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09 不小心撩到腿软(甜到鼾)
    暮色渐起,华灯冉冉。

    造型店里,点了一圈儿小灯泡的落地顶天欧式大穿衣境前。

    女孩怔怔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有些不敢置信,那居然是自己。

    她想抚抚脸,就被旁人叫停,精致的妆容刚才花了不少时间,从眼线到唇彩,无一不完美到毫厘。

    她眨眨眼,觉得眼角淡淡的银粉有些过于夸张了,预想到一会儿出现在同学师长们面前的反映,不自觉地开始忐忑起来。

    没有人知道,像这样的自己,是她两辈子都从来没有想像过的……美丽模样。

    她真的重生了啊!

    粉色珍珠的首饰压下了一点点姑娘身上的过于盈白如玉般的晃眼肤色,更衬出姑娘十八芳华,宛如含苞待放的花儿,待人采撷。

    男人的眸色愈发黯沉,开始有些后悔以此种方式来讨好,那剩下的十分之九的原谅,哪有女孩春色为外人窥见的重要。

    随即,做为今晚有些憋屈的造型师,小马先生又被**oss的眼神给驱使着,跑到楼上一阵翻腾,在换了好几个道具之后,终于被**oss晗首表示通过。

    在所有人都围着李悦薇,各种赞美她的好皮肤,丰腴有致的身形,小姑娘们还不断跟她讨教减肥健身的心得时,屠勋慢慢走上前,手中托着一物。

    众人见状,都不自觉地给他让出位置。

    李悦薇的目光,从镜子中,与屠勋对上,纵有一层粉底相掩,薄薄的一层,也掩不住她双颊上迅速飞上的绯色。

    屠勋将展开的白色蕾丝披纱,轻轻披在了姑娘身上,就好似一位从时光里走来的帝王,亲手为自己的后,戴上耀眼王冠,那样郑重其事,认真细致地为她捋顺角边,换成任何一个正常女人,哪有不心悸的?

    披纱面上有用淡粉色的亮线绣出道道星光的痕迹,淡淡的,粉粉的,与粉色珍珠相得宜彰,也刚好将姑娘一双亮晃晃的玉臂遮了个严严实实。

    他的目光缓缓下移,披纱也只到姑娘的裙边,对于裙下的一截漂亮的小白腿儿,再无能为力了。

    半晌,目光有些无奈地挪回来。

    四目又擦过一道,一股难以言喻的气氛,悄悄在两双眉眼中流动,纠缠,又迅速撤离,回顾。

    兹,啪!

    仿佛还有一两小火花儿,从眼前闪过。

    李悦薇暗暗握住披纱一角,垂下眼看到自己的小腿,小脚板儿,动了动脚趾头儿。

    “鞋。”

    头顶,就传来男人低沉得有些沙哑的声音。

    “哎呀,这么重要的东西,快快快!”小马哥惊慌慌地叫起来,回头带着两个服务员小姐姐去翻箱倒柜,连李纲都去帮忙了,李乐和许文丰双双捧来了好几双鞋过来。

    “不行,鞋跟太高,对膝盖和腰椎不好。”

    许文丰,“哥,就穿这一会儿,不至于吧!”

    “小薇一直穿平底鞋,会不习惯。”什么时候,这人就成了她的形象审核师了啊?

    屠勋认真打量着李悦薇的身形,“一百多斤的重量,只压在脚掌上,你可以试试。”

    他这话,像是在跟她解释。

    许文丰叫起来,“大哥,好多女孩子都这么穿,显气质啊!要是穿平底儿的,感觉很缀这一身行头哎!”少爷也留过学,而且还是世界流行前线的法国,觉得自己的审美一直在线,难得跟大表哥唱回反调。

    没料,屠勋接下来的话,打他打得片甲不留,“那是别的女孩子,不是我们家小薇。”

    呃……

    我们家……

    小薇……

    李悦薇突然觉得,自己明明还穿着平底鞋的,怎么好像腿肚子都有些发软站不稳了啊!

    李纲抱着三双鞋过来,叫道,“小薇,看爸帮你挑的,这鞋漂亮,鞋跟儿也不高,穿着肯定舒服。”

    众人一看吧,表情都抽了抽,一致对李爸爸的“最后一句话”表示赞同,三双都是小粗跟,只有三五厘米的高度。

    一双粉红,一双柠檬黄,一双居然是豆青绿。

    颜色都很少女风,可惜跟姑娘的庄端赫本风小黑裙完全不搭调唉!

    李悦薇对造型不在行,也瞧得出这些花花绿绿的鞋子肯定不搭,还是很捧场的试了一试,宽慰了老父亲的纯纯父爱之心。最后李纲自己瞧出不对劲儿,只得讪讪然让女儿赶紧脱了鞋子。

    屠勋又道,“鞋跟就选班长这种,鞋面黑色,必须包住脚趾。”

    嗯,选择目标更加明确了啊!

    李悦薇默默地又瞥了眼**oss,心说,看不出来这人还挺有审美水平的。

    许文丰故意在一边打秋风,“大哥,为啥要包着脚趾头,不能露出来啊?”

    屠勋,“包着,安全。”

    许文丰哧笑,“我说哥,这大夏天的,哪个姑娘不是露脚趾的,这捂着多热啊!”

    屠勋看了眼小表弟那一脸的犯贱样儿,目光微冷,“那是别的娘娘家,不是我们家小薇。”

    呃……

    现场气氛着实一窒。

    还是完全听不懂大人话的李乐小朋友,兴奋的声音打破了这个尬。

    “姐,姐,这个好看。”

    小家伙吃了东西,似乎精神更好了,一眼就从小马哥手里抢到了最符合屠叔叔标准的鞋子,跑来要给李悦薇换。

    屠勋看着姑娘脱下鞋,露出一双白嫩嫩的小天足,心底的某根弦似乎又被弹了一下。说来还真是奇妙,姑娘全身上下都胖了,就这双小天足瞧着没啥变化,始终保持着纤纤玉足的状态,十个脚趾头生得圆润可爱,粉嫩如玉,真是越看越让人……

    他迅速收回了目光,却在半路碰上姑娘递来的眼神儿。

    四道视线有一瞬间的胶着,又迅速分开。

    好像,呼吸,有点儿紧呢?!

    这是幻觉。

    “哎,”李纲突然出声,“这晚宴的时候,是几点来着?”

    屠勋,“八点。”

    众人目光齐齐朝靠墙的那个大壁钟看去。

    时间还剩下一刻钟了。

    “哎呀,这,这只剩这么点儿时间了,得赶紧的,去晚了可就失礼了啊!”

    李纲着急起来,忙要打电话叫自己的小勤务兵。

    许文丰一把握住他的手,扬了扬自己手上的车钥匙,“叔,不急,我开车送你们两去。咱们现在就在市中心,从这里开车过去,走路才一刻钟,开车只要五分钟。”

    “五分钟?真的?”

    “当然,比你女儿脖子上戴的那个珍珠还真。”

    事实上,许文丰是第一次走这条路,结果一不小心绕上了单行道,直接被电子眼拍了一火,扣掉三分,还插了几辆车,才在准八点到了酒店门口的红地毯。

    那时候,红毯上都没人了。

    下车时,李悦薇还有些担心,“小乐,你真不跟我们一起去?”

    李乐此时也换上了同一系的漂亮小西装,打着发腊,整个一小绅士的模样,可萌可萌,完全是许文丰和小马哥的宠萌物大手笔。

    李乐摇摇小脑袋,说,“我和丰哥、小马哥一起玩,等姐姐。”

    李纲一时有些一言难尽了,连刚认识的小马哥,呃,这人性子有些古怪,儿子都不怕,家里那两个,唉!

    ……

    话说李家。

    李纲离开后,卢雪曼刚好就回家了。

    她一回来,就把衣柜里所有的衣服抄了出来,各种比划,挑选,扔得满床满地都是。

    赵素梅见状,有些奇怪,问了一句。

    “妈,王涛答应今晚以家属的身份,带我去那个锦江红大酒店见见世面儿。他父母有公务在身,没法去,反正学校邀请的是可以由亲属陪同,我去帮他蹭个人场也没差啊!要不,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吧,我这就给他打个电话。”

    “哎哎,别别,我……我不想去那种地方。而且,我已经吃过饭了,这八点才开始,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省得饿坏身子。”

    卢雪曼体质偏寒,肠胃功能其实不太好,但又不忌口,常吃生冷的东西,特别不经饿。

    “那行,你给我弄碗蛋羹就行了。回头在宴会上,有的是好吃的东西,我可不想浪费了。”

    卢雪曼美滋滋地想着,白日里的担惊受怕、挨打委屈,似乎都没了。

    赵素梅心下一叹,羡慕年轻小姑娘这来得快去得也快的好精神,一脸沉郁地去了厨房,很快做了一碗蛋羹。

    “哎,真是的,早知道应该买件新的,这些他们肯定都见过我穿了,没点儿新意。”

    怎么比过那个死肥婆呢?!

    卢雪曼就是想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去触李悦薇的霉头。让所有人瞧瞧,她李悦薇就是个头脑发达,四肢粗蠢、模样丑陋的书呆子,全身上下除了会死读书外,一无长物。考了个状元又怎么样?也不过是个市状元。等她明年复读后,考个省状元。看她还有什么风光的脸!

    吃完蛋羹,卢雪曼才发现母亲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一问才知道下午李纲回来兴师问罪过。

    “妈,你还跟那男人说什么了?”

    赵素梅眼神沉郁地看着女儿,半晌,才问出,“曼曼,你老实跟我说,你……你之前在小卧室里,到底对小乐做什么了?小乐怎么会……”

    “妈?!”卢雪曼眼皮一跳,立马义正言辞地叫起来,“你相信一个连你都不看在眼里的男人,都不相信从你肚子里爬出来的亲生女儿吗?我能对小乐做什么?我就是问问他,最近和小薇的生活怎么样?碰到什么人?遇到什么事儿?你明明知道,那小家伙一直心向着李悦薇,也不知道李悦薇在他面前说了我什么坏话,我才没问几句,他就跟我发脾气,跟我闹,开始我还不想跟他计较的,可是后来他就发疯似地想要打我,撞我,你看看……”

    卢雪曼一撩袖子,上面果然露出一些青紫痕迹。

    “我受了委屈,我还没说什么呢,想着他是我亲弟弟,我是当姐姐的,看在小家伙还小的面子上,忍一下就算了。可是,我的大度容让,却成了李悦薇借机侮辱抹黑我的证据了吗?凭什么啊?我,我……”

    卢雪曼立马抹起眼睛,用力揉出了几滴眼泪来。

    天知道,她这会儿身上的伤,其实是之前跟李悦薇撕打时留下的。

    赵素梅之前早已经对李家父子三人失了望,这会儿卢雪曼稍稍装装柔弱,叙叙委屈,卖卖惨,就啥怀疑不安的心思都没了,也彻底对李纲的说辞没了想头儿,信了卢雪曼的话。

    “哎,我知道了。以后,你就离他们两个远点儿,省得……又被你李叔泼脏水。”

    “妈,难道你还指望着李纲这个人吗?你怎么还不醒醒,为自己打算啊?妈……”

    卢雪曼一脸着急的抓着母亲的手,一副“我全心全意为你心疼”的表情。

    事实上,从李纲问话开始,赵素梅心里就窝着一堆委屈,她一直都没机会指责李纲给李悦薇小金库的事儿,因为李纲先一步说了“你的女儿”、“我的女儿”这种话。她私下里,的确偏心卢雪曼,给卢雪曼每月买护肤品、化妆品的钱,都能超过李悦薇的小金库了。立场上,用心上,她的确有些不站脚。

    可是她到底是这个家的女主人,男人心里不向着自己,还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她心里怎么也过不去。好歹,她这么多年为这个家付出了那么多,小媳妇都快熬成婆了。男人好不容易回来一场,不心疼一下她,还不给她好脸色,她就是委屈啊!

    所以从李纲离开后,到现在女儿回来,赵素梅心里一直压着股郁结,精神都恹恹的了。

    这会儿,看女儿是真心为自己着想,心疼自己,她心里总算好受了一点点。

    口气仍是无奈,“难不成,你还想我跟他离婚吗?咱们可是军婚,要是他不答应,这婚根本离不了。”

    这才是这件事里,最大的问题症结点。

    卢雪曼也才想起这茬儿,抿了抿唇道,“妈,其实,这也不是不能离婚的。只是,咱们需要从长计议。那,你别不高兴了,女人得多爱自己。其实我觉得吧,李悦薇可以管李纲要小金库,你也可以跟李纲讨要……小乐现在长大了,也到了该上小学的年纪了,咱得花点心思,花些钱吧?如果没法上正常小学,好歹,给小乐请专业的家庭老师,也是可以的……既然咱是一家人,李纲就必须负起这个责任来。儿子可是他亲生的……你没必要那么委屈辛苦自己啊……”

    卢雪曼想的是,不能占着茅坑不拉屎,就得把李纲的剩余资源通通都榨出来。

    “这样,真的可行?”

    “怎么不行。谁让他是你名义上的丈夫呢?他对这个家,有极大的责任。与其让他把钱都花在李悦薇身上,你也要想办法让他花更多的钱在你和他儿子身上。李乐是你亲生的儿子,李乐的东西,不就是你的吗?妈,你怎么那么傻啊?这么好的棋都不会下。所以我觉得,现在你最重要做的,是你这个做妈妈的应该赢回儿子的信任,别让李悦薇挟天子以令诸侯,白白占光了李家的所有好处。”

    赵素梅越听,越觉得女儿说的在理,连连点头。

    卢雪曼见状,眼眸一转,趁热打铁,“妈,咱们这套房子的产权,李纲是让你收着的吧?”

    ------题外话------

    我们家屠叔叔的撩人功力,又升级了哈!

    撩得我们家薇宝,腿都软了。

    屠叔叔: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作者:嗯嗯,真心的撩人啊!

    小胖薇:他就是故意的,故意的,故意的……坏银人!(捂脸,跑掉……)

    作者:为咱们又撩又坏的屠叔叔,大家是不是多多留个言,捧个场啥的?

    哦,我知道你们看到贱女又在琢磨坏事儿了,想看虐渣渣的,就要多留言啊?欢迎提供各种虐渣打脸方式,参与均有奖!

    屠叔叔:你这奖励方法,太low。

    作者:那你教我一个奖励方法。

    小胖薇:不要脸,竟然用电眼儿作弊……(捂眼,跑掉……)

    屠叔叔:……

    作者:快快快,屠叔叔都放电眼大招儿了,快让你们的留言刷亮我的狗眼吧!喵~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