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94 肉墙咚一个(2更送红包)
    屠勋的话,一点不啰嗦,就几个意思。

    “小薇救了我。”

    “她高考碰到些麻烦,已经解决了。”

    然而,以李纲对屠勋的了解,这听起来简简单单的话,里面包含的信息量,绝不简单。

    就说小薇救了屠勋这一条。

    屠勋这小子是什么身份,不说明面上的,当年他是被特种大队点名要的尖子兵,在特训的时候就有吊打教官的实力了,一时间可震惊了整个部队上下,成为好几年里特种部队里筛选新兵时的笑谈。

    所以凭屠勋的本事,说他救人是没人怀疑的,要说一个小姑娘救了他,大家都当笑话呵呵哒。

    在电话里,李纲看不到屠勋的样子,光听声音也知道要不是情况特殊紧急,够凶险,也不可能让女儿碰上这个意外。

    再说女儿高考碰到的麻烦,十有**,就跟救了屠勋有牵连。很显然,因为之前的意外,后续就是女儿可能遇到危险,屠勋不得不接近并保护女儿。

    卢雪曼当初那个电话,自以为是打了李悦薇乱搞男女关系的小报告,实则先一步帮屠勋做了一个亲近小薇姑娘的铺垫。

    以上顺水推舟的推测,还有一个让李纲绝对不会怀疑的前题。

    那就是屠勋退役的真正原因,他的女性过敏症。

    也就是因为这个毛病,咳,据说还是被屠家奶奶告的密。才让屠勋没能继续在部队里服役,退役之后就接手了家族生意,成了北方商界的一枚新贵,鼎鼎有名的行业大佬。

    本来,李纲觉得自己和这孩子的交集会越来越少,顶多是逢年过节时的一个电话问候,没想到的是后来的发展远远超过了他的想像。他这次能够提前回家省亲,就有屠勋的一些原因。

    所以说,对屠勋来说女性就是颗可怕的不定时炸弹,不管怎么样,屠勋这体质在前,就不可能跟自家姑娘发生什么说不清的关系。

    李纲爸爸是亲眼见过一次屠勋过敏发病的,对自己的判断深信不移。

    这会儿谁想挑拔,无疑是在自打嘴巴。

    很显然,赵素梅和卢雪曼这母女两,一而再,再而三地想把小薇扯进这完全无关的事情来,到底是什么用心,他决定再观察一二。

    这里,屠勋最后还提醒了李纲一句话。

    “班长,家合万事兴。你该多关心一下家人,别等事后才追悔不及。”

    联合之前的情况,李纲立马想到了半年前,女儿在寒冬腊月天里,给自己打电话的时候,那话语中的委屈哽咽,还有一种道不明的浓浓戾气,似乎萦绕其间。

    话谈到此时,那年轻的警员多少有些被卢雪曼影响到了。

    便提议,“这,既然妹妹也跟刘浩接触过,那要不让妹妹回来一下,我们也好全面点了解情况?”

    他看向带自己的老警员,满是期待,觉得自己这个新人终于也有表现的机会了。

    老警员已经细细地将赵素梅母女打量良久,道,“没关系,我们今天就是来跟卢同学了解情况,至于其他,我们稍后再说。只是,卢同学,我们从飞车党那里了解到,刘浩雇佣他们作恶欺负你妹妹,是为了讨好你这个心上人,对这个说法,你怎么看?”

    正所谓,姜还是老的辣。

    老警员刚才进门时,就瞧着这姑娘眼神不太周正,还早一步悄悄躲回了卧室里,早就心存疑虑了。一番谈话后,他心头更如明镜般。

    探案这么多年,他怎么会看不出小姑娘耍的那些小手段,早已在其哭哭啼啼装可怜的叙述里,摸清了七七八八的门道。

    ……

    另一方。

    李悦薇只打了个盹儿,就醒了。

    看到屋里放着的那束大大的粉红玫瑰花,觉得还有些不真实。

    688

    她这辈子竟然成了蓉城的文科状元。

    拿出那个贺卡,又看了看。

    署名是屠勋。

    不自觉的,唇角漾起一抹甜甜的笑。

    “哇呜——”

    内心的喜悦,终于压抑不住,她叫着一头栽进大床里,高兴得滚来滚去。

    第一件大遗憾,终于弥补回来了。

    接下来,就是……选哪所大学?

    一想到这个,她立即出门,目的地:书房。

    “啊呀,你干嘛?”

    谁知刚拉开门,就差点儿撞上一人。那人也吓了一跳,忙朝后退了两大步,朝她哼哼。

    “我干嘛?刚才你在屋里鬼叫什么,我以为大白天闹鬼了,过来瞧瞧。既然你都醒了,那就别耽搁了,赶紧过来把药喝了。方婶儿一早就熬好了,别辜负大家的希望啊!”

    “……”

    李悦薇瞪了许文丰一眼,先转去叫醒李乐,姐弟两一起喝了药汤。

    之后,三人就坐在凉亭里,玩手机的玩手机,查学校的查学校,斗嘴的斗嘴,已经自成一个小团体的样子了。

    屠勋便是在此时,进了大院,循着声来到内院里。

    远远地,就看到穿花扶柳的小亭子里,三只或坐,或站,或斜椅栏杆,十分闲适,放松的样子。一直急着赶回来的心情,也在看到女孩明显削尖了几分的圆脸时,彻底放松下来。

    “哎,你这做哥的干嘛老抢弟弟的西瓜,丢不丢人啊!”

    “你还好意思说,我的都被你抢了。”

    “切,小气鬼。”

    “你不小气,你把吃的吐出来啊?”

    “恶心。小乐,还想吃吗?姐去找方婶儿再划点来?你等等哦!”

    李悦薇端起空盘子,转身就往外跑,没想刚转身,就撞到一堵肉墙。

    介素?

    她捂住被撞疼的鼻尖儿,想立即退开,对方却扶住了她的肩,低声说道。

    “慢点。”

    “哈?”

    心里正不高兴,这人怎么出现得无声无息,都不打个招呼的啊,吓死她了。

    屠勋示意了一下自己的手,“西瓜我端来了。”

    李悦薇转头一看,果见男人手里端着一大盘切得正好的红瓤瓤,立即伸手要去接。

    “别急。”

    屠勋的手朝后闪了一下。

    李悦薇瘪了下小嘴儿,索性退后一大步,直接退离了男人的气息包围圈儿。

    心跳漏了一拍。

    这男人,刚才神出鬼没的,不会是故意让她来个肉墙咚吧?

    只是屠勋向来一副严肃模样,板正无私,这形象很难让人联想到他会耍这种撩妹的小手段。

    还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就在姑娘暗自揣测时,屠勋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放下水果盘,拿起牙签盒,一根一根开始插起来,真是细心周到,一丝不苟地照顾小家伙们。

    但了解他的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明显的端倪。

    许文丰刚好就是个知情者,他一直对着走廊方向坐,第一个看到屠勋驾到,本想大叫一声,就被屠勋的眼神制止了。此乃证据一!

    接着,肉堵咚顺利发生。

    他又看到,他哥这会儿是没戴任何护具,也没手套,那大掌就扶在人家姑娘圆润润的小肩头,肌肤相亲了一把。

    嗯,虽然只是肉渣儿,一回来就有小妞儿投怀送抱啥的,对比过去二十多年干净溜溜的和尚生活啊,那简直就是超级大餐了好不好。

    他哥啊,真是十年如一日的帝皇级腹黑大魔王啊!

    咔哧咔哧咔哧哧,小凉亭里都是吃西瓜的清脆声儿。

    屠勋坐下,直线对着姑娘的位置。

    没办法,姑娘左边是一只小的,右边是表弟。他只能拣个距离最远的,好在视线还不错。

    坐下后,他看着姑娘吃掉两块西瓜,又递给他一块,他接过后,吃了一块,姑娘迅速挑了两块最好的拿着,没吃,备给身边的小弟弟的。

    这画面,再次惹得许文丰嗷嗷直叫委屈,要屠勋为自己人申张正义。

    屠勋眼眸微微眯了一下,问起,“志愿填好了?”

    李悦薇想了下,“我还在考虑中……”

    “考虑什么?”屠勋也不委婉了,直接问。

    李悦薇拔了拔旁边的电脑,看着屠勋有点儿欲言又止,最后只道,“其实,我觉得魔都挺好的。”

    其实,在旁边还有人的情况下,她是有点儿不好意思跟他讨论这个问题的。有些话,也不适合让李乐听到。

    屠勋像是能读懂姑娘的心事似的,就道,“嗯,魔都很好。我下面的行程,会在魔都停留几日。”

    突然,他转口,“小乐,我给你的状元姐姐带了个礼物,刚才忘在车里了,你能帮我拿过来吗?”

    一听“状元姐姐”四个字,李乐啥都没想,就放下了手上的电子游戏机,起身点点头,就要往外跑。

    “哎,等等,小乐子,你还没拿车钥匙,怎么……”

    一把钥匙,哗地扔过来,许文丰准确接住,看了眼扔车钥匙的人,心下别别嘴,追出去了。

    闲杂人等一散去,男人转回的眼眸凝过来,李悦薇就觉得小心肝又漏跳了一拍。

    这男人,知道她不好意思直接说,故意支开那两人的嘛!

    于是,屠勋就看着姑娘的屁屁朝后挪了挪。

    他直接起身,坐到了刚才李乐的位置,她的左手边。

    哎,男神连换个位置的姿势,小动作,都那么有范儿。

    李悦薇觉得,明明很凉快的凉亭,偶时飘过的小风儿,好像都因为男人的突然驾临,绕道而行了。

    她又朝后挪了一点点,有些无措地,伸手去够电脑。一只手比她更快,也比她更长,直接将电脑托了过来,放在两人面前。

    刚好,屠勋也看到了电脑里停留的b度搜索界面。网页上都是医院的介绍信息,有魔都的,还有帝京的。看来,姑娘的心思,很重的一部分还留在弟弟身上。

    这个小家伙还是继母所生,姑娘对弟弟如此重视,心性中的温良可见一斑了。

    “之前你见过的那位心理科专家,来自帝京。他和秦伯伯关系不错,若去了帝京,你和小乐看诊也可以搭伴儿。”

    “屠叔叔!”

    李悦薇一听就忍不住叫起来。

    “现在没外人。”

    “你这样子,好像在作弊啊!”

    “叫大哥。”

    我去!

    李悦薇瞬间受不了男人浑身的气势,吓得直接跳起身,就想跑。

    哎~

    她一回头,自己的小肉手又被大掌抓住了,这到底是啥时候发生的?怎么和当初在民政局门口似的,这男人的速度也太快了吧,总有一种玄幻的感觉。

    “想去哪?”

    这还用问嘛,她就想逃,逃得远远的。不拉开下距离,她真觉得自己都要被他的气场给压扁了,只有臣服的份儿。

    男人就是坐着,她就只比他高了一个脑袋多一点点的距离,也有一种被俯视人的感觉,

    “我……我想上厕所。”

    囧~

    这是世界上最瞥脚的跑路借口,可是很正道啊!

    谁知屠勋回头看了眼走廊那边,也跟着起身,朝亭外走,“刚好,我也吃了一块西瓜。”

    虾咪?!

    “哎哎,屠……”

    “叫大哥。”

    姑娘根本反抗不了,就被男人拖进了屋舍。

    他们刚离开,这边李乐已经提着东西,跑回来了,嘴里高兴地唤着“姐”,可惜小停里早已无人,只留下一桌子狼籍。

    许文丰看到人去楼空的样子,在心里一叹:小子,你姐已经被大魔头抓走了,节衰顺便吧!

    事实上是,“小乐,你姐和我哥应该是去上厕所了,我们趁他们不在,瞧瞧我哥都送了你姐啥礼物?”

    某人一副带坏小孩子的表情,小孩子本来是不愿意的,但又拗不过自己身为小孩子的蓬勃好奇心,乖乖点下了头。

    ……

    有些暗的墙角,一丝凉风悠悠漫过。

    男人拉着圆润润的小姑娘走,小姑娘左瞄右看就想逃,谁料四下无人斗胆起,一波反抗瞬间遭到反扑。

    “哎……”

    一个晃眼儿,姑娘就帖在了墙角,脑袋、身侧,被两只长臂横挡,整个儿被圈在了男人的气息间。

    她吓得双手抱胸,就往地下矮去三分。

    没想到男人也跟着她来,低下身来,将本来就小的空间压缩得令人发指。

    “屠,大哥……”

    这是要干嘛这是?

    怎么突然就真的来个璧咚?!

    这画风完全不对啊,太不对了!

    哪有高冷霸总,璧咚她一个小胖妞儿的,横看竖看,也太不搭调儿了。

    不对不对。

    这画面,分明就是兽山**oss逼角一只草原小白兔的即视感。

    呃,这只小白兔,有点胖,嗯,可以吃了。

    啊啊啊啊……无数个小胖薇在草原上奔逃,终于被一片庞大的阴影彻底笼罩,无路可逃。

    “小薇,选帝大,电子信息专业,兼修企业管理。”

    “可,可是……”

    “乖……”

    一只大手,妥妥地又落在了姑娘的脑袋上。

    ------题外话------

    哎油,脸红一个。

    大家看出屠叔叔这是在干嘛在干嘛,想干嘛?

    对话节红包来啦,亲亲们赶紧到作品详情页面抢红包哟,么么哒。祝大家看文看得开开森森,甜甜蜜蜜。

    多多留言,给秋秋加个油哟,抱抱!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