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四百四十七章 姜家妹妹
    姜宝青不欲打扰,也不欲掺和旁人的真名士行为,掉头就走。

    只可惜转头走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一根树枝,发出了极为沉闷的一声响,在空旷的湖边,显得尤为明显。

    姜宝青就这么被发现了。

    “宝青妹妹?”

    亭子里头的那人喊了她一声。

    姜宝青身子僵硬,缓缓的转过了身。

    好吧,遇到师兄迎风灌酒,她不闻不问还转身就走,回头让她哥哥姜云山听到了,指不定要怎样念叨。

    “裴公子,这么巧啊。”姜宝青端着无懈可击的笑,上前跟裴语泽打了声招呼。

    裴语泽这会儿也不知喝了多少酒了,眼神倒是清明的很,似笑非笑的看着姜宝青,淡淡道:“宝青妹妹,我这么惹你生厌吗?”

    人家昨日里殷殷招待,今儿她见了不打声招呼掉头就走,确实很失礼。姜宝青反省了一下自己,端正了一下态度,同裴语泽道:“裴公子哪里的话。”

    干巴巴的说完这句,姜宝青又沉默了。

    裴语泽笑了笑,也不知道是在笑什么。

    若不是见过她那般灵动的样子,怕是会被她这副老实无趣的模样给蒙混过去。

    裴语泽扪心自问,是不是他做的太露痕迹,吓着人家小姑娘了。

    裴语泽收了酒壶,缓缓坐正:“宝青妹妹也不用害怕,我虽胡闹了些,却也不是那起子荒诞的小人,不会将你怎么样的。”

    姜宝青沉默了下。

    她其实并不怕裴语泽。

    裴语泽生得一双桃花眼,笑起来的时候看着是有些玩世不恭,但他眼神清正的很,这绝不是一个荒诞的恶人能有的。

    姜宝青只是觉得,这位裴公子,对姜家,对她,都实在太周到亲切了些。

    让她本能的觉得,她还是远着点更好些,礼数上尽量周到就够了。

    若是人家不在意她,只是看在她哥哥的份上才对她这般妥帖,那她远着些,也碍不到这位裴公子跟她哥哥的情谊。

    若是人家……对她有什么想法,那她远着些,早些让人死了心,也是正常的处理方式。

    总之无论哪种情况,她远着些裴语泽,都没什么坏处。

    裴语泽定定的看着姜宝青半晌,突然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宝青妹妹是怕我对你有什么企图之心吧?”

    姜宝青便极为客气的笑了下:“裴公子何等潇洒的人物,自然不会……”

    “倘若我说有呢?”裴语泽打断了姜宝青的话。

    姜宝青有些发愣,裴语泽又重复了一次,“我说,倘若我对你……毕竟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宝青妹妹是个极有趣的人,对宝青妹妹动心,我倒觉得是一桩再正常不过的事。”

    姜宝青面无表情。

    裴语泽的口吻不像是在开玩笑,神色也认真的紧。

    既然旁人这般认真待她,将心意告知于她,姜宝青自然也不会去拿什么搪塞的话去糊弄对方。

    姜宝青认真道:“裴公子是我哥哥的师兄,我不想因着我的缘故,导致裴公子跟我哥哥之间起了什么误会。”她顿了顿,笑了下,眼眸里写满了认真的神色,“我已有心仪之人,我非他不嫁,多谢裴公子错爱。”

    裴语泽错愕半晌,许久说不出话来。

    姜宝青朝裴语泽福了福,干脆利落道:“裴公子,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能看出裴公子是个很有傲气的人,我这般说了想来就能想开了……这样日后大家相处也能更自然些。”

    裴语泽心下惨笑,这小姑娘倒是理直气壮的觉得他会对她死心。

    也是,他裴语泽何等骄傲,哪怕再纵情狂浪,也不会做什么不自重的事。

    他以自己为傲,死缠烂打确实不是他的风格。

    “那人,对你好么?”裴语泽冷不丁的问了这么一句。

    姜宝青冷静的简短道:“他待我极好。”

    裴语泽沉默了下来。

    姜宝青大概不知道,提起那人时,她清冷双眸中的璀璨星光像是突然被点亮,大放异彩,哪怕再冷静自持的神色,也因着提起那人,柔和了数分。

    裴语泽突然大笑几声,笑过之后,他满不在乎的仰头将手里头那一壶酒一饮而尽,随手将酒壶往湖面一扔——这会儿湖面结了冰,酒壶便在冰冷的湖面上碎成了几块瓷片。

    “我方才喝多了,说了胡话,姜家妹妹莫要放在心上。”双目依旧清明的裴语泽这般道。

    姜宝青见他又恢复成了“姜家妹妹”的称呼,心知他大概是想明白了,心下也很是佩服,不愧是云海老人座下的高徒,性情洒脱的很,拿得起放得下。

    她这会儿脸上的笑就真心实意多了:“不会的,裴公子注意身体,我自去逛园子了。”

    裴语泽转了眼神,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似是把姜宝青的话听进去了,又好似并没有听到,再无旁的回应,直接当姜宝青不存在了。

    姜宝青越发放心,人家裴公子那确实是真名士,很是看得开。

    她也不在意,笑吟吟的转身离开了这亭子,越走越远。

    裴语泽这才转过头,看着姜宝青那远去的身影,忍不住笑了一声。

    这小姑娘,真是个聪明又残忍的小姑娘。

    裴语泽索性在亭子旁的榻上躺了下来,望着八角的亭顶,极为难得的叹了口气。

    ……

    姜宝青解决了一桩心事,不由得松快了几分,逛着逛着,途径一栋极为精致的二层阁楼,仰头正欣赏着,却听得几声窃窃私语飘来,听不太真切,她顺着声音找过去,见是绿梅正领着几个小丫鬟,旁边沏了壶梅子茶,在那说着京城里头的八卦。

    几个人的声音犹如大珠小珠落玉盘,清清脆脆的,都好听的很,听这几把好声音爽利甜脆的说着京城里头一应八卦,就连那些东家长西家短的琐事,也生动了几分。

    什么前些日子王家的太太又发落了个还怀着身孕的通房,直接打了板子让人抬出去了,听说那血都流了一地,卷了个破草席直接扔到了乱葬岗;还有什么周家的小爷偷偷摸摸去了小倌馆,结果发现他老子也在那里面,父子俩相见,一个青怒交加,拔刀就砍,一个抱头鼠窜,求饶连连,结果这事就闹大了,眼下周家的太太跟奶奶都回了娘家哭惨,周家乱成了一锅粥。

    姜宝青在外头听得有滋有味的。

    @R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