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第100章 第一吻(霸总逼宫了)
    “你,你快……起开!”

    老天,她快要没法呼吸了。

    这一刻,姑娘背抵着游廓上的栏柱,冰冰凉,前面是男人身体,热得发烫。

    夏季时节,人都穿得少,稍稍挨紧久一点儿,就感觉到对方的体温热度,各种神奇的化学反应游走全身,兴风点火,简直不堪直视。

    “小薇,你在怕什么?”

    推不动男人,姑娘真生气了,“我怕什么?你好意思问我怕什么,你大我这么多,按规矩我叫你声叔叔,都不吃亏。你好意思,老牛啃嫩草嘛你!”

    屠勋似乎被唰了一脸骚,神色间闪过明显的尴尬,才道,“年纪大的男人,才疼老婆。”

    我去,都……都都说到老婆了。

    这个大忽悠,之前忽悠了她爸,现在还来忽悠她,没门儿。哦不,连窗子都没有。

    “谁稀罕你疼去,我不稀罕。”

    “我稀罕。”

    “喂,屠大叔,你搞搞清楚好不好?”

    “小薇,年龄不是问题。”

    “去你的,我还身高不是距离,体重,啊呸呸呸,你别乱带歪话题啊!”

    “小薇,你在抗拒什么?”

    “你认真问的?”

    她眯起眼,警告般地看着他。

    他表情认真,目光澄亮,“是。从未如此,认真过。”

    她咬咬唇,依然捂着嘴,“那我就告诉你,或者你都听我爸说了。我这辈子不打算结婚生子,我……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是个无性恋者。”

    本来,姑娘还是有很多答案可以谄一把的。说恐男症,假了点儿,她对小乐和父亲都很亲近;说自己就是不想跟男人有这种牵扯,凭这人的性子肯定会打破沙锅问到底,她要说自己是重生来的,估计他更会认为她胡谄儿。

    中合了一下两个选择的性质,就“无性恋者”做借口,没恐男症那么夸张,也比较好操作,比起娇情地说什么个人意愿,多了几分神秘的不确定性。天生的生理问题,肯定比后天形成的心理问题,要固执得多了。

    当然,这也只是姑娘一厢情愿的想法,她已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

    “无性恋者?!”

    对此,屠勋不是没听过,不过这还是第一次见识到……直觉,这姑娘在撒谎。

    他可没忘,不久前姑娘为了拒绝他的时候,说有“恐男症”来着。好吧,他暂时还不想拆穿她,省得小姑娘尴尬。

    所以说,人是不能说谎的,瞧瞧这才说了多久姑娘就忘了,还给自己找那么多理由,自己把脸打得啪啪响哎!

    于是,屠**oss决定顺水推舟,继续温和的、循序渐进的接触方式,“无性恋者的确很少,也不是不存在。只不过,也有医学和部分案例表示,这种性取向,也可能发生变化。”

    “那,就算那样……你也不像这样子,强……强迫人家!”

    终于,姑娘把捂嘴的手放开了,口气很有些委屈怨怼。

    屠勋忍不住心软几分,闻着凉风中萦绕的淡淡女儿香,仍舍不得就此退缩,继续道,“我不会强迫你。”

    “放我下去。”

    李悦薇不满地蹬了蹬腿,不能双腿着地的感觉,真不好,现在才发现原来大地母亲是这么的可亲可爱。

    “我需要一个机会。”

    机会?想得美。

    呃……事实上人家本来就长得很美了,再想美点也合理。

    摔——

    屠勋发现,姑娘又气呼呼地鼓起了腮帮子,一副“你已经惹到我了,小心我报复”的表情,心下就觉得像有一只小爪子,一直搔着自己的心尖尖,让他忍不住地就想多逗逗她。

    反正,不管她答应与否,从他下决定开始的那一刻,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了。

    奶奶不是说了:好女怕缠郎。

    “什么机会?”

    “小薇,你并不讨厌我,对不对?”

    “哦!”

    哼,她才不会傻得入他套套儿,就说“不讨厌”了,她就看看他还想耍什么花招儿。

    屠勋也不介意小姑娘耍这种小心思,继续说,“那么,我们可以试着交往。”

    “才不要!”

    她立即反对。心说,这家伙就是想来勾搭自己,最后再拿这一切所谓的“不是问题”的问题,来拒绝自己。她碰到的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最终还不是……好吧,凡事不可一概而论,可是她还是不愿意相信任何男人。

    “屠勋,你条件这样儿,想要什么样的女人,甚至男人,多的是。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我不想高攀谁,我只想靠自己打拼,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在男女之事方面,我一点儿兴趣都没有。所以,只能跟你说……唔!”

    卧卧卧……槽~

    姑娘的脑子瞬间就一片空白了,只感觉到双唇一下被个热呼呼的东西包裹住,还不住地舔啊舔的,舔得湿粘粘的,明明感觉很不舒服的,可是她就是没力气推开压在身上的重量,感觉有些无法呼吸了,她张口想自救,谁知一个又软又滑的东西就钻了进来,一下子缠上她的小舌头,用力地吮起来。

    哦哦哦……不行了~

    脑子彻底罢工,身体也失去掌握,慢慢地,就在男人收紧的怀抱里,软化成了一摊泥水似的。

    男人不知道,就算是两辈子加起来,这还是姑娘第一次如此正经的接吻。

    对他来说,这味道比当初意外撞到的两下下,都要感觉强烈,印象深刻,无法描述,爱不释口,甘之如饴,渴望就此沉溺不再起。

    嗯,味道好爆了!

    好到姑娘在好不容易憋到必须换气时,惊得发现两人相抵的身体间,那种明显的、羞羞的变化,简直想要嗷出声儿来了。

    “你,你个……”

    唇儿又被咬住,他只给了她一点点维继呼吸的空间,又探入那片芳华中肆意吮吸,不自觉地将人儿抱得更紧了。

    其实许文丰也没乱脑补,对于早就进入青春萌动期的男人来说,耽搁了二十多年才好不容易能抱着异性,怀里的肉肉又软又绵又香,对于整天在男人堆里摸爬滚打、所有秘书助理、高管通通为男性的男人来说,这种亲密的负距离接触,拥有元子弹般级的毁灭能力,一下就摧毁了霸道**oss的自控力。

    当感觉到衣摆被掀起,一丝莫名的凉意,混着灼灼的热度袭上胸口时,李悦薇整个人儿一个机灵儿,清醒过来,又气又急之下,重重地咬了下去。

    “咝~”

    屠勋低唔一声,微微退开少许。

    啪——

    脸颊上便传来一股微微的刺痛,他愣住了。

    记得上一次被打脸,是他背着父亲,改了年龄,偷偷跑去参军成功后,回家有些得意地告诉所有人时,挨的父亲的那一巴掌。

    此时这一刻,女孩的巴掌甩在脸上,远不如父亲的铁扇,轻得像小羽毛划过,微微的刺之后,更多麻麻的痒。

    他的目光紧紧锁着怀里挣扎的女孩,沉沉的神色看不出喜怒来。

    李悦薇已经气炸了,觉得自己太眼瞎,看错了人,这根本就是一头大尾巴狼啊!

    “你,你个混蛋,你凭什么对我……这么做。”

    一瞬间,姑娘眼里浮起一片水光。

    屠勋心头一软,只得将人儿放了下来,但仍拉着她的手,“小薇,我情不自禁。”

    他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时间,都哑哑的,眼神认真地看着她,好像是在很认真地道歉似的。

    可是这种事情,发生都发生了,说道歉有个鸟儿用啊!

    李悦薇气上心头,有些自厌,要不是自己态度模零两可给了对方可趁之机,又怎么会突然来这一招啊!

    她气得抬手就抹了把嘴儿,忽略掉男人眼里的歉意,恨恨道,“屠勋,我不知道你到底为什么接近我。但我可以肯定的是,不管我是不是无性恋者,上辈子这辈子下下辈子,我都不想再跟男人有半点儿牵扯。你也一样!”

    通通都一样。

    懒得再瞎编什么借口了,索性大家就捅破这层窗户纸,断个清楚。

    她咬着唇,愤愤地转身跑掉。

    心里不断骂着: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他们爱的只有他们自己,相信男人的话,那母猪都能上树了。

    她才不相信,那么优质的男人,会对自己起意。

    这里,一定有什么内情。

    对,之前许文丰显摆屠勋时,似乎总有些欲言又止的片断,逮不定还真是有什么隐情瞒着她。

    哼,她倒要看看,他们这葫芦里到底埋着什么药?

    ……

    在姑娘跑掉时,屠勋抹过额角,抿了抿唇,有些暗恼,怎么刚才就失控了。

    垂眸间,看到身上的反应,也有些无奈,苦笑。

    轻叹一声,他想到什么,就掏出电话打了出去,那头很快接起,似乎还跟人聚会中,声音有点吵。

    屠勋道,“小丰,我必须提醒你一件事儿。”

    得,一听这声气儿,吓得许文丰立即告别一群狐朋狗友,跑了出来。

    连声讨饶,“哥,哥,你别切啊!我,我就是想你今天都会忙着绕着李家团团转,就想,想留给你和未来小嫂一点儿自由发挥的空间,才出来溜溜儿的。我保证,我没有乱喝酒,也没有乱交朋友,更不会带陌生女人回,回大院,哦,酒店也不会。那啥,哥,你别吓我啊!”

    屠勋轻咳一声,才打断了小表弟的碎碎念,“关于我先天过敏症的事,先不要告诉小薇。”

    “咩?”

    就这事儿嘛?他还以为大表哥的戒尺又要落下来了。平日,只要他在大表哥身边,大表哥就喜欢拿军队那一套要求他,洁身自好,按归作息饮食,活得像个机器人嘛!

    “为什么啊?我觉得说出来,不正好激发女性的同情心,到时候同情生爱,也很浪漫哇!”

    “不行。要是我让我发现你说溜嘴,以后就不用跟着我了。”

    “哥啊哥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无情,为了个女人就……”

    “这是最后一次。”

    “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我绝对不会爆露哥您的秘密的。”

    屠勋觉得,姑娘的心结似乎比他之前想像的还要重,有些奇怪为什么姑娘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和芥蒂,他想再多接触看看,了解更多情况,才好对症下药,呃,姑娘这不是病,他可以正确引导她的性取向。

    认真说起来,要姑娘真有这毛病,对他来说更多的还是好处。

    等到了帝京,她在学校会待很长段时间,一不小心就可能被哪个嫩头青掂记上,跑来挖他的墙角了。他不可能一直都守在她身边,要是她真打定主义跟男性敬而远之,他就不用时刻提防那些“第三者”了。

    ……

    这时候伐,屠大叔还不知道,自己的情敌并非完全像他想像的那样,只有男性。

    随着姑娘生活越过越好,事业做得越来越大,生活过得风生水起时,那些意想不到的各种情敌,才真正让霸道**oss感到郁闷无奈。

    ……

    好在晚上,灯光不够强,父亲又喝了些小酒,眼神没那么厉实,没有发现她的异恙。

    李纲看过儿女们的临时住所之后,从屠勋那里了解到房子的情况,愣了一下,就大赞了一番屠勋买房子的好眼光,依然没有怀疑自家儿女被人家圈进豪华大院里生活,有什么不妥。

    “行,你们这地儿不错,好好住着,好好训练,学习。爸这就回去了!”

    李纲准备打道回府,走了两步又提起一事。

    “对了,小薇,明天,恐怕你还得请个假。”

    “爸,你说的是明晚的那个锦江红饭店的聚会吗?我听老师说是晚上八点才开始,我们夏令营在七点就结束了。不用请假的。”

    “不是,我想带你去看看你妈,跟她报告一下你考了个大状元的好消息。”

    的确,每年李纲会主动打电话回家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七月半的中元节,以及没法回来的春节这两个日子,而必然要提醒李悦薇的一件必须要做的事情,就是给妻子周笑兰上坟。

    李悦薇一听这事,立即点头,“好,明天我请个全天假。”

    李纲笑了,伸手抚抚女儿的头,觉得女儿这长大了,懂事了很多。尤其是这次回来,一下子就变成了小大人似的,对弟弟照顾得无微不至。还更会说话了,再也不会像以前他回来,老跟个闷葫芦似的。就好像时下流行的什么“宅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不擅长交际,这放在现代怎么行哇?

    此时老父亲左看右看自家闺女,都欢喜得不得了。

    女状元啊!

    他老李家上一代还是泥腿子,这隔了一代,终于也了出个大文人了。

    “行,明天爸过来接你。我记得,隔壁还是个什么文化景点,有不少好吃的小吃,爸请你吃好吃的。”

    “嗯嗯,爸,我等你来。”

    父女两亲亲热热地说着话,旁人都成了布景似的。

    李乐瞧着有些不安,上前忙拉住了姐姐的衣角,宣示存在感。

    李纲一见又乐了,就哄着儿子说一起回家,父子两睡一间屋正好,结果小家伙立即挣开了他的手,就抱着姐姐大腿不放,惹得院子里又是笑声不断。

    恰时,方婶儿还披着衣服出来,送上热水。

    李纲一口一碗,放下碗时,突然“咦”了一声,“小薇,你这嘴巴怎么有点儿肿?不会是之前吃太多冰,都给冻红了?”

    “啊,没,没啦……哦哦,我就吃了一点点。”李悦薇吓了一跳,忙捂着嘴,掩饰,“我皮肤是有点儿敏感,一会儿就好了啦!”

    李纲只是打个趣儿,也没多想这茬儿,喝完水后,便起身告辞了。

    “小乐,你真不要爸爸,只要姐姐了?”

    临走,老父亲还不忘逗逗小儿子,惹得小家伙一脸歉疚得,最后跑上前亲了父亲一口,特别叮嘱,“明天,我们等你。”

    汽车开走时,李悦薇心头差点儿就冲口而出,要跟着一起离开了。

    经历刚才一遭,她突然就有种感觉,住进这个大院儿,像是自己主动跳坑,被大魔王圈养了。

    不行不行,此处非久留之地,她得想法子,赶紧搬离这里。

    看一眼又变得沉静的大院。

    姑娘还是微叹口气,她真的很喜欢这个地方哇,好舍不得的说。

    可恶,都怪屠大叔,居然想要老牛吃嫩,嫩肥草,没门儿,哦,连窗户都没有。

    回到屋里,姑娘将门啊窗的通通反锁,还做了一些简易的报警装置,才上了床。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