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四百四十九章 上吊自尽了
    当初小郡主使人来寻她去给那发病的小姐看病,她本来要去的,但正好碰上佳慧太妃醒了,佳慧太妃是主家,那小姐自然要排在佳慧太妃后头,所以她也建议了要不先让府里头的太医过去看看,结果人那小姐还不愿意,指明了非让她过去。

    谁曾想忙完佳慧太妃那一茬事,她要去给那小姐看病的时候,又得知那小姐已经没事自行回府了,姜宝青便再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过。

    要不是今儿听八卦听了那么一句,触动了她心里头那有些淡的记忆,她险些就要把这事给彻底甩到脑后了。

    姜宝青哪里想得到,听个八卦最后都能扯到她自己身上去。

    不过八卦这种东西,也有可能是以讹传讹,不说旁的,最起码那句“治不了”,她就绝对没有说过。

    她当时连那小姐的面都没见着,怎么可能会说出“治不了”这种话。

    看来这一届的八卦人士素质堪忧啊。

    姜宝青心情有些奇异,正想走的时候,绿梅似是又想起了什么,突然开了口:“对了,这事还有个最后的结局,姜姑娘要听一下吗?”

    听八卦要有始有终,虽说这八卦应是失真不少,但好歹给它落个幕。

    姜宝青转了身,就听得绿梅叹了口气:“说起来也不是件好事,算得上是个比较惨的结局了,那小姐,前些日子,好似是上吊自尽了。”

    一瞬间,有些嘈杂的屋子似是都静了静。

    不过也就静了那么一瞬间,这些丫鬟都不认识那小姐,甚至都不知道她姓甚名谁,哪里会激出共情感,不过是感叹几句“真可怜”,也就草草过去了。

    绿梅又同小丫鬟们兴致勃勃的说起了旁的八卦,姜宝青站在那儿,只觉得有些沉重。

    她记忆里极好,倒是想努力回想一下那姑娘生得什么模样,可偏偏当时那堆人里她只认得一个盛气凌人的丘二姑娘,还有那早有过节的龚雅如,旁人她连名姓都不知,如何能对的上号?

    不过印象里,那花团锦绣的一堆小姐里,似是边角站着个面容有些恹恹的小姑娘。

    然而那面相却也不像是得了什么绝症,看着不过是身子有些发虚罢了。

    她只记得通传的丫鬟过来说的是,礼部侍郎左家的小姐身子有些不爽利。

    姜宝青努力再回想,然而脑海深处的记忆却总将她把那上吊自杀的人往那边角处的小姑娘身上套。

    好似记忆在告诉她,是她。

    姜宝青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心情为什么这样沉重。

    或者是因为这桩不靠谱的流言里牵扯上了她吧。

    姜宝青没什么表情的离开了。

    她回了自己屋子。

    姜晴正拿着几张大字,站在她门前,左顾右盼,似是在等她。听见姜宝青回来的动静,姜晴欢快的迎上前:“姐姐,今儿的大字我写完了,你帮我看一下哪有写的不好,我再……”她话没说完,见姜宝青虽说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但眉宇间似是笼着一层什么,看着并不是很开心。

    姜晴十分乖巧的住了嘴,声音也由欢快变得小心翼翼,她小声问道:“姐姐,是宅子里有什么人让你不高兴了吗?”

    碧云那事她是知道的,她本来想跟碧云理论,但姜宝青却拦住了她,跟她说这都是小事,无妨,若是因着一点小事就跟碧云撕破了脸,到时候伤及的却是云海老人跟哥哥姜云山的情分。

    是以姜晴这会儿还以为又是碧云惹出了什么事。

    姜宝青摇了摇头:“不是她,没什么,我有件事想不开而已,缓缓就好了。”姜宝青尽量让自己看着愉快些,“来,阿晴,我给你检查下大字。上次温夫人还同我夸你的字了,说你沉得住气,根基也不错,比春宇的狗爬要好多了。”

    姜晴也尽量让自己看上去似是相信了姐姐姜宝青的话,欢快道:“姐姐当年也一直在教我写字,自然比春宇那一心习武的有根基呀。”

    姜宝青同姜晴进了屋子,觅柳很快就提着一壶热茶进来,给姐妹俩都斟了茶,侍立在一旁:“姑娘有什么事吩咐奴婢便是。”

    姜宝青笑道:“我这能有什么事,你去寻桃那看着就行。”

    “寻桃的烧已经退了,”提起寻桃,觅柳很是感激姜宝青,“服侍您是奴婢的本分,姑娘之前让奴婢去照看寻桃那是情分,但总不能就由此忘了自个儿的本分吧。”

    姜宝青顿了顿,看着觅柳,似是想起什么,她点了点头:“那你在这等会儿,我给阿晴看完大字,有点事想要问你。”

    觅柳很是高兴自己能帮上姜宝青什么忙,她点了点头,转身去一旁拿了块抹布,麻利的开始擦起了屋子里头的摆设。

    姜晴的字在温夫人的指导下,再加上她长时间的坚持练习,确实有了长足的进步,一撇一捺都隐隐有了风骨,姜宝青越看越是高兴,忍不住搂住姜晴夸道:“阿晴的字,越发的好了。”

    姜晴见姜宝青真正开了怀,还是因着她的字而开怀的,也欢喜的很:“姐姐真的觉得好吗?”

    “以你的年纪来说,已是极好了!”姜宝青重重的点着头,又笑道,“回头我要拿着你的字让春宇好好看看,他那一*爬,简直糟蹋笔墨。”

    姐妹俩俱是笑了起来,姜晴这会儿受了夸,信心百倍,将那几张纸收了起来:“姐姐你出去大半日了,想来也累了,休息一会儿也好——我回屋再练几张字去。”

    姜宝青又嘱咐姜晴不可过度用功,这会儿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过度用功会影响生长发育。

    姜晴连连点头,欢欢喜喜的捧着她的大字回去了。

    待姜晴走了,姜宝青才轻轻唤了一声“觅柳”。

    觅柳知机,先去走廊外望了望,见没什么人,回屋的时候又顺手将屋门也给关上了。

    姜宝青看了,微微挑了挑眉,笑道:“我还没说要问你什么事,你便这么小心。”

    觅柳在姜宝青面前站着,柔顺的半垂着头,回道:“方才姑娘等二小姐回了屋子才来问奴婢话,想来是不想让人听见的——哪怕是寻常问话,仔细谨慎些也是好的。昨儿奴婢刚刚吃了个大亏,自然是要有长进的。”

    觅柳指的是开了一小缝门结果被歹徒趁虚而入的事。

    起初觅柳还因着这事万分愧疚,后来姜宝青开导她,这也不是她的错,那伙不择手段的歹徒想闯进来,总能找到法子的。

    姜宝青虽然不怪觅柳,却也觉得觅柳这会反省从而自我成长的态度极好,果然是极为能干妥帖的人。

    “我找你,是想问你一桩事,”姜宝青缓缓道,“京城里的闺秀,你识得多少?”

    觅柳想了想:“奴婢从前领过几次摆宴的活计,时常来王府里的闺秀倒是大多都认得,旁的那些,就认不得了。”

    想想也是,勇亲王府的门槛挺高,也不是所有官宦权贵人家的小姐能去勇亲王府赴宴的。

    不过,这也够了。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