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第19章 开始被包养的日子
    “我只知道,那个叔叔肯定很有钱,他穿的衣服像是手工制的。还有他手上好像戴了一块表,你屋里杂志上有的那个像是个数学符号的牌子的表……”

    “你是说奥米茄?!天……”这牌子的一块表,值几十万软妹币啊!

    卢雪曼瞬间觉得自己好像撞见了一座超级大金山,心跳加速,双颊泛红光,就差眼睛里迸出两个“¥”了。

    “那你到底认不认识他?有没有他的联系方法,快告诉我?!”

    “这个啊……”

    李悦薇故意卖官子的样子,惹得卢雪曼浑身跟蚂蚁在爬似的痒痒得不行,急得不行。要是真能认识这样一个大人物,有机会做对方女朋友的话,那她这辈子就发达了。到时候,哪还用得着这么苦哈哈地当个学生仔,天天做题做到眼抽筋,跟那么多人竞争一个大学名额。

    然而,监考老师催促了几次,看卢雪曼即不是自己考室的,又紧赖着不走,就更生气了,大声警告。

    卢雪曼只得悻悻然地跑掉,被李悦薇这么暗示之后,整个儿都没有多少考试的心思了。

    考卷发下来时,李悦薇全神惯注地扫题,心算,迅速得出几道题的答案来。等到答题铃声一响,提笔就写下了好几道题的答案。

    那时候,卢雪曼还想着飞上枝头当凤凰,想得整个人都有些飘飘然昏昏然不知所心然。铃声响完了,她才不得不收敛心神,开始答题。却因为思绪飘得太远,半晌都没想出答案,整个节奏都落后了。

    监考老师巡场时,看到奋笔疾书,书写工整的李悦薇时,有些赞许地点点头,慢慢走开了。老师也是因为刚才李悦薇和卢雪曼考前还在说闲话,不好好做准备,才下意识地多关注了一下李悦薇。看到李悦薇答题答得认真,快速,节奏感还那么好,便放下心来。

    卢雪曼这边,别人的试卷都翻篇了,她还纠结在第一页。看到这情况的监考老师,心下直摇头,觉得这个女学生性子浮躁,沉不住气。都考试了,还在外面闲晃悠,到场得晚不说,不好好看题,还一副神游在外的样子,要想考个好成绩,难了。

    这第一场考试,在不知不觉中,就结束了。

    铃声响起时,李悦薇刚好检察完了一遍,还有些不舍得交卷。总体感觉还是不错的,便放下笔,依序离开了考室。

    出来后,就撞见了陈可。看对方的脸色,情况应该都不错。

    两人相视一笑,之前也早约好了,考完就过,不多谈,全力以赴接下来的科目。

    “小薇,中午和我们一起吃饭吧!你别不好意思,一起一起啦。”

    陈可和李悦薇好了半年,很多时候都觉得李悦薇成熟稳重,看事做事都特别有主见,很喜欢这个“突然发生异变”的同学。有时候,她都觉得自己很幼稚,一旦遇到想不通的,只要一问李悦薇,都会变得简单,迎韧而解。加上李悦薇这半年的成绩提升,也相当靓眼。父母知道李悦薇在学校很照顾她,成绩还很不错,了解赵素梅这个后母的一些事情,对李悦薇又多了一分同情,也很赞同两个女孩子多交流,多来往。

    说话间,陪考的李父李母已经在门外招呼。

    李悦薇有些犹豫,活了两辈子,因为自卑,家庭环境的不友好,她都没有轻易受人恩惠的习惯。她很清楚,在她和陈可的友谊里,陈可对她的帮助其实更大。

    “姐,姐!”

    正在这时,李乐从人群里窜了过来,一把攥住了李悦薇的手。仰着小脑袋,一脸的紧张认真,小模样可萌可萌了。

    陈可一见,就逗着李乐玩,直呼羡慕李悦薇有个乖萌小正太做弟弟。这在时下的独生子女家庭,非常少见。

    李悦薇心下苦笑,在一个满是自私自利、充满算计的组合家庭里,经济条件又一般,三个孩子因为成长,还要互相争夺资源,真不是什么轻松惬意的事儿。

    这下陈可还要拉着李乐一起吃饭,李家父母也表示没有什么介意的。

    李悦薇更不好意思了,哪能两姐弟都蹭人家的饭。正骑虎难下时,一道高大身影又出现在了她身旁。

    “你们好,我是小薇爸爸的战友。受李班长之托,这两日做小薇的陪考。午饭我已经订好餐馆了,都是普通家常菜,如果几位不介意的话,凑一桌,如何?”

    屠勋出现得有些突兀,胜在他形象极正派,自带气场。身为普通小市民的李家夫妇被几句话一带,就从善如流跟着走了。

    李悦薇觉得奇怪极了,当着同学家长的面,不好不给面子,只能在转身时,用力攥了攥屠勋的袖角。屠勋低下头,迎上女孩疑问的眼神,目光微微一柔,把军帽给女孩戴上,只提醒一句“太阳大”。

    这个人会不会太奇怪了啊?

    李悦薇装着满肚子的疑惑,也只能暂时压下,跟着走了。

    殊不知,自己被“包养”的日子,似乎就从这一天拉开了序幕。

    ……

    这方人一走,卢雪曼才一脸沉郁地出了考场。

    赵素梅好容易见到女儿,忙迎上前,送水送零食,询问考得如何。

    卢雪曼虽然答完了题,但是整个过程都有些恍恍惚惚的,状态并不怎么好,心里也没多少底,被母亲多问了几句,就不耐烦地发起了脾气。

    “好好好,妈不问,妈不问了。现在也考完了,咱就不想了。咱们回家去吃好吃的,再好好睡一觉,下午好好考。”

    卢雪曼喝了爱喝的奶茶后,情绪好转了点,朝四下看了看,问起李乐和李悦薇在哪。

    赵素梅看了看没见儿子,也着急起来。

    卢雪曼见状,心想那小白眼狼肯定粘着李悦薇不撒手,找回来也是碍她的眼。李悦薇现在手上有李纲给的小金库,日子过得飞起,经常都不在家里吃饭了。

    便道,“妈,李悦薇那有李叔的小金库扛着,你担心个啥,她不会饿着小乐的。要是你真担心,就打下她电话,问问看不就知道了。我手机不是在你那儿吗?”

    “哦,对对,先打电话。”赵素梅一边摸手机,一边埋怨,“小乐这孩子也真是的,一转眼就给我跑不见了。可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你可不知道,早上那个骑摩托车的,连人带车都被警察局的人带走了,说是故意在高考考场违规驾驶,伤及考生,性质非常严重,不仅要赔钱,还可能在局子里蹲上好几天……咦,这是什么?曼曼,你手机好像有很多陌生来电,这个是短消息?”

    卢雪曼一听母亲提摩托车的事,顿觉头皮一紧。再听母亲看着手机疑惑的样子,吓得立马将手机夺了回来。

    开玩笑,这来电和短信多半是刘浩那边事情失败打来的,绝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题外话------

    嗯哈,预告一下贱们们正在前往作死的道路上……。嘎嘎。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