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05 大表哥越来越不务正业了(2更)
    李悦薇看到人的第一眼,直觉跟屠勋有关。

    许文丰一到,目光就注意到了被女孩抱在怀里的小家伙。小家伙将脑袋整个都埋进了姐姐怀里,这一家三口的气氛瞧着就有些不对劲儿。

    他先说明了自己在此的原因,说是什么工程工队上出了意外,工人直接被送到这家公立医院,他就过来看看情况,看是否要转移到他们私立那边更好。说是刚才在楼上意外看到疑似他们三人进来,才过来瞧瞧。

    得,这话在姑娘耳朵里,解释就等于掩饰了。

    “这,李叔,小乐这是身子不舒服吗?不会是回家吹了空调,得了空调病吧?”

    许文丰见两父女都不怎么搭话,只得主动询问情况。话说他好好的忙着工作呢,突然被**oss传唤到此,心下就有些忐忑。见到眼下情形,更加疑虑。

    李纲觉得家丑不可外言,跟许文丰也不熟,一时不知该怎么说。吱唔了两声儿,话就被李悦薇接过去了。

    “小乐他没有空调病,那边屋子没安空调。他被人欺负了,不知道身上有没有受伤。情绪有些低落,之前还……有点儿休克的迹象……”

    “什么?”许文丰一听“被欺负”三个字就炸了,“谁那么大胆子敢欺负我们小乐,可恶,赶紧报上名来,哥非把他收拾得哭爹喊娘、打得爹娘都不认识。这什么人这么没家教啊,这才多大点儿孩子,竟然欺负小朋友。走走走,赶紧跟我去我家医院,查查看身上哪儿有伤,回头咱们拿着虐童证据告他丫的,让他蹲局子大班房。”

    被一再提到的半个爹——李纲,脸色实在是好不起来,又沉了三分。

    李悦薇受不了地吸了口气,忙止住许文丰夸张的瞎嚷嚷,“你小声点儿,别吓着小乐。那欺负人的混蛋,我已经亲手教训过了。短时间内,她应该会长些教训,不敢乱来。那个……去你家医院检察,能不能打个对折啊?”

    私立医院的费用啊,她之前瞄过一眼,比公立的贵了三分之一,真心有种待宰的鱼肉的感觉,她实在不想再欠他们人情了。尤其是从昨晚开始,她越来越想跟他们把关系撇清。

    许文丰被这问得一顿,差点儿冲口而出“都这节骨眼儿上人命关天的还计较这些不嫌蛋疼嘛,哦哟,脸蛋的蛋”,看李悦薇那小固执的别扭样儿,碍于出发时屠勋的一再叮嘱,只得踉跄一声,“那,那行吧!看在咱们熟人熟事儿的关系上,我都认小乐做我小弟了,咱就内部价,打个五折。”

    李悦薇心下松了口气,“好。”

    李纲看着两人你来我往的一股子熟悉劲儿,这就把自家儿子的事敲定了,顿时觉得自己这个做爸爸的忒没立场、太失职了,内心又阴沉了两分。

    遂道,“小薇,这合适吗?看小乐的样子,很排斥医院,这……”

    许文丰忙解释,“李叔,你不知道我家的医院,装修舒服温馨,看着就不像这种公立医院,冷冰冰的,打的品牌理念就是营造家一般的舒服轻松,服务绝对一流。最重要的是,小乐之前去咱们那儿体检过,对他来说那里更熟悉,还有儿童专科,环境就跟幼儿园一样好玩,绝对不会勾起他的不适。您放心好了!”

    许文丰拍胸脯保证连连。

    李纲听后,看了女儿一眼,才答应了下来。

    许文丰一得了好,立马顺竿爬,伸手就要去接李乐,“那我来吧!咱们赶紧的,万一有什么看不到的伤,拖久了就麻烦了。小乐子,我是丰哥啊,丰哥来救你了。你跟丰哥说……”

    不过,他伸出去的手立马被李纲爸爸挡住了,李纲忙将儿子抢进怀里,目光有些不乐意地瞥了许文丰一眼。

    许文丰闹了个尴尬,又嘿嘿一笑,“哦哦,小乐还是觉得爸爸抱抱更有安全感啊!那,咱们快走吧。”

    回头就攥了李悦薇拉开了两方的距离,低声询问情况。

    “我说,到底是哪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敢欺负小乐子的?凭你能教训什么人,还是报出真凶名讳,哥儿有的是法子把这人收拾得服服帖帖,这辈子都别想再出现在小乐子面前恶心人。”

    李悦薇拧眉瞪过去一眼,“现在不方便,回头再说。”

    “哎哎,那你先给我报个名儿。”

    李悦薇脸色更沉了。

    许文丰只得摸摸鼻子,赶紧把车给开了出来。借着空档,把刚刚得到的部分消息告诉了屠勋。

    屠勋再次指示,“好好看着人,我随后就到。”

    “咩?哥,你不是还要见客户嘛?”

    从啥时候,他那工作狂属性的大哥越来越“不务正业”了,动不动就更改工作安排,几乎是全方位全时间段地绕着李家小薇姑娘转了啊?

    回应许文丰的只有电话挂断的嘟嘟声。

    ……

    一到私立医院,就有人提前在门口候着了。

    其中等着的一个医生和一个护士,还是之前陪着两姐弟做过身体检察的熟人,热心小心的态度和熟练的手法,都让父子三人着实松了口气。

    护士姐姐轻轻揉揉李乐的小手,半哄半劝着,小家伙终于肯脱离爸爸和姐姐的抱抱,躺上了急救床,抱着一杯热呼呼的果汁,小口小口地喝着,没一会儿,脸色就恢复了不少。

    随后,李悦薇全程陪着医生护士,进急诊室去做身体检察。

    就在这时候,屠勋赶到了医院,见到了李纲,询问情况。

    李纲也有些意外,他一直认为屠勋是个大忙人,应该不是那么有空能抽时间来照护他们一家。被问起情况时,他也没有想太多,也是基因对屠勋人品的十分信任,将自己知道的情况一五一十地说了。

    屠勋没有对李家的家务事置喙,只道,“相信小乐不会有大碍,这段时间我们跟他相处,就能感觉得出,他的自闭情况并没有那么严重,只是防人的戒心重了点。”

    这一点,正好和李悦薇不谋而和。

    李纲听到这话,立即想到,儿子和女儿都能信任许文丰和屠勋这样两个外人,对那个家里的人却总是警惕排斥的样子,再不了解情况的人也能感觉得出,那个家的问题已不是一般的大了。

    他心情有些不太好地轻叹一声,一时也不知该说什么好,此时只有无比的愧疚紧紧地缠绕着他的心。

    屠勋见状,也知道李纲在自责,遂默了一会儿。

    许文丰一直关注着急诊室里李乐的情况,稍得了一点消息,就跑来报告,“哥,我听医生说,好像暂时没检察出什么异恙来。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你看这……”

    闻言,李纲和屠勋的脸色都凝重了几分。

    以他们的阅历,这要让人不舒服却不留痕迹的法子,太多了。可这情况套在一个普通人家里,就显得……太寒糁人了。这又不是什么古代宫斗剧,什么人会花心思这样欺负一个那么小的娃娃啊?!

    光想想这样的人,就在自己家里,李纲感觉心都要爆掉了,开始后悔自己没有第一时间拧着那对母女质问,怎么早上送过去好好的孩子,过了不到三个小时,等他们回家后就变成这蔫答答的样子了。

    屠勋先开了口,“小丰,别乱说。等医生的诊断结果。”

    遂回头给李纲倒了杯热水,又提起晚上参加宴会的事。

    李纲立即摆手表示,家里遇上这事儿,小家伙那模样肯定走不开,估计这宴会就只能让女儿自己去了。

    屠勋没有劝说,等到李悦薇出来,听了医生的检察报告。

    “目前,从体外来看,孩子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至于机器检察,我们觉得必要性不大。最多明早你们来查一个卧血,确认一下也是可以的。但我的建议,甚至孩子过往精神状态上的病历分析,更多应该出在心理问题上。希望你们家长能多陪伴,多沟通,这样更容易找到病因,了解到孩子到底经受了什么伤害。”

    医生没直接说的意思很明确,**上的伤看不出来,多半是精神上的伤害了。至于隔天来验卧血,也有提醒他们可以转看精神科的意思。

    父女两听了,心情都很沉重。

    李纲仍是自责。

    李悦薇紧紧握着拳头,眼底里都是烈烈的怒火。她后悔的是,应该把卢雪曼那个罪魁祸手一起抓来医院,让她当着所有人的面爆一爆那张丑隔嘴脸,当众给小乐认错。

    随即,屠勋让医生安排了一下住院观察的房间。

    许文丰抱着李乐,又哄又逗地往儿童病房区走。一路上,装潢明丽跳脱,满满的儿童风,走廊上还有风琴坐椅,和小蜜蜂滑滑车,许文风就带着李乐一个一个地玩过去,最后到病房时,居然还坐了一小段的滑梯。

    本来心情有些沉重的跟着的几人,被一声声稀奇古怪的声音影响,又看到少见的装潢和趣味设计,在观察小朋友的反应时,也慢慢分了神,等到达他们的专属病房时,一看到房间里的布置,整个人儿心情都放松了。

    “哇呜,小乐,你看,咱们抽中的居然是只毛毛虫小床!哎哟,看着好舒服,哥得先躺躺去。”

    说着,这厮真忒不要脸地就把小家伙放一边,自己先往那小床上躺了。

    李乐一看,小脾气终于上来,忙也跟着往床上爬,一下子压在许文丰身上,一大一小,就闹上了。

    李纲这会儿可讶异了,怎么这才一小会儿,儿子就乐起来了,看着好像已经没病没痛的,彻底恢复了?!

    李悦薇此时,心情有些复杂感慨了。

    从什么时候,李乐除了最粘自己,跟许文丰混得这么好了。这会儿一直被小家伙忽略掉了,有点点小寂寞呢!不过更多的还是松了口气,她之前真的很害怕小家伙的病刚刚有起色,就被卢雪曼那个可恶的女人害得变成六年前的样子,她一定不会放过那女人。

    房间里,有很多有趣的小玩艺儿,可供孩子玩乐。

    许文丰得了自家哥哥的命令,专心一意哄好未来小舅子。

    这心一放下来后,某方面的**便扶摇直上了。

    咕咕……咕……

    一阵熟悉的空鸣响起,众人的目光齐唰唰落到了发出者的身上。

    李悦薇一下脸红到爆,瞪着看来的几人,“看什么看,难道你们都吃过午饭了?”

    李乐忙上前攥住姐姐手,道,“姐姐,小乐也饿,想吃东西。”

    一听小家伙这么说,所有人的心都彻底放下来了。之前医生就提醒了,只要孩子能正常进食,不影响日常饮食作息,说明身心问题都不大。

    这下,肚子没叫的大人也觉得饿得慌。

    屠勋立即安排了吃食,很快在充满童趣的病房里,满是食物的飘香,席间不乏孩子欢快的笑声。

    饭后,李乐在哥哥姐姐的陪伴下,终于睡着了。

    看着那张已经重新染上正常色泽的小脸,众人舒了一口心,关门出屋,在一阵的沉默后,才商量起事情的后续。

    李纲立即表示,“我先回家一趟。这里……”

    李悦薇即道,“爸,这里由我看着小乐,你不用担心。”

    李纲心下愧疚更重,回头也只得再请拖屠勋和许文丰两兄弟。

    屠勋见状,没有发表意见,而是跟着李纲一起离开了。

    两人一走,许文丰又提起,“你不愿意说,那我猜猜看吧?我瞧着你那个继母也不像是个会虐待孩子的,胆儿应该没那么大。是你那个继姐,对不对?”

    许文丰与卢雪曼接触不过两三次,对于其脸皮厚、自来熟的性子,可谓十分熟悉。明明他对卢雪曼的态度那么差,这女人还上赶着各种讨好来巴结,就这种德性,他在圈子里见多了。

    李悦薇蹙着眉,不说话。

    许文丰更是气,就开始各种出歪招儿了,“这妞儿不是想要攀高枝儿嘛?行,那哥就给她一棵高枝儿攀攀看,正所谓攀得越高,摔得越惨。摔不死她,半残也成。到时候,她不长记性都难。以为咱这圈子,凭一张面皮儿就能混的。简直痴人说梦!”

    “小丰,不要在孩子面前胡说。”

    没想到,屠勋又回来了。

    许文丰立马就被支走,屠勋对李悦薇说,“今晚的庆功宴,你若不参加的话,不正好如了那人的意。她欺负小乐,破坏你和你父亲的心情,让本来应该属于你们的荣耀和风光与你们擦身而过。事后让她知道了,只会更得意。”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