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71,你是叔叔,姐姐是我的(虐渣)
    一路上,许文丰都在安利自家大表哥的英明伟大、举世无双。

    直可谓,“帝京排名第一的女孩子们最想嫁的最佳老公人选,你早不早啊?”

    李悦薇觉得这做大表哥的可能有病,做小表弟的大概也有些常识缺失,只丢过去一个凉凉的眼神儿。

    回应,“既然他那么好,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想必个个都比我优秀,比我美,比我家世棒,哪用得上我的钦慕啊!”

    许文丰有些气结,“的确想嫁我大表哥的女人多得能绕地球赤道好几圈儿了,但,但这话不能那么说的,毕竟能让我哥,呃,让我哥入得了眼的女人,也没几个。”

    差点儿说溜嘴儿,许少暗暗郁闷了一秒。

    “我说你这人真奇怪!”

    “哪里奇怪?我说的难道不对?”

    李悦薇下了车,上下打量一番,“瞧着你品味骚是骚了点儿,好歹瞧着还人模人样儿的,这脑子怎么就不开窍儿呢!”

    “嘿,你个小胖妞,你怎么说话呢你!我哪里脑子不开窍了?”

    许文丰够骚气的,下车就把车钥匙扔给了一边跑来的小伙儿,那小伙儿像是早已经轻车熟路了,接过之后还十分高兴地尊称了一声“许少,老位置”,就屁巅巅儿地去停车了。这让旁人见了都要愕一把,医院什么时候还有这种周到的泊车服务了。

    李悦薇看了一眼,继续说,“我还以为你看不到我胖我丑我没学历呢?你就舍得你那么英明神武的大表哥,配我这个?”

    许文丰一听就乐了,对李悦薇自惭形秽的自知之明很满意,“嗯,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自己是个什么素质。所以,你今儿就乖乖听哥的,回头等你把这身膘减掉了,估计……还是有点儿潜力滴!”

    “切!得了吧,我才不想搞**。”

    “你,你说什么?”

    “许叔叔,检察走哪儿啊?麻烦带个路。”

    李悦薇是真的觉得许文丰就是个逗逼,说的话都是没经脑子的那种,无法理解,这么个人还敢自称屠勋的私人秘书。看那个男人没这么不靠谱儿啊?不怕把公务交给这个逗逼办砸了嘛?

    “哎哎,小胖妞儿,你给我说清楚,怎么……怎么咱就**了?”

    李悦薇受不了地翻了个白眼儿,索性去前台问穿着粉红护士服的咨询员。

    许文丰被李乐挡住,小家伙虎着小脸瞪着人,两人杠上了。

    “小子,你干嘛?”

    “叔叔!”

    “叫这么好听,我是不会给你买糖吃的。”

    “叔叔不能欺负姐姐。”

    “什么,我哪有欺负?”

    “你们是叔叔,不是哥哥。姐姐是我的!”

    所以,他们超越辈份,就叫**?!这小屁孩是啥逻辑啊?我去,他得把他们姐弟两的奇葩逻辑扳正了,为他哥的幸福未来铺一条康庄大道啊!

    加油!

    ……

    “请问……”

    李悦薇刚问出口时,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讨厌的家伙出现在医院里。

    那人耸拉着身子,身形微微有些歪斜,整个人像是矮了一大截儿似的,愁眉苦脸地跟在一个妇人身边,被一个年轻男人扶着。

    刘浩?!

    错过前台时,她听到那妇人,应该就是刘浩的母亲,焦虑不矣地说着,“好在我朋友关系多,才打听到这家私立医院刚好来了一位世家古医专家。这专家还是帝京来的,专门给国家大人物看病的那种,希望能看出个正形儿来,不然……哎,我说你这个臭小子,整天在外面给我追猫斗狗的搞些什么五四三,被人欺负成这样儿,真是……”

    刘妈妈说着,突然就伸手去拧刘浩的耳朵,刘浩疼得哇哇大叫,一迳儿地求饶,完全没有平日在学校的横气儿。可见,这刘妈妈还是个泼辣主儿,刘浩这会儿乖得跟龟儿子似的。

    原来,刘浩之前被拧脱臼了关节后,找了正骨师傅,也不知怎么回事儿,瞧着正好了,刘浩还吆喝疼,吆喝不舒服,人也打不直,身子一直有些歪斜。后来刘妈妈问了好些人,听说估计是什么特殊手法,需要知道这种手法的中医骨科专家才能治,好不容易才问到这家私立医院。

    李悦薇微微侧身躲过之后,越瞧刘浩的衰样儿,越觉得解气儿,爽啊!

    再回头看许文丰和李乐拌嘴,也不躁了。

    欠就欠吧,反正她都欠那人一条命了。这些她都一条条记着,只要她能迅速强大起来,迟早能把欠的都还上。

    许文丰出马,很快就有护士长亲自迎,还恭恭敬敬地叫许文丰,“理事长。”

    “呀,许叔,你还真是这家医院的大股东吗?”

    “什么大股东,本少爷是大老板。”

    “那屠叔叔呢?”

    “我哥是大大老板。”得,一捧屠勋,这厮就瞬化小迷弟,智商全用在夸大表哥上了。

    朝中有人好办事儿,检察进行得很快很顺利,毫无例外地,又碰到刘家母子。

    李悦薇继续捧吹许文丰,“许叔,您的权利是不是很大呀?像大总裁那么大?”

    “那当然。”

    这会儿,许文丰昂起的下巴就没放下来过,他也不知道小胖妞儿为啥突然就对自己表示出一副崇拜的模样,他就当她终于识实务者成了女俊杰吧!

    “刚才我看到个不太对付的家伙,能不能帮我……”

    许文风一听,就跟猫儿见着鱼、老鼠闻到腥似的表情,双眼都放亮了,“什么,你碰到仇家了?哪里?哪个小子这么不长眼的敢对我嫂……呃,敢欺负我许少的小侄儿?”其实内心十分兴奋,更想知道哪个壮士有此胆量跟小胖妞儿互怼来着?如果顺眼的话,他不介意推波助澜一把,看小胖妞儿吃憋,感觉想想都很……令人回味儿。

    咩哈哈哈哈——

    “诺,就是那个家伙。”李悦薇哪会不知许文丰的小心思,换了副语气表情,“这个叫刘浩的家伙,是我们学校的垃圾班,那天我高考的时候,他还指使小混混想袭击我,让我没法进考场,想让我进医院。好在那天屠叔叔救了我,不过,屠叔叔的手臂好像被摩托车挂蹭到了……”

    “什么,这小子竟敢伤我哥?!活腻味了!”他哥之前手臂还受了伤呢,他偷瞄到过纱布绷带。

    “是呀是呀,我昨晚看屠叔叔的手臂,还有白疤……”

    “臭小子,必须打出去。”

    许文风被姑娘左一句伤又一句疤搞得脑子都发浑了,想也没想就下了个狠手。

    随即。

    本来很幸运地挂上了秦医生的号,只需要等上一两钟头就轮到他们。

    刘妈妈已经觉得谢天谢地了,这可是帝京来的大专家,一两个小时根本不算啥,总比他们必须坐飞机去帝京那花的时间就不只一两小时了。

    好不容易,终于轮到叫他们的号儿了,护士小姐一脸歉然地跑来表示。

    “哎呀,刘太太,真是,真是不好意思。”护士小姐内心尬得厉害,可是刚才被年轻英俊的理事长殷情拜托,她也推脱不得,“秦教授突然接到帝京那边的一个紧急电话,要赶回帝京去,这……这会儿已经离开医院了。我们也是刚知道,真是太抱歉了。让您久等了,这……要不我帮你换我们院另一位主任医师,也是很有经验的……”

    “什么?怎么之前还好好的,这会儿突然就说走了?你们……你们医院这是在耍着人玩儿,是不是啊?让我白白等了……”

    刘妈妈不愧是常在商场上打拼的女强人,声气十足,一下就闹开了,引来了不少人。

    其中,刚好包括还在内里帮人看病的,秦大夫的助理医师。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