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幸福重生:勋爷花式逼婚 > 第9章 屠叔叔的小忧桑
    半年前?!

    那时自己刚重生回来,正是最冷的节气。

    因为常年睡在湿冷的客厅里,身体素质差,动不动就感冒咳嗽,还发烧。

    那一次,正是记忆里最严重的一回。

    刚好碰到强降温天,她睡觉时关上了客厅的窗户,防止对流,谁知卢雪曼半夜起床嫌屋子不通气给打开了。她本就在感冒中,这一吹直接烧上40度,加上咳嗽,一度产生窒息濒死的感觉。

    那感觉太可怕,重生回来的她对死亡的记忆尤其清晰,当即一门心思只想着“要活命”,谁敢阻止她,她就跟谁拼命。

    拼着那股子狠劲儿,她给父亲所在的部队打了电话,钱还是向楼下的小卖部赊来的。

    事后赵素梅不还也得还,每天她上下班都得经过小卖部,邻里邻外的人都知道她是后妈,多少都要顾及些门面。否则,她爸回来要听到什么风言风语,赵素梅一样吃不完兜着走。

    这些事儿,也都是她后来出社会才慢慢悟出来的。可恨自己前世太懦弱自卑,才会被那两母女吃得死死的,各种苛待她,有恃无恐。

    那个电话,父亲接到了。若仔细算起来,那竟然是前世加今生的第一次,她向自己的亲生父亲求救。

    她几乎是哭着,咬牙切齿地将电话打完。

    要活命,要钱,要换房间,更要尊严!

    她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想的,她提出了一大堆的要求,有的甚至相当无礼,但她仗着自己当下年纪小,有任性的资本,一骨脑儿全说了出来。

    令人惊愕的是,两世印象里木讷严肃、偏心薄情的父亲,一口就答应,还很快托了人来帮她。

    ……

    忆起当初,李悦薇眯起眼,又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男人。

    试探地问出,“你是那位……”

    有点尬。

    那日,她跟赵素梅撕逼,打换房大战,病还没好全,一门心思想着自己的计划安排,并没有太注意父亲请托来的人长啥样,连对方自我介绍的姓氏,都忘了。

    哦,她只记得一个特别的标志,那个人戴着一顶黑色的平顶军帽,面目被掩去大半,就和眼前的男人一模一样。

    听到女孩的称呼,屠勋再次肯定,这姑娘是真不记得自己了。

    “……”

    他默去了有些难以铭状的复杂心情,口气并无波澜,“我姓屠,屠勋。”

    李悦薇终于展眉,挤出一个更尬的笑,“啊,您是屠叔叔。”

    “……”

    叔叔?他今年才二十五,年长她八岁,是有点大。但他这个年纪,貌似还不至于被她叫叔叔。

    “不好意思啊,我那天病得脑子都糊涂了,其实我一直想跟你好好说声谢谢的。”

    病得糊涂了?

    那天叫他帮忙买手机,选起手机来的各种要求新颖又时髦,比惯爱玩电子产品的许文丰懂得还多;办银行卡的时候,也完全不像第一次。不管哪一点,都看不出这脑子有多糊涂。

    “只可惜,忘了问您电话号码。后来我跟爸联系时,还请他代我跟您再说声谢谢。”

    屠勋听到姑娘这滔滔的不绝,眉心轻轻夹了一下。只是不熟悉的旁人,暂时是看不出他任何情绪。

    “啊,对了。”李悦薇像又想起什么,要伸手掏包包,不过伸了一半,唔,拉开校服拉链时,忙背转过了身。

    从姑娘的动作,屠勋不用看也知道,这包包应该是藏在衣内有点隐秘的安全位置,不便于当众行事。和当初第一次见面一样,对于自己的贵重物品,姑娘十分小心谨慎。不得不让人疑惑,她平日的生活环境是不是不太“安全”?!

    李悦薇掏出了一张卡,递到屠勋面前,“屠叔叔,我的银行卡已经办好了,钱也转好了。你这张卡,现在可以还给你了。真的很谢谢那天你帮我那么多忙,非常感谢。”

    说着,李悦薇双手捧上一张银行卡,微微躬身行了个大礼,在外人眼里看着,真是十分有礼貌的小姑娘啊!

    手举了半晌,没人接。

    李悦薇疑惑地抬起头,又唤了一声,“屠叔叔?!”

    确定这人就是父亲之前请托来帮助过自己的兵叔叔,她已经没有初时那么害怕排拒了。不过,眼下是个什么情况啊?为啥不接卡?之前办卡时,他们不是说好了,等她有了自己的卡,这卡就得还他嘛?

    殊不知,连续三次,被个大姑娘叫“叔叔”的屠boss,此刻很有揉额头的冲动。

    他真有那么老?

    如此纠结时刻,恰又有几对男女经过,就看到一小姑娘向一大帅哥双手奉上一张亮晃晃的银行卡。

    一男的见了,立马对冲在自己前面的女人吆喝,“哎哎哎,你看看人家小夫妻多时髦,人家是女孩子把银行卡交给老公管理。这《婚姻法》都没规定老公必须给老婆交卡的,都什么年代了,居然就为这事儿跟我吵离婚,这不是low是什嘛!”

    一女的见了,嗷道,“这姑娘一看就是被那男的吃得死死的。要我有那么帅一老公,卑躬屈膝点儿,我也愿意啊!啧啧啧,瞧瞧这大长腿,明星脸,气质body,你有哪样儿啊!”

    男的默了。

    一年长的竟然来劝,“小姑娘,结婚可是两个家庭的结合,你这样儿,可得想清楚了啊!”

    一年轻的哧笑起来,“有什么好想的。人不风流枉少年,累觉不爱咱就离!手续费不过一顿快餐的钱,怕什么。姑娘,姐支持你,搞定帅哥,飞起!”

    李悦薇,“……”

    屠勋,“……”

    约在民政局门口的人,真是蠢极了!

    那个谁某人许文丰,此刻整个人都扒拉在男助理身上,惹得路人都频频侧目了,毫无自觉,还顺带跟男助理咬起了耳朵。

    “哎哎,阿望,那丫头好像给我哥递了什么东西?不会是什么危险物品吧?”

    男助理望天,boss连枪林弹雨都不怕,会怕一个学生妹递的银行卡?!

    “啊呀,那丫头不会想拿钱感谢我们拾金不昧吧?准考证现在我身上,我得去给我哥撑场子啊!”

    “不行,表少……”

    阿望被突然凑上来的俊脸吓住,差点儿被吻上,吓得他忙将身上粘着的人推开,就给许文丰钻了空子,跑了进去。

    两个学生刚好从他两面前经过,看着两男人差点儿kiss,全是惊讶好奇,瞪大眼看得眨都不眨。

    阿望满脸爆红。

    “哥,我来了!”

    许文丰的内心台词其实是:哥,我来给你救场了,我可是真真儿的24孝好弟弟哇!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