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 > 正文 第三千一百九十四章 最终章
    正文

    郁少寒不是不喜欢孩子,而是不喜欢太笨的孩子。

    云懿没再说什么,转过头看着窗外发呆。

    “怎么了?”见她有些不高兴,郁少寒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

    云懿摇了摇头:“没什么。”

    郁少寒也没再说什么,将她头顶的空调调低了些,拿过小薄毯为她盖上:“还要飞很久,累了就先睡一会。”

    云懿笑了笑,眼里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她想和郁少寒一起生儿育女,可是她好像忘了问郁少寒愿不愿意,虽然他们经历过那么多事,按理说她不应该怀疑他的感情,可是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要多想。

    傍晚,飞机在机场降落。

    两人下了飞机,坐上车,行驶了一段距离后,云懿忽然发现什么,有些惊讶地道:“我们是回东南亚了吗?”

    外面的建筑风情,分明就是东南亚的。

    话音刚落,车子停下,郁少寒道:“到了。”

    云懿朝车窗外看了一眼,眼里顿时闪过一抹错愕,推开车门下车,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紧闭的大门:“这里是……怎么会这样?”

    这里是曾经郁少寒在东南亚的住址,但是在那次意外中不是已经被炸为平地了。

    可是现在云懿眼前出现的是一座完成的大门,没有丝毫被炸过的痕迹。

    “走吧,进去看看。”

    郁少寒走到她身边道。

    云懿看了看他,眼神一闪,快步走过去,伸手推开门。

    大门缓缓打开,只见一个宽敞的院子出现在眼前。

    院子里有一个漂亮的石头屏风,绕过石头屏风是一个大院子,院子里摆着一排排架子,上面摆满了花盆,花盆中种着茂盛的植物。

    旁边还有浇水的水管,挂在屋檐下的风铃……

    云懿惊喜的看着四周,眼神一闪,朝旁边一个房间跑过去,推开门只见房间里摆着红木家具,茶几上是蓝白相间的桌布,柜子旁放着一个小书架,上面放着几本书。

    再往旁边走是厨房,浅金色的橱柜、白色的大冰箱,餐厅里摆着一盆栀子花,正是盛开的时候,花枝上有几个白色的小花骨朵,阵阵浅浅的栀子花香飘散在空气中,等花盛开的时候,花香味就会更浓一些。

    云懿一眼不眨地看着四周,转身朝外面跑去,只见郁少寒站在院子里的水缸旁,手里拿着一包鱼食,正在喂鱼,抬眸朝她看过来,眼里盛满星星点点的笑意:“喜欢吗?”

    “嗯!”云懿用力点头,满眼激动地道:“你让人重建了这里吗?你是怎么做到的?这里几乎和以前一模一样!”

    这里房子的结构、装修、摆设都和曾经他们住的地方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房子很新,可以看出是重新建造的。

    郁少寒放下鱼食,拍了拍手,抬脚朝她走过来,道:“嗯,之前让人把这里重新造了一下。”

    “那你为什么都不告诉我?”云懿皱起眉道。

    郁少寒笑了下:“现在告诉你,你不开心吗?”

    “当然开心!”云懿道。

    这里是她失忆那段时间住的地方,也是在这里,她从对郁少寒的喜欢越来越多,这个地方对她来说有特别的记忆。

    “只可惜他们不在了。”云懿叹了口气。

    她说的是女佣和司机。

    当时除了郁少寒,云懿就数和他们关系好。

    “别想那么多。”郁少寒走过来揉了揉她的脑袋:“我们去休息一下行李,一会出去买些菜。”

    “好。”云懿点了点头,拉起行李箱便朝房间里走去。

    “你要去哪?”

    走到卧室门口,见云懿还要继续走,郁少寒一把将她拉回来。

    云懿愣了下,理所当然地道:“当然是回我的房间啊。”以前她住的房间。

    郁少寒挑了挑眉:“你要回你的房间?那我怎么办?”

    云懿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他话里的意思,这些天他们虽然没有发生实质性关系,但是一直都住在一起。

    “进去。”郁少寒朝一旁的房间抬了抬下巴。

    “哦。”云懿应了一声,拖着行李箱走进旁边的房间,微微一怔,接着没忍住笑出声。

    “你笑什么?”郁少寒道。

    云懿摇了摇头:“我是在笑,以前我从来没想到会住进这里。”

    那时候的郁少寒可是一朵高岭之花,多和她说一句话都是不屑的,哪像现在。

    郁少寒勾着唇微笑着注视着她:“我保证以后都让你住我的房间。”

    云懿顿时小脸一红,娇嗔地白了他一眼,拖着箱子去收拾行李了。

    因为房子是新建造的,衣帽间里没有衣服。

    云懿将箱子里的衣服都挂好,东西也不多,整理完东西出来,却发现郁少寒不在房间里。

    “郁少寒?”

    “郁少寒?”

    房间里静悄悄的。

    云懿转身朝门外走去,客厅、厨房、院子……各个地方找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郁少寒的身影。

    奇怪,他到底去哪了?

    到处都找不到郁少寒,云懿决定先回房间,拿到手机给他打电话。

    走到房间门口,云懿推开门走进去,顿时被吓了一跳,只见郁少寒好端端站在屋子里,身上换了一套浅蓝色的西装,里面穿着深紫色衬衣,休闲中透着几分贵气,愈发显得英俊非凡。

    “你怎么在屋子里,我刚才到处找了你一圈,你没听到我叫你吗?呃,你都换好衣服了么,那我们去买菜吧。”

    云懿说道。

    “云懿。”郁少寒目光定定的看着她。

    “嗯?怎么了?”

    “你过来。”郁少寒道。

    云懿觉得有些奇怪,还是抬脚走过去,疑惑地道:“你叫我过来干什么?”

    郁少寒紧紧注视着她,一言不发。

    “你怎么了?”云懿皱起眉,表情有些严重:“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你喜欢这里吗?”郁少寒忽然问道。

    云懿愣了下,有些好笑地道:“喜欢啊,这个问题你刚才不是都已经问过我了吗?郁少寒,你到底怎么了?”顿了顿,她忽然想到什么:“是不是你有急事,我们要离开这里?没关系的,那就等将来有时间再来,现在需要我去整理行李吗?”

    虽然她很舍不得这,但是也不想成为拖他后腿的人。

    郁少寒紧紧注视着她,过了几秒,忽然单膝跪了下去。

    云懿顿时错愕的睁大眼睛:“你……”

    郁少寒性感的喉结滚动,抬起手,只见掌心里出现一个深蓝色的盒子,将盒子打开,一枚粉色钻戒出现在眼前,晶莹剔透的粉色钻石被切割成一个心型,闪耀着细细碎碎的光芒,美得炫目。

    “云懿。”郁少寒声音有些干哑地叫她的名字,目光紧紧注视着她:“我想了很多地方,都选不到一个最好的求婚场所,直到想到了这里,这里是你重生的地方,也是我们见面的地方,缘分是个很奇妙的东西,我来这里的时候是为了躲避,可是没想到命运让我遇到了你,这大概真的是命中注定,我想和你组成一个家,想拥有和你的孩子,想下半辈子都站在你身边,其实很早以前有句话我就想告诉你:

    云懿,求你——嫁给我!”

    他说嫁给他!

    云懿曾经想过很多次郁少寒会不会求婚?如果他求婚是什么样子?

    却没想到今天来的这么突然!

    在这个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房子里,他向她求婚了!

    云懿咬着唇,将手指伸出去:“戴戒指。”

    郁少寒眼睛一亮,立刻拿出戒指戴到她无名指上。

    云懿看着自己的无名指:“好看吗?”

    “当然。”郁少寒站起身,握着她的手,目光紧紧注视着她:“你答应嫁给我了,就不准反悔了!以后你就是我的妻子了!”

    他的妻子……

    此刻云懿忽然有种梦想成真的感觉,眼神闪了闪,问道:“我前几天和你说要声几个孩子的事,你都不理我,为什么?”

    “呃,因为怕自己说漏嘴了。”

    他这么精明的人,竟然也会有怕自己说漏嘴的时候?

    云懿挑了挑眉,笑着道:“郁少寒,其实你刚才是在紧张吧?你故意躲起来不见我,对不对?”

    郁少寒表情一僵,扭过头看向另一边:“不是!”

    鲜少看到他这样,云懿顿时忍俊不禁地偏要去看他:“你就是紧张了,要不然你不会这样说的,你还不承认自己紧张!”

    郁少寒偏着头躲,可是越躲云懿越来劲,眼睛一眯,一把将她打横抱起。

    “你干嘛?”云懿下意识圈着他的脖子,有些错愕地道。

    郁少寒紧紧注视着她:“你不是想和我生孩子吗?现在满足你!”

    说完,他抬脚朝大床走去。

    云懿满脸爆红:“可是我们还没结婚呢!”

    郁少寒:“婚姻登记处下午六点下班,造完孩子还来得及!”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