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22 听哥的,提上郎酒搞定岳父
    李悦薇并不知道屠勋的这些想法,她早早地到了学校。

    今天她是一个人来的,李乐选择和许文丰去上班,两人好像是经过了一次共患难的兄弟,感情越来越好了。早上分开时,李悦薇还小小地吃了下许文丰的醋。

    到了七月,很多班都考完试,进入了放假阶段。

    李悦薇没见到卢雪曼的身影,只是看到欧琳儿喜滋滋地跟同班同学站在一起,炫摆她头晚抽到的大奖,名牌自行车,和u盘。

    一路走来,倒是有不少人主动跟李悦薇打招呼。有胆子稍大点儿的,主动跟她搭话,问她是怎么减肥的,想要取点经。

    拿到志愿表后,李悦薇坐在教室里,自己原来的位置,有些咬笔杆儿。

    第一志愿是她雷打不动,想了两世的愿望,绝对不变,她已经写好了。

    后面两个空,她本来提笔就要写自己原来的计划,但脑子里总跑出个白衣小人儿,指着她鼻尖儿说:大叔是行业大佬,听大叔的,准没错。

    然后立马又跳出个长着小黑角的小人儿,比着叉叉叫:谁知道那个老男人有什么坏心思哇,坚持自己的选择才是王道!

    小白人儿和小黑人儿立马吵起来了。

    “哎……”

    她觉得头痛,索性放下了笔。

    这时,其他同学见状,趁机跑上来跟她攀交情,讨教。

    貌似头晚聚会时,关于她父亲和屠勋的一些事,已经被传开了。这会儿,蹭上来的人看她的眼神儿,都跟看土壕金矿似的,殷情得很。这在开考前,那些人因为她收拾刘浩的狠劲儿都吓得不敢跟她多说话的状态,完全变了个样儿。

    她也没有拒绝,借着跟人聊天,放松一下大脑的纠结。

    陈可和周一峰晚了一步到,陈可寻到李悦薇后,立马叫唤着就把旁边的人挤开了,拿着志愿表,乐巅巅儿地炫摆自己填了和好友一样的学校甚至专业。

    “小薇,我就比你低了一点点分,咱俩读一个专业,肯定不成问题的啦!对不对?”

    “呃,可儿,我学的东西,不一定适合你啊?”

    “不管了,我现在都不知道什么适合自己。我爸妈都说你比我有主意,有眼光,跟着你,准没错。”

    李悦薇有些无奈,好笑,朝周一峰看。

    周一峰也摊手,道,“我已经劝过了,现在只有你做她最后的理智了。我觉得,她这性子,需要太钻的东西不适合她,让她报企管,这种比较折中,她非不干。”

    李悦薇想了下,“可儿,你性子跳脱,但耐心不足,更适合面对人群,要不试试人力资源专业吧!这个专业现在人才缺口挺大的,而且和企管也可以挂沟。最……”

    “哎,可是人家还想跟你做室友啊?”

    李悦薇宛尔,“最重要的是,选这个,未来要是我和周一峰想要自主创业,你就可以帮我们做管理和人才把关这个大后方的事儿。眼下在不在一起不是重点,重点是未来咱们能成为事业上长期合作的好伙伴。”

    陈可听着好友的畅想,都谈到事业了,顿时觉得好高大上啊!哪像得自己整天除了学习和吃东西,就没多想过未来要做什么事业了。当即二话不说,就按着李悦薇的建议,填好了志愿。

    见状,周一峰也着实松了口气,给了李悦薇一个感激的眼神。

    李悦薇知道周一峰选了金融专业,也赞赏地竖了个大拇指,因为不管现在还是未来,金融业都是所有行业里,毕业生薪水收入最高的那位太子爷。

    “小薇,你还有两个志愿,不填了吗?”陈可发现好友还没填完,“哦,以你的成绩和水准,填这一个志愿肯定没问题的啦!”立马无条件信任好友实力,整个儿一傻白甜得可爱,让李悦薇忍不住去拧她的脸蛋儿。

    最后,李悦薇还是填上了自己心目中早想好的答案,外语系。本来是语言文学的,不过想了想,为了实用性,还是选了外语系。

    为啥呢?她知道此时,在西方的那位水果机教父,已经重新回到公司,开启了水果机的第二次新飞跃时代。她曾看过水果教父的生平,教父当年读大学,专业就选得十分清奇。且还选修了汉语言文学和古典西方艺术。这些外人看起来与产品八杆子打不到的东西,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成就了水果教父一辈子的辉煌。

    李悦薇不仅仅是盲目地对伟人致敬,而模仿。她在曾经的学习工作经验里,也意识到了一些东西,才做了这个选择。

    至于屠boss早上的那个建议,回头问问清楚再说。

    反正,不管填什么志愿,最重要的还是第一个。能被录取的也只能是一个。

    专愿的事情解决完,又不期然地到了八卦时间。

    经过头晚的那场宴会,李悦薇成了新晋小名人,卢雪曼也顺利成为了丑闻女主角,各种八卦开始在毕业班里飘荡。

    在准备毕业典礼的空档,八个班的女生在专门空出来的教室里换毕业礼服,气氛可别提有多热闹了,关于头晚的盛况也被多方传颂。

    而做为头晚六个参会学生里,四个女生中最八卦的欧琳儿,就被人里外三层地包围着,可谓享尽了众星拱月的滋味儿,绘声绘色又不乏夸张地描述,不时引起女生们一片哄声响。

    另一头,陈可看着那片圈子,不屑地嘀咕,“这些人,真无聊啊!”

    李悦薇笑,“没办法。好不容易从高考的魔窟里挣脱出来,放松一下也没啥呀!”

    陈可一听,大眼一亮,“那咱们也来说说头晚的八卦?帮那女人宣传一下?”

    李悦薇摇头,“不好,家丑不可外扬也!”

    “哎,小薇,我怎么觉得你这口气,听起来还是有点儿兴灾乐祸啊?”

    “有吗?我明明就是兴灾乐祸加三级啊!”

    “哈哈,小薇你学坏了。”

    “身不由己哎。”

    “哈哈哈……”

    之后,两女孩从周一峰那里得到了点关于刘浩的确切消息。说经过头晚那么闹腾,上面对这件未成年人涉黑事件增加了重视。刘浩买黑手行凶一罪,已经跑不掉了。不过因为还有几个月才满十八岁,给他加了一道保护锁,判下来的教管所时间减少了一点点。对家长的罚款不少。另外,学校这边也必须自动退学,过失都会被写进学籍档案里。

    总之,这一些惩罚下来,刘浩以后是不可能涉及权利机构了,只能靠父母在商场上发展。

    对于这个结果,李悦薇问了一句,“只是劝退,而不是……开除学籍?”

    周一峰眼神微亮地看了她一眼,道,“毕竟,造成这个结果的因素,有点复杂。我想,法官那边还是酌情处理了一些。另外,刘家也做了不少打点。毕竟,都是未成年人犯错,社会还是要给予一定的宽容,给些改过的机会和空间的。”

    这话说得有些隐蔽,两个少年人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如此严重的事情,当天撞车时牵涉到的并不只李悦薇一人,整个影响非常糟糕。要是李悦薇和考场的管理人员要追究的话,涉案的这些人都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这里放水的一些情况,应该就落在卢雪曼这个点上。在背后做打点的,除了刘家,肯定还有李纲。

    具体过程和内幕,李悦薇想,回头问父亲,以父亲的性子,在这种事情上应该不会跟她说太多的。要想知道,问屠勋肯定没问题。

    可素,她现在不想跟这个危险的侵略者,有太多接触了。

    穿好了毕业装,男孩女孩们又开始新一轮的拍拍拍,不少人还拉着往那花坛跑。让人奇异的是,之前那壮观的六十多斤粉红玫瑰花,还有好多粉扑扑的开得正盛。

    下楼时,李悦薇看到了王涛的身影。

    王班长似乎还和往常一样,跟身边几个要好的男生聊着天,神色间看起来并无太大异恙。

    只是当两人四目突然对上时,王涛面上还是闪过了非常明显的尴尬,也没打招呼,就直接别过眼神,迅速走开了。

    李悦薇暗忖,卢雪曼的信誉,不会就此在王班长这里,凉凉了吧!哎,反正也不关她的事儿,索性也跟着一群人拍起了照。

    “哇噻,小薇,这一个月你到底吃了什么东西,用了什么减肥秘方啊?瘦了好多哦!”

    “果然,十个胖子九个美!”

    “小薇,你的市场要来了。”

    女孩子们刚打上趣儿,就有男孩子跑来要和李悦薇合照了。

    陈可一见,立马跟母鸡护小鸡似地嚷嚷起来,“去去去,你们少来。我们薇宝已经是名花有主儿的人了,你们这些娘们叽叽连块胸肌都没有的弱鸡,闪一边儿去,薇宝是我一个人的。”就抱着人不放了。

    李悦薇,“……”

    有个女汉子似的好闺蜜,就是快乐的源泉啊。

    周一峰默默地看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心忖:看来努力练好胸肌,就是以后稳固自己“第一候选男友”地位的第一要务了。好在他一直没有偷懒。

    ……

    彼时。

    正在和一屋子人谋划大事的屠勋,接到了姑娘新鲜出炉的毕业美照。

    划着手机键,一张张地仔细看。

    照片里,穿着深色毕业服的小姑娘,整个人都显得娇小了许多,一张鹅蛋脸儿似乎又抽尖了不少,笑起来,两个浅浅的酒窝也比以前更深刻了。

    姑娘站在那大花坛上,背后衬着一片粉红玫瑰花,张着双手,一只脚还悬在花坛外,阳光下的肌肤白得晃眼儿,整个人就像个小小发光体,浑身披着一层光的绒毛似的,让人完全移不开眼。

    突然,一颗脑袋凑上来,“勋爷,这么嫩的妞儿,不会是你小女朋友吧?”

    “不是。”屠勋立即将手机收了起来。

    心里不得不添上一句:正在努力让她变成是。

    那人见状,像嗅到什么大新闻似的,更来劲儿了,凑得更近,“哎哟,不好意思了。明明就是的,瞧着长得挺水灵儿的,还有点儿小丰满的样子。不错啊,您这眼光就是高。”

    “哎,勋爷有女朋友了吗?大新闻啊,瞧瞧啥样儿的?男的,还是女的啊?”闻讯又凑睐一个,脑袋全往屠勋肩头上挂。

    “废话,当然是女的啊!”

    “哟,真是女的?不会是个大雕萌妹吧?”

    “怎么会,我看着那学士服上面,是有形状的。只不过……”那唯一目睹现场的故意一副卖官子的样子,瞬间惹来了更多人的关注。

    于是,以屠勋为中心的位置,前后左右坐着的人都凑近来。一个个大男人,满脸的八卦兮兮,实在是有些丢份儿的说。

    “只不过什么,快说啊!”

    “嘿嘿,瞧着就是年纪有点儿……啊!”

    一声惨叫,一块黑板刷正中长舌男的小黑脸,其他凑上前来的人齐齐缩了回去,规规矩矩地端正坐好,比幼儿园的小宝宝们还乖的样子。

    前方板书的人,脸色跟黑阎王似的狠狠瞪了一群小屁孩儿一眼,重重地敲了敲黑板,“刚才的内容都听清楚了吗?没听清楚的,回头给我抄二十遍,在明天开始行动前不抄完就给我滚回大队重头训练。”

    “听清楚了!”

    一群人齐齐大声应承一声,立马又转为一片衰嚎。

    “好,屠勋,你来说说明天我们要埋伏几条线?”

    屠勋目光扫了眼周围的人,那一个个八卦先生都齐齐缩了缩脑袋,“雷队,你说的只有五条,但是我觉得应该缩减成三条,就够了。因为铁路线上下人员非常多,而且群相复杂,要做筛查,很困难。以目前的电子人肉技术而言……”

    没一会儿,下面缩脑袋的人全都昂头挺胸,一副已经重新做人的叼样儿了。

    会议后。

    “就是那个小姑娘,看起来太小了点儿,不知道有没有成年呢!”

    “天哪,勋爷也太残爆了,居然对未成年下手?”

    走廊头又热闹起来,走廊尾,屠勋仍和黑脸的雷队长讨论行动细则。

    讨论完后,雷队长看了眼另一头的小子们,道,“真交女朋友了?”

    屠勋愣了下,“还在追。”

    雷队面上一们而过的惊讶,“没过敏?”

    “没有。”

    雷队神色又恢复一惯的黑冷沉,却抬手拍了拍对方的肩头,“兄弟,恭喜你。”

    “……”

    “呃,对了,不会真没成年吧?”

    “……还有几天,满十八。”

    “那敢情好,等任务结束,你把我那儿存了好几年的郎酒提上。”

    “雷队,我们还没确定关系。”

    “这有啥,先把老丈人讨好了,农村包围城市,懂不懂,小姑娘年纪小,都听爸爸的话!你听哥的,换我在你这年纪,娃都满地跑了。”

    雷大队长,做事快狠准,人称黑老虎。也曾是屠勋在部队里的战友,早屠勋一年转业到了特警队。

    其实,他就比屠勋大两岁。

    屠勋,“……”

    旁边做笔记的小队员,好心提醒,“雷队,你还没女朋友呢,哪儿来的满地跑的娃啊?”

    雷队长一肘子过去,“你懂什么?我对女人又不会过敏到死,要是我愿意出手,孩子早就满地跑了。你们勋哥就这点儿,能跟我比嘛!对吧,小勋?”

    屠勋,“……”

    明明比人家还没经验,就在这儿充大佬了,真不嫌脸大。

    ------题外话------

    所以,大家觉得,下次勋爷见小薇和李纲爸爸,是不是该提上郎酒上门儿?

    捂脸奔走,哈哈哈哈哈……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