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五百零八章 只留姜宝青
    正文

    姜府的马车,昨儿被那些流民冲击的时候,也有些损伤。昨天又修了一番,宫计派来的工匠大概是受了宫计的指示,干脆又把马车内部升级了一番,这马车的舒适程度又了一层。

    不过,马车的气氛却有些沉闷,姜宝青跟姜云山两人都没有说话。

    大概也是太沉闷了,姜宝青跟姜云山互相看了眼,同时开口:

    “宝青……”

    “哥哥……”

    这么同步的撞声,两人忍不住笑了出来,车厢里的氛围总算是轻快了些。

    姜宝青脸的笑意稍纵即逝,她朝姜云山道:“哥哥你先说。”

    姜云山点了点头,顿了下:“早老师那边也送来了信,说裴师兄找了人帮忙打听,说是前些年又是洪水又是大旱的,确实好多百姓都流离失所。最近这些日子,京城外头更是聚集了不少流民,他们有组织的各自分散在京城周边,需要一一排查,已经找了路子去查了。”

    “云海先生跟裴师兄都辛苦了。”姜宝青轻叹了一声,“我昨儿也让人给屠西旺捎了话,他是城南那一块的地头蛇,行事应该咱们要便捷不少。”

    两人互相对视一眼,又都叹了一口气。

    姜云山撩起半截窗帘,看着车窗外那些忙忙碌碌的众生百态,有些走神道:“不知阿晴这会儿怎么样了。”

    已经过去一夜了。

    这正也是姜宝青担心的。

    她没说跟姜云山说的是,她还留了一手。

    她托了屠西旺的人,去了姜二丫那小院子,盯着姜二丫的动静。

    这种事,目前不用跟姜云山说了。

    姜宝青轻声道:“阿晴一定会没事的。”

    姜云山重重的点了点头。

    马车即将出城,然而这会儿西城这边的城门却戒严了,暂时关了出入城的权限,看守城的人那架势,是让人绕到北城门那边去。

    听说是公主出行,这些出入城的人虽说有些不乐意,却也无话可说,只能照办。

    然而姜宝青他们这会儿再绕到北门,再从北门绕到送别亭,相当于是绕了一大圈远路,时间怕是有些来不及了。

    姜宝青兄妹二人心急如焚,姜云山掀开车帘,从马车跳下去:“我去问一下守城官兵,看看有没有通融的法子。”

    所谓通融的法子,自然是要使银子了。

    姜云山虽说一直在云海老人这等出世的大儒身边学习,却不迂腐刻板,许多事他看得很开。

    眼下似乎也只有这个法子了。

    姜云山一身雪青色滚边绣玉竹长袍,一看是哪个世家出来的清贵小公子。守城人对他客气的很,抱了抱拳:“……这位小公子,暂时关了城门是头的指示,我们下头的人只是按指示办事而已,您应该也清楚。”

    官兵都这般客气的说了,姜云山也不愿意为难人,看来这事是没什么转圜的余地了。

    他叹了口气,看来只能抓紧时间从北城门那边绕了。

    然而这会儿,郑南却又突然现身,在车窗外恭恭敬敬的给了姜宝青一个令牌似的东西。

    姜宝青接过来,入手沉甸甸的,头刻着四个字:

    大将军令。

    是宫计的令牌。

    姜宝青一惊,这相当于军印虎符了啊。

    郑南在车窗外恭敬的对姜宝青道:“姜姑娘,主子昨晚让我拿回来的。他本想自己过来,又怕打草惊蛇,便让我先拿着令牌交于姜姑娘,供姜姑娘不时之需。”

    姜宝青又将那令牌推给了郑南,坚决道:“这令牌太过贵重,在我身万一遗失了不好了。”

    最坏的情况,若是她被掳走,那这虎符岂不是落入了旁人手里?

    这大将军令这么贵重,宫计对她情深意重,敢将这等要命的东西递到她手,她却是要为了宫计考虑,不能收下这个。

    郑南没有说什么,干脆的又将那大将军令收了回来。

    昨晚她家主子把这大将军令给她的时候也说过,说他的宝青是个再谨慎不过的姑娘,未必肯收下这个。不收也罢了,她的安危始终是第一位的。

    郑南拱了拱拳:“那属下便先拿着。姜姑娘姜公子稍等片刻。”

    她拿着那令牌,去了守城官兵那儿。

    原本守城官兵见一个身着劲装的少年径直过来,还有些警惕,却又见他手里亮了个什么东西,他们长官定睛一看,脸色都变了,也不再说什么公主仪架即将经过要保护公主安全的话了,大手一挥,让人开了侧门,放了姜宝青他们的马车经过。

    其他人却依旧是要绕行的。

    旁人有特权,他们却只能绕行,那些人里也不乏世家的公子小姐,大肆闹了起来。

    “凭什么他们能过啊?!”

    “是是,我爹还是侯爷呢!”

    守城官兵不管这些人怎么闹,依旧岿然不动,姜宝青他们的马车这会儿也已经慢慢驶出了城门。

    姜宝青只得感慨,那沉甸甸的大将军令,确实好使。

    马车很快到了城外十里处的送别亭。

    那是个荒废了的野亭,半边的亭顶已经塌了一半,送别亭那几乎看不出什么字的旧牌匾挂在破败的亭顶,晃晃悠悠的,好似随时会掉下来。

    姜宝青跟姜云山互相对视一眼。

    姜云山攥了攥姜宝青的手:“宝青你在车等着即可,我过去。”

    姜宝青很是坚决:“哥哥,昨晚咱们不商量好了吗?一起过去。”

    昨晚兄妹俩曾经争论过谁来交这个赎金,两人相争不下,后来只得都互相让了一步,两人一起过来。

    姜云山见姜宝青态度依旧是无的坚定,他叹了口气,心里却在想,一会儿若是真有什么事,那他拼了这条命不要,也要护住妹妹周全。

    两人一道去了那荒废的送别亭。

    亭里头散落着不少石头,几乎没什么落脚的地方。

    最高的那块大石头,压着一张字条。

    跟一封送过来的字条一样,都是用木炭写在了草纸,几行歪歪扭扭的字。

    “旁人都走,只留姜宝青一人。不然,杀了姜晴。”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