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41 我都是为你好呀(2更)
    “雷叔叔,烦请你不要把个人私欲,这么冠冕堂皇地捆绑在‘为你好’的道德大旗上,硬塞给勋哥。

    那三个字儿,如此金贵,不若我也送给你吧!

    为了雷队你好,我劝你赶紧离开,不要打扰了勋哥休养,否则出了意外,勋哥这条命就挂在你的警徽上了。

    为了雷队你好,我劝你也别再来找勋哥,他在商,你是警,你们两本来井水不泛河水,牵扯在一起要是让外人误会你们官商勾结,对谁都不好呀!

    为了雷队你好,这大案刚完结,想必还有很多事务需要处理,你这一人儿跑出来把活儿都丢给下属去办,这大概不是当人领导的好做风吧!

    别说我啰嗦,我也都是为了雷队你好啊!

    阿望哥哥,你说对不对?”

    这一番数落完了吧,姑娘还带上一个。

    阿望,“……”

    我就默默地站在这里,这是招谁惹谁了啊!虽然其实,他也一直想说这话儿,姑娘这下口无遮拦地全说出来了,倒是——爽!

    雷队听得脸皮子直抽抽,“咳,小微同学,你这说的什么话,我……”

    “人话!”

    李悦薇声线变得冷硬,语速瞬间变得奇快无比,“要是雷队长还听不懂,我想可以让勋哥的主治大夫们和护士同志们一起过来,跟你说道说道。”

    “哎,我不过就开个玩笑,你怎么……”

    “勋哥昨天还生命垂危,刚从死亡线上被抢救回来,这不是你过敏,刀子没割在你身上,不是你流的血,所以你就有心情开玩笑,没看到勋哥都累得说不出话来了吗?”

    “小勋……”雷队被这噼嘲啪啦如连珠炮似的话给激得,一时竟不知该怎么回。

    回头看屠勋,没想到刚才还精神奕奕,一副“我已经没事儿”人样子的男人,这会儿竟然真闭上了眼,一副等着王子骑马来救的娇弱公主样儿,差点儿给坑得吐血。

    好哇,好小子,你就是这么出卖你哥哥我的啊!亏人家我刚才还在帮你出主意,想好办法,竟然就把我撂这儿了。

    “雷队长,我都是为了你好,麻烦你赶紧回吧。勋哥要打针,吃药,睡觉了。”

    李家悦薇姑娘可不是说着玩儿的,现下天都麻麻黑,下方的路灯都亮了,雷队长少说来了也有个把小时了,此时不走,难道还要留下孵蛋不成?!

    她上前就推着雷队长出了门儿。

    雷队长边走边回头嚎,“屠小勋,你居然见死不久。你这个有了爱情没友情的自私鬼,我祝你们两百年都合……”

    “小薇。”

    都扒上门框了,屠勋突然又睁开眼,开口唤了人。

    李悦薇停下脚步,回头以眼神询问。

    屠勋道,“我还有件事要跟雷队商量一下,再给我十分钟,可以吗?”

    雷队傻眼儿。

    我勒个去,他不是听错了吧?向来霸道v5我行我素的屠勋,竟然会用这种语气跟人商量着要不要增加“办公”时间。以往他可是出了名的工作狂,谁敢打扰他工作,那就做好吃排头的准备吧!

    连屠勋的家人都阻止不了,他退役之后偷偷参与执行一些任务的私事儿,这个奶西西的小家伙能管得住?!

    “不行,寻常探病时间只有15分钟。他都待那么长时间了。”

    “那,八分钟?”

    “不行,只给五分钟。”

    事实上,人家奶西西的就管住了,雷队长也是心累个没语言了。

    雷队忍不住憋屈,决定嗷两声表示一下存在感,“哎哎,我说你们两个,现在就开始虐狗了是不是?”

    “倒数计时开始,已经过去十秒,你还要继续瞎嚷嚷浪费时间吗?”

    雷队,“……”

    得,他大男人不跟一般小孩子计较,忍了!

    不过,接下来两个男人商量的事情,听得李悦薇眉头越皱越紧,眼底的不耐烦和不认同也越来越浓烈。

    直看到有护士推着医药车,往别的病房去打电滴时,小拳头一握,她再忍不住上前啪地坐在两个人中间的椅子上,两个男人四只眼,同时转过视角落她身上。

    “我不同意!”

    屠勋,“……”

    雷队瞪眼,“你,你又哪里不同意了?我说凭什么……”

    姑娘伸手一划拉,隔在了两个男人中间,是看着床上的男人说,“你离开前,是不是还欠我一个要求?”

    屠勋微微抿着唇,眉色慢慢就柔和下来,“嗯。”

    连声音都瞬间温柔了几分。

    听得雷队瞪着眼儿,转过脸,一副看“奇迹再现”的表情,就差嗷出来“不带这样儿区别对待的啊”!

    “行,那我现在想好要求了。”

    “你说。”

    “我要你最近……一年,都不准接任何危险的任务了。”

    雷队炸毛了,“这,这伤筋动骨也才一百天,你让他一年不动弹。哈哈哈!”

    他笑得摇头摆尾的,最后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口气就有些得意了,“小家伙,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你根本不了解小勋是什么性子,不了解做这些事情对他来说,有什么意义?你就等着……”

    “我答应你。”

    天可怜见的,得意还没持续五秒,就被自家兄弟背后又捅了一刀。

    雷队气得,要是鼻子能喷气儿的话,估计他这会儿就跟蒸气机似的,能吹出几个大气泡儿了,他也没客气,一屁股坐在了床尾,“我不答应!”

    指着屠勋就好一顿嘀咕,却没注意姑娘的动作。

    “屠勋,你这是被猪油蒙了心了,还是脑子透逗了。就算你喜欢这小子,想要圈养他做小白面儿,你也没必要拿自己的人生来做交换啊!我说,恋爱谈就谈,怎么能把自己身为男人的气节也给谈没了,我必须好好说说你。

    我知道你二十多年来,好不容易喜欢上一个人,这挺不容易的。

    可是你想啊,你既然能喜欢上一个小家伙,说明你情感二脉终于被打通了,逮不定未来就能喜欢上第二个、第三个……”

    阿望直接扭开了眼,内心默默地,为雷队长点了个蜡。雷队,走好,不送,一路顺风啊~

    “十,九,八,七……三,二,一,零。”

    姑娘放下手,“雷队长,五分钟时间到,你该离开了。”

    雷队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姑娘毫不为所动,“您是人民警察,应该说话算话。我提醒你,也是为你和你的名誉好,请回吧!”

    又是“为你好”!

    雷队长额头直抽抽,终于领悟到,今天他这算是撞到大铁板儿了。

    这时房门被推开,秦老带着护士来了,这会儿的确是查房和吃药打针的时候。

    秦老笑呵呵地打招呼,突然发现室内的气氛有些怪怪的,小姑娘和雷队长的表情都绷得死死的,跟一对死冤家似的。

    “秦伯伯,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李悦薇当没看到雷队长的臭脸色,绕过人,就上前去请教看护病人的细节了。

    ……

    屠勋心下好笑,安抚了好友一句,“今天就这样吧!她还小,你多担待点。”

    雷队长哼哼了一声,昂着鼻孔,拍马走人。

    当他一走出来之后,就裂嘴做了个大鬼脸,嘀咕,“真是的!小勋打哪儿找了这么个小奇葩,居然还跟我杠?!哎哟,谁特么的暗算我!”

    脑袋当即被敲了一火,一转身,视线下移六十度,对上一个瘦小精干的小老太太。

    老太太扬手,又是一棒子,正好敲在雷队长的小腿上,雷队长夸张地跳脚抱痛,嗷嗷直呼,惹得老太太直乐呵。

    这一老一少闹胖了一番,才拣到一边廊椅上唠起嗑儿。

    “我说屠奶奶,你这儿又是在九龙山闭关修炼回来的吧?这吸了山中日月精华,难怪这力气又大了好大一截,刚才那一招九龙扫千军,明天我肯定起不来床了。”

    “行了,臭小子,别跟我这儿贫嘴。以为恭维我老太太两句,我就把刚才你支使我孙儿干这干那,害得他这次居然又进了icu这事儿给忘了,告诉你,没门儿!”

    “哎……我错了!”

    老太太一扬手,雷队长自己低下头任老人家拍脑门儿,被教育得心甘情愿哪!哪有刚才在病房里的那股子横劲儿,要是让李悦薇看到这画面,一准儿高兴得小嘴都合不拢。

    “我就说,刚才那小家伙教训得好。这下可好了,我们阿勋能安安生生地过上一年太平日子了。真是佛主保佑我们阿勋,终于遇到他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了。阿弥佗佛,感谢佛主,感谢菩萨,回头我真得去九龙山跟莲华大师还个愿去。”

    说着,老太太戴起了挂在脖子上的小眼镜儿,拿出一个最新式的手机,开始啪啪啪地打起了备忘录。

    雷队长抬起头,吸了口气,“哎,不是,奶奶,不对啊!你,你都知道小勋喜欢上了个小家伙,那小家伙是个男孩子啊!好像,还是个未成年,您……您老也答应他们两交往?”

    屠老太太只拿眼角余光瞥了雷队长一眼,那眼神儿锋利无比啊,瞥得雷队长立马安静如鸡,不敢打扰老太太打手机。

    嗯,足过了五分钟。

    按下最后一个保存键之后,屠老太太将手机妥妥收好,才道,“小雷子,你还比我年轻,连这点儿见识都没有。我们出国旅行好多次了,在欧洲那地儿,车站飞机场地铁站上,随处可见拥抱亲吻的帅小哥哥。这叫啥?”

    “同性恋,反人类啊!”雷队答得又快又急,一副“我才是正道好直男”的表情。

    结果,又挨了老太太一巴掌。

    “没见识的。这叫好基友,一辈子。我们阿勋也忒不容易了,从小得了这个病,遭了那么多罪,本来我们都不奢望他还能找着不过敏的姑娘了,好歹找个伴儿也成啊!不拘是男是女,总比注孤生好啊!”

    好基友?

    注孤生?

    不怎么玩网络,并将网络视为一大毒瘤的雷队长,表示自己完全听不太懂,但他又不好意思问老人家这是什么意思,不然又得挨一棒子“没见识”。

    “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活得比我们老人家还闭塞啊!你啊,别整天只知道抓坏蛋,得出去走走,看看,了解社会,与社会接轨啊!人家国外啊,抓坏人都不用人了,只用那个机器这个扫一下那个扫一下,叫什么人什么识别的,很快就能抓着人了。”

    “呃,我知道,这个叫人肉搜索。”

    “对对,就是这个。”

    “听奶奶的话,适当的休息,充电,才能更好、更有效率的工作啊!”

    雷队长竟然无言以对。

    “还有啊,刚才你自己不也说了,这回能抓着那个大毒贩子,多亏了小微那孩子惠眼识歹徒。这说明啥,懂不?”

    “什么啊?”在老人家面前,谦心求救才是最正确的姿势,千万不要有任何自以为是的说辞,否则就得吃棒子,呜~

    “这说明,人家少年人就是比你们青年人具备了更先进的眼光,才能发现你们发现不了的问题。”

    雷队长,“……”

    “所以说,闭关就要挨打啊,小雷子,你赶紧回去,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啊!”

    雷队长直点头,起身就要逃时,突然又是一个刹车。

    回头,“奶奶,你真的不介意,未来家里讨个男媳妇儿?”

    奶奶一个瞪眼儿过来,“什么男媳妇儿,那是好基友。”

    “咳咳,行吧,好基友。那啥,您不怕屠老反对?”

    “这都什么年代了,孩子的事情自己拿主意。什么父母之命,媒酌之言,都是早就过时的老八股了。只要我们阿勋喜欢,都随他。”

    雷队望天,有些不是滋味地喃喃,“早知道您这么开明,想当年,我就该把小勋追到手。能进屠家大门儿,那是打着灯笼都拣不到的天大的好便宜啊!”

    瞬间,雷队脑海中展露出一片蓝图:做为屠家的“儿媳妇”(请就字面理解),那会多多少便利啊!以后出外办案,做事儿,那些麻烦的家伙都不敢给他拿乔排头吃了,一个个都会像哈巴狗似的,把最好的资源,后勤,力量,还有选队员的权利,通通交给他。

    屠家是什么家世,那是帝京名门第一家。

    每天新闻联播里必然要放的内容,就是屠老爷子天天讲了什么话,去了什么地方视察,到哪个国家见了什么元首领导。逢年过节大庆祝,他们都要学习屠老爷子xxx届xxx大会的精神讲话纲领,有的还得抄上一遍,写个读后感什么的。

    天哪——

    哈哈哈哈,光是想想那风光的画面,他就能爽上一天一夜。

    “哎哟喂!奶奶,我的腿真要断了。”

    可惜,这白日梦是做不得的,才做到一半就给屠老太太横棒子抽飞了。

    “就凭你这大黑脸儿,想做我屠家的儿媳妇儿,等漂白了再说吧!”

    “奶奶,你这是歧视,那个李微也很黑啊!”

    “你有他黑的可爱吗?”

    “……”

    摔,算他脑抽了,居然问女人这种问题。

    ------题外话------

    奶奶:你有小薇薇的娇小玲珑吗?

    雷队长:(忧桑滴低头看着自己超过一八零的强壮体魄)

    奶奶:你有小薇薇稚嫩的少年音吗?

    雷队长:(张口无声……)

    奶奶:你想像过自己被我们家阿勋压一个晚上是什么感觉吗?

    雷队长:@。@(很想说奶奶你别胡乱开车,注意儿童教育啊喂!)

    奶奶:你这么多点儿都靠不上,想被我孙子泡,赶紧回家洗洗睡了吧,哎哟喂,真伤我这双老花眼儿啊!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