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26 交换条件:做哥的媳妇(2更)
    呵呵!

    李悦薇此时真想大笑,眼眶又酸又涨,一片模糊。

    原来,妈妈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她和爸爸,一直一直,用着自己的方式,悄悄的保护着他们。

    上辈子的自己太懦弱、愚蠢,看不透那两个女人的卑鄙无耻,狡诈恶毒,把好好的一手牌,打成了那个样子。

    此时此刻,李悦薇不恨赵素梅和卢雪曼,只恨自己当初太不争气了。

    “姐姐!”

    李乐突然出声,有些凉的小手覆上李悦薇紧握成拳、几乎要掐破自己掌心的手。

    他的声音和碰触,就像一道锁,一下打开了李悦薇封闭、冰冷的世界,像一道软软的阳光,照进来,一颗柔嫩的小绿苗儿轻轻搔在她差点儿化石的冷硬心脏上,让一切冰冷黑暗都慢慢褪去了。

    “薇薇姐,喝水。”

    李乐认得那信函上的字,也知道一些意识,只是不知道为何姐姐看起来那么愤怒悲伤,他舍不得,只能用自己笨笨的法子,分散姐姐的注意力了。

    他把刚服务生刚端来的水,都推到李悦薇面前,用吸管搅搅,讨好地眨着大眼睛,看着姐姐。

    小家伙那软萌萌的小可爱样儿,让李悦薇呼出一口气,抚了抚那小脸,说了声抱歉。

    现在,生气,后悔,郁闷,愤恨,都无济于事。

    这一世,一切才刚开始,一切都为时不晚,她已经拿到了这封遗产继承通知函,一切都可以重新挽回。

    妈妈,这一次,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

    律师函通知,最晚,必须在她满十八岁生日当天,完成遗产确认及继承手续。否则,就会做为无继承人处理,将被捐赠给扶贫基金会及希望办学福利机构,转为公益资产。

    掐指一算,她必须在五天之内赶到帝京。

    时间紧迫,李悦薇打算直接买飞机票。当下暑期,去三大城市的航班多,机票也不贵,不难定。

    没想到的是,问题就此卡住了。

    她的身份证,不见了!

    这次搬家时,她把自己所有重要的东西都带上了,搬到了大院那边。她记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件都没拉下。

    她左思右想,将东西全摊在了房间里,乱七八糟一大堆,李乐也帮忙找得满头大汗。

    “没有?怎么会……”

    她急得直抓脑袋,睡了一晚,以为脑子清醒后,就会把关于身份证的记忆还给她。

    然而结果是,当初搬出来时,的确没有身份证方面的记忆,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把身份证都忘掉了。

    不不不,不是忘了,而是她当时只关注了高考准考证,这个证儿关系到日后到学校报到的问题,所以她一直帖身收得好好的。唯独就忘了,身份证也是关键中的关键啊!

    因为就在这几年里,国家全范围内实行实名认证制,最先开始从远程交通工具开始普及,飞机火车必须要身份证,汽车还可以晚几年。说得简单点儿,现在身份证要丢了,想要出个城那是麻烦加三级啊!

    不幸的是,她跑去汽车站问到帝京的车程时发现,人家刚刚安装好了身份证认证买票系统,从这个夏天开始,坐汽车也必须实名制了。更别提,根本没有直达车,中途必须转车,时间上可能不够用。

    思来想去,李悦薇一个人回了军属小区,质问卢雪曼。

    “身份证?”

    卢雪曼坐在化妆台前,正在试擦自己的新口红,听到李悦薇质问,心下一阵快意,面上故做一副疑惑。

    “你的身份证不是你自己收着吗?干嘛找我要啊?”

    事实上,卢雪曼在丢了准考证后,一直耿耿于怀,没想隔日赵素梅打扫卫生时,又从柜子角里把准考证找到了。她当然不会承认那是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认准了是李悦薇姐弟两的杰做。

    那段时间,她趁着姐弟两经常不在家,偷跑进房间里翻找手机和电脑那些奖品,虽然没找到,却意外让她找到了李悦薇没收好的身份证。这东西有多重要,卢雪曼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就想着准考证让她失利,好歹她还摸到了身份证,当即就藏了起来。想着日后某天,李悦薇必须可怜巴巴地跟她求情,她也不会还。

    后来,因为李纲的原因,她气上加怒,一个没忍住就把那东西剪成了小破片片,扔垃圾筒里倒掉了。

    李悦薇才不相信卢雪曼的说辞,“我丢的东西,不是被你拿了,这个家里难道你妈会没事儿偷藏我的身份证?卢雪曼,你就别在我面前作天作地作不死了。老实说,身份证在哪儿?”

    她的目光,迅速扫了眼化妆台上,又摆放上了一片大大小小的瓶瓶罐罐。

    “都说了,不知道。那是你的东西,关我什么事儿啊!你要不信,回你屋里找找去啊,朝着我喷口水,再喷一公斤,也没用。”

    “行。咱们走着瞧,看有用没用。”

    李悦薇回小卧室,翻箱倒柜,把所有的死角都扫了一遍,连个小纸片片儿都没有了。

    凭她重生回来后的直觉,这眼皮子一跳就跟卢雪曼有关,没证据又如何,贱人在此,不做第二人选。

    她累得快直不起腰,卢雪曼一副妖娆态倚在门口,锉着指甲,口气中全是兴灾乐祸,“哎哟,这真没找着呀?啧啧啧,真遗憾。话说,你这会儿还是赶紧去办个新的身份证吧,不然,回头等学校报名那会儿,要坐飞机还是火车汽车去学校,你没身份证,可是寸步难行的咧!”

    “卢雪曼,”李悦薇本来就累得慌,一听这话就乍毛了,当即冲上前,一把挥开了卢雪曼手上的唇膏,威胁性十足地抓住了对方的脖子,“说,你到底把我的身份证藏哪儿了?快点交出来,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啊,我的唇膏。”

    卢雪曼尖叫着去拣,李悦薇忍住了直想一脚踩扁那小东西的冲动。

    卢雪曼拣起唇膏,又急又气,也不摆好姐姐人设了,一边拍灰,一边冷喝,“李悦薇,你疯了吗?”

    “是,快被你和你妈逼疯了。要是不想被疯及无辜的话,赶紧把我的身份证交出来,否则,就别怪我再来个辣手催残高级护肤品。”

    李悦薇掀开卢雪曼,就往大卧室里冲,冲到化妆台前,一把抓起那些最贵的护肤品,高高举起,做势要摔。

    “不要,不要摔。你……李悦薇,你敢!”

    “卢雪曼,你是前几日还没被我收拾顺,是吧?没关系,今天我有的是时间跟你耗,看看这胳膊肘是不是拧得过大腿。”

    “住手!李悦薇,你个死肥婆,你敢乱来我就跟你拼了。”

    卢雪曼气极了,气质形象一把撕,扑上前就跟李悦薇扭打起来。

    李悦薇也是忍了够久了,两辈子,哪里客气,借着卢雪曼的冲势,就来了个过肩摔。

    唔!力量和技巧还是差了点儿,只能顺势将人摔进了身后的大床里。

    逮着空档,李悦薇抓起化妆桌上最贵的几个罐子,高高举起,威胁卢雪曼要是不说真话就来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卢雪曼气急红了眼,大吼,“撕了,我早就把那小破玩艺给撕了,扔了。”

    “扔在哪里了?”

    “呵呵,垃圾筒里啊!那天,还是你爸的小勤务兵帮忙倒的垃圾哦。哈哈哈哈!”

    “混蛋!”

    李悦薇一听这结果,心都沉到谷底了。眼睛也被气红了,气自己,更恨卢雪曼无孔不入的恶毒心思。

    哗啦一声,满地碎片儿,伴着尖叫声儿,撕吼声,充斥了整个房间。

    两个女孩撕打起来。

    事实上,还是李悦薇单方面完虐卢雪曼,谁让卢雪曼就是个看起来苗条,其实只是一包秀花枕头的软趴趴,没几下就被李悦薇制在身下虐了。

    赵素梅回家后,听到响动进屋一看,顿时又傻了眼儿。

    两女分开后,说起缘由,更是差一步就要打上脸的节奏,赵素梅只得一个劲儿地劝说,也没敢立马就偏心到卢雪曼身上,毕竟卢雪曼已经承认是她剪了李悦薇的身份证给扔掉的。

    “户口本!”

    李悦薇气极了,只得转而求其次一把。至少,应该能办个临时身份证,打急着用。

    “没有!呵呵呵呵~”卢雪曼乱着头,插腰笑得得意洋洋,“真不好意思,我正在户籍处办理改姓手续,户口薄已经交上去审核了,没有一个月是拿不下来滴,你就慢慢等着吧你,哈哈哈!”

    虽然一个身份证不一定能阻止李悦薇去上大学,好歹能在此时给死肥婆添个堵,卢雪曼也是高兴得不得了的。

    “卢雪曼——”

    李悦薇看着那张花脸,上面还留有她故意乱抹上的口红印,明明一个彻头彻尾的手下败将,还敢这么洋洋得意的欺负人,就受不了了,怒叫一声,冲上前又撕打起来。

    不,还是单方面虐打。

    哗啦啦的一片碎响,大卧室整个乱了,东西桌椅,倒了一地。

    这楼上楼下对门儿的住户,都感觉到了李家今晚这场惊天动地的吵闹骂站,直到快九点,才在一声大门剧烈的爆响中,归于宁静。

    李悦薇临走时,卢雪曼捂着眼瞪,哭骂,“李悦薇,你有胆儿的就让你爸把我妈离了。我就告诉李叔,你欺负我,我这身上的伤,全是你造成的,我要告你不良少女,家暴!”

    李悦薇冷笑。

    换成上辈子,她还会害怕家庭不睦,会让父亲没面子,怕卢雪曼去告状而妥协了。

    这辈子,她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卢雪曼,你都有胆子剪掉我的身份证了,你以为我爸会护着你还是护着我。我警告你,你最好别有什么把柄落我手里,否则,我见一次就虐你一次。就像那晚,在庆功宴上,吃不完儿,就再进局里去兜一兜儿,看是谁的巴掌响,还是谁的脸皮厚。”

    冲下楼,冲出小区,冲进了三伏的夜风,闷热得让人难受。

    心里窝着火,闷着气儿,难受极了。

    指甲几乎陷进肉里,牙关紧咬,嘴里偿到了腥咸。

    她厌恶卢雪曼,可是,这些小恶小坏也不可能受到什么大的惩罚,就像之前的刘浩,顶多进个教管所。时间一到,又放出来,一样为非作歹不学好,逞威风欺负普通人。对于这些小奸小恶的人,法律法规根本管不了道德层面的恶毒卑鄙,在生活中最是让人痛恨。

    然而,再令人痛恨,你也不可能真地跑上去杀了她,为了一个贱人反毁掉自己的一生,这更愚蠢。

    李悦薇怒了又怒,但这一辈子,她不会再干上辈子那种玉石俱焚的傻事儿了。她是推倒那座大花瓶,砸坏了贱女的婚礼,她也知道,她自己是死了,贱女只是受了些伤。事后都是亲者痛,仇者快,她不会再重蹈覆辙。

    叭叭——

    一阵汽车喇叭声从后方响起,一路追着姑娘上来。

    “姐,姐——”

    李乐追上来,一把抱住了姐姐的腰,害怕地小脑袋直往姐姐怀里蹭,仰起头,满脸都是担忧,“姐,不跑,回家,我们回家。”

    家?!

    她好好的家,都被那两个贱女人抢占了。

    一提到这个,李悦薇就难过极了,那里可是她和母亲周笑兰留下最多回忆的地方,她一直都舍不得的,可是却一步步地被逼走。

    一垂下头,眼泪就止不住地落了下来。

    脑海里闪过的一幕幕,都是曾经和母亲生活在那屋子里的点点滴滴。

    妈妈虽然离开了,可是妈妈从她出生时就为她铺好了路子,去帝京的路!

    其他路已经完全不存在了,她记得妈妈的老家是在帝京,她要去那里,去看看妈妈给她留下的东西,那里兴许还有妈妈以前生活过的痕迹。

    “哎,我说小胖妞儿,大晚上的你往哪儿跑啊!好歹你现在也是个有点看头的小胖妞儿了,这乱跑万一碰上什么坏人,让我哥知道我没照顾好你,扒了我三层皮都……”

    许文丰车子追不上了,只得将车停一边,追上来碎碎念,突然就被姑娘抓住了手。

    姑娘此时眼眶通红,眼底一抹光,像水又似火。

    “丰哥,我要去帝京,马上就去,你帮帮我,一定要帮我。算我求你,这次你要是帮了我,你就是我亲哥!”

    许文丰有些惊,“这,你说真的?”

    “真的,我们可以录音为证。”

    说着,姑娘就把手机掏出来了。

    许文丰看着姑娘一副着急无比,认真无比,更郑重无比的样子,抿抿唇,心思就开始发飘飘儿了。

    说,“那,那我就一个要求。我帮了你,你……你就乖乖做我勋哥的……小媳妇儿,你愿意吗?”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