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第72章 冤家路,有点窄
    “怎么回事儿,这么吵?”

    秦医生正在给人号脉,不禁皱眉问了一声。

    助理医师不得不放下笔,出门询问情况。

    不过他刚走到门口,就被冲过来的许文丰一巴掌摁了回去。

    “许少?”

    “啊,哈哈哈,赵大哥,好久不见啊,哈哈哈!”

    赵助理奇怪地瞪了许文丰一眼,把摁在肩头的手,拍掉,“别切!我们三天前还在帝京见过。你这儿又在干什么坏事儿?”

    说着,就往外望,正好看到刘妈妈闹腾,刘浩斜着肩膀叫妈妈的样子,一副学生仔的可怜样儿。

    医者仁心。

    赵助理就想上前给男孩子瞧瞧。

    许文丰连忙挡住,道,“那啥,赵哥,你知道秦叔这次来蓉城,是有什么目的的吧?”

    一提这茬儿,赵助理神色一肃,“自然。你之前送的那根头发,师傅也带过来了。你不是说会尽快弄到血样,只用头发这种死亡的人体组织,检察分析不太准确,还是必须要用血液分析更好。唔,你不是给……你已经把人带来了?”

    许文丰心下暗松口气,就怕这些喜欢“悬壶济世”的死脑筋要助人为乐,忙朝一边打了个眼色,李悦薇就拉着弟弟溜了过来。

    赵助理瞧着两姐弟的样子,偷偷摸摸的,奇怪地扫了许文丰一眼,想到这“血样”的事比起外面的医闹重要得多,便带着李悦薇和李乐回了诊断室。

    一位须发花白、鹤发童颜的老医师正细细地跟一位女病患说着话,一边写方子,诊室里的气氛十分放松舒服,女病患拿到方子之后,谢了又稿,高兴地离开了。

    老医生继续做着病情记录,整个人给人一种平静详和的感觉。这是李悦薇第一次从医生身上看到的气质,很不一样。

    想前世,她生病后没少和医院打交道,中西医都看过很多,可惜……

    老医生喝了口水,听了赵助理的话,抬头看向李悦薇姐弟两时,目光不由微微一动,一抹亲切的笑容浮上来,忙起身招呼,“你们就是小薇和小乐吧?来来,我都听小勋说了,快来坐下,让秦爷爷瞧瞧。”

    李悦薇本来还有些小紧张的,听秦老这一叫,戒心消了,乖乖坐了下来,让秦老切脉。

    其实,屠勋让姑娘来检察身体,最重要的一环就是让秦老把脉,给姑娘看看,好调理身体。

    ……

    诊断室外,刘家母子最终还是被劝退了。

    李乐看着人离开,感觉兜里又是一震,立即拿出手机,挂断了电话。

    这来电的,自然是赵素梅和卢雪曼。

    姐弟两的手机刚换,李悦薇还没换卡,母女两的电话都被李乐挂了。

    打了一整天的电话,赵素梅可真是急坏了,气坏了。

    “李悦薇这个死丫头,就是存心生来找我麻烦的。曼曼,你看看,这都一天了,他们好歹中午还要吃饭吧,怎么就是不接下电话。”

    “妈,你别那么着急,如果他们真在军训,训练的时候是不能带手机的。”

    卢雪曼心下冷哼着,要是真出了什么事儿倒好。在她看来,李乐这个小畜生生来才是找她麻烦的,不仅抢走母亲的注意力,还要抢占她的资源。要是她妈只有她一个女儿,赚的钱、花的功夫不都是她一个人的吗?她就可以每月买漂亮衣服,吃好吃的,和同学出去旅游了。她真是恨极了这些贪心不足的父母,生那么多孩子,又养不好,干嘛还把他们生下来受苦啊!

    这会儿擦脸,看到自己寥寥无几的护肤品,她就来气。

    “曼曼,你快帮妈妈想想办法啊?好歹,你就只有这一个弟弟啊!你是姐姐,要是你能多顾着点儿乐乐,乐乐也不至于跟李悦薇那个死丫头粘在一起。你瞧瞧这……”

    卢雪曼随口哄了几句,心里更是不痛快:什么长姐?长姐就活该生来被这些小的利用欺负当垫脚石吗?她先生出来又不是她可以选择的,凭什么都要她付出?这些小的就可以坐享其成?这什么鬼逻辑啊!她才没那么傻,牺牲自己去照亮别人!

    “妈啦!你先别着急,万一你把她那手机打没电了,他就更看不到你的消息了啊!”

    “啊,真的吗?那倒也是。可是,你让我不打,我心里难受,着急啊?”

    “妈,我饿了。”

    赵素梅心情不好,但还是出于母亲的本能,抱怨着去厨房准备吃的了。

    卢雪曼不满地出了一口气,打开衣柜开始选衣服。

    正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

    赵素梅忙回来问,是不是李悦薇终于回电话了。

    “妈啦,不是他们啦,是王班长给我的电话。你快去做饭,我要跟班长好好说话。快去快去!”

    将母亲推出门后,卢雪曼以才拧着眉,勉强接了电话。

    “喂,刘浩,你什么事啊?”

    “曼曼,我……我可以见见你吗?”

    “你不是去看病了吗?手臂治好了没?你这病着,就该在屋里好好休养着,还跑出来干什么?都快三伏了。”

    卢雪曼可烦刘浩了,之前的事情一件没办成,还惹了一身骚。她可不想再被刘浩赖上了,她未来可是要上帝京读大学的高材生呢!就刘浩一个爆发富二代的身份,要啥没啥,除了几个臭钱有什么看头。

    “我,我就是,想见见你……”

    刘浩现在身体不适,气势也弱了,口气十分可怜。

    “浩儿,你好好养伤才是第一。我最近正忙着选学校和专业的事呢!”卢雪曼想着,刘浩这线还不一定没用,先安抚着以防万一,“你不说你妈也管你管得严吗?你先把伤养好,回头……这周末就要回学校估分了,到时候,我们不就可以见面了?”

    “那,那好吧!”

    刘浩也因为脱臼的事被母亲看得严,而且他也怕摩托车撞人事件查到自己头上,没敢在外走动,遂乖乖应下了卢雪曼的要求。到时候去学校估分,他妈也不会再拦着不让他出门了。

    挂了电话之后,卢雪曼的心情又变得不太好了。

    等母女两吃了午饭后,李悦薇的电话终于来了。

    “打电话什么事儿?我先说好,有事说事,没事就挂。”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