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98 自己的娃娃自己带(2更)
    “若是那些人觉得,你跟我女儿的确有密切关系,那小薇不是更危险了?”

    李纲爸爸的确料不到屠勋的过敏症,刚好能对李悦薇免疫。他就事论事,轻而易举地就挑出了屠勋那些欲盖弥彰的借口里,极大的漏洞。

    屠勋是以“保护”的名义,正大光明接近李悦薇,又理所当然地将小姑娘圈进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这要换了像赵素梅那样的家长,早就屁巅巅儿地谋划着女儿攀上高枝儿的婚事了,哪会抠这里的漏眼儿。

    要是此时,李悦薇同学在现场,内心里的小胖薇们也会举起小巴掌,啪啪啪地为爸爸鼓掌。

    哎,这就是亲爸啊!

    屠勋闻言,也只怔愣了一下。

    便道,“班长,你说的没错。所以,这里我有私心。”

    李纲观男子神色淡定,对此人一惯的印象,让他没有放松,只是收敛了几分警示的气势,接道,“什么私心?”

    此时,李爸爸心里,依然没觉得,屠勋这个帝京权贵家的长公子,会看上自己家的小丫头。

    屠勋也是料到了李纲的这个绝对认定,以及十分信任他“有病”,“绝对”碰不了自家姑娘,以他一惯的品行,更不会对姑娘有任何宵想。而且,他向来对女性没啥兴趣,以前队上文工团里那一个赛一个漂亮的女兵都没能获得他的特别优待和好感,更别提李家胖呼呼的宝贝女儿了。

    在外人眼里,两人从外貌、身形上,年纪、阅历上,以及家世、经济条件上,都搭不上调儿。

    说他们两会发生什么化学反应,唔,长辈对晚辈,哥哥对妹妹这样的,比较让人信服,换成男女朋友这种,nonono,只有摇头了。

    屠勋在开口前,又给李纲开了一听啤酒,继续挑菜吃。

    慢慢道,“班长,你知道你的升职报告,为啥会在这个年中的时候批下来,而不是按照部队里的规矩,都要等到今年年底申报,明年年初才会批下来正式生效?”

    李纲闻言,这回论到自己大变脸了,“你,你的意思不会是,是你……”

    屠家,家大业大,追溯起来,祖上最开始是起于军政。屠勋的父亲还是位大大大大大领导,嗯,按普通人的观感,那就是经常会在国家电视主频道上的领导人活动新闻里,见得到面儿的那种。家族中,男子多数不是从军,就是从政。女孩子继承商业,多为商业女强人。

    到了屠勋这一代,他因为个人身体因素而未能从军,但也在军队里留下了赫赫威名。要是他想动些手脚,让李纲早点升任为一营之长,调职入帝京,也不是多难的事儿。前题是,李纲本来军功就很足,早该升任了,但他一直很喜欢部队下面的气氛,一直拖着不愿意进入上层,才到了今日。

    这里,不得不说前世,李纲在李悦薇考试失利,儿子意外溺亡之后,才主动申请了调职,升任到了帝京主持上层工作,也是希望能更多的时间和空间,跟孩子相处,帮助家人。只可惜,为时过晚。加上那时李悦薇脑子还糊着,赵悦华母女把她吃得死死的,父女两的感情,一直难以破冰。

    这一世,情况在李悦薇重生后,打的第一个电话开始,就悄悄地发生变化了。

    听到唯一的女儿病得深更半夜给他打电话,哭叙“要活命”时,他惊悟到,要是自己再不做些什么,就可能像当年错失妻子一般,失去这个唯一最重要的女儿了。

    所以那日突然接到升任令时,周人都以为他会跑去向团队提意见,拒绝升任。他却坐在自己的房间里,想了一下午,最终接受了组织的安排。

    屠勋待李纲的情绪微微和缓几分,才道,“今年的国际和国内局势,都不容易。上面需要更优秀的人员,做更多好事、大事,我觉得班长您已经修炼得足够圆满,应该出来为更多的人办些实在事儿,好事儿。我只是跟他们提了一下,您会提前升职,早已是众望所归。”

    国际,当然指的就是这一年那场轰动全球的金融危机,庞氏骗局了。

    国内,蓉城附近的一个市遭遇了几十年一遇的特大灾害性地震。

    李纲毫不怀疑屠勋的话。

    屠勋话里提到的“他们”,不用猜,肯定就是屠父这些部队上的大领导了。李纲由屠家提拔上来,在外人眼里那就是属于屠系一门的人。屠勋就是在为自己家族壮大势力,说是私心,也不为过。

    屠勋又道,“班长,这件事,你还没给家里人提?”

    小姑娘回家跟父亲吃了顿饭,都没说这事儿,屠勋就很肯定了。

    李纲这时,彻底放下了对屠勋的戒备,拿起筷子开始吃菜了,“哎,你都知道咱家的丑事儿了,就不瞒你了。这饭吃得好好的,刚结束,没想到就有人找上门儿……”

    便把卢雪曼和小混混的事儿说了一遍。

    临到头时,李纲突然道,“小勋,这事儿,不会也有你的手笔吧?”

    既然都查出卢雪曼利用混混男同学的爱慕,对自己继妹下黑手了,顺便惩治一下混混男同学啥的,对其来说也只是举手之劳。

    屠勋没有直接回答,只是将一大块红油卤肉放进李纲碗里。

    道,“不管怎样,今儿我该祝贺班长您,两个孩子都考上大学,定了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我先干,为敬。”

    李纲一看男子手里端着的那杯果汁,就哧笑一声,“得,行,你干,我随意。”

    屠勋对酒过敏,这也是当兵的一个治命伤啊!

    李爸爸每到饭间,都会忍不住因为男子手里那杯亮澄澄的果汁,默默地为之拘一把同情泪。在他们这些纯爷们儿眼里,男子汉大丈夫快意恩仇时,没有好酒助兴,那真是一辈子的痛哟!

    好伐,为了体谅这位小兄弟,李纲迅速收回了同情的眼神。

    “还有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你说?”放下了心头的疑虑后,李纲的防备就放松了。

    屠勋慢慢道,“以卢雪曼的成绩,如果她不想复读,也可以报到一所不错的学校。至于小薇,我问过她的意愿,她想去沪城,还要带上小乐。”

    这时候,要是李悦薇看到这茬儿,非跳起来指着男人鼻子大叫:大叔,你居然背着我给爸爸打小报告,你太不厚道了,我们现在开始,友尽不提!

    李纲一听这个,神色就重视起来,“这怎么行?魔都那个洋鬼子的地方,怎么比得上帝京。她那个成绩,上帝京大学应该没问题吧?”

    屠勋点头示意,绝对没问题。

    李纲一拍大腿,定板道,“那不就得了。我都要去帝京赴职,丫头也必须跟着我走。你说啥,她还要带着她弟弟一起去魔都。这孩子到底在想什么,之前就跟我说,这辈子不以结婚生子为目标,指不定以后会沦为剩女。真是……真是……”

    一连几口,李纲爸爸又喝完了一听啤酒,屠勋立即送上,心也因为李纲爸爸突然透露出姑娘的“未来理想”,而咯噔了一下。

    所以,怎么能老是让小薇姑娘咯噔呢?也是时间该让大叔咯噔一下了。噗嗤~

    “小薇,她真这么说?”

    “哎,别提了,说得煞有其事儿的,害我都开始操心,未来我怎么抱到外孙,难不成到时候不是领养别人生的,就是像那啥,最近我在报纸上看到的养狗养猫,就是不养娃,也那忒寒糁了。”

    屠勋听得眉眼微微蹙了下,才道,“班长,孩子需要慢慢教,好好引导。”

    “哎,你也知道我这当兵一年回不了家几次,哪有那个时间……”李纲一顿,双眼大瞠,再拍大腿一巴掌,“嘿,你说对了。我不能再把这教育孩子的责任扔给外人,自己的兵自己训,自己的娃自己带。这话没错!回头我好好找她说道说道。正好明晚,他们学校和教育局一起,在锦江红大酒店开谢师宴,要是我说不通,就让老师校长说道说道,人多力量大……”

    屠勋抓住重点,“班长,明晚你和小薇要去锦江红大酒店?”

    “是呀!呵呵呵,说起来,有个状元女儿真是不一样,听他们老师说,还有投资什么的,百分之百中奖,还要减免学费,什么奖励很多,让我们早点去……”

    一想起女儿当了大状元,李纲爸爸这会儿是完全放松,喜上眉梢,完全把之前要分开女儿和男人的事情给抛到脑后了。加上喝了几听啤酒,也有些微曛,透露了很多信息。

    屠勋默默记下了,回头就给忠诚无二的助理阿望,发了一条紧急指令。

    阿望看到消息,奇怪不矣。

    **oss最近越来越奇怪了,放着重要的商务会议不参加,居然跑去参加一个什么教育局主办的表彰大会?!

    ……

    这晚,在李家吃饭。

    李悦薇和李乐都没吃几口,就下了桌,借着散步等李纲,早早背着着包包离开了。

    赵素梅看着两人的样子,一边抱怨,一边又有些埋怨卢雪曼,“曼曼啊,你就该跟小乐多多亲近下,你看你李叔多疼小乐。到时候,借着小乐的光,你李叔也不会全偏心到小薇那胖丫头身上了,说不定还能帮你找个好点儿学校,现在……”

    卢雪曼一听,当即就不想再装下去,甩掉了手上的抹布,吼道,“妈,连你也和他们一家子一条心了,觉得我就是个最没用、最丢你脸的女儿了,是不是?既然他们那么好,那你去啊,去帖他们的冷屁股啊!干嘛来理我,让我自己一个人自生自灭得了。”

    说完,她冲进大卧室,狠狠甩上了门。

    老式的门框子震得嗡嗡响,连着窗户上也哗哗的吓人。

    赵素梅瞧着女儿这么大的脾气,一时有些莫名。平日她也没少说过,但今天卢雪曼的反应有些过度了。随即她就想到那个始终拿不出来的成绩单,心头愈发惴惴。之前一直忙着应付李纲,还没逮着机会问这茬儿。现在,她也得把情况了解清楚了。

    随即,赵素梅就趁着女儿在屋里生闷气,躲在厨房里,给班主任老师打了电话。

    班主任接到电话后,一听是卢雪曼的家长,口气就从最开始的兴致勃勃,变得有些沉重遗憾了。

    “雪曼妈妈,其实这次我们老师组都很意外。以雪曼之前几次的摸底考试来看,她怎么考也不该是这么差的成绩啊?她最近,是不是碰到什么困难?还是你们家里发生了什么大事儿?”

    “老师,我女儿她考得很差吗?没法上大学了吗?”

    “这也不是。总分540多点,一些收分底的地方还能上二本,至少也是个三本。但是之前我们评估她的情况,至少上咱们市的一本重点也该是没问题的。没想到,她这比模拟考时低了近百分,实在是……”

    班主任也不知该怎么说了,心里有些想法,她偶时听一些学生私下嘀咕过,说卢雪曼很娇情,喜欢在男孩子面前装乖卖巧博眼球,小小年纪就学会涂脂抹粉,擦淡色唇膏什么的。不过这些表现也只是进入青春期后的小女生,很寻常的反应。只要没影响到学习成绩,学校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万万没想到的是,平时表现都在水准之上的人,这回高考就栽了大跟斗。

    好在,这回她班上丢了一个文科状元,理科状元还在。在接这个电话之前,她接到的最多的都是家长们打的感谢电话,心情正好呢!

    这会儿,她也不想跟一个考试失利的家长说太多,安抚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540分啊!

    比起李悦薇那个胖丫头,足足少了一百多分。

    曼曼到底是怎么考的,怎么会考得这么差。

    赵素梅对高考了解并不多,但以往女儿爱在她面前显摆成绩比李悦薇有多好,摸底考都比胖丫头高百来分。怎么这次高考,两个人跟对换了似的,女儿竟然考得这么差?!

    忆起高考那两日的情形,女儿多次因李悦薇不悦,生气,行事不顺,她们母女还在饭店里被当场羞辱,群嘲,她就打从心里觉得李悦薇是这个家的扫把心,尤其是这半年以来,愈发地肆无忌惮,前前后后闹了这许多事儿,拐了丈夫的小金库,拐走儿子的心都不待见她这个当妈的了,现在还彻底毁了女儿的前程。

    简直太可恶了!

    ……

    砰砰砰,砰砰砰……

    殊不知,这时候在大卧室里。

    卢雪曼正拿着一个小戳子,对着一物狠力的戳戳戳,那东西几乎整个都要被戳穿了,画面上是一张照片,照片上密密麻麻遍布着小洞,全集中在人物的头部。若是李悦薇现在看到的话,一定会气得跳脚。

    因为,这东西不是别的,正是她的身份证。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