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六百一十八章 投毒
    正文

    那管家这次没过来,过来个小丫鬟,拎了一份糕点盒子,态度平和,平和里却有又掩不住的高傲:“多谢这位夫人的相让,我们家世子夫人最是讲理,这是我们家世子夫人的一点谢意。”

    觅柳客气的接了过来,没多说什么。

    夏艾气得浑身有些发抖,但也谨记着不能失控给她们家夫人招来祸患,待那丫鬟娉娉婷婷的走了之后,夏艾这才抑制不住怒意,从觅柳手里接过那包装精美的糕点盒,气极反笑:“这位世子夫人,真是好大的架子!谁没吃过点心似的,真要是懂礼就让我们先走啊!”

    夏艾是个心直口快的,姜宝青不以为杵,笑了笑没说什么。

    毕竟是在私密的马车车厢里,夏艾想说什么,随她去。

    “好啦,消消气,”觅柳劝着夏艾,“这次奶奶带我们几个出门,可不能给奶奶招惹麻烦。”

    夏艾依旧是气鼓鼓的:“觅柳姐姐,我晓得!就是气不过!我们家奶奶,也是圣上亲自封过的一品诰命夫人,不比什么世子夫人品阶低!……她那般趾高气扬的轻狂,我就是替咱们奶奶委屈。”

    姜宝青看着夏艾一张秀美可人的瓜子脸气鼓鼓的气成了小包子模样的,忍不住笑了,伸手戳了戳夏艾的脸:“行了,别气了,不过是让个路,没什么。”

    夏艾还想说什么,想了想,还是没说出口,只是依旧撅着嘴,撅的高高的。

    姜宝青哄她:“好啦,你看,咱们不过晚走一会儿,还白得了一盒子点心,多好啊。”

    夏艾想说自己又不是贪这一两口点心的人,然而看着姜宝青那笑吟吟的模样,她抿了抿唇,还是没说出口,低下头去,开始拆那一盒子糕点。

    这是京城兴芳斋做的京八件,包装精美,很适合送礼。

    夏艾一双白嫩的小手很是麻利的解开了点心的包装,拿帕子捧了一块云片糕,奉到姜宝青跟前:“奶奶先吃。”

    姜宝青笑眯眯的咬了一口,只是那点心刚到嘴里,姜宝青神色就变了下,也拿出块帕子,将嘴里那口还未嚼碎的点心吐到了帕子上。

    她又飞快的拿起小桌上的茶杯漱了漱口。

    这一系列操作看的丁香夏艾目瞪口呆。

    觅柳跟着姜宝青的时间久,几乎是立时反应过来,急急翻出怀里备着的一个小瓷瓶,倒出一粒乌黑的药丸来:“大奶奶!解毒丸!”

    姜宝青接过,看都没看直接塞嘴里嚼了嚼吃了。

    听到“解毒丸”三个字,丁香跟夏艾这才反应过来,脸都白了。

    丁香想的却更多些。

    她见姜宝青毫不迟疑的接过觅柳递过来的药丸就直接吃了,这种信任……

    若里面放着的是入口封喉的毒药呢?

    丁香的心里砰砰砰直跳,有些煞白的脸上显出几分诡异的红晕来。

    她知道这个想法很危险,可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去想。

    夏艾跟觅柳这会儿都又骇又急,哪里会去注意丁香的胡思乱想。

    姜宝青的心思也都在这帕子里包着的毒物上头。

    觅柳给姜宝青倒茶的手都颤了,就连声音也在发颤:“奶奶,您没事吧?”

    姜宝青摇了摇头。

    那毒其实下的挺巧妙的,无色无味的,一般人还真尝不出来。

    可这不是巧了吗?这毒碰到的是她姜宝青。

    那点心一入口,姜宝青就尝出来了那掩在点心层层甜意之下的不和谐,再加上舌尖的微微麻痹感,换作常人可能以为是点心与舌尖之间的触感,可姜宝青很警觉的发现了,这是舌尖对于毒素的反应。

    她当机立断,将那口点心吐了出来。

    “我发现的早,这丁点不碍事,”姜宝青又掰了块点心,这次她谨慎的碾了一点点碎末放在口中,微微一尝,下了定论,“果然是下了毒。”

    尽管看姜宝青的异常反应就已经猜到了,但听到姜宝青亲口说出来,几个丫鬟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神色。

    “怎么会有人给奶奶下毒?”夏艾小声的喊了出来,秀气的瓜子脸上因着惊惧过度却是有些发白,“这是东乡侯世子夫人送来的点心,难道?!”

    姜宝青微微摇了摇头:“倒不像是那位世子夫人故意害我,你想,她这做的都明晃晃的,我若出了事,头一个被查的就是她。若是她有心想要害我,怎么会这般大张旗鼓?”

    这话说服了夏艾,夏艾不住的点着头,还是有些惊惧:“那会是谁想害奶奶!”

    姜宝青又摇了摇头:“倒未必是想害我。”

    无论是那个管家还是那个丫鬟,过来交涉的时候,哪怕是客客气气的丫鬟,那副倨傲都遮掩不住,倒不像是知道她是谁的样子。

    难不成这位东乡侯世子夫人还随机挑一个路人送出剧毒大礼包不成?

    觅柳小脸也是被惊得有些发白,然而这会儿她还在尽量理智的分析:“……从侯府出来,一直到这个岔路口,我们的车队倒也不一定非走这条路,这位世子夫人总不能是算准了我们会走这条路,守在这里跟我们抢到,伺机送出这份点心。”

    觅柳的眼神落在点心盒子上,蹙着眉头:“这点心是兴芳斋的京八件,平日里多是拿来赠人的……”

    姜宝青点了点头,顺着觅柳的话说了出来:“或者,这是谁想害那位世子夫人,她不知情,顺手将这带了毒的糕点盒子送了出来。”

    这个猜测倒是比东乡侯世子夫人故意要害她更通顺些。

    她跟那位东乡侯世子夫人唯一的交集也就是方才的让道上,说这位世子夫人蓄意要毒害她……确实也说不太过去。

    马车里一时陷入了寂静。

    半晌,丁香才低声道:“那位世子夫人,倒也真是好命。”

    可不是么?

    把有毒的糕点盒子送了出来,还正巧碰上了能识别毒素的姜宝青……

    姜宝青心下一动,看了丁香一眼。

    丁香被姜宝青看得下意识缩了缩。

    不由得有些心虚,然而又一想,方才她在脑子里想的那些事情,姜宝青哪怕再神通广大,总不会钻到她脑袋里看到她在想什么。

    这才微微放下心来。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