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三百七十章 又遇纨绔
    正文

    温夫人微微蹙眉,显然已经陷入了回忆里。

    “了年纪,年轻的时候似乎有些事记不太清了。”半晌,温夫人才从回忆走出来,歉声道,“想了好久才想起来,年少时似乎有一次从家的假山摔了下来……”

    姜晴在一旁睁大了眼睛,很难相信看去这般贞淑的先生年轻的时候竟然也有这般调皮的一面。

    温夫人仿佛知道姜晴心里头在想什么,她豁达的笑了笑:“年少的时候,确实调皮的很。”

    说完,顿了顿,温夫人又看向姜宝青:“……难道是因着那时候落下了病根?这都快四十年了……”

    姜宝青叹道:“看骨骼的生长情况,应是很早的时候,没有处理妥当,稍稍留下些病根。温夫人年轻的时候还看不出什么端倪,这些年夫人年纪大了,再加日积月累……前些日子的病像是引火索,将这隐患给燃了出来。因着时间太久了,想要彻底治愈还是有些困难,不过我给夫人开个方子,倒是可以大幅减轻疼痛不适感。”

    原本温夫人是看姜宝青摸骨药手法娴熟,这才问问试试,倒也没想过姜宝青真的能解决这问题——虽说不能治愈,但能减轻病痛却也是极好的。

    这腿的伤痛,一到天气不好的时候,细细密密的像针扎一样,从前也去看过别的大夫,大夫也说不出什么三六九来,只说是年纪大了,老年人通病。

    姜宝青很是干练的在一旁书案铺了纸,飞快的写了个方子,轻轻吹了吹墨,待它微微干了,这才拿起来,却是交给了姜晴。

    “有事弟子服其劳,”姜宝青道,“阿晴,等下了学,你送温夫人回去的时候,去药店帮温夫人抓三副药。温夫人先吃三日,我看下效果。”

    姜晴很是高兴的应了。

    廖春宇倒也想去,姜晴点了点廖春宇的额头:“你方才撞着胳膊了,你忘了?老老实实在家养伤吧——让你再冒冒失失的。”

    廖春宇垂头丧气的,只得作罢。

    温夫人再三谢过,姜宝青认真道:“夫人是两个孩子的先生,这些自然是应该的,还请先生不要见外。”

    温夫人叹息一声,微微笑了。

    ……

    姜晴开始跟着温夫人课了,姜宝青这次去丹心药铺,没有带她。

    耿子江有些失落,又很是想得开:“阿晴这个年龄,是得好好打打基础。”

    “从前在山寨里,虽然也有教过她,但到底不是正经的授课。”姜宝青道,“这次跟着春宇好好打打基础行,倒也不求她念出个什么学问来。识理以后再同她说药理,应会事半功倍。”

    姜宝青顿了顿,又说起镇纸的事:“你那镇纸……挺好的,阿晴也挺喜欢。”

    她想了想,到底是没说用镇纸呼倒一个混混的事。

    耿子江一听眉开眼笑了:“那可不!那镇纸可是我家传了三代的,保证好使呢。”

    姜宝青又问起了彭世金的事:“……之前咱们不是救了个人么?还引得有人门威胁你了。最近这事还有什么后续吗?”

    彭世金愣了下:“你不说我都忘了……倒是也没什么人再门了。现在天气越发冷了,附近百姓有些头疼脑热的小病都往我这边跑了,忙得很,我都忘了那岔事了。”

    正说着,门外风铃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有人掀了门帘,夹着一身寒气进来求医:“大夫啊,我这头有点疼,您帮我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啊?……”

    耿子江抱歉的朝姜宝青做了个手势,过去看诊去了。

    姜宝青见耿子江开始忙了,她也没旁的什么事,同耿子江说了声,出了门。

    天气越发冷了,姜宝青倒也没再扮成少年模样,她身穿了件青绿色纹边夹袄,下身是件莲青色绣竹叶袄裙,在雪地里并不算是多打眼的颜色。在路把斗篷的帽子一戴,也算是遮挡的严实,泯然众人。

    然而事情是有这般巧,几名顽童打打闹闹的,从斜刺里冲出来,姜宝青正巧经过,躲闪不及,被人撞了一下。

    地尚有些积雪,再加穿得也厚,姜宝青倒是没摔着,只是她起身时,帽子落了下去,原本遮挡得极好的小脸便露了出来,清丽绝伦的容颜这般显了出来。

    几名顽童见撞了人,忙七嘴八舌的道歉,然而看到姜宝青那张裹在镶毛斗篷里的小脸时,这几个孩子都愣住了,呆呆道:“姐姐你真好看啊。”

    姜宝青看着这几个冒冒失失的孩子不过跟弟弟春宇差不多大的年纪,倒也没生气,笑了笑,告诫道:“以后玩闹的时候留意些路口,不要在大路打闹。这会儿幸好是行人,若是马车,那该多危险。”

    “我们去小巷子里玩!”几个顽童捣蒜似的点着头,后面又一窝蜂似的往巷子里去了。

    姜宝青看着那些孩子跑走的身影,拍了拍身方才沾的雪,正要戴帽子时,却被人一把抓住了左胳膊。

    姜宝青皱起眉头,看向身旁,却见抓着她胳膊的人,是一名家丁打扮的男人:“姑娘,我家少爷有请。”

    姜宝青连放手两字都懒得说,她右手飞快的摸向左腕,然后像是拂袖般,在那家丁胳膊拂了拂。

    家丁的胳膊一下子变得僵硬不受控制,姜宝青气定神闲的甩开了他的钳制,往后退了几步。

    “哎哎哎,你这个废物!干啥呢!不是让你把那位姑娘给请来吗!”

    街道对过的二楼窗口,一穿着锦绣衣衫的男子扒着窗口,神色激动的喊道。

    家丁有些惊恐,也有些摸不着头脑:“少爷,我,我刚才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下……胳膊一下子不受控制了。”

    “废物,真是废物!”男子在窗口处大喊着,“你给我把人看好了!爷这下去!”

    姜宝青微微蹙眉,她已经认出了那男子,正是前些日子,她领着弟弟妹妹去看姜云山参与的讲学会时,遇到的那个号称爹在朝当大官的纨绔子弟。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