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六百七十一章 换花
    正文

    宫老侯爷自觉已经处理的很公平公正了,可姜宝青竟然还是这么一副阴阳怪气的模样,气得他脸色难看得紧“你就尽管去罚,是这丫鬟犯错在先,没有人会因此说你!”

    宫计神色越发冷了,正要开口说什么,姜宝青拉了拉他的衣角。

    她笑了笑,起了身“算啦,不过是一个被人利用的丫鬟……老侯爷,老夫人,忙了一天了,我也有些乏了。若是没旁的事,我能先回去休息了吗?”

    翟老夫人被气得根本就不想说话,冷哼一声。

    宫计牵着姜宝青的手,直接转身出了寿安居。

    一出寿安居的院子,他便将姜宝青打横抱了起来,大步往前走着。

    几个丫鬟只得快步小跑才能跟得上,又不好意思抬头去看,面色绯红的垂着头小跑跟在主子身后。

    姜宝青吓了一跳“你做什么?”

    宫计声音有些低沉“又让你受委屈了。”

    姜宝青抬手摸了摸宫计的脸,他过来的时候是直接拎着剑的,身上还穿着督察司的制式衣衫,说明刚从督察司回来,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便往寿安居这边赶了。

    “我不委屈,你还帮我寻了那位公公,帮了大忙呢。”姜宝青低低道,“我只是,心疼你……”

    爷爷跟奶奶心偏到天边去了,什么事都反而要让他们这些受了委屈的人退让。

    今天她更加清晰的认知到,她再怎么替宫计委屈,那两位老人根本就不会反省。

    她捧在手心里舍不得让他委屈的宝贝,只是那两个人心里可以再受些委屈的次要者。

    宫计低头亲了亲姜宝青的脸,半晌,才道“我们带着娘,搬出去住吧。”

    姜宝青吃了一惊。

    她不是没想过搬出去,但现下一旦搬出去,就代表着跟定国侯府决裂。那二房那边原本霸占的大房的财产,就更名正言顺了。

    姜宝青不是舍不得那些财产,但她是真的不愿意都便宜了二房“我不想便宜了他们。”

    宫计又亲了亲姜宝青的另一侧脸颊,低声道“该做的布置也差不多都布置好了,就等时机了……搬出去是有些麻烦,不过眼下已经都能解决了,不会便宜他们的。”

    姜宝青脸上还是写满了拒绝。

    她知道宫计向来不会说他的苦跟累,从来都风轻云淡的,仿佛做什么都轻而易举。

    姜宝青都知道。

    “我不想让你受委屈,”宫计定定的看着怀里的姜宝青,“我方才进去的时候,你不知道我提剑把他们都杀了。再让他们为难你,我受不了了。我知道我的夫人很厉害,这些事都能解决,可你也不过是个小姑娘,也会难过……我在督察司里办公的时候,一闲下来就忍不住会想,今天我的小姑娘过的开心吗?我只要一想到她们为难你,我就真的,按捺不住那股戾气……我不想再这么牵肠挂肚下去了。”

    姜宝青心下酸酸软软的几乎成了一泽汪洋。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听你的,我们带着娘搬出去,自己住。”

    见姜宝青终于应了,宫计脸上总算是带出了一分笑来,稍纵即逝。

    他亲了亲姜宝青的嘴角“那就这么说定了。”

    姜宝青跟宫计回了入景轩,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她是自个儿走进去的。

    姜晴蹲在入景轩的廊下,看那模样,已经等了很久了。

    见姜宝青跟宫计一道回来,姜晴雀跃的奔了过去,拉着姜宝青的手,不住的询问“没事吧?姐姐?她们没为难你吧?”

    宫计给了姜宝青一个眼神。

    意思是,你妹妹都这么担心你了,更别提我了。

    姜宝青给了姜晴一个大大的笑“嗨呀,放心吧,大获全胜。”

    姜晴一听,这才放心的笑了起来“那就好。”

    宫计随手将剑往旁边人手里一放,催着姜宝青进屋子“为着劳什子夏日宴,忙了这些天了,去屋子里休息一下。”

    姜晴也忙不迭的让开“对对对,姐夫说得对,姐姐快去休息,我,我去练琴啦。”说着,撒腿就溜,生怕自己阻碍了姐姐跟姐夫说知心话。

    姜宝青看着妹妹跑得极快的背影,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跟宫计进了屋子。

    廊下,丁香愣愣的抱着宫计的剑,许久才回过神来,浑身都在微微颤抖。

    这是……大少爷的剑。

    他愿意让她碰他的剑!

    丁香整个人都仿佛坠在云端中,飘飘乎不知所矣。

    她将宫计的剑,珍而重之的抱去了书房,将它挂在了宫计往日挂剑的地方,痴痴的看着它。

    春芹进来给宫计书房里插着的花换水这花还是姜宝青亲手去园子里采来插在瓶子里的,给宫计清冷肃然的书房,增添了一抹亮丽的生机。

    春芹一进来,就看着丁香在盯着她们大爷的佩剑,她没多想,随口道“这佩剑真有韵味,也怪不得大爷向来宝贝他的佩剑。”

    丁香听得,心头又是犹如擂鼓。

    没错,宫计向来珍爱他的佩剑,一直都是他随身的小厮帮着拎的。

    可这次,他竟然随手将他的佩剑递给了她……

    这只能意味着,她在大少爷的心里,也是与众不同的!

    丁香嘴角的笑,根本按捺不住。

    春芹正把花瓶里的水小心翼翼的倒出来,丁香走了过来“这花也应该换了,开得都有些败了,我再去替大爷采一些吧。”

    说着,便直接把那花瓶里插着的鲜花给一把拔了出来,拿着出门准备扔了。

    春芹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便见丁香已经拿着那花出了门。

    “开得有些败了吗?”春芹挠了挠头,“我咋没大注意……算了。”

    既然丁香已经去采了,春芹便没再说什么。

    到了晚上宫计去书房的时候,发现书桌上那细颈瓶子里插着的,是园子里的几支小叶丁香花。

    宫计也没在意,以为姜宝青给他换了新的花,坐了下来,准备翻找些东西。

    丁香端了一壶茶进来,知道宫计喜静,尽量放轻了脚步,给宫计斟了一杯茶。

    宫计看也没看一眼,恰好渴了,伸手端过来,一饮而尽。

    丁香又帮着斟满。

    宫计这次没伸手,专心致志的从已经发黄的案牍中翻出他要的情报来。

    过了一会儿,又听得丁香小声道“大爷,这茶有些凉了,奴婢给您换一壶热的去。”

    宫计无可无不可的应了一声。

    田园小针女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