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90 容不得人欺负(3更)
    李悦薇的高考成绩这么好,妇人们自然全力吹捧起来。

    “女状元啊,这可真了不得。”

    “算起来,咱们小区这该是头一次出了个高考状元吧?这可是大事儿啊!”

    “小薇这孩子,我以前就瞧着是个有后福的。老李啊,这次小薇可真给你们老李家争了大面子了。”

    “老李,这事和你可得好好操办操办,那去年谁家考了一个什么一本重点啥的,学校在魔都那地儿,都在咱院儿里摆了两桌儿谢师宴,那热闹得!”

    “对对,这事儿得大办。谢师宴肯定得办,说起来,小薇读的这所中学,也是咱们蓉城的重点了。难怪能考得这么好,女状元唉,老李,素梅,你们这下可真有福了啊!”

    “那可不。我听我亲戚老表说啊,中考前三名都能免除一切学杂费,还有奖学金可以拿。这,这高考成了状元,怎么说也得颁个大奖啥的。放在古时候,那不是还要穿红披绸,游市行街的。”

    “哎哟,素梅,我们真是老羡慕你了。瞧瞧你养的这两女儿,多能干嘛,太给家里人长脸了。”

    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

    长舌妇们这会儿逮着机会,就是一顿狠夸,生怕慢了一步被人抢尽风头似的,气儿都不带喘的。

    李悦薇心里的一群小胖薇们,全坐在大大的荷花团叶上,盘腿撑着小下巴,翻着小白眼儿。

    李纲看着女儿的成绩单,一向严肃的面容上,笑意盈盈,之前的那种强势威严都没了,剩下的是一位普通老父亲的欣慰感动,一直喃喃地说了十几个“好”。

    “对,该好好感谢老师们。”

    说着,李纲转眸,看着女儿,又抚了抚女儿的小脑袋。心里想的是,貌似一年不见,女儿好像瘦了很多啊!一定是高考累着了,还得好好补补。回头就又给李悦薇夹了好多红烧肉,看得李悦薇一阵纠结。

    “爸,我现在健身减肥,不能吃肥肉。”

    “瞎说,不吃饱了,怎么有力气减肥。你瞧你,比我上次回来看见,都瘦了老大一截。减肥,也不能太着急,要慢慢来。乖,吃肉。”

    囧~

    为啥她突然觉得,这个爸爸像假的,和印象中的那个完全不一样了?!

    她好想问,爸您不会也是重生来的吧?

    就在这时,之前那个心思敏感,被卢雪曼的态度搞得很想离开的的妇人,突然来了一句。

    “哎,小薇考得这么好,都成了学校的女状元。那,那曼曼平日成绩都比小薇好,那一定考得更好吧?这省状元,不会就是曼曼吧?”

    好好的温馨时刻,一下变了,数双眼睛全盯向了卢雪曼。

    卢雪曼嘴里嚼着骨头借机泄愤,还把赵素梅挑给她的东西,都戳成了一堆稀泥。

    这会突然被人点名时,一时还愣了下,当听清内容时,眼神冷冷地盯了那个妇人一眼。那女人像是完全没有看到似的,笑着怂恿赵素梅宣布成绩。

    赵素梅向来很信任女儿,忙拍拍女儿的肩头,“曼曼,你快把你的成绩单拿出来,给你李叔和阿姨们看看呀!”

    卢雪曼冷冷地盯了母亲一眼,赵素梅声音卡住。

    看,看你妹的看!

    卢雪曼真想爆粗口,忍得胸口都憋疼了,还是忍住了。

    半晌,装模作样在身上摸了摸,一脸歉意地说,“不好意思,之前大家太高兴了,又是拍照,又是交换毕业笔记的,我那个成绩单都不知放哪儿了,好像是掉了。”

    “掉了没关系啊,分数你肯定记得,考了多少分啊!”

    “是呀,小薇考的这个分数这么吉利,我猜曼曼不会是考个699吧!”

    “哎,699这个分数好,又顺又长久。”

    卢雪曼听得眼睛都快喷火了。

    什么又顺又长久!这些长舌妇,真该一个个都拖出去,把舌头都割了!

    无奈,在没点儿眼光的母亲催促下,卢雪曼又装着进屋找,表示“确实丢了”的事实。

    谁知那三个女人还追着问分数,所有人都看着卢雪曼。尤其是李悦薇那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卢雪曼如芒在背,直觉这女人一定在背地里嘲笑她这回考砸了,正洋洋得意呢!

    “嗯,我只考了……690。”

    这一狠心,卢雪曼脸皮抽了抽,报了本班理科状元的分数。

    赵素梅一听,高兴地扫了李悦薇一眼,脸上掩不住的得意,立马夸起女儿来,还拉着三妇人一起不带喘气儿地轮着夸啊夸。

    卢雪曼被夸了,就算明知是假的,面上表情也缓和不少,一副不好意思地说,“哎,你们别夸我了。我就是普通的理科成绩,哪像小薇,是咱们这一届的文科状元。主任和校长都忒喜欢她了,之前大家一起照相时,还有人送了好多粉红玫瑰,大家都羡慕死了。”

    得,这最后一句的信息含量可有点大了,立马被长舌妇们抓住了。

    终于等到好戏了呀!

    “粉红玫瑰花。曼曼,你没看错吧?这祝贺人家高考,不都是送百合、康乃馨、大波司菊这样的。粉红玫瑰,不都是男女朋友间送的吗?”

    “哎哟,我说你就孤漏寡闻了不是?咱们小薇这都瘦了,更漂亮了,会有男孩子喜欢送几朵花,也不奇怪。”

    卢雪曼立即道,“嗯嗯,我也觉得我们小薇越来越可爱了。那人送的玫瑰貌似还是688朵,足足六十多斤。摆在咱们学校门口的小花坛里,忒惹眼了。我们大家可羡慕死她了。”

    她一边说着,一边朝李悦薇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容。

    外人看不出来,李悦薇可看得明明白白。

    卢雪曼竟然想出这法子,故意当着父亲的面,抹黑她的清誉,无中生有,真是……要不要这么蠢的啊!

    “不会是情哥哥吧?”

    胖妇人嘻笑着说了出来。

    李悦薇真不想理这些无聊的中年妇人,日常里除了刷剧就是胡乱脑补别人家的家务事儿,空虚得可怕。

    要换了前世那样懦弱胆小的她,也只有吱吱唔唔地任这些舌璨莲花的人欺负了。

    现在,哼!

    李悦薇砰地一声,将手上的汤碗重重地顿在桌上,吓得妇人们神色立马僵住了。

    她扬声道,“绝不可能。那是我爸爸的好友,之前受我爸之托,帮过我和我弟弟的忙。那位大叔人很好,平日就是很忙。所以他才送了我鲜花。”

    李悦薇迎上父亲的审视,“爸,你记得屠叔叔吧?年初我重感冒,接我去看医生的是他。那些鲜花,都是屠叔叔订购的。”

    随后,她又转向在场所有人,目光一一掠过,最后定在那双惊讶不甘、妒嫉至极的眼睛。

    “请各位阿姨,以后一定要搞清楚了,再开口说话。这可没有什么情哥哥,我的清誉不容人乱泼脏水。屠叔叔还是商业名流,他的名誉更重要,容不得谁在背后胡说八道,乱搅是、非。要是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这种所谓的随口玩笑话,是可以直接定性为诽谤罪的。轻则十天半个月刑事拘留,重则三年两载坐班房。”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