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18 薇宝:努力为大叔捞回损失(1更)
    “的确不便宜。”

    屠勋低低地应着,借着周围人群的走动,他慢慢侧背过身,将姑娘圈在了自己和身后竖立的大花篮的阴影里。

    一旁,正注意着台上情形的李纲等家长,完全没注意身旁的变化。

    李悦薇觉得,身边的人似乎靠得有些近了点,还稍稍朝旁挪了一点点。

    她又不好意思看男人,只能虚虚地用一点点眼角余光,瞥到对方正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她刚才递上的果汁。

    心情,有点点特别,也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儿。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上午的时候,那么排斥、警惕这个人了。

    “那你还……”

    “小薇,你在为我担心?”

    “……”觉得这人语气里,又开始带上一种拽拽的得意,她又有些不乐意好心提醒了。

    屠勋见姑娘又不说话了,低头去看,发现那小嘴儿闭得跟小贝壳儿似的,心下宛尔。

    曾几何时,他对于男人们最爱探讨的女性话题、女性心理反应等等,都没兴趣,觉得那都是一群欲求不满的男人白日梦、瞎想。

    但现在,每每面对这个小姑娘时,他的心思就会完全脱离理智,不自觉地去思考,她每一个细微的表情,代表着什么意思,她的小脑袋瓜里,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不知不觉,为她的情绪紧紧牵动着,一丝一缕,悄悄地将他的心都缠绕满实,再无其他缝隙。

    “小薇。”

    耳麦里的声音,似乎在周围愈加嘈杂的环境里,变得更加低磁迷人,仿佛他就俯在她耳边。

    仿佛,就像头晚夜色下,那条灯光融融的游廊中……

    “你,你别靠过来。”

    她禁不住冲口而出,语声中,不自觉地带着几分娇嗔,斜起脑袋,剜了他一眼,又迅速将脑袋埋回去,语气中带着几分负气的感觉,“反正,那是你的钱,你要觉得……觉得花得值,就值吧!”

    然后,她就听到,耳麦里,传出男人闷闷的笑声,在电流特殊的效果下,好像就有个小虫子,从他那边爬进了她的耳朵里,痒痒的,酥酥的,她不得不抬手搔了搔又红又烫的耳朵,又朝旁挪了一点。

    “小薇。”

    他的声音,似乎让每一声轻唤,都带上了奇特的魔力,“其实,我也觉得,有点冲动了。”

    这可说到姑娘心坎儿里了。

    她立即正大光明扭回了头,只是从明暗闪烁的闪光里,看不太清男人的表情,依稀觉得,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点后悔的感觉吧!

    她想,毕竟大家都这么熟了,他还帮了她那么多,除去头晚那个吻,其他方面的交情,也够得上她给他好好提个醒儿了。

    迅速做好心理建设之后,姑娘又给男人上了一堂经济学、心理学小课。

    “屠大哥……”

    “小薇,你和小丰一样,叫我勋哥吧!”

    “……那个,勋哥,冲动是魔鬼,你肯定听过的。不过我要讲的是,冲动是人性本能。人要克服本能本来就不容易,你也不用太担心。”

    “嗯,好。”

    “还有啊,其实这件事情,还是有很多补救的余地的。”

    “你说说看。”

    她又转头看他一眼,发现他似乎还真是认真在听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应该有的放矢了,“现在帝京那边的房价,应该是一直稳中有涨的,对不对?”

    “嗯,大概是。”

    “这是肯定的啦!”李悦薇想,他做的都是it业,对房地产这块不熟悉,也不奇怪,“你想想,咱们国家这两年,终于办了奥运会,同年还办了世界博览会。你想想,这意谓着什么?我看有文章说,这两个会让全世界的国家重新认识到我们国家,是一个正在冉冉升起的大国。我们的大国智慧,我们的大国资源,还有我们的大国实力,这些只是在近代这一两百年内被耽搁了一下,除了这两百年的历史,我们祖国在最近几千年里,在世界上都属于大国,强国,是万国来朝的地位呢!所以说……”

    听着小姑娘娓娓道来的这些内容,屠勋的眼神渐渐变了。

    从最开始只是逗弄享受着,第一次和一个可爱小姑娘的甜蜜交流,慢慢变得认真严肃起来,他没想到,一个生活在这三四线小城市的女孩子,已经具备了如此大格局的眼光和见解,并且还能侃侃而谈。

    “有人说,我们开奥运和世博会的这一年,应该叫盛世中国元年。我觉得,很有道理。勋哥,你觉得呢?”

    “嗯,说得好。我们的盛世,已经来临。”

    只是,在当下,至少在这个房间里的两百多人,能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大概都不能超过五个手指头的数儿。而年龄能在20岁以下的,就只有姑娘一人。

    “所以,勋哥,未来全世界的人才、资源、资本,都可能往我们的国家输入。到时候,帝京那片儿肯定会有更多的外来人口来定居,房价一定会唰唰地涨。如果我说,一年翻一番,你信不信啊?”

    屠勋微微倾身,低下头,接上女孩投来的目光。

    那目光殷殷切切的,仿佛在说“一定要相信,快点赞同我”,就让他心情都变得十分好,完全没有损失了一个亿的“担忧”。

    “小薇说的,我就信。”

    “……”

    姑娘又抿起唇瓣儿了,两条小眉毛微拧着,一副“叔叔你怎么又不正经了”的眼神儿。

    他又补充一句,“我是认真的。”

    姑娘又垂下头去了,手又抚了抚戴着耳朵的那个耳朵,估计已经红得要滴出血来了。

    他又想笑,但怕让小姑娘更不好意思,更怕把人吓跑掉,只得沉下一口气,自我压抑着。

    现在,他终于体会到,曾经入夜熄灯之后,一个营房里那些半夜睡不着满口跑火车的兄弟,到底是个什么心情状态了。

    好半晌,台上的表演都要结束了,才传来姑娘闷闷的声音。

    “勋哥,可以把获得房子奖励的要求,提高一些。”

    “嗯。”

    “那个,他们报的专业,不一定都是fast公司需要的吧?”

    “不一定。”

    “那就好了。”

    想到之前主持人的确说了“只要被fast公司聘佣”,工作超过五年,才能获得房子。这两个条件的操作性,其实挺强的。只要fast公司不招这些学生,不就成了吗?

    不过,要是真的一个都没招的话,那事后好像有点自打脸,说屠大老板这晚说的话都是虚吹的,纯就是为了显摆一下,根本没有诚意。那就不美了!

    她又忙着好心想后招,“不过,也不能一个都不招。至少,就招一两个,地方房价不是很贵的。魔都和南都,房价都没有帝京那么可怕。”

    “嗯,就招一两个。”

    说到这里,姑娘觉得心安了,总算为一时傻白甜的屠boss节约了一个亿啊!她应该算是个功臣了。

    再回头时,脸没那么热了,“勋哥,我只住,不要这个房子的。”

    “哦?”

    对于姑娘的拒绝退避,屠boss已经完全免疫了,反应淡淡。

    李悦薇还想解释一下的,场外突然就响起一片喧哗声。

    屠勋目光微微一闪,看了眼手机,正是阿望发来了消息。表示,已经把今晚的重头戏主角们,全放进了场。

    “哎呀,那边发生什么事了?怎么那么吵啊?”

    此时,他们站在宴会厅的中场,朝后看也看不太清楚。

    只是屠勋的身量够足,一眼就看到大门口冲进来一道福态的身影,另一道稍显瘦小的身影追上来,就跟其撕扯在一起,吵闹声也是这两人发出来的。

    屠勋便向李纲道,“班长,我们上二楼。”

    李纲的注意其实还在台上,听到屠勋说,有些奇怪,“上二楼,做什么?”

    屠勋低声道,“还有表演,二楼方便观看,小薇会喜欢。”

    一听女儿会喜欢,李纲爸爸虽然担心卢雪曼这个继女,还是先答应下来了,想先陪女儿上去,回头再来找卢雪曼也不迟。

    于是,在屠勋的带领下,一行人,包括陈可一家和周一峰一家,都先上了二楼观景台。

    待他们刚刚爬上二楼时,刘浩妈妈就冲进了场子,一眼就看到了正站在台上,与王涛一起做谢幕礼的卢雪曼。

    当即扬声大叫,“哎哎,台上的人,先给我站住啊!站住了,别想跑。”

    刘妈妈生得人高马大,身形壮硕,这中气也十足,她这一出场,被会场的环绕立体声设计加持了一把,声音更是洪亮无比,近处的家长同学都听得很清楚。冲着她那副来势汹汹的女霸王样儿,纷纷赶紧让开道儿。

    “哎,你给我站住,你别瞎说。”后面跟着的小个子赵素梅追上来,大叫,“曼曼,快离开那儿,快走啊!”

    一看这阵仗,不少家长忙将自家孩子拉到身边,让开大道。

    于是,刘浩妈妈几乎是毫无阻碍的,一脚就窜上了前台。

    这前台就是从下面的会场隔出的一个木头搭的小平台,只有一个楼阶的高度。

    卢雪曼看到自己母亲时,直觉不对劲儿,就想逃走。无奈,周围还有不少人阻拦着,刚好主持人也上台来,把她挡了一下。

    这一下,就让刘浩妈妈得了机会,在卢雪曼要下台躲进人群时,一把将人攥了回来。

    “哎,你干……”

    王涛见状,立即挺身而出,要保护自己的心上人,却被刘浩妈妈一巴掌掀开。他本来身形就很瘦削,这种瘦削和周一峰等人相比,后者还是脱衣显肉的深藏不漏,他就是真的很瘦,脱了也没肉的那种,差点儿被掀倒地,要不是主持人扶他一把,样子有些丢人了。

    “卢雪曼,你就是卢雪曼吧!”

    刘浩妈妈抓着卢雪曼,上下一打量,就露出一个冷笑,“我说怎么把我家那傻小子迷得跟什么似的,一门心思地帮你背罪,死活都不愿意承认。原来,还真有几分姿色,瞧这细胳膊细腿儿的,这双狐狸精的眼睛啊,倒真能迷到些没脑子的小男生。”

    “你,你是谁啊?你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你,你……这位阿姨,能不能让请你放手,你抓疼我了。”

    卢雪曼其实是认识刘浩妈妈的,之前知识刘浩家是开小超市的暴发户,她还曾悄悄跑到超市附近,偷看过刘浩妈妈正跟小偷pk,那股子波辣劲儿令她记忆尤心,直觉这是个不好相与的主儿。现在见到人,吓得心都飞了一半了,只想赶紧逃掉。

    “小丫头,你不认识我,可认识我儿子刘浩啊!我儿子嘴里,口口声声叫的可是曼曼女神。你不会不知道吧?”

    “我,我只知道,刘浩是我们学校的学生,我……我跟他根本不熟。你……”卢雪曼已经咬死了不会说一句真话,回头就向跑来的赵素梅求救,“妈,妈,快救我。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

    赵素梅这会儿也急出火了,冲上前,就用身体攥开了两人,将卢雪曼护在了自己身后,整个乡下悍妇的本色都使了出来,“你这个女人太过份了啊!我都说了,我们雪曼跟你儿子根本不熟,你儿子在学校就是个坏学生,还霸凌欺负我们家小薇。”

    一提到这个,母女两同时跟长了灵光似的,就开始四处打望,叫起李家父女求救了。

    “李纲,小薇,你们快出来啊!”

    “小薇,快出来救救你姐姐啊,你看看你姐都被欺负成什么样儿了,这还有没有天理啊!”

    “李叔,小薇,你们在哪儿?”

    卢雪曼借机就抢过了主持人手上的话筒,对着话筒大声呼救。心里想的是,这件事闹大了对整个李家都没好处,怎样也要托着李家父女,死也要有个垫背的才成。

    刘浩妈妈可不想让这两女人找了帮手,立马一把夺过了话筒,喝声置问,“卢雪曼,你敢说你不认识我们浩浩。我们浩浩为了你,都被抓进局子里去了。你敢说你不认识?呵,这苍蝇不叮无缝的蛋,我儿子就是再自做多情,也不会多情到这份儿上。要是没有你这个小妖精勾引我儿子,我家浩浩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去欺负一个与他没关系的小姑娘?啊,你说啊?我听说,被霸凌的姑娘,还是你的妹妹。呵呵,你们这个关系,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现在跟我去警察局,说清楚。”

    “不,我跟刘浩根本不熟,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放手,放手!”

    去警察局!

    卢雪曼自打上次被抓进局子里说话,可怕死了警察局,她当时就打定主意,这辈子都不要再进去了。一听刘浩妈妈说这话,吓得梨花带雨,直往赵素梅身后躲。

    赵素梅更是又气又急,也故不得那么多了,“你胡说。你没凭没据的就想往我女儿身上泼脏水,我,我告你诬赖罪,让你也跟你儿子一起,都去蹲局子。”

    她张口就咬刘浩妈妈伸来的手,一时间,两个女人在台上撕打成一团,其他人想拉劝,耐何打架中的女人那股子狠劲儿,连男人都怕。

    主持人都被推了个踉跄,吓得想要上前帮忙的老师校长,都退了一退。

    大领导叫人去请保安,可惜还在路上没回来。

    轰隆一声响,主持台都给两个妈妈撞倒在地。

    刘浩妈妈气得不轻,起身之后,抻了抻被扯歪的衣领子,回头恶狠狠地瞪着躲到校长等男老师身后的卢雪曼,冷笑道,“卢雪曼,你是不是不愿意跟我去警局?你以为不去,就能掩饰你那些歹毒的小心思了。我说你一个女孩子家家,不知道这心眼儿怎么长得那么坏呢?看来还是有什么样的妈,才会教出什么样的女儿。既然你不愿意跟我去,那我也没必要为你珍惜你这张漂亮脸面儿了。”

    说着,那只录音笔就被拿了出来,按键一落下,刘浩的声音飘向整个会场,近三百号人,将男孩自以为正义的言辞,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呜呜呜……是,是我喜欢的女神,她,她家里条件不太好,要同时供养……三个孩子。她说想减轻家里负担,希望妹妹晚一年高考,想自己先上大学,可以勤工俭学、帖补家用。等……等一年后,妹妹考上大学后,家里就没那么重负担了,她还能……更好地照顾弟妹。我……我就想帮这个忙……我保证,这绝不是她指使的,我喜欢她,我……都是我自己想出的主意,就是……拖一下,没,没真的要害人啊……”

    “女神名字?”

    “卢,卢雪曼。”

    ------题外话------

    贱人一时爽,被打火葬场!

    话说,勋爷你这么急着把未来岳父和小娇妻送到二楼,操作要不要那么黑啊?

    下面,咱们接着华丽丽地打脸吧,哈哈哈!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