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五百二十六章 你威胁我
    一直以来,那个女人跟孩子,在龚夫人心里只是一个符号代称。

    眼下这会儿听到柳净仪这般绘声绘色的描述着,龚夫人心里突然有些激动。

    那可是她盼了好久的大胖孙子啊!

    不过,龚夫人自然也没有把这急切的心思表现在明面上。

    她垂着眼,声音有些威严:“……所以这就是未婚生子,哪个好人家的姑娘能干出这等事的!?家里肯让她进门做妾,已经是网开一面了!”

    柳净仪方才还怕再气到他娘,这会儿听龚夫人话里很是嫌弃苏芮儿的样子,立即急了,道:“娘,未婚生子也不是她一个人能做出来的事,你要非说这不是好人家的姑娘能干出来的事,难道这就是好人家的少爷能赶出来的事了?!我俩半斤八两,谁也不嫌弃谁!”

    龚夫人瞪大了眼,被柳净仪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会儿门帘响动,竟是苏芮儿抱着圆圆从屋子里出来了。

    这会儿虽已是春天了,但春寒料峭的,天气还有些寒冷,小圆圆被包在襁褓里,正睡得香。

    龚夫人眼神先落在苏芮儿身上,皱起了眉。

    这女子生得妖妖娆娆的,一点都不端庄,她不喜欢。

    柳净仪忙迎了上去,有些大惊失色的模样:“你怎么出来了?外头还凉着,月子还没做完呢,赶紧进屋去。”

    苏芮儿没理会柳净仪,抱着孩子给龚夫人行了礼:“龚夫人好。我在里面听见龚夫人说要见我,便带着孩子出来了。”

    龚夫人见柳净仪这般紧张那小妖女,那小妖女却对她儿子不假辞色的,心里又不高兴了。

    她一直以为是这个叫苏芮儿的用了什么手段,一直巴着她儿子,才叫她儿子跟家里头离了心。谁曾想真实情况倒好似反了过来,巴巴的上赶着的那个,是她儿子才对!

    这打击不得不说,有些大。

    不过,当龚夫人的眼神落在襁褓中的那个孩子身上时,这些都不是什么问题了。

    龚夫人微微瞪圆了眼,看着襁褓里的白嫩圆胖的大孙子。

    啊,她的孙子长得果然极好。不过不像那个妖女,看着挺拔的鼻梁,这小嘴,活脱脱就是跟他爹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龚夫人看得眼热极了,恨不得能亲自上去抱一抱。

    这会儿,襁褓里的胖圆圆似是要醒了,眼睛还闭着,小脸一皱,小嘴巴了巴,似是要哭。苏芮儿忙熟练的轻轻掂了掂襁褓,小圆圆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龚夫人看得只觉得满心激荡,这就是她的大孙子,在这个世界上,跟她血脉相连的小人儿啊!

    “孩子长得挺好的……”半晌,龚夫人有些干巴巴的挤出一句话来,方才进门时的气势全无。

    苏芮儿怀里抱着孩子,轻笑:“嗯,随我,也随他爹。”

    龚夫人强撑着架子,不满道:“我看随他爹多一些。净仪小时候就长这样,一模一样。”

    苏芮儿自然也不会无聊到去跟人争论这个,她抿唇笑了笑,笑而不语。

    柳净仪却在一旁担忧的很:“……芮儿,要不你抱着孩子进去吧,这几日又有些冷,外头天凉呢,等过几日天气热了,你再抱着孩子出来?”

    苏芮儿把襁褓递给柳净仪:“你抱着孩子进去吧,我同你娘谈一谈。”

    柳净仪呆了呆:“啊,谈什么?”

    苏芮儿杏眼一瞪,柳净仪只觉得心神一荡,哪里还不听话,忙“好好好”的抱着孩子进屋去了。

    龚夫人看得目瞪口呆,这副没出息的模样,真的是她儿子!?

    再加上小圆圆被抱进了屋,龚夫人这会儿见不着大孙子,心里头就有些挠心挠肺的,委实不太高兴,面对苏芮儿时,就拉下了脸:“……你想谈什么。”

    苏芮儿轻笑道:“也没什么,这些日子以来,柳家派了不少人过来吧?”

    龚夫人冷哼一声:“若是你乖乖的跟净仪回家去,自然也就没这些事了!”

    再想起那么可爱的大孙子,她却看不到,龚夫人对苏芮儿怨气越发重了。

    苏芮儿对龚夫人身上散发的不满视而不见,懒懒的笑着:“回去当妾吗?”

    “怎么,当妾还委屈你了?”在龚夫人看来,许个妾位,对眼前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已经是额外开恩了,“若不是你给净仪生了儿子,柳家的门槛你摸都摸不着。”

    “夫人当我稀罕你们柳家么?”苏芮儿眼波流转,“夫人猜一猜,我若此时带着圆圆离开京城,仪郎他,到底是留下来呢,还是跟着我们母子俩,远走天涯呢?”

    龚夫人被“远走天涯”这四个字给吓得大惊失色,想想方才她儿子那副没出息的样子,这事他不是做不出来!

    龚夫人只觉得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扶住旁边婆子的胳膊,撑住身子。

    那婆子眼看着龚夫人被苏芮儿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她眼神一闪,扯着嗓子大叫起来:“二少爷啊!你快出来看看啊!夫人要被这个妖女给气晕了!”

    嗓门奇大,连龚夫人都被吓了一跳:“春云,你干什么?”

    这动静过大,终于把孩子吵醒了,屋子里响起了孩子“哇哇”大哭的声音,这会儿龚夫人也顾不得旁的了,着急道:“圆圆怎么哭了?别是哪里磕着了?”她着急得很,又不好不顾身份往旁人屋子里闯,她看向一旁的苏芮儿,急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啊,赶紧去看看圆圆!”

    苏芮儿这当娘的自然也心急如焚,只是这会儿,她还是硬下心肠,对龚夫人道:“方才我说的话,夫人可要好好的想一想。”

    说完这句,她才匆匆进了屋子,哄起孩子来。

    龚夫人显然有些失魂落魄的。

    柳净仪掀了门帘出来:“娘,你没事吧?”

    一旁的婆子正欲添油加醋的形容一番,龚夫人抬眼瞪了她一眼,那婆子脸一白,知机的闭上了嘴。

    龚夫人有些着急的问:“圆圆没事吧?”

    柳净仪脸上露出个笑:“没事,就是被吵醒了,找他娘呢。”柳净仪顿了顿,意味深长道,“这小子,就是一时一刻也离不了他娘。”

    龚夫人像是被人戳破了心思似的,猛地抬头,对上柳净仪那双仿佛看穿了什么的眼时,又有些躲闪:“……你说什么呢!”

    柳净仪肃然道:“娘,圆圆跟芮儿他们娘俩就是儿子的命。你不要打一些什么有的没的主意,不然到时候,您身边就只会剩下大哥一个尽孝的了!”

    “你威胁我!……”龚夫人捂住胸口,一副喘不过气的模样。

    柳净仪被吓了一跳:“娘,你没事吧?”

    姜宝青从容上前:“大夫在这,龚夫人,我替您看看。”

    她见龚夫人虽说一副喘不过气的模样,脸色却并不像是呼吸暂停时该有的样子。她上前,拉住龚夫人的手腕。

    龚夫人身边的婆子吓了一跳:“你谁啊!你干什么?!”

    柳净仪拦住那婆子,厉声道:“这位姜姑娘是曾经给太妃太后都看过病的神医,让她给夫人看一下身子,你出来作什么怪!”

    那婆子还是有些怕柳净仪的,忙退到一旁。

    姜宝青松开龚夫人的手腕,慢条斯理道:“奇怪了,夫人身子非常康健啊,没有什么问题。怕是一时间情绪太过‘激动’。”

    龚夫人脸上青一阵紫一阵的,这姜宝青就差明说她是装的了!

    她能听懂这话,柳净仪自然也能听懂。

    柳净仪脸上有些难以置信,慢慢的,却又变成了颓然:“娘,要是你想以此来逼儿子就范,那就大错特错了……”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