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四百四十八章 女神医
    这会儿又听得绿梅神秘兮兮道:“还有一桩惨事,我也是刚听来的……”

    说着就卖起了关子。

    几个小丫鬟连连软言相求:“好姐姐,莫要卖关子了,快些说吧,勾得我们魂都起来了。”

    绿梅好生过了把瘾,这才神秘兮兮压低了声音道:“我听说,京城里有一家小姐,原本已经说亲了,后头庚帖都交换了,结果不知怎么,在佛前供奉庚帖合八字的时候,佛前那蜡烛突然倒了,将那庚帖,全给烧了!”

    “呀,佛堂不都是关着门,合庚帖的时候又不许旁人进,蜡烛怎么会倒?”

    “这不就说吗?”绿梅声音压低了,姜宝青也只得凑近了听,只是大家伙儿都全神贯注的,谁也没发现姜宝青。

    “怎么查都查不到有人进去的痕迹,所以有人就说这是老天爷……”绿梅竖起手指指了指上头,“对这桩亲事有意见呢!”

    有个小丫鬟听得入迷,着急问道:“那后来呢?”

    绿梅很是满意这种话搭子给自己引话,她依旧压低着声音,神秘兮兮道:“既然老天爷对这桩亲事有意见,自然这门亲事就不成了。男方把那小姐的庚帖给退了回去,就说两人八字不合……原本这也没什么,偏生有人出去乱传,说是男方内帷不修,女方家里头代代信佛是有福报的,所以老天爷给这小姐家里头提醒呢。不过这确实也是真的,我听闻那少爷,今年不过十八,房里头已经有了六个开了脸的通房,还有两个四五岁的庶子,并一个还在襁褓里的庶女,确实够乱的。”

    不少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凡讲究的人家,都知道这嫡长嫡长,哪有嫡子还没出来,就先让庶子冒出来的理?

    还一冒冒出俩来,庶长子庶次子全有了,连庶长女也都有了,齐全。

    正经好人家的闺女,谁愿意嫁过去啊?

    有小丫鬟“哎呀”一声,道:“我猜这是那小姐家里头找人传出来的吧?男方退了庚帖再说旁的亲事,那也好找,这小姐一旦被退了庚帖,那就跟退了亲没什么两样呀,还有哪户好人家愿意找她当夫人?”

    “可不就是吗?”绿梅继续道,“你们猜后头怎么着,人家男方家里头有权有势的,怎么能容忍这等脏水泼过来啊,后头就慢慢传出来风声,说是那小姐自小身患怪病,女方隐瞒了这件事,就等着把那小姐给嫁过来,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男方只能捏着鼻子吃这个哑巴亏。说这是老天爷看不下去了,在给男方警醒呢!”

    有个小丫鬟啧了一声:“这不是互相泼脏水吗?后来呢后来呢?哪边赢了?”

    绿梅谨慎的看了看左右(姜宝青正蹲在她后头),见没有旁人,这才又把声音压得极低:“我这也是机缘巧合之下,听那男方府里头的一个嬷嬷碎嘴才知道的,说她家少爷,太早开了荤,身子骨早就被搞垮了,人家男方家里头就想娶个能生嫡子的,赶紧留个正经的后……结果那小姐自小身子骨就弱,还当众在宴席上发起了怪病,据说还不愿意让太医给她诊断,可见是见不得人的**之病!男方家里头怎么能同意?只不过这消息传到耳里的时候,已经在合八字了,只能想这么一个有些歹毒的法子,借着神佛,把庚帖毁了退亲……”

    “哎,还是那小姐可怜,被人用这么阴损的法子退了亲,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可心的亲事……”

    “什么啊,我觉得男方也挺惨的好吧?儿子要死了,要娶的儿媳妇竟然也还是个病秧,这事搁谁谁愿意啊。肯定是要趁着儿子没死,赶紧娶个身体康健好生养的呀……”

    “那也不能就这么毁人家姑娘家的名节吧!这可是一辈子的事!”

    “那少爷都快死了,还被人骗婚呢,这也很惨啊!”

    几个丫鬟竟然分成了两伙,争斗起来,你说一句我吵一句的,谁也不服谁。

    “你来说,你觉得谁有问题!”吵得上了头,有人顺手把绿梅身后一直没吭声的姜宝青给拉了出来,要她评理。

    结果绿梅并几个丫鬟定睛一看,魂都要飞到天外去了!

    这不是昨儿来她们家做客的姜姑娘吗?!

    她们竟然当着人家客人的面,八卦了这么久旁府的阴私之事,要是让先生知道了,依着先生的脾气虽说不会将她们赶出府去,但她们哪还有脸在先生面前服侍啊!

    尤其是绿梅,简直要哭着给姜宝青跪下了。

    姜宝青神色这会儿有些奇异,她方才听到一句话,很有些在意,然而这些小丫鬟们前头叽叽喳喳的,差点把她脑子里那一闪而过的念头给吵没了。这会儿又一个个的可怜巴巴跪地求饶,实在是让她也挺无语的。

    姜宝青指了指自己:“我听了那么久没吭声,也算是你们的共犯了,我把你们抖出去,我自己的名声也毁了啊。”

    成为战友的最快方法就是彼此成为一条绳上的蚂蚱。

    几个小丫鬟们脸色瞬间放晴了。

    绿梅转哭为喜,拉着姜宝青的手,很是激动:“姜姑娘奴婢早就觉得你是个好人你生得这么美心又这么好真是人美心善!”她激动之下一口气说了一长串话,停顿都不带有的,半个标点符号都没加。

    姜宝青叹为观止,不过她这会儿还有事要问,从绿梅的手里把手抽了出来,咳了一声:“方才你说的那事……有个细节我还想向你求证一下。”

    绿梅用看到同好的眼神看着姜宝青,十分殷勤:“姜姑娘尽管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姜宝青看了下门,便有小丫鬟十分知机的过去把门给关得严严的,保证不会再有人拐个弯就能过来听八卦了。

    “你方才说,那小姐在宴上发了怪病,还不愿意请大夫给她诊治?”姜宝青问。

    “可不是吗?”绿梅斩钉截铁,还主动提供了一个细节,“我还听闻正好那席上有个女神医,人家女神医一听那小姐的病,就摇了摇头,说治不了……那小姐是哭着回家的。”

    女神医?姜宝青面无表情的想,莫不是说的是她吧?可她什么时候说过治不了这种话?

    姜宝青一哂,想着自己也可能是太过敏感了。

    结果绿梅还在那嘟囔:“连勇亲王府藏着的女神医都治不了,那小姐的病有多严重可想而知,那急着要嫡子的男方家里自然不愿意娶这样病怏怏的姑娘了。”

    姜宝青面无表情的望了望天。

    很好,勇亲王府,女神医,这也许大概似乎说的就是她本人了。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