里下来的人,也是一身派头,贵气袭人,大步朝走向旁边装修精致奢华的餐厅。

    她的脑海里,就闪过男人一幕幕的画面。

    他西装笔挺,气质矜贵;他眉目淡漠,风华无双;他言谈有度,学识渊博;他家世不凡,出身极贵。

    这样的人,怎么会青睐当时那样的她呢?

    但凡是长眼睛的人,都不可能看上一个小肥妞儿的。

    他不是没长眼睛,只是……有特殊的、不得矣的怪病。

    若是没有这个怪病,怕是她这辈子都不可能有机会与他这样的天之娇子,有一丝一毫的交集。

    就算有,也只是一点,然后两人继续朝着不同的方向,越行越远。

    突然感觉,手臂有些酸疼。

    她低头看看,怀里的食盒,外面的漆刻雕花精美繁覆,简直就是艺术瑰宝。这样漂亮罕见的东西,在那个设施齐备的豪华大厨房里,其实也就是搁在柜底的一个普通物件儿,要不是现在需要,怕是会放上许久都没有人去注意。

    这样的东西,却是她平生仅见,价值不菲,她用的时候都十分小心,生怕碰到嗑到哪儿了。

    她苦笑一下,想去多年后常在网上看到的一句**丝自嘲:

    嗯,有钱人的世界你根本不懂。

    是啊,她根本不了解他。

    他入院至今,连他的家人都没有一个来过医院,就她忙里忙外,帮上帮下的。

    这不是很奇怪嘛?

    他却把她和她家的情况,都摸得清清楚楚的。

    真不公平!

    心里那个小小薇终于挣扎出来,抱胸跺脚,横扯小脸,哼哼。

    不公平,凭什么一直瞒着人家啊?

    这不是心里有鬼是什么啊?

    说来说去,要不是因为咱是他的过敏缓解剂,他会这么上赶着凑上来嘛?

    不可能啊!

    是个正常人,肯定不可能。

    哦,忘了说他是个不正常的,他有病。

    所以,她的存在,只是他的一记——**良药。

    “啊啊啊啊啊——”

    突然,姑娘一阵低吼,吓得路人纷纷走避。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骗子。

    说什么是爸爸的过命战友,说什么为了保护她安全才让她搬家,通通都是慌言。都是他掩饰他真正目的的借口,她不会再信。

    她李悦薇已经不是曾经的李悦薇了,想欺负她,没门儿。

    明儿个,对,就是明天,她就跟他摊牌。

    她可不是好唬弄的。

    姑娘大步往回走,又抬手抹去一脸水。

    恰时,天上真打下了雨点,四周行人四散躲雨。

    她一咬牙,不躲不闪地,直往公寓方向跑去,一口气跑回了屋。

    ……

    那时,姑娘没注意路边一直有辆黑色汽车慢悠悠跟着她。

    走走停停。

    直到她跑进了公寓小区,才打道回府。

    车里,司机忍不住轻笑。

    “哎,大少,这小姑娘看着,挺有趣儿的。”

    司机并不知道李悦薇的身份,还以为今日老板让自己这么个开车法儿,其实是看上人家小姑娘的意思。他口中的大少爷,也年近三十,又身居国家要职,至今还没有确定的一个女朋友,家中长辈也很是着急。

    男人轻笑,“嗯,是挺……有趣儿的。”

    其实,他更想说的是,可爱。

    回到家中,父亲已经坐地客厅里举着报纸,看那样子就知是等他许久。

    “回来了。”

    果然,父亲立即放下报纸,看着走进来的青年男子。

    父子两点头示意,便要去书房说话。

    “哎,大哥,你终于回来了,听说你见到我们那个从没蒙过面的势利小表妹。怎么样?”

    凑上来的年轻男子看起来二十出头,有一双很别致的桃花眼儿。正是家中老幺。

    一声轻哧,从楼梯口传来,就见一个模样十分俊美,尤其是皮肤白得晃人眼儿的男人走了出来,口气冷淡,“都说了是个势利鬼,有什么好打听的。据我所知,不仅势利,还长得又肥又丑,懦弱胆小,成绩也差。”

    “二哥,你见着人啦?有照片不,我瞧瞧啊!”

    老二只拿下巴点了下老大,老三也由分说就拿了老大手上的文件,还真好运地让他看到了一份李悦薇的档案。

    不过,那档案还是李悦薇毕业之前的老档案,留下的证件照和生活照,全是半年多前的了。其中,还包括一张刚刚办好的临时身份证上的照片,也是一张圆圆胖胖的小脸。

    “啊!天哪——”

    老三看了一眼之后,就把东西都甩了回去。

    直拍胸口,“这什么东西?这绝逼不是我们周家的姑娘,怎么能残成这样儿啊?这这这……”

    哧笑的老二坐到了父亲对面,只拿眼角余光瞥了眼落在茶几上的资料,摆弄着自己的进口手机,道,“从他们十几年都从来不跟我们联系一下,已经证明早就没认咱们周家这门亲戚了。像这种……”

    他像是觉得多说一句,都会脏了自己干净漂亮的小白脸儿似的,换了个说辞,“这种拿了钱就溜,眼睛里只会盯着钱的穷**丝,还能指望他们有什么亲情?!”

    老三还远远地伸着脖子看,一边摇头叹息,“二哥你说的也没错,这心都长歪了,相由心生,样子能长得这么寒糁的,一点儿不意外。”

    回头,就对着父亲说,“爸,像这种亲戚老表啥的,您就别操心了,交给哥处理得了。保管以后半点儿碍不到您的眼儿,干净溜溜儿的。大哥,你说是吧?”

    两兄弟都看向自己的大哥,大哥在两人眼里,那绝对是牛人的存在。除了父亲,他们就只服大哥。

    父亲之前只是微微蹙着眉头,看资料,听到这儿,就咳嗽了一声,目光冷冷地扫过两个小儿子。

    被严父之光扫过的两小只,立即齐齐朝大哥靠拢。

    老大心里好笑,面上端着和父亲一样严肃的表情,“老二你今天不做练习生排练了?老三,公司里的事情你都忙完了?”

    得,这话一提,两小只立即乖乖做鸟兽散,不敢再插花。

    随即,老大和父亲进了书房,汇报近日的观察。

    其实,像这种事情他们完全可以找征信社的人进行资料收集和整理,大可不必自己亲自花费宝贵时间,跟踪观察。但周家人向来做事情细致妥帖,尤其是关系到这种自己人家的事儿。

    连桌上这份资料,也是周老大不久前,亲自去蓉城调来的档案资料。那时,正是李悦薇估分的时候。

    回屋的两小只,又私下里碰了个头儿。

    哦,主要是老三性子跳脱,非拉着傲骄欧巴风的二哥唠嗑儿。

    “二哥,你说这么个东西,爸和大哥干嘛还花这么大功夫啊?我觉得吧,他们根本就不该让这个……这个小黑胖儿继承姑姑的遗产,简直太便宜李家这对父女了。”

    老二已经一只耳朵插上耳塞了,“那是姑姑的遗嘱,爸也没办法。”

    “那咱们就任由那个那对势利的父女,害小姑早逝,现在又占尽咱们周家的便宜,还把爷爷奶奶那么喜欢的祖宅,都给了那丫头。这,这也太特么的不爽了啊!”

    对,就是不爽!

    兄弟两在这一点上,立场完全一样。

    “急什么,这不还没上门吗?”

    “他们真要上咱们家门儿?”

    “听说那个姓李的,升到帝京军区了。”

    “切,一个小营长而矣,帝京这边随便一个官都能捏死他丫的。让他来,来一个我灭一个,来一双我就严一对儿!”

    老二见状,一副“很支持”地拍了拍小幺的肩头,表示这光荣的抗敌任务就交给丫了,便转身回了楼上的练习室。

    小白脸老二是一位新晋小明星,目前正计划要远赴韩国,做练习生。

    老幺得了哥哥的鼓励,有些打鸡血,立马回去琢磨自己的商务方案了。正好公司里近期会和大学校园做一些商务活动,以往他都不会亲自出席的,这一次,为了好好打击报复那对“势利无耻”的李氏父女,他要近距离打探敌情,以期一举秒杀。

    然而,以后这兄弟两都料不到,谁才是真正上赶着往人家家跑的人。

    ……

    睡了一晚,李悦薇觉得精气神又恢复好了。

    忙跳下床,往厨房跑,去看自己定时熬的继,忙着做小菜,还有点心。

    做到一半,她突然顿住。

    可恶,她干嘛这么贤惠啊?真当做人老婆了不成?

    啊呸,连个正而八经的定婚仪式都没有,她急赶着啥?

    不做了!

    啪叽,勺子扔在一边,走出厨房。

    屋子大,摆了漂亮的家具,时尚的摆设,可是没什么人气,空荡荡的,怪冷清的。

    只有厨房里的热气腾腾,才能让人觉得好一点。

    最后,姑娘还是按步就班把东西做好了,提着去了医院。

    没事儿,好歹看在某人救过自己性命的份上,她这都是——尽、义、务。

    有时候,自己心态放平顺儿了,才能无欲则刚。

    姑娘一路上都在做心理建设,各种小剧场。

    她走进医院大门时,时间比往常还早了那么一溜溜,突然一道人影从旁边撞过来,吓阳她一跳,她连忙抱紧怀里的食盒,却见一抹白发身影,只得将食盒往地上放,去扶那老人。

    食盒被踢了一脚,滑远了,好在还没倒。

    她扶着老人,忙问,“奶奶,你没事儿吧?有没有摔到哪里?”

    屠老太太心下高兴啊,觉得自己摔得很正,正好摔到未来孙媳妇儿怀里,这小家伙看着小了点儿,还是挺有劲儿的。

    她故意摸了一把,李悦薇心头一跳,忙将人扶正了,松开手。

    “奶奶,你家人呢?”

    看了半晌,都没见个人上前来,要不是在医院,还有那么多人,姑娘内心担忧自己会不会被人“碰瓷儿”了。

    “唉,人老了,不中用了,家里人……都忙得很,只有我一个人……咳咳,哎哟……”

    老太太又扶腰,又咳嗽,又捂额头,一副弱不经风状,明明红光满面,非说重病难行。最后不知怎么地,就赖上李悦薇跟着走,上了电梯,又出电梯,一直吐槽自己“悲惨”的晚年生活。

    屠老、儿子、女儿、孙子等等,通通无辜躺枪。

    李悦薇也很同情,看着时间还早,便在一边长椅上安抚老太太。

    中途,还跟路过的秦老打了声招呼。

    秦老看到屠老太太,目光闪了下,没敢多停留。

    “哎,小微啊,你家的病人是住这里吗?我给你说哦,我很快也要住进来了。对了,你家人住哪间啊?说不定咱们以后还能做个病友哦?”

    没错,老太太已经在实行“以攻为守”的战略思想,积极亲近自己未来的孙媳妇儿了。

    “诗奶奶,其实我……”

    可是现在李悦薇已经决定,照顾完今天一日,三日也到期了,就要打道回府了。

    “哎,都这个点儿了啊!”嗯哈,应该进入她的主题了。

    咕噜一声叫,非常配全地响起来。

    李悦薇一愕,开始还以为是自己尴尬的肚鸣,但她出门时已经吃过东西了,没可能走了十分钟就饿了。

    自称为诗奶奶的屠老太太,一脸的赧然,抚抚肚子,“小微啊,我还没吃早餐呢!”

    那目光就直往小姑娘旁边的大食盒上溜儿。

    李悦薇犹豫了一下,最后果断盛了饭和菜出来,让屠奶奶大快哚祭,首战告捷。

    姑娘想的很简单,反正煮了这么多,男人吃不完也是浪费,不如给有需要的人吧!

    ……

    病房里

    久等姑娘不到的屠勋,不高兴了。

    阿望进门后,有些不忍地说明了情况,“老太太现在正在走廊那边的休息区,跟小薇小姐聊天,吃饭。”

    嗯,没错。

    您奶奶截了boss您的胡,吃了您的小媳妇儿早餐。    哎唉,我们是不是该说:奶奶v587!

    病中的勋爷:……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