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第123章 老父亲的担忧:恋爱问题
    大院,书房中,电脑前。

    李悦薇神色专注,双手在键盘上飞舞着,敲击声中混和着屋外的蝉呜,宽大的实木桌上,放着一杯颜色很漂亮的水果榨汁。

    此时,时间是上午十点半,正是姑娘专注学习的时间。

    今天她没有带李乐去图书馆,忙着修改已经整理很久的策划方案,最后的交稿日期就在近几天了。

    在临近饭点时,终于敲下最后一个键,看着完完整整的方案,才满意地关上了电脑。

    恰时,她的手机就响了,拿起一看,并不是许文丰打来的。

    之前她一直觉得许文丰是个兄控,现在才明确这家伙更是个弟控,整天变着法儿地逗李乐,把李乐的小心肝都快从她身上偷走了。偶时,还让她有点小吃醋。

    “爸。”

    电话是李纲打来的,算起来,宴会过去已经有两天了。李纲之前来电话,只是确认他们姐弟两的生活状态没有受到什么不好的影响,没有说太多那两母女的事儿。

    “小薇,你和小乐现在在训练吗?”

    呃,至此,李纲还被屠勋和他们蒙在鼓里的状态,以为他们姐弟两真是参加了什么童子军夏令营。

    李悦薇揣着一抹愧疚,道,“爸,我们上午训练都完了,这会儿已经休息了。你要回部队了吗?”

    她也没有问那母女两的事儿,省得父亲烦心。

    只是,李纲心里是有些想法的。

    “哎,明天的车。”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想跟家人好好处处,没想到时间都被些乱七八糟的事儿给耽搁了。李纲觉得特别对不住自己的宝贝女儿和小儿子。加上那母女两闹出的糟心事儿,差点害了自己的儿女,偏偏他名义上还有责任和义务,不得处理,心下对儿女的歉疚就更深了。

    这两日,一边处理那母女两的事,他也想了很多。

    李悦薇一听,忙道,“爸,其实我们的训练第一阶段已经结束了。刚好这不是放建军节吗?下午就是打扫集体卫生的时候,我们可以跟营长请个假,提前回家跟父母团聚。”

    “这,这不太好。集体活动还是要参加,不然……”

    “爸,我们营长说,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一个集体的战士,也要互帮互助的。你的营,也是这样的吧?”

    “……”

    李纲一时无语,心头更有些涩涩的,知道这都是女儿在体贴自己。想想自己这些年都没尽到多少做父亲的责任,现在好不容易刚刚好了些,以为能更多照顾下儿女了。女儿就已经这么懂事了,都已经开始照顾起他来了。

    “爸啦,要不你就来大院。我最近还跟方婶儿学了几手,我做几个小菜给你尝尝。丰哥和勋哥都说我做的菜很不错。小乐也很喜欢吃我做的苦瓜肉饼,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吃红烧肉的。”

    李悦薇念了一串菜名儿,又低了声儿,“爸,那个,她们那边,你还有事儿没处理完吗?如果不方便的话,那我们中午聚个餐,你再去忙你的,没关系的。我和小乐能照顾好自己,而且还有方婶儿陪着我们。”

    “不,已经,没事儿了。我来,这就来找你和小乐。”

    女儿都如此为自己着想了,还体贴地从不问赵素梅和卢雪曼的事儿,明明内情那么恶劣,女儿在事发前后都没有跟他抱怨过一句,甚至打过小报告。

    孰轻孰重,李纲就是再木讷不通人情事故,也不可能感觉不到了。不用说,能被上头提任到帝京供职的一营之长,李纲早已经心如明镜,任那对母女如何璨莲花,只会更暴露其丑陋心思。

    “好咧,爸,我们等你。”

    李悦薇高兴地挂上电话,就跑去了厨房,和方婶儿商量起中午的大餐了。

    待李纲到大院时,一跨进内院,就闻到了浓浓的香气儿,再看正屋大堂中,宽大的老梨木圆桌上,已经摆着热气腾腾的饭菜了。

    笑闹声中,李乐正爬在鼓腹大圆凳上,撑着小身子,摆盘,放碗筷。旁边站着许文丰,就像个操心的老父亲似的,这儿指指,那儿点点。一大一小的互动,看起来十分友爱,温馨。方婶儿捧着一大碗汤过来,许文丰忙上前去接。跟着出来的李悦薇,手里也捧着一盘美味儿。

    李悦薇最先发现李纲,放下菜时就叫了出来。

    “爸!”

    提醒李乐,李乐还有点点小扭捏,不知许文丰嘀咕了什么,小家伙立即跳下凳子,就奔了出来,一脸期待又怕受伤害的小表情,朝李纲小跑着来。

    李纲一见,所有愁绪一扫而空,笑着朝儿子张开手臂,小家伙受到了鼓励,没了羞涩,一头扎进了爸爸的怀里,被举高高,乐呵呵。

    哎,这才是家的样子啊!

    李纲吃着女儿做的菜,喝着儿子盛的汤,心里沉沉的叹息一声。

    饭后。

    李纲第一次哄着儿子入睡,看着小家伙天真的睡脸,之前的一丝顾虑也被打消了。

    之后,父女两在院中的小凉亭里,一边吃着西反,进行了一次促膝长谈。

    “小薇,爸爸对不起你,和小乐。”

    “爸,别这么说啊!”

    李悦薇握住父亲抚过自己脑袋的大手,父女四目相对,眼底都泛起层层的水光,又都同时眨眨眼,别头敛去。

    对李纲来说,十几年的疏忽差点儿酿成大错,他是追悔末及,又庆幸为时未晚,一双儿女现在还好好的在身边。

    只是他不知道,对李悦薇来说这一切都是失而复得,比庆幸更多的是后怕,更加小心翼翼,更加珍惜到骨子里的重视。

    父女两的这种情绪深浅不一,却是十足的共鸣,谈起来也比之前一同扫墓时,更多了信任和畅所欲言。

    李纲这时没有再回避赵素梅母女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全盘托出。说就刘浩和飞车党的供辞,结合调查组各方收集的证据,都指向卢雪曼在这件案子里不可推卸的责任。也许她可以逃脱唆使的罪责,但是也逃不掉误导犯罪的责任。

    卢雪曼也被判了三个月的教管,不得远游,每天都必须到教这所报到,像学生上课似的待足一天八小时。

    这也已经是李纲能为其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了。

    李悦薇感觉得出来,父亲已经尽了全力。在刘浩妈妈的那番大手笔闹腾下,卢雪曼和刘浩是骑虎难下,完全捆在一条船上的蚱蜢了。双方都想护着自己孩子,李纲在帮卢雪曼脱罪的时候,也不得不拉刘浩一把。否则,事情要传出去,大家谁都不会好过,谁都别想过去。

    “小薇,以后,小乐就只有多让你操点心了,哎,爸真是没用啊!”

    之前扫墓时,李纲还不想让女儿背上照顾弟弟的责任,这会儿也不得不为现实低一低头了。赵素梅这个做妈的有些脑子不清醒,又要照顾一个心思走歪的女儿,顾不到年幼弱势的儿子,这是必然的了。

    对父母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都要顾。这是情份!

    要一碗水端平,谁都不亏欠。这只是个好理想,实现很难。

    到现在,李纲也只能和赵素梅一样,选择偏心自己身上掉下的肉,女儿和儿子都是他的直系血缘,他必须将这份责任尽好了。

    尤其是自己亏欠最多的女儿,是他和兰兰最宝贝的女儿啊!

    “爸,您放心。您看,现在我有充足的资金,回头还有学区房可以住,小乐的住宿问题也没负担了。你只要照顾好自己,赵素梅和卢雪曼那边,你想怎么尽责,也随您。只是该属于我和小乐的东西,我们是不会让的,就算您来说,我也会坚持的。”

    李悦薇说这话,也有点在敲打李纲的意思。那个家明明是以前他们一家三口的,自打赵素梅成为名义上的女主人之后,却把她这个原主女儿给赶到了客厅里住。明明天生的大小姐,活得比小丫环都不如,所有的好东西都被抢占了不说,连未来的命运都被夺走。她是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就算是父亲的身份,也不能剥夺本该属于她的利益。

    李纲点点头,看着女儿此时坚定强势的模样,愧疚还有,但更多的就是安心,自豪,与有荣蔫。

    他不介意女儿对自己这般强势,毕竟那是他有错在先。好在女儿都好好的,还成了女状元。他想,一切都来得及,不然他真的很难面对泉下有知的爱妻了。

    “行,爸都听你的。”

    李纲应下这句话时,父女两还不知道,这句话意谓着什么。在此后的日子里,也因着这句话,李家人才能逃过一堆数不清的变数和麻烦。

    ……

    李纲陪了儿女半日,隔日一早,便要回部队了。

    李悦薇还特意天没亮就早起了,做了父亲爱吃的地瓜玉米馍馍。这是她打小就记得的,母亲常爱做给父亲吃的小食。每次父亲回部队,母亲也会做十几张给父亲带上。

    李纲看到满满一大盒子,捧着都热得烫手的馍馍,眼眶都红了。

    许文丰就在一边打酱油,制造欢迎的离别气氛。

    李纲抱抱女儿,又亲亲儿子,看许文丰还往军车上搬东西,先愣了了下,回头就揪着女儿说了几句悄悄话。

    “小薇,你丰哥这人是不错,挺热心的,但是,还是不够成熟。”

    “嗯,爸,我知道,我不会让他带坏小乐的。”

    李纲爸爸看着愈发出落得水灵儿的女儿,做为老父亲的担忧更深了一层,“哎,小薇,爸的意思是,许家虽然也是部队上的,不过小丰喜欢在商场打拼。这商场上的男人啊,难免……比部队里的要复杂得多。爸爸不希望你这辈子大富大贵,只希望你能平安幸福,就够了。”

    “爸,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李悦薇听得有些云里雾里的,心想,该不是她想的那样吧!

    李纲以为女儿都懂的,不过看小姑娘那纯纯懵懵的眼神儿,就有些不放心了。

    这时候,许文丰还来了一句,“叔,您放心走吧,他们两小家伙交给我,保管等您下次回来,该瘦的瘦,该胖胖的,一斤多余的肉都没有。”

    他这过于热心的大包干行径,一下就刺中的老父亲心中担忧的那根弦啊!

    李纲忙又将女儿拉远了一点儿,“爸的意思是,你还小,还有半个月才满十八。谈恋爱什么的,可以再推一推,不着急。回头,爸帮你相个合适的。许文丰这种,不合适,懂了吗?”

    李悦薇,“……”

    李纲走了,这心情比起以往每次回部队,都要放松很多。

    ……

    父亲离开后,李悦薇和李乐又恢复到了自己的日常作息。

    学习,锻炼,养生。

    有时候,看着两姐弟如此规律认真的作息,许文丰这个后现代青年都忍不住抱怨一句。

    “你两都快赶上疗养院儿那些老头儿老太太了,这日子也过得忒没青春味儿了啊!”

    李悦薇白了一眼,“啥叫青春味儿?难不成要泡个马子吊个凯子,来段无痴而终的恋情,顺便打个胎,流个产什么的,飞出国转几年,才叫青春?!”

    “哎哎哎,什么打胎,流产,你这丫头。我就是说说,你都扯哪儿去了。”

    “哼!”

    李乐,“哼哼!”

    “嘿,你两哼什么哼,以为哥不会啊,哼哼哼!”

    幼稚的斗嘴三人组,也是日常之一了。

    “哎哎,别切,你们又去哪儿啊?”

    李悦薇,“疗养院啊!”

    李乐,“健身。”挥起小拳头。

    许文丰也不得不乖乖去换了运动衣跟上,“喂喂,不说别的了,你那个好闺蜜叫什么可儿的,不都交上男朋友了。胖薇你最近都没给我哥打个电话,发个短消息啥的?

    哎,好歹,我哥送了你那么多小礼物,你也得表示表示哇?

    我说,我哥也真是亏死了,为了送个礼物,还必须搞个什么雨露匀沾,白白花出去千万价值的房子,简直……

    我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红颜祸水了。

    哎,这年头,女人心似海底针,比那郎心如铁更可怕啊啊啊啊!”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