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第113章 情敌出现,恋情点蜡?
    在李纲的印象里,卢雪曼比女儿更会讨大人欢心。

    在家里,卢雪曼很有长姐风范,每次他回家,都能看到她忙上忙下,帮里帮外,一副很会照顾人的大姐姐的样子。在这样的体帖懂事下,他的女儿和儿子就被衬得特别不怎么懂事,听话,也不知道体贴长辈。

    回来这短短两三日,这个继女的形象似乎慢慢在发生变化,变得有些不像他认识中的那样了。

    尤其是现在,像大领导那样对屠勋身份很清楚的,需要屠勋投资捐款、给予些教学资源上的支持的,这些利益巨大的事情,都没有着急上赶着朝前凑。

    卢雪曼却像个闻着腥的狗,那副谄媚、急于讨好的样子,把女孩子的矜持都抛到脑后,想往成人的圈子里努力钻营的样子,就特别的碍眼。

    眼下,全场就只有她一个年轻女孩子站在这里,其他孩子就是好奇,也都远远观望着。

    真论起熟悉热络来,他女儿现在站在这里,才是最合情理的。

    纵然心里有些不舒服,李纲也没有出言阻止卢雪曼,而是转头跟屠勋说话,尽量隔开两人距离。

    “小勋,你怎么会来?”

    屠勋道,“工作需要。”

    李纲隐约觉得似乎有哪里不对劲儿,但一时又找不到男人话里的毛病。

    只得苦笑,“哎,这巧合还真是……缘份啊。”

    “嗯,缘份。”

    屠勋眉眼微微一软,给李纲拿了一杯酒,两人碰了一杯,说起了军中的往事儿,旁人一时都插不上嘴,只能听个热闹。

    卢雪曼问了半晌问题,都只是跟阿望对答。

    旁人对此也并不奇怪,觉得一个小姑娘的地位,有大老板身边的一把手回话,已经算很给面子了。在他们眼里,并不知道李纲和卢雪曼之间的关系,两人姓氏又完全不同,顶多也就是叔侄关系,再亲近,也亲不过李纲和他的状元女儿。

    但卢雪曼并不以为然,好不容易攀上了这层关系,打开了这扇方便的大门,她当然要努力压榨其中的价值了。

    回头,卢雪曼忙把王涛也拉进了圈子里,介绍给在场的所有大人物。

    “屠叔叔,这是我们状元一班的班长,他可是非常难得的文科一把手,一直以来模拟考都是全班第一的。这次只比李悦薇低几分。”

    王涛被介绍进来时,就很忐忑,这听卢雪曼一提自己的实力问题,就更尴尬了,抬起的手伸也不是缩也不是。

    什么低几分啊?这次也算是他超常发挥了,其实比李悦薇的688低了近三十多分,还是屈居文科第二。

    阿望并不介意再多握一只手,轻声赞了一句“英雄出少年”。

    卢雪曼立即顺竿子爬,开始各种吹捧起王涛的往日功绩。

    ……

    可惜,之前帮忙指路的欧琳儿,被卢雪曼彻底遗忘在了角落里。

    卢雪曼打从心里其实是看不上欧琳儿的,刚才被刺激到,也还是欧琳的“功劳”,她当然没兴趣替一个对自己没多大用处、还故意找事儿来刺自己的人牵线搭桥。

    当了一回看门狗似的欧琳儿,看到卢雪曼在大人物面前,各种风光得意,完全没拉拔自己一把的意思,可气坏了。

    她缩在角落里吃东西,用力咀嚼着,心里恨恨地想着:臭婆娘,我看你能得瑟到什么时候!总有丫漏脚的时候,到时候……

    ……

    与此同时。

    不远处,结交了不少新朋友的李悦薇,正聊得开心,就被陈可扯了扯。

    陈可脸色不虞地朝一方撸撸嘴,“小薇,那是你爸爸和你家的屠叔叔吧?卢雪曼到底还要不要脸啊,真是的,就她一个人往前凑,还拉上王班长了。”

    周一峰早就注意到那一方,他弯了下唇角,淡淡道,“所以说,路遥方知马力足,日久可探贱人心。”

    “咦?”陈可回过头看来。

    李悦薇直接捧场地噗嗤笑出声来。

    周围的男生居多,全被周一峰这压押的打油诗逗得,纷纷上前碰杯敬酒,点了赞。

    陈可还是不高兴,“平日在学校里,这人装得跟高冷女神似的,这会儿就完全变脸了,有没有这么势利的啊!”

    “有啊!”李悦薇笑应,“你这不看到了?”

    陈可噘起嘴儿,“薇宝,人家在替你生气呢!”

    李悦薇抬手,抚了把好友的嘟嘟脸,“乖哈,不气不气,为个贱人生气多划不来。”

    “放心,贱人自有恶人报!”周一峰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陈可才不搭这条儿,攥着李悦薇就朝那方走。

    “薇宝,咱们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啊!俗话说,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贱卢都把你爸爸和你叔叔占为己有了,咱们得去保护自己的领土主权哪!”

    “可儿,你都说是我爸爸我叔叔,既然都是我的,我又怕什么。”

    “那可不一样,人心都是肉长的,他们虽然是你的,可你也不能让别人占了他们的便宜去。不然,他们还会以为,这也是你默许的。如果他们其实并不愿意呢?你这时候表明一下你的立场,做家人的才会觉得有爱、暖心、被需要啦!”

    “被需要?”

    “是啦是啦!你不知道,我爸妈就爱在我面前撒狗粮,连吃个水果都要你侬我侬一下。我爸还教育我说,家人之间就要建立这种被需要的感觉,这就是爱意的表现。虽然很多事情,自己也能做,但让爱人为自己做,彼此双主都会觉得很幸福,很美好的。哎,我也不是太懂这个啦,总之,现在我们……”

    李悦薇一下反握住了陈可的手,目光从刚才的不以为然的懒散,变得清明认真,“可儿,谢谢你,我明白了。”

    她加快了步子,走向了自己的父亲。

    原来,上辈子自己犯的错,就是太过于自以为是。自以为不需要帮忙,就是表现自己独立自主了,其实是推开了父亲的爱与关怀,反而让小人钻了空子,让父女情感变得越来越隔阂了。

    陈可的一句话,让李悦薇一下子鹈鹕灌顶,明白了自己曾经性格和思想里的问题、漏洞。

    爱人之间,除了照顾好自己,还要学会去信任、去依赖、去被需要啊!

    半年前,她重生回来的那一晚,第一次主动给父亲打电话,哭着求助,父亲一下子就答应了。答应了让她换房间,答应了她买新床,答应了给她一个自己可以支配的帐户。

    也许,父亲很久以来都一直等着她的主动靠近,她却傻傻地被人骗了。

    ——李悦薇,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道我对你有多失望吗?!

    突然间,她想起那一辈子,父亲在她选择弃学打工时,生气地甩下的一句话。那时候,她只以为,父亲对她的失望,只是因为她没能考上好的大学,还间接害死了弟弟李乐。现在她明白,他们父女两的关系,只是因为她太固执了,他们从来没有好好谈过心,沟通过。

    如果前世的自己懂这些,遇到那些糟糕的事情时,能主动向父亲服个软,请父亲帮忙,甚至只是在父亲面前哭叙一番,就学卢雪曼撒个女儿娇,想必她也不会一意孤行地走上了那条绝路。

    “爸。”

    再唤出这一声时,李悦薇从未有此刻这般,庆幸到,热泪盈眶的感觉。

    她用力眨了眨眼,想眨去眼中的热意,却有一颗小水珠,还是顺着颊侧,滑了下去。

    李纲正说得兴起,忽听熟悉的女儿声,回头一眼就看到女儿迎上来,颊边似乎还有泪光闪闪,心头莫名一揪,升起一股子仿佛父女两隔世再见般的不易,心下震动。

    他伸出手,让女儿握住了自己的大手,抬起另一只手,直接抚上了女儿的眼角,拭去了那滴水珠,还是温温的。

    “小薇,怎么了?这是不舒服,还是……”

    父亲的手抚过眼角时,李悦薇觉得,这两辈子受的委屈、寒凉,都被彻底抚去了似的,双手立即紧紧握住了父亲温暖干燥的大手,紧紧地,不想再放开了。

    这可是她的爸爸呢!

    能第一时间发现她的情绪波动,只有亲爸啊!

    ……

    可恶的!

    卢雪曼愤愤在心里骂了句。

    她还以为李悦薇会像以前一样,一旦李纲在场,都会傻傻地坐等一旁,不声不响,一副自以为成熟稳重不需要大人操心的样子,完全不会跟她争宠。现在却突然跑过来,叫得那么骚,以为别人不知道她有个当兵的爸似的。

    娇情!

    李悦薇早就发现卢雪曼脸上一闪而过的妒嫉表情,心下冷笑,要是对自己爸爸撒娇是娇情的话,那她卢雪曼对着这一圈儿的长辈撒娇,又叫什么?!

    谄媚?!奉承。

    呵呵,那也要看大人物们愿不愿意接受啊!

    这般想着,李悦薇就扔了一个不太高兴的小眼神儿,给了屠勋。

    屠**oss明显是遭了池渔之灾,心下只是宛尔,面上依然八风不动,轻轻啜着杯中酒。有些好奇,更有些期待。

    不过呢,多少还是有些羡慕班长李纲的。

    为此,屠勋回身,就给李纲又倒了一点酒,还给李悦薇递了一杯果奶。

    李悦薇当没看到,李纲则替女儿接了过来,一边轻轻捋着女儿的发丝,一边低声询问,“是不是冷气有点大?瞧你,这不是流的冷汗吧?哎,要不爸把外套给你,瞧你,手都有些凉了。”

    “咳,爸,没,没那么夸张啦!哦,对了,你们在聊什么呢?不会又是在说,军队里的事情吧?”

    李悦薇的声音小,像是和李纲在说悄悄话的样子。

    但是,全场的气氛已经因为她的到来,变了不少。

    最直接的变化,就是做为气场中心的屠勋,先住了口,还给李家父女递水上饮料。

    连超级**oss的注意力都在这对父女身上,旁边围绕的攀附对象们,岂会没有眼水的乱插花的?!

    于是,所有人的注意重心,也朝李家父女两偏移了过去。而且,也不是完全不情愿的。

    这位状元小姑娘,生得一副古典美人样儿,衣着服饰与周围的一圈儿青涩学生拉开了一个不小的档次,更像是名流宴会上的小公主。与时下流行的瘦削、瓜子脸美人不同,姑娘长得珠圆玉润,眉眼间又都是青春少女的纯稚气息,笑起来甜美可人,不乏小女儿娇态,愈看愈是让人舒心。

    她问出话儿时,不好意思地缩了缩小脖子,一双大大的杏眸眨呀眨的,即不会显得太汲汲营营,也有一种让人舒服的亲切感。

    比起刚才卢雪曼以突兀地插入,让人更容易接受,产生好感。

    李纲面上的笑容,一下变得深刻起来,“哪里,这才没说几句。我知道你不爱听,那咱们,换个话题,说说……”

    “爸,人家现在爱听了。”

    “啊?”

    “这不,到了九月一开学,就必须军训。为了这个,我也不得不正视我这辈子最大的缺点了。”

    说着,李悦薇故意上下打量自己一把。

    陈可直捂嘴在旁边笑。

    其他人听了,更显得几分好奇疑惑。

    那位张秘书最懂得察颜观色,发现自家大领导也在好奇,遂当首问了一句,“小薇同学,你都当上咱们市的第一女状元了,还有啥缺点的?”

    “张叔叔,你别笑话我了。你还没看出来,我是很不容易才挤进这条裙子的嘛?为了穿上它,我整个六月都在跟汗水和大太阳搏斗。唉,你们不知道,这比做三套模拟题还要人命。所以啊,一想到未来上了大学,还有军训等着我,我就……哎……”

    闻言,众人一下就笑开了声儿。

    话题立即就转回了军训上,在场有过军训经验的长辈还不少,一时侃侃而谈,再不似之前卢雪曼以一人全场撺掇,左右攀附,那么奇怪了。

    “小薇,真的是你?”

    正在这时,一道年轻的声音响起。

    李悦薇转头一看,也是惊讶,“沈学长,你今天怎么会来这里?”

    来人正是沈陌,今天他穿上了白衬衣、黑长裤,打扮比平日所见多了几分正式感,本来有些清冷的气质,在看到李悦薇时,一下柔暖了好几分,从翩翩如玉的贵公子,一下变成了亲切的邻家大哥哥般。

    呃,一来就把陈可同学的位置挤掉了。

    陈可被周一峰拉到身边时,还有些小不满地嘀咕,“这是啥人啊?怎么还跟小薇一副自来熟的样子。”

    周一峰点了陈可一鼻子,低声道,“你忘了,当初是沈学长借了电动摩托车,给小薇的。”

    “呀,原来是他。”

    “沈学长也是咱们四中的,去年的省文科状元,听说考到帝京大学。”

    “乖乖,男女两状元,还是学长学妹的关系。这真是,缘份不浅啊!”

    陈可的大眼睛,立即在沈陌和屠勋两人之间,左右徘徊起来。

    看小薇跟沈学长熟悉热聊的样子,难道现在就要为屠叔叔无疾而终的暗恋,点个蜡了?

    ------题外话------

    作者:勋爷,看桌子!

    勋爷:看不到。

    作者:我去,这好大一桌子的杯具,你居然视而不见?!

    某男神掏出枪来,砰砰砰砬砬,哗啦啦啦啦——

    收枪,走人。

    作者:……

    群众:……

    小胖薇:银家不喜欢会玩枪又闷骚的老难人~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