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34 车站缉凶1:天,她就这么扔了
    火车喇叭里,响起了女播音员的声音。

    “亲爱的旅客们,我们此行的终点站,中原城即将到达。”

    随着这声通知,车厢里所有的乘客,都纷纷做起了下车准备。

    第五号车箱里,除了李悦薇那个铺位,几乎所有铺位都有人,都是以中原城为终点站的,各自收拾起了东西。

    有一些人,还低声谈论着,关于之前抓扒窃犯的事儿。

    那位胡子哥一边跟人吹牛,一边热心地帮忙前后铺们的人,拿包包,提东西,一边借机打量着车头方向的两个卡位里出来的人员。

    很不巧的是,那两个卡位,其中一个正是之前李悦薇帮忙过的那个带着孩子的妇人的卡位,妇人的对铺就是一位老爷子,之前也帮妇人看过孩子。

    另外,隔壁卡位里,一个下铺是戴眼镜的中年男人,另一个是年轻的商务人士。

    目前,特警大队让胡子哥帮忙看着的,就是这四个下铺人。

    车头方向的门被打开,列车员吆喝了一声“准备下车”的秩序,人们就开始在走廊上排起了队。

    一切看起来,都像很多次火车出行一样,似乎没有什么特别。

    然而,只有被叮哨的当事人,还有暗处埋伏着的特警同志们,知道这一刻有多么紧张。

    要是他们没抓准人,当犯罪嫌疑人一旦进入大环境混进旅客人流里,就很难抓到现行了。他们的这个抓捕对象,可是相当狡诈聪明的家伙,之前好多次都逃脱了他们的围捕,手段一流,还有接应的同伙儿。一个不小心,脏物可能就被转移出去,在茫茫人海里,就宛如石沉大海了。

    “哎,小心点儿啊!下车注意点。”

    这一刻,列车员早已经换成了便衣的特警,掩在帽子下的那双眼,正锐利地观察分辨着一个接一个的乘客。

    为了方便筛察,两头的车厢都被悄悄屏避了一下,减少了其他车厢客流的混入。

    妇人抱着孩子,身后跟着那大爷,还帮忙妇人提了提箱子。

    中年男人走在商务人士前面几个位置,看起来不紧不慢。商务人士则一直打着手机,一副业务繁忙的样子。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很正常。

    不过,只有埋伏的特警们非常清楚,视线都纷纷专注在那个打电话的商务人士身上。以他们的经验来看,这人打电话多半就是在跟自己的接头人联系,迅速转移货物的举动。

    人群里,特警们迅速朝四人聚拢。

    雷队的目光一直盯着两个男人,对于老幼妇孺反而没有多太注意,当他看到中年人提下一个黑色的旅行包,背在身上时,目光沉了七分。

    同时,商务人士正东张西望,很像是在找接头人。

    “各单位注意,接头人要出现了,重点注意商务人士和中年男人。”

    这个时候,人群已经缓缓前行往出站口,出站口就在车头的方向,刚好对着软卧车厢的位置。

    李悦薇已经背上了自己的东西,犹豫着是要再打声招呼再走,还是等男人回来。

    正好列车员小姐姐过来,提醒她还要转车,这下就肯定没时间等男人回来了。

    而且,他们都还要执行重要的任务,她待在这里,也没有多大帮助,还可能影响他的办案情绪,不如等事情结束之后,再联系。

    “小姐姐,这次真麻烦你了。”

    “哎,这有啥麻烦的。都是你哥照顾你,我这回都白占了便宜,还不好意思呢!”

    李悦薇不好意思地笑笑,想到自己“被照顾”的过程,抚了抚耳朵,忙又喝了两口水。

    列车员小姐姐继续自来熟,“我说,你哥是特警吧?真行啊!瞧着五大三粗的,可会照顾人了。我的百香果茶都被他买光了,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这东西又不值几个钱,还给钱。唉……”

    李悦薇微讶,才知道自己一直觉得挺好喝的茶,还是男人去跟人家买来的。

    当时她只是说了句“挺好喝的”,之后就一直源源不断。

    耳朵还是悄悄变烫了。

    她深吸了口气。

    李悦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赶紧到帝京,办正事儿才是第一。

    就在这时,两人刚从车厢出来,就听到一声大喝,接着就有一幕仿佛电影警匪片的镜头出现,只见几个大汉同时从几个方向朝出站口的下行通道冲去。

    终点站的旅客流量十分庞大,听到喇叭喝斥声,四周还有彪形大汉出现扑上来,都吓得站在原地不动了。

    这时候,其实满好分辨犯罪份子的。普通人在这种时候,都会下意识地停住,看看发生了什么。那种心里有鬼的,就觉得自己被盯上了,巴不得赶紧躲进人群里,消失不见。

    李悦薇还站在车厢内,车厢高于站台大概一米的距离,居高临下地将入站口的情况看了个清楚。

    只见埋伏的特警们都冲向了商务人士和中年男人,尤其是那个中年男人,首先就被摁倒在地,商务人士距离差了十来米,正摇手跟什么人打着招呼,像是没注意这方的情况。

    很快,似乎就有人朝商务人士的方向行进,且还一脸紧张地朝他打了打手式,他则奇怪地转头往回看。

    就在此时,已经有两个特警追了上来,一把将他摁在了地上。

    哎,好像不对。

    李悦薇也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么个感觉来。

    同时,这方逮着中年人的特警已经打开了他的黑色挎肩旅行包,三两下就从包包里翻出了一堆白生生的小袋袋。中年人一下脸色大变,叫起了“冤枉啊”。

    李悦薇看着两个男人,脑子里的片断似乎又闪了出来。

    她一直有个奇怪的感觉,那个粉末怎么会沾到她身上的呢?

    按理说吧,偷运这种违禁品,应该是密封得好好的,小心翼翼地藏着的,为啥会露出来了,还扑到了她脸上?

    那个点,刚好是大多数人睡觉的时候……

    李悦薇的目光,不自觉地在人群里游走,顺着出站口的方向,很快看到了那个被她帮助过的妇人和孩子身上。

    妇人抱着孩子,小家伙一直在哭闹。

    说起来,李悦薇也有些奇怪,似乎从上了车之后,那个孩子的情绪似乎一直都不太好,两三岁大的孩子,也许是比较敏感,第一次出远门不习惯,才爱吵闹。但是,某些小细节突然在她脑子里放大了起来……

    妇人照顾孩子的动作,似乎显得有些粗鲁了点儿。孩子穿着尿布湿,一般尿布湿都是白色,顶多上面印着点浅浅的粉色系花纹。但是这个孩子的尿布湿显得又脏又污,仿佛很久没换了似的,看着让人直觉有些不舒服。更别提身上衣服了,大红色的灯芯绒,要是仔细看看,食物滴落的茧子都起了厚厚一层,不知道有多脏。

    只是带一个孩子,就带得这么不卫生,实在是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可也有些不对劲儿,那个女人自己身上穿的却是很干净,还有些小时髦的。

    尤其是那个包,李悦薇为这包还惹上了麻烦,印象就有些深刻,那包价值不菲,小小的一个,装饰的效果远大于实用价值,不像一个留守妇女带孩子会背的包包。

    此时,那妇人回头看了一眼抓捕现场之后,就急着往人群里钻去了。

    而那个老爷子还一直紧紧跟着,两人看起来不像车上时的萍水相逢,更像是早就认识似的。老爷子提着一个麻布口袋,十分的不起眼儿。妇人背着个牛仔布大包包,也司空见惯。

    李悦薇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儿,就掏出手机给屠勋打电话,没想到屠勋立即就揭了。

    “小薇。”

    “勋哥,我觉得,那个妇人和老头子,有些……不对劲儿,你们派人有继续跟着吗?”

    “嗯,有人跟着。”

    “那就好。我只是想到,那个粉为啥会扑到我脸上。会不会是他们在做分装的时候……呃,我就是猜想,他们也许是为了分散我们注意力,做了分装。而做分装的时候,不小心弄洒了点。”

    会洒落,也许是因为有人在一边捣乱,才失了手。什么人会在做这么重要的事情时捣乱呢?除了孩子,根本不懂得这种东西的危害性。

    “哎,小微同学,你急什么,慢点儿,等等我啊!”

    然而,那小胖黑同学已经窜进人群里,很快就不见了影儿。

    抓捕现场

    特警们终于有了明显的收获,都很高兴,也有些亢奋。

    但是雷队看着掏出来的东西,目光慢慢眯了起来,眉头蹙紧。这样的货量,比起线人报过的量,简直就是九牛一毛,根本不算什么。

    这两人真是大毒贩吗?

    随即,屠勋找到雷队交流了一下,双双脸色沉变,立即拿着呼叫器,往出站口里冲去。

    “小虎,阿洋,那个妇人和老头跑哪儿去了?”

    “哦,他们啊,看着呢!”

    “他们是不是走在一起的?”

    “是呀,那老头一直帮忙,瞧着跟一家人似的。”

    “就是他们,抓起来!”

    “啊?这么突然?”

    “少废话,看着他们的包,别弄丢了。”

    就在雷队下命令时,妇人和老头儿行进的速度,比起周围其他出站人都要迅速甚至急切,不断撞到周围的人和拉杆箱,惹来一些人的不满,也浑不在意。

    李悦薇追在后面,看到老头子跟妇人说了什么,妇人忙将身上的牛仔布包包卸了下来,翻了个表皮面儿,就变成了四个包,且颜色完全不同。

    由于众人都忙着出站,也没人会注意这两人变包包的动作。倒是那个被妇人抱在怀里的小孩子,哭得震天价响,旁人都绕道走,倒是让那妇人得了便宜。

    李悦薇忙又打电话出去,“勋哥,他们把两个大包变成了四个小包,颜色是……”

    “小薇,你在那里?”

    “呃,我……”

    哎,现在还真不好说这事儿。总之就是,一切都是本能的反应了,也许是因为这事跟他有关,也许是因为自己亲身经历过,跟那两个人都打过交道,没有什么恐惧的感觉,更或者,还有一点点好奇。

    “小薇,不要乱跑,乖乖出站,等我联系。”

    “可是,我看到……”

    妇人和老头子分开了!

    出站通道明显是连着当地的地铁口的,妇人就往地铁口去了,老头儿褪掉了身上的布褂子,内里竟然是一件很时髦的polo衫,迅速戴上了黑墨镜,眨眼功夫从一个农村老头子变成了一个城市人的样子。

    乖乖,要不是她一直跟着,注意着这两人,都没想到能有这种骚操作啊!

    “哇呜,妈妈……呜呜呜……”

    孩子的哭叫声嘶哑又可怜。

    李悦薇突然想到,要这妇人真是走私犯的话,那么这个孩子可能并不是她亲生的,而是为了完成走私任务不知打哪儿偷抱来的也说不定。孩子跟不熟悉的人在一起,会那么不安哭闹,那再正常不过了。

    “站住!请跟我们……啊!”

    老头子那边,负责看守的两人觉得这人最可疑,当即将人拦住,话还没说完,老头儿突然发难,扬起手就甩出了什么东西,正打在那特警头上,当即鲜血横流,惊得前后左右的旅客大呼出声,纷纷退让开。

    老头子趁机推开另一人,撒腿就往外冲去。

    一时间,一场紧张的追逐开始了。

    这一刻,也正好证实了李悦薇之前的直觉和观察:这两个人,才是真正有问题的大毒贩子。

    李悦薇忙追向地铁方向时,两道更加迅捷的身影先超过了她,顺着电梯的扶手往下滑,那利落的动作跟电视电影里演的似的,简直惊暴人眼球啊!

    屠、大、叔,好牛!

    姑娘在心里暗呼一声,也跟着跑了出去。

    地铁的人群,没有出口的人多,李悦薇慢了一步追上了升降梯,人群里穿行,看着妇人抱着孩子夺路而逃,眼见着要被屠勋和雷队追上时,她竟然一扬手,将孩子扔了出来。

    顿时,电梯上下的人全吓得大叫出声。

    雷队一个跃身上前,伸手去抓孩子,身体却撞在中间的一排突起的金属装饰物上,光是让人看着都觉得肉痛啊。

    李悦薇在心里默默地为之竖了个大拇指:特警叔叔真不是吃醋的!

    屠勋不得不翻下电梯,在雷队差点儿支撑不住时,接住了孩子。

    “给我!”

    李悦薇也追了下来,一把抱住了孩子。

    屠勋目光一睁,看起来是又惊又气,也没多说什么,只道一句“小心”,回头就去追那妇人。

    妇人扔掉了一个累赘,当即就完全变了人似的,看着挺福态的身形,竟然异常灵活地跳上扶手,也跟演电影似地往外滑去,冲向了刚刚到站,正在进人的地铁大门。

    这火车站的地铁人是相当的多,进去之后,怕又是一番艰难追捕。

    而最麻烦的是,也许上车之后,还有接应人的话,那么这货就会再一次被分派到更多人手里,他们就算最终抓到了妇人,东西没能收剿出来,也是一番白忙活了。

    李悦薇见状,也是心急得不行,突然想起什么,她忙将插在军裤兜里的那瓶香果水杯掏出来,很实诚的那种玻璃杯体的饮水杯,扬手就扔了出去。

    小胖薇尖叫:天哪,老大,你这就扔出去了,要是没扔到嫌疑犯,砸到了花花草草或路人甲乙丙丁可怎么办,谁负责啊?

    呃……她还真没想那么多,只是之前顺利砸到扒窃小三儿的经历,给了她这么大的信心嘛!

    她真不知道,这是身体诚实的执行着见义勇为、争做好市民的本能吧!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