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第91章 李爸爸的惊和喜
    “俗话说的好,祸从口出,灾从天降,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李悦薇的语气,很轻,说的慢条斯里,不急不躁。

    可听在一圈儿女人耳朵里,每个人的脸色都变得不一样了。其中,当属那三个揣着别有用心的目的跑来的长舌妇们,眼中浮出的都是惊愕,涩然。

    李悦薇的目光悠悠地转过一圈儿,看到三个长舌妇终于有了消停的趋势,掠过赵素梅时,眸中神色更冷,最后落定在卢雪曼一张青白交错的脸上时,又微微勾起了唇。

    “曼曼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震慑三长舌妇只是随手而为,她真正针对的始终只有卢雪曼这个白莲婊。

    卢雪曼心头气拱得,都要炸掉了。

    可任随李悦薇怎么意有所指,她依然能撸平了自己的脸皮,扯出一个讨好般的笑,违背本心地道,“哦,小薇说的有道理。那,那这都是姐姐的错。姐只是想着,妹妹现在这么出息,当了女状元,还终于有男孩子主动送花表白了,是真心替妹妹高兴。只是没想到……”

    卢雪曼口气可怜兮兮,一副委屈巴巴为妹妹着想的模样,若是不熟悉她的人,恐怕都会被她骗了。

    至少,在场三个长舌妇被李悦薇这么一顿嘲讽暗斥之后,对卢雪曼的恶感全没了,反而同情起“弱者”来。这些妇人向来就是墙头草,脑子长在舌头上,张口就来,只图个人高兴舒服,举着所谓的道德大旗四处招摇,其实毫无逻辑,满肚子自私自利,恶心龌龊。

    “哎,哎,瞧这说的。”赵素梅忙打圆场,“就是小姑娘这间的玩笑话,大家说着玩儿的。我们,我们家姑娘都还小,小薇还要过个把月才满18,说什么男孩子的。那都是别人家的事儿,是吧,小薇?我们小薇啊,现在都一心只读圣贤书,未来是要做社会菁英的,呵呵呵,是吧,小薇?”

    她自说自笑着,还想挑菜给李悦薇,但在其眼神看过来时,直接将手收了回来,她再不敢像以往那样偏帮着卢雪曼,因为,今天这个家真正做主的人已经不是她了。

    李纲坐在正上位,照顾儿子吃饭,从头到尾,扫过众女的目光,凛凛的,一句话都没插,多少能感觉得出,他的心这会儿是偏向哪儿。

    一辈子靠着男人生活的女人,最懂得察颜观色。

    这几乎就是赵素梅母女天生的技能,这一下子,总算管住了自己的嘴舌,没再瞎逼逼了。

    一顿饭,总算吃到了尾声。

    不过众人都没料到,好戏这才要真正登场。

    三个被怼了一把的长舌妇,心头自然窝着一把火儿,有些不甘心就此走人。

    临到头了,突然又挑起了一个不得不说的话题。

    “对了,这成绩都出来了。现在比往年好,可以自己看着分数选学校了。素梅啊,你们家曼曼这打算念哪所大学,什么专业啊?”

    一个立马附合,“素梅,咱可说句掏心窝子的话。”

    李悦薇一听,就看向那个要“掏心窝子”的妇人,惹得那妇人莫名的声音就顿了一下,心下不由冷笑。什么掏心窝子,依她看,这是昧着良心没事儿挑事儿,想要看别人家笑话吧!

    “咱,咱可没想过要诽谤谁啊!”那女人忙解释了一句,“这女孩子家家的,当前最适合做人老婆的三大首选职业,就是老师,医生,公职人员。前儿不久,报纸上都登出来了,这可是时下的全民票选结果。”

    呸!瞎扯。

    报纸这东西,乃至整个纸媒报业,都会在未来十年里慢慢下沉,典型的夕阳产业。那上面的很多资讯,不乏都是记者从网上抄袭来的,尤其是像这种毫无根据的所谓“全民票选”,完全是为了博大众眼球的低俗内容。

    嗯,孔老夫子没说错:妇人都是头发长见识短。

    那话一落,就有附合,“对对对。当公职人员好啊,之前那个什么金融危机闹得那么厉害,听说沿海好多工厂都倒闭破产了。可是上面一救市,嘿,咱们都看得到啊,公职人员的工资居然还涨了两截,我隔壁那家的儿子就是,可美得勒,这不三个月前就买了小车。”

    “哎哎,我要说的就是这个。依我看啊,女孩子家家的读多少书不重要,重要的是要选对职业。瞧瞧当下哪行哪业安全,除了吃皇粮就没哪行稳定可靠了。要是曼曼能考上公职,那可是家家户户的大小伙儿们踩破门槛都要找的对象。到时候,不是x长就是x处x局,逮不准还来个厅级干部啥的,上门来求亲呢!”

    “素梅啊,不瞒你说,我手里就有好几个不错的年轻人哦!像你们曼曼这样的,漂亮身段好,学历高又温柔架子,人家可巴巴地等着。要是能早点开始培养感情,人家喜欢,这学费都能帮你们省了。”

    赵素梅一听,双眼登时就亮了。

    卢雪曼一下化身成了乖巧小白兔,一脸羞涩地撒起小女儿态,“阿姨,你们别说了啦!我,我还小,我还陪着我妈。等我书读出来赚钱了,我要好好孝敬我妈,带我妈周游全世界。我……我才不想那么早就嫁人。”

    恶~

    李悦薇直想吐,没法儿,只能别开眼大口喝汤。

    卢雪曼趁热打铁,继续发表了一番“豪言壮志”,表示,“我最佩服的就是我妈。未来,我希望像我妈一样,做个有事业有自尊的女人,也能兼故好家庭,做个贤妻良母。”

    真想吐了!

    赵素梅这工作,还是她爸介绍的好不好。而且初时赵素梅根本做不了,足足让父亲请人教了半年多才慢慢上的手。要真是有自尊的女人,会挑唆女儿跟那些家境有钱有势的男孩子交往,放了暑假大概就没在家里安生待过一天。贤妻良母做到这份儿上,也真是没谁了。

    卢雪曼这一羞涩,就招来了三妇人一至的夸奖,更加积极地做起推销。

    “素梅,不是我吹牛。我老家一个没念过多少书的姑娘,来城里打工就认识了个水务处的。人家小姑娘聪明啊,才花了一年就当上了小夫人。第二年就给生了一大胖小子,男的家里高兴得很,直接给那姑娘老家修了三层楼高的小洋房。那聘礼哦,堆得老高的了,十里八乡的就属他家嫁女儿最有面子,流水席都吃了一周。这比起生男娃娃,还要风光咧!”

    搞了半天,这三个长舌妇还是来说媒的哇!

    说这话的女人,有意无意地眼光朝李家父女三人这方瞥。

    赵素梅听得,想要深问吧,又深觉当前气氛不对,只陪笑应和了几声儿。内心却早已经惊涛拍岸,打定主意稍后就跟妇人们打探清情况。

    其实,赵素梅也不是不知道这三个女人的八卦本性,但耐何人家就是消息多、门道多。为了给女儿寻个好前途,她就顶着一张老脸,专门请了这三人。她当时自信的都是,女儿一定能考个好成绩,博个头彩。至于真有什么家丑,那丑的也是李纲的女儿李悦薇,又不是她女儿卢雪曼,有了对比,才有伤害。光是姓氏都不一样了,外人也不会把两姑娘联想成一家人。

    这时,李纲也觉得,学校和专业的问题比较重要,便低声问了一句。

    李悦薇本是不想谈的,可眼前这些人是蹭鼻子上脸,存心跑来恶心她的,她也没必要客气。

    遂道,“爸,我这辈子,只想好好读书,做我喜欢的事业,帮小乐看好病,让他像正常孩子一样上学读书,健康长大。等你退伍了,我有能力带你和小乐一起周游世界,吃喝玩乐在,而不是必须在家奶孩子照顾男人。也许……”

    她的声音突然一顿,目光灼灼地直视父亲,眼底的固执和强硬,都展露无遗。

    “我会走上一条和多数女孩子完全不一样的路,也许变成报上所说的大龄剩女……但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以找男人结婚生子为人生目标。

    但是爸,你可以放心,这辈子,我一定会让自己过得很幸福,开心,不留遗憾。”

    她这个想法,放在这个十年的现在,在她的这个年龄阶段,又是在蓉城这个内陆城市里,真的是挺异类的了。

    这番言论,也可以说是相当大胆了。

    她一说完时,几乎全场鸦雀无声。

    女人们都瞪大了眼睛,包括卢雪曼在内,都怔怔地看着李悦薇,一脸的不敢置信,以及,觉得说出这种话的人简直就是疯女人的表现。

    李纲的表情也怔住了,只是他一惯严肃,也见过太多大风大浪,表面没那么惊讶,内心仍是被女儿这翻仿佛看透世事、有点沧桑的话,给震到了。

    可是看女儿的模样,那眼里的坚决,仿佛他曾只在誓死如归的战友们身上看到的坚决。

    这种坚决,不是一朝一夕,而是经年累月的打磨锤炼,才能具备的毅志。

    他更不明白了?

    在他常常缺席的这个家里,这些年里,女儿经历了什么,何以花样年华,就做出这么大胆又坚决的终生决定。

    大龄剩女!

    李纲觉得,其他的就不提了,他也不喜欢过于依赖男人生活的女人,但是“剩女”这个词儿,怎么能配上他刚刚得了个状元的女儿呢!他的女儿,这么可爱,这么优秀,日子还长着,未来的无数精彩等着她,怎么就给自己帖上这么个标签呢?

    “咳咳,”李纲只能用咳嗽压下了心头沸起的情绪,没有像在部队里一样,直接就端起官架子喝斥不听话的小兵,也觉得自己真是不容易了。

    好容易压下情绪,才道,“小薇,这事儿,咱们还有时间。先吃饭,回头咱们再好好商量商量。”

    “……好。”

    父亲竟然没有吼她!

    这是李悦薇此时最惊讶的感受,其实刚才冲动地说出自己这辈子人生规划时,她就有些后悔了。

    按照印象中父亲的脾气,那绝对是想都不用想,不赏她个耳刮子,也会炮轰她一顿,骂她脑子读书读秀逗了。

    事实情况却完全相反。

    恰时,卢雪曼忙挑起一块蒸肉,起身放进李纲碗里。

    “李叔,吃饭。您一年难得回来一次,这都是我妈专门给您做的。”她讨好地笑着,一副温良乖顺好女儿的形象,刚好与李悦薇的固执任性形成了一种鲜明的对比。

    心下暗自得意:李悦薇,这可不是我逼你的,是你自己挖坑想把自己埋死的,居然说这种蠢话。宁愿当剩女,也不找男人结婚,真是笑死人了。

    要真是如此,那倒正好。那屠先生,许少,不正好便宜了她。就算她得不到,也绝不让这个死肥婆得意。

    ……

    这顿一波三折的庆功宴,总算吃完了。

    三妇人主动要帮忙收拾,在客厅里忙活起来,卢雪曼还拿起一年都不会拿的扫帚,在一边装模作样,继续秀温柔体贴好女儿的人设。

    李纲则起身,进了小卧室,想看看女儿和儿子最近半年多的生活情况。

    这一看,他眉头就皱起来了。

    当兵多年,只一眼,就能看出这屋子人都已经搬走了,没什么生活气息了。不用打开衣柜,光看桌上那积的灰,都能确定了。

    “小薇,小乐,你们……”

    他话还没问出来,李悦薇的手机就响了。

    她拿起来看,心下还有些紧张,怕是之前送花的那人打来的,并不是。号码瞧着是坐机,有些熟悉,就当着父亲的面接了起来。

    电话里传出的声音,让李悦薇表情微微变了变,就看向了父亲。

    “爸,这是我们学校班主任老师打来的电话,找你的。”

    不得不说,班主任老师运气挺好,难得一次找李家家长,李纲这个失职的父亲就在场。

    李纲一听,心下有些波动,就接过了电话,不过他动作又顿了一下,要李悦薇给开个免提。

    也是他平日在部队里,用惯了坐机免提,演习时用的也是对讲机,全部公放模式,这会儿对着个小小的手机,就觉得声音放出来好听些。

    免提一开,就听到班主任老师笑着恭喜的声音,夸奖赞美,层出不穷,“说起来,李悦薇同学还是我教书这么多年来,第一个考了这么高分的文科状元呢!”

    从这话里,就能听出班主任老师有多么自豪了。

    ……

    “学校联合教育局,要开一个庆功宴。小薇是咱们的文科状元,一定要出席这个会。即时,还会有很多奖励……”

    “天哪,素梅,你们家曼曼这么高的手,一定是个状元,也会参加这个会吧?”

    该死的,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