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19 勋爷:护妻虐渣是本份(2更)
    ——她说想减轻家里负担,希望妹妹晚一年高考,想自己先上大学,可以勤工俭学、帖补家用。等……等一年后,妹妹考上大学后,家里就没那么重负担了,她还能……更好地照顾弟妹。

    ——我……我就想帮这个忙……我保证,这绝不是她指使的,我喜欢她,我……都是我自己想出的主意,就是……

    这段录音,李悦薇前后听过好多次,越听越觉得吧,刘浩真是个猪队友。

    这种内容,换了谁听到最后,不怀疑卢雪曼才怪。

    刘浩会犯大错,没有个人挑唆,他能进得了局子那种地方。刘浩平日在学校里很混,但也就是跟人斗个眼、运动场上披个k,再多点儿就是欺负曾经那样懦弱没志气的她。真算起来,连打架的次数都极少,一学期也就会被叫家长一两次。

    这背后拿钱找什么飞车党去撞人,涉及到违法乱纪的事,仔细算来还是刘浩头一次。

    为什么刘浩妈妈这么生气?因为这还是刘浩第一次进局子,一犯还是个不小的罪。律师私下里跟她透过底,因为还没满十八,不会进大牢,也一定会进少年教管所至少一年半载跑不掉。

    教管所那是什么地方?刘浩妈妈没少听一些暴发户小老板提起这个地方,好些抽d麻的、欺负女孩子的,作奸犯科的小混蛋全关里面,环境气氛别提有多糟糕了。正常人进去了,怕都会变得不正常了。那时候,刘浩妈妈还自我安慰,好歹她家浩浩只是皮实了点儿,偶尔欺负一下同学,也没在外面怎么乱来,没想到这种庆幸怯喜还没熬过这个年头,就出了这等大事儿。

    她之前听说,负责这案子的都不是本地人,而是帝京那边过来的打黑打非的巡视人员,那惩处力度绝对不是她可以找人托关系说好话求求情,就能解决的。

    俗话说,没有压抑,就没有爆发。

    这事儿,已经前后折腾了一周多时间,刘浩妈妈这急攻心火都熬了一周了,不然之前乍然收到这段录音,她也不会彻底大爆发,就冲到李家找卢雪曼。

    “大家听听,听听,给我评评理。我家浩浩的确学习不好,这些年也没少惹事儿,可再大的事儿,他也没干过那种坐奸犯科的坏事儿,不过就是熊孩子间的打打闹闹。

    可是现在被这个小妖精一迷糊了,竟然背着我们家长拿了万把块钱,雇人开车撞人。这撞的可不是别人,就是这个卢雪曼的继妹,听说也是今年的高考生,据说考得还不错,还考了个状元还是榜眼儿啥的。”

    “你胡说!”赵素梅大叫着,扑上前去抢话筒,又跟刘浩妈妈撕扯在一起,边打边反驳,“那只是你儿子的一面之辞,凭什么就说是我女儿的错。你儿子在学校里都劣迹斑斑,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这,这录音逮不定就是人家伪造的,现在……现在的科技那么发达,这肯定是伪造的,假的!”

    刘浩妈妈牢牢护着录音笔和话筒这两件神器,高高举着手,赵素梅怎么跳腾都扑不到。

    她冷笑,“呵呵,是不是伪造的,你们有胆子跟我去警察局说个清楚吗?你看看你女儿那怂样儿,要是真没做什么亏心事儿,会吓得连腿都打不直了。要是她真没点儿歪歪心思,会怕我不敢跟我去警察局说清楚?!我说雪曼妈妈,你这是睁眼瞎呢,还是有眼无珠呢?”

    的确,卢雪曼在乍听到录音时,整个人儿就被吓傻掉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录音播完时,最后那一段儿,就是傻子也能听出来,这件事里她多少是动了些手脚的。

    那一刻,她的感觉就像一下子整张面皮都被撕掉了,浑身衣裙也被那胖妇人揭了去,整个人像是赤条条无物地站在世人面前,被指指点点,尴尬狼狈都不足以形容这种仿佛灭顶的恐惧感。

    她的脑海里不断重复着一句话: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完了。大家都知道了,从此以后,她再没脸生活在这个城市了。

    她被刘浩妈妈推攘开时,撞到不知哪个人,就整个脱力地软倒在地上,浑身冷汗直流,脸色一片青白,眼眶赤红一片。

    赵素梅听了这话,一时也没法反驳。之前警察到家里来询问时,她直觉就有些不对劲儿。知道女儿已经进了一次局子时,她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可是一看到女儿哭,她又心软得很。再加上李纲回来后的态度,一直偏着李悦薇那方,让她更没多余心力去思考警察上门这事儿了。

    “我家浩浩是什么德性,我可是清清楚楚。他平日在学校里作威作福,干了什么坏事儿,我也很清楚。该打点的,该道歉的,该受罚的,我也不会包庇我儿子。倒是你这个做妈的?就把家里两个大姑娘养成这样儿,也不知道那第三个小的,未来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儿?”

    台上的师长和领导们,一直帮忙劝说的,也都慢慢息了声儿。

    开始还埋怨怎么会把这两个婆妇都放进会场的校长,回头问了一、二班主任,“我说,这个卢雪曼家,真养了三个孩子?”

    一班主任叹气,不想多说。卢雪曼就是她班上的,但这次高考严重失利不说,还闹出这么多丑事儿,她是连碰都不想碰一下的。

    二班主任今晚因为李悦薇可风光极了,自然要为自家班上好学生多说两句,“校长,就我知道是养了三个孩子。两个姑娘就是卢雪曼和李悦薇。老三是个男孩,说三四岁时得了自闭症,现在七八岁该上小学的年纪,还一直待在家里。

    不过,我听说小薇跟她弟弟关系很好,前不久来学校估分和前天拿成绩单的时候,她还带了她弟弟一起来,我好像还瞧上过一两眼,那孩子长得又萌又可爱,瞧着就是害羞了点儿,倒也不像传说的那样……”

    大领导这方,见女人们没有撕逼了,又听了这么多惊爆的内容,在保安上来时,也没有立即让上前拿人。

    张秘书见状,只叹,“哎,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

    大领导不置可否,目光在场下搜索着,倒是让他运气地发现站在二楼的人了。

    ……

    话说,屠勋让几位家长带着孩子上了二楼,居高临下,不远处还悬着个扩音喇叭。

    就把台上发生的事情,看得清清楚楚,听得明明白白。

    当然,李纲在第一时间就想下楼去,毕竟赵素梅和卢雪曼以还是他名义上的妻子和继女。

    但他刚一动,就被屠勋暗暗拉住,暗示了他一句,“先看看。”

    屠勋这句提醒,像是一道定身咒,以李纲对其谋略制深的了解,直觉这里大概是有什么内情,还不便于他立即出面的。

    果然,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彻底超出了他的想像。

    录音,挑唆,雇凶撞人,等等这些仿佛只有小说电视里才会出现的阴谋诡计,竟然生生地在他的家里上演了一出。

    这怎么不教人震惊?

    震惊之后,浓重的后怕情绪全涌上李纲心头。

    屠勋曾经提醒他,要多关心下家里情况。

    那些隐晦不明的暗示,此时仿佛都被赤果果地扒开了丑陋的真面目。

    ——爸,我不要再睡客厅了,那里又湿又冷,就像地狱。

    ——爸,我要自己的屋子,我要自己的床,我要自己的家!

    ——爸……你先给我一笔钱,好不好?

    ——爸,求求你。

    这一刻,李纲似乎才明白,究竟是要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他的宝贝女儿,他一直放在心尖尖上的小姑娘,会说出这样的话。

    那话里的恐惧,颤抖,愤怒,甚至恨意,那么多的信息,都因为隔着一道电波,被忽略掉了。

    这一刹,看着台上还在努力掩盖丑陋真相的母女两,李纲只觉得涔涔的冷汗,打湿了一身,脚步如灌铅重,根本挪不动了。

    难怪,女儿宁愿住在外人屋子里,爸爸都回家了,也没有想一定要回家住。

    难怪,女儿想带着儿子独立生活,就算有那么多的不方便,和未知的困难,也依然语气坚定。

    所以当台下的母女两大声求助时,李纲一动没动,扶着铁栏杆的虎口几乎绷裂。

    当事人都这样儿了,其他同个面面相窥的家长,也都悄咪咪的,没敢多说什么话,或者发表什么意见。

    倒是性子最直爽的陈可,第一时间抓住了李悦薇,小脸严肃地道,“小薇,别下去!你姓李,又不姓赵,更不姓卢,她们闹出的丑事儿,凭什么要你下去背锅,跟着她们一起被人指指点点啊!”

    李悦薇也没打算要下去的,刚才她上来时还觉得屠勋的这个提议有些怪,也没多想,这会儿看到那对叫闹的母女,就全明白了。

    刘浩的事情,他一直有在跟踪处理。甚至可以推测,刘浩妈妈刚刚进来,就正好看到卢雪曼在台上表演,都不用刻意找人,就直接上台抓人撕逼了。这样的情况,要是没人在背后施力,拿“巧合”来解释,别人相信,她可不会那么傻白甜。

    她就没啥紧张的了。

    这会儿被好友一说,她本来微拧着的眉头,都完全放松了。

    “可儿,我不会下去的。”

    这二楼真是上来对了,没有外人,居高临下的视野又那么好,还有些小隐蔽,一时台下议论纷纷的人都没发现他们就在二楼,让人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握”的优越感。

    挺爽的。

    很快,那段寻音放出来时,本来还有些想法的家长们,就没怎么同情台上的人了,反而觉得李悦薇父女的运气实在是不太好,摊上了这样的亲戚。

    陈可听了更是气愤,就叫了起来,“我说那天我们一放学,那个刘浩就来抢你的书包。不会在那个时候,刘浩就得了卢雪曼以的指使,想要撞伤你,抢你的学习资料,不想让你高考了吧?”

    这些事,这些话,李悦薇曾经以为,说出来的可能性很低。只要卢雪曼不再闹什么幺蛾子作死,她这边也确实抓不到什么确实的证据,来指证她这个幕后黑手。

    没想到,以现在这种形势爆出来,悠悠众口难渡,还有大领导、校长、班主任和在场这么多家长看着,就算没证据,公道自在人心,光唾沫星子,都够把赵素梅和卢雪曼这对母女给喷死了。

    李纲一听这话,双眸一瞪,问,“小薇,高考前还有这事儿?到底怎么回事儿,你快告诉爸爸。”

    “爸,其实……”

    “叔叔,我来说。这事儿,在咱们学校门口的监控摄像头上,都肯定拍下来了的。当时,刘浩就骑着小摩托车来撞小薇呢,幸好小薇及时推开我了,不然我也要被撞。当时,一起放学的好些同学,都看见了的。哦哦,对了,小薇为了拿回被刘浩抢走的书包,还借了沈陌学长的车去追呢?这个,沈学长也可以做证的。”

    这会儿,太多的人证,物证,清清楚楚地摆在面前,还有什么辨驳的?

    陈家周家家长们听得,心头突突地直打鼓,看着李家父女的眼神,也变得有些复杂了。

    这时,喇叭里又传来刘浩妈妈的冷嘲热讽。

    “有肚子生,又没脑子养,说的就是你们这些乡下来的婆娘。你女儿要是没过错,之前警察会去你家做调查嘛?我告诉你,就凭我手上这个录音证据,定你女儿的罪是妥妥的。”

    李纲此刻只觉得脸上烧得慌,掌心后背全是冷汗。

    “小勋,这里,麻烦你帮我照看着,”

    他深深地看了眼女儿,伸手想抚抚女儿的头,却觉得羞愧无力,手生生地放下,“别让小薇被牵连进来,这……算我欠你个人情。”

    “班长,您不用这么说。”

    屠勋目光沉锐,声音浑厚有力。

    李纲回头就下了楼,前去善后。

    “哎,爸……”李悦薇有些不安,想要跟上去,就被陈可拉住了。

    屠勋上前,轻轻扶住姑娘的肩头,“不用担心,你父亲能解决。”

    李悦薇想说,他爸只是军人,和警察又不熟,这事儿能怎么解决。赵素梅肯定会为了卢雪曼,又哭又求,让父亲难做的。她舍不得父亲独自面对这些,因为那可是她的亲爸。

    “有阿望在。”

    这一提醒,李悦薇看向下方,果见那个一向沉默守在男人身旁、其貌不扬的男助理,早已经在跟大领导等人商量了,而在李纲上台后,他立即上前与之交流。光看样子,就让人觉得很踏实,可靠。

    李悦薇微微松了口气,想起一事,低声问身边的男人。

    “勋哥,刘浩的那个手臂,也是录音的时候弄的?”

    屠勋低声应,“嗯。”

    李悦薇有些诧异,“我听他母亲说,蓉城的医生都拧不正,他以后会不会?”

    屠勋声音更淡,且冷,“几时学好,几时可正。”

    呃,这个说辞,还真是霸道v5啊!

    “会不会,有点过了?”

    屠勋低头看着姑娘习惯性搅起的小手,眉音微拧,伸手握住,目光却一直落在下方。

    “姑息只会养奸。

    对于普通人来说,生死尚远,更恨偷窃。

    小奸小恶之人,对普通家庭的隐性暴力伤害,远比生死大创更可耻。”

    因为,在当下这个社会,不若古代社会动荡,治安条件差,人平均寿命都不长。更多时候,还是日常生活的安危,更令人敏感。有的人偷了别人辛苦的血汗钱,拿去逍遥快活,可能回头造成一个家庭的破碎,或者孩子只能缀学,甚至重病不治而亡。

    现在,身体上的痛可见,但心理上的伤看不到,不代表就没有,他可能折磨人一辈子。

    她听明白了男人的意思,若当初刘浩得手了,她这辈子又要错失一次高考,虽然她不会再像上辈子那么轻易放弃了,可整整一年的时光,那是用金钱买不回来的宝藏。

    卸一条胳膊,不过痛苦几月,这算轻的了。

    法律通常只会惩罚“伤害已成”的事实,可是很多犯罪份子并不会因为警告、小惩就改邪归正。

    这不,刘浩不仅没有因为被卸了胳膊而退却,甚至为达目的,雇佣飞车党行凶。这就是最好的证明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轻轻淡淡的声音,却字字如雷贯耳,震慑心弱。

    李悦薇抬起头,看着男人被灯光打出的半边阴影的侧廓,长睫下的黑眸,冷锐,森寒,让人望而生畏,可此时此刻,却如那只紧握着她的大手一样,给她的是温暖,踏实的感觉。

    他垂下眼时,那眼中的冷意退去,如绽放的花儿,暖如春意。

    “小薇,这个可以加分。”

    她一怔,不知该笑该气,小脸又不自觉地嘟起来,可爱至极。

    “勋爷,你这风格转得太快了吧?”

    他只笑,泛滥的花海,带着粉红雨,直往她身上兜洒,又甜又苏,撩到飞起。

    突然,不知打哪儿的光,一下照亮他半垂的俊容,漆眸中的光,烈烈如火,让人不敢直视。

    旁边响起了惊呼,吓得她立即躲开了那双眼眸。

    好友已经过来扯她的袖子,指着另一侧的落地窗外,欢喜地叫着。

    她疑惑地转过头,看到一道耀眼的光“砰”地炸开,散成一片盈盈红光,绚烂夺目。

    “哇,是烟花。”

    ------题外话------

    宴会啥的,怎么能没有烟花哩!

    嘿嘿,我们勋爷的操作向来骚气十足啊,有木有?

    姑娘们给鼓个掌,留个言哇!

    为啥都没人来调戏一下我这么寂寞如雪的作者……。嘤嘤嘤……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