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三百零二章 美背图
    姜宝青拎着药箱,先是去了操练的场地,今儿挺多人因着宿醉都有些精神不振,这操练演武的地方虽然人不少,但个个都恹恹的,没什么精神。

    有人看见姜宝青过来,焉了吧唧的跟姜宝青打招呼:“姜医师,我这身子不大舒服啊,要不你给开点药?”

    姜宝青呵呵一笑,绝口不提她昨晚上调配了醒酒汤的事,看了那人一眼,简洁道:“宿醉就是这样,多喝热水。”

    那人“啊”了一声,往地上一趟:“又是多喝热水,姜医师你也不带这么敷衍人的。”

    “这不是敷衍,”姜宝青挑了挑眉,“很多时候多喝热水能缓解很多难受的症状。”

    一来,这会儿再喝醒酒汤也没什么太大作用了;二来,万一这些人仗着有醒酒汤,以后喝酒更是胡喝海灌的,早晚会出事的。

    醒酒汤只能是帮着纾解下酒精带来的难受,酒精对人体的危害还是在的。

    姜宝青目光巡视了下操练的场地,没见着晋天羽,便随便抓了个人问:“看见三当家了吗?”

    那人立即兴奋了:“姜医师,你是来找三当家算账的吗?听说他昨晚把你给赶出去了!”

    “……”姜宝青无语的很,怎么一个两个的,消息都这么灵通的?

    “哎呀,姜医师,你还是算了吧。就三当家那铁锤似的拳头,你这么细皮嫩肉的,他那一拳下去你估计要断几根肋骨的……”

    “就问你看见三当家了吗?”姜宝青面无表情道。

    那人愣了下,讪讪的挠了挠脑袋,指了指后山的方向:“三当家好像去那边的林子了……哎我说姜医师,你还真要去找三当家算账啊?你要是被打残了以后谁给我们看病啊……哎姜医师你别走啊……”

    姜宝青懒得理会身后那人有故意拱火嫌疑的叫喊,直接往后山行去。

    后山范围有些大,然而姜宝青没有想到,她穿过一丛灌木时,眼前豁然开朗的同时,能看见这林中的一汪清泉——也能看见清泉里那个正果着上身背对着她,正在往身上泼水的晋天羽。

    之前给姜宝青指路的那人觉得大家都是男人,没什么需要特特说明的,就没清楚,晋天羽来后山是来泡澡的。

    这让姜宝青猝不及防之下,看了一副美背图。

    尽管那挺拔的背上,横七竖八的遍布着伤痕,但那挺拔之中透出的力道美,仿佛一副绝世名画。

    姜宝青忍不住想点赞。

    艺术品啊!

    晋天羽今天早上心情好得很,找了好几个人演练,把人打的跟狗似的,自己不过是出了一身臭汗,平时自然是要练到中午的,但这会儿大家伙基本都宿醉难受着,不愿意再给这个疯子当沙袋,一个个都避之不及的拒绝了陪练。晋天羽索性这会儿就来泡个澡,洗洗一身的臭汗了。

    这会儿他正分心想着事情,姜宝青过来时候的窸窸窣窣声就没放在眼里。等那声音近了,晋天羽这才转身看了一眼。

    ……然后就看见姜宝青站在岸边,看着他,还很镇定的举起手来跟晋天羽打招呼:“三当家,好身材啊。”

    ???

    !!!

    “草!”晋天羽瞬间下沉泡在了清泉里,面红耳赤,浑身的热度惊人,身边的泉水都快让他蒸发成温泉了。

    “你,你个……”晋天羽简直说不出什么话来谴责姜宝青这个登徒子了。

    他快要被姜宝青给气死了!

    姜宝青十分善解人意的安慰他:“你别怕啊我就看了个背,别的啥也没看见。别害臊啊,我这就转过身去了啊。”

    说着,就真的转过身去了,大大方方的很。

    她是真的没想到,之前给晋三当家看跌打损伤的时候也没少看过他的背,再说了,男人的背也不是啥看不得的地方吧,没想到晋三当家这么在意。

    不过人家既然在意,那她这般就是冒犯了人家,是不对的。

    姜宝青检讨了下自己,并背对着晋天羽道了歉:“三当家你放心啊,我刚才除了你的背什么都没看见。对不起啊,我以后一定注意。”

    晋天羽快晕厥过去了,气得浑身颤抖:“你你你,你这个女人怎么……怎么……”

    气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姜宝青在岸上背对着他,连连道歉。

    晋天羽深深的吸了口气,不期然想起之前一群汉子在夏天的时候,经常嫌热,就把上衣脱了去,光着膀子在寨子里走来走去……

    晋天羽狠狠的拍了下水面。

    草,这都是什么事啊!

    待晋天羽控制好了心情,穿好衣服从池子里出来时,已经过了些时候了。

    “行了,你可以转过来了。”晋天羽没好气道。

    姜宝青转过身来,就见着晋天羽黑着一张脸,正在那系自己的衣带。

    姜宝青咳了一声:“不生气了?我昨晚上被你赶走我都没生气啊。”

    晋天羽黑着个脸:“那能一样吗?!再说昨晚让你走,那是为了你好!”

    “……”这话题是真的谈不下去了,姜宝青明智的转了话题,“我找你是有正事的。”

    “什么正事?”晋天羽依旧是没好气的瞪了姜宝青一眼。

    姜宝青把昨晚上偶然看见牧净仪在外头山路上的事同晋天羽说了一声。

    晋天羽这个人,有时候虽然是感觉缺了根筋,但很多时候心思也是比较缜密一些的,尤其是在大事上,晋天羽没有含糊过。

    听到是跟牧净仪有关的事,晋天羽沉吟了下:“跟苏姐说这个事了吗?”

    姜宝青摇了摇头:“我看着苏二当家同那牧净仪柔情蜜意的很。况且这件事若是真的要硬说个一二三出来,似乎也没什么。苏二当家又没限制牧净仪人身自由,只不过平日里他为了避嫌,所以才没有经常出来走动……但我总觉得,牧净仪昨晚那神态,看着有些不太对劲。”

    晋天羽慎重的点了点头:“行,这事我会上心的。”

    “哦对了,”姜宝青又把李安如跟吕为栋的事跟晋天羽说了下,“……这事你没问题吧?”

    晋天羽莫名其妙的很:“能把那麻烦精给丢出去,我高兴的很,管他接手的人是谁呢!……我能有什么问题?”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