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104 做父亲的私心(1更)
    “小乐,小乐?醒醒,爸爸来了,我是爸爸。你看着爸,小乐,小乐……”

    李纲唤了几声,又用手掐孩子的人中,反应都不大,瞳孔还在收缩中,他心知这状况很危险,去医院才是当务之急。

    李纲抱起人就往门外冲去。

    整个过程,不过半分钟。

    “老李,老李,你要去哪儿啊?你没看到这个胖丫头欺负人,她把曼曼折腾得多惨啊,老李,你到底有没有看到啊?你瞧瞧,瞧瞧曼曼的胳膊、这脸、这眼睛,天哪,曼曼,你的眼睛都肿了。这脖子也流血了……老李,你看到了没呀,这都被小薇弄伤了,这好好的大姑娘,要是就此毁了容,该怎么办啊?”

    赵素梅连忙一把抓住李纲的裤管子,嗷得声嘶力歇,完全把她曾经在村子里死了丈夫的可怜劲儿,全用上了。

    不知道情况的人还以为她遭了什么天大的怨屈,不一小心就拐去了同情心。

    李纲是不擅长内宅事的大男人,可也是有脑子、当了几十年兵还已经升任为一营之长的人。

    眼下的情况,不说他护短,明眼人也看得出来,这其中必然有内情。不然,一直以来都好脾气的女儿,宁愿搬出家门、独自照顾弟弟,怎么会突然发了这么大脾气。

    咳,样子是不好看了点儿,不过……

    还是做父亲的私心吧,他这会儿一颗心全放在儿子身上了,见女儿有实力自保,就顾不得那么许多了。

    李纲看着赵素梅的神色,怒气压抑,威慑十足,“赵素梅,你必须自己好好反省一下。小乐回来这个家,我们也才离开半天,连五个小时都没有,他怎么就变成这样儿了?这件事儿,回头我再跟你算帐,谁做的谁心里有数儿。”

    赵素梅心里也是个虚的,当即被这声喝吓得缩回了手。

    男人大步离开,外层的防盗门撞在外墙上,发出沉烈的轰响,震得人心都乱了。

    卢雪曼紧闭着的眼,也迅速地抽搐了两下,一股莫名的恐惧由然而生。心想着,那么小的伤口,绝对不可能被发现了,她就矢口否认,看他们还能拿她怎么样?!这个小野种就是个智障小白痴,连话都说不清楚,想指证她,呵呵,她才不怕。

    经历这一次,她算是彻底看清楚了。

    在这个家里,真正的大佬还是李纲这个一年到头回不了家几次的大男人。她妈就是个纸老虎,以前李悦薇胆小懦弱没脾性时,还能被他们握在五指山里随意拿捏着玩。现在转了性子之后,就没她们母女什么事儿了。李纲心里想着的还是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一双儿女,她和她妈都是外姓人,关键时刻都是被放弃的那一对儿。

    不过,她也不会立马离开这个家,因为,这里还有很多资源是她需要的。

    一旦时机成绩,她会让李纲父子三人看着,这些年来欺负她的下场有多惨,她要让他们父子三人爬在她脚下,比她现在哭叫得还要惨,惨上一非万倍!

    “卢雪曼!”

    李悦薇发现地上的女人神色有些不对劲儿了,一声低喝,掐着对方下巴,一字一句地警告,“我告诉你,不管你心里打着什么如意算盘,只在有我在的一天,就别想有见天日的一天。这辈子,咱们走着瞧!你最好别有把柄落我手里,否则……”

    她一下抬起拳头就往那张花乌脸上挥。

    卢雪曼吓得尖叫,只能叫“妈”。

    赵素梅想去抱李悦薇的那只手吧,可惜才刚起身,就被李悦薇抬起一腿给蹬倒在地,撞到胳膊上的麻筋,一下子蜷在桌脚边上嗷嗷直叫。

    啪的一声。

    拳头落下,没有落在卢雪曼的脸上,面是是擦过了她的脸颊,带着一戾风,落在她脸边一寸不到的地方,轰在地板上,传出一声沉闷的响声。

    卢雪曼吓得眼皮子直抖,完全不敢看压在身上的人。

    李悦薇喘了口气,终于松开卢雪曼,狠狠瞪了两人一眼,急忙追下楼去。

    ……

    “爸,爸,等等我。等等……”

    李悦薇大叫着冲出单元楼,只看到李纲的一个背影儿闪过,就没了。

    好在她训练了这么久,在军车开走前追了上去,把着车窗叫道,“爸,把小乐交给我。先不要急着去医院,小乐他这情况,去了医院怕会更糟糕。”

    “什么?”李纲看着儿子面无血色,眼下都泛青了的样子,心急如焚,只想着医生救人,哪料到女儿会突然来这一说,就有些不敢置信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怀里的小东西突然动了一下。

    大大的眼睛,一下流出两行泪水,嘴唇动了动,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李纲注意到,忙俯下身,凑耳朵上去听。

    李悦薇一看这模样,就知道了似的,忙上了车,小声道,“爸,让我抱吧,他……他应该是在叫我。”

    “真的?”

    李纲还不敢相信,这时候小家伙逸出了一点声儿,很轻很轻,已经能让人听出那是一个“jie”的音。

    李悦薇小心翼翼地将人儿抱回了怀里,手抚上小家的脸时,就抹到一手的冷湿,心头狠狠一缩,眼眶一下就红了,用力地吸了一下鼻子才没有让眼眶里的湿意涌出来。

    她不断告诉自己,现在这一刻,她必须坚强。

    “小乐……”可是,出口的声音沙哑微哽,还是泄露了她此时内心中的翻天骇浪,觉得之前对卢雪曼的惩戒,根本就是太轻太轻了,不过是一点儿皮外伤而矣,怎么抵得过在这么小的孩子的内心里,留下的那看不见的,可怕的心伤。

    “不怕啊不怕,姐来了,姐来救你了。对不起哦,小乐,姐姐这次……又晚了一步。小乐真勇敢,等到姐姐来救小乐了。小乐现在安全了,谁也伤害不了你。小乐已经变成一个勇敢的男子汉了,对不对?小乐刚才看到姐姐怎么教训那个恶巫婆卢雪曼了吗?”

    姐弟两这说话间,李纲一边关注着每个细节,一边不忘给小勤务兵打手式,让他继续开车,目的地还是医院。在成年人眼里,医院才是最保险的,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小勤务兵转过了身,重新发动汽车,目光仍不自觉地看着后视镜里,照出女孩小心翼翼的模样,还有那眼底里随时会撞落的水光,心头也忍不住跟着泛酸发苦,开始埋怨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将这么小的小家伙吓成这个样子?

    这时候,所有人都看不出来,李乐受了什么伤,都以为他是被什么人给吓到了。

    “……小乐,姐跟你说哦,那瓶床下的矿泉水,不是你以前用来做科学实验用的,加了碱什么的,虽然都是低浓度的,伤不了身,不过也可以让卢雪曼以那张爱臭美的脸,难过好一阵儿了,没法出门见人。哎,可惜刚才没人帮咱拍一段儿,卢雪曼那一脸的睫毛膏液,化得跟巫婆似的,丑死了……”

    “小乐,你告诉姐,她除了掐你脸,掐你胳膊,还伤你哪里了?回头,姐都帮你以牙还牙,以暴制暴,报复回来!”

    车上,两个男人听着这安慰的话风,一下子变了性质,表情都有些难以描述了。

    李纲唇动了动,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刚才那情形他是第一次碰到,完全超出了他之前的预估,从没想过家里会有人做这种下作事儿,如此欺负一个十岁都不到的小孩子。当时的反应,他的感性比理性更多,更直接。

    对于女儿如此安抚儿子,也便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小乐不怕啊不怕,你看姐姐锻炼这么久,力气都变大了,以后谁也不敢欺负我们小乐。就算再来三个卢雪曼以,五个赵素梅,姐都能把她们打成马蜂窝儿。”

    “咳,小薇,你这样子劝,会不会太……”

    李悦薇抬头,一本正经脸,“爸,难道你不知道,这年头就应该以暴制暴,否则贱人狡诈还以为咱们好欺负。最好能一次就把对方打服了,省得她们娘儿两没事儿就跑我们面前作妖。”

    得,李纲爸爸被女儿如此强悍的“丛林法则”风格,给说得一时无言相对。

    他们在执行生死任务时,都是秉承着“给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的原则,能一梭子弄死的就不要留下任何后患。

    汽车很快开到了医院。

    在李悦薇又哄又逗,揉着小家伙的小脸,小手,小胳膊,帮李乐的身体回了温,这人的神色终于没有刚开始那么空洞、冰冷得吓人了。

    不过看到医院,看到里面走动的白大褂大夫,吓得小家伙还没进门,就直往李悦薇怀里钻,全身瑟瑟地发抖。

    李纲现在还不知道,当年为了给李乐治病,赵素梅可是跑了不少医院,使了各种法子,且当时为了省几个钱,赵素梅没少找一些旁门左道、市井偏方或者赤脚游医,甚至有一次还极端地使用什么“电击疗法”。

    李乐小小年纪,遭遇过的一些事情都是寻常人难以想像的。

    这些,李悦薇都知道一些大概,具体细节就不知道了。只要看一眼李乐现在的情形,明明都快七八岁的娃,长得还跟四五岁的小豆丁儿似的,多少能窥见那些治疗不但没有起作用,还给孩子心里留下更多的抹不去的阴影和伤害。

    那些精神上的创伤看不到,才是最令人恐惧的存在。

    这些伤害要是不及时干预、治疗,时日久了,就会一点一滴吞噬人的意志,造成难以想像的悲剧。

    所以,李乐其实是非常非常排斥医院的。

    健康状态下,有熟悉喜欢的长辈陪着,尚可看起来没问题;这会儿他的状态糟糕极了,严重的心理排斥感就无法压抑了。

    这一吓,小家伙就给彻底吓哭了。

    “不,要,不要……呜呜呜……不要白白……呜呜,姐,姐……巫婆巫婆……刺……痛痛……小乐痛,好痛好痛……”

    李纲还想试一下,结果吓得李乐当场大哭大叫起来,不断挣扎,李悦薇差点儿就抱不住小家伙了。

    “爸,我看,咱们还是再缓缓。小乐现在情况……很不稳定,这样子强行……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糕。”

    “这……”

    父女两正在医院门口犹豫不定时,李悦薇的手机响了。

    “爸,你帮我揭下手机。”

    “哦。”

    李纲从女儿的背包里,好不容易找到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大魔头”,就皱起了眉头。

    直觉,这是个男人打来的。

    接通后,果然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挺好听的,而且,还是个熟人。

    “小薇?”

    “是我。”

    “班长?你们现在哪里?”

    “小勋,你打电话过来,找小薇有什么事儿?直接跟我说也一样。”

    这一刻,李纲同志不自觉地摆出了接女儿电话的爸爸,一种本能的防御状态。

    “之前你说要和小薇一起参加庆功宴,这种宴会虽不若我们寻常的商务晚宴,仍需要有一定的着装要求。到时候您要还穿着一身作训服,不太妥当。”

    目前,军队着装规定,非公原因外出只能着便装,不能穿军装。

    “哦,这个……”李纲看了眼愈发像发妻的女儿,口气软了几分。心下有些不好意思,对于这些问题,他的确是个大老粗,从来没想这么多。

    屠勋半哄半劝道,“我有朋友在做这一块,要是班长你不介意,可以来他们店里做个合适的造型。另外,您也希望小薇在这段她人生最重要最荣耀的时刻,也能以体面的方式出席这种官方聚会吧?”

    那是毋庸置疑的。

    “哎,现在还不及谈这事。家里出了点儿事儿,眼下走不开。要不,这事儿晚点儿我再跟你联系,你这个……哎,不说了,就这样儿吧!”

    电话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时,屠勋眉头微微蹙了一下,回头就从电脑里调了个程序出来。

    ……

    “爸,我们要不,在那边的花园坐坐。”

    “这,也好。”

    市立医院很大,大门内一侧还有绿化园林,里面有不少人乘凉,散步,做复健。

    李纲想着待一会儿,等儿子情绪稳定了,再进医院瞧瞧不迟。

    没想到,他们坐了不过一刻钟,就来了一人。

    “嘿,你们还真在这儿啊?”

    来人不是屠勋,而是许文丰。

    ------题外话------

    哦哦,祝小可爱们蛋蛋节快乐,哈哈!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