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一百五十一章 误会
    灶房很大,一应灶具厨具应有尽有,梁上还挂了不少腊肉鱼干垂下来。

    姜宝青眨了眨眼,正要说什么,却听得外头连着的后门被人哐哐哐的砸了起来:“开门!快开门!”

    姜宝青一惊。

    厨娘忙擦净了手,便要出去看看。

    姜宝青想的较多,宫计在这边身份好像弄的挺隐秘的,这莫不是漏了行迹吧?

    姜宝青想了想,把扁担拿在手里头,掂了掂,想着这个倒是可以勉强用来防身。实在不行还有左手腕上的杀招。

    说起来还真的不是露了行迹,厨娘刚开了门栓,就见着两个身上沾了不少血的人拿着武器,凶神恶煞的踹门就进来了。

    进来院子后,一个立马回身把门闩上,另外一个把刀横在了厨娘脖子上:“不怕告诉你,老子哥俩是江洋大盗,在你这借住几日,你若是敢出去报官,我就屠了你满门!”

    不善言辞的厨娘喃喃道:“这,这不方便啊……”

    其中一个高些的凶徒环顾了下院子:“二弟,你说的还真是没错,这小巷子看着位置不错,挺隐蔽的,随便找户人家藏起来,那些追我们的人定然找不到这儿!”

    另一个矮些的凶徒正把刀架在厨娘脖子上,闻言有些得意:“那还用说!大哥,你快看看这院子里都有些什么人,不然全都宰了,也免得他们出去通风报信!”

    正说着,高些的凶徒就看见了手里拿着扁担站在门边的姜宝青,一愣:“呦,这里还有个怪水灵的小娘们!喂,臭丫头,过来,不然这刀剑无眼的,砍死你可别怪我们!”

    姜宝青拿着扁担慢慢的往他们这边走。

    矮个子凶徒喊:“你,把扁担给扔了!”

    姜宝青随手扔了扁担,右手慢慢摸着左手手腕:“你们把厨娘给放了!”

    矮个子凶徒哼笑:“放了?你当我们傻?放了拿谁当人质?!”

    “不行啊……”厨娘喃喃道,“我不能当人质啊,我还得做饭呢。”

    矮个子凶徒刚要威胁一番,却只觉得眼前景色竟是颠倒过来——他被人狠狠的攥着手腕掼到了地上!

    矮个子凶徒被这一下子彻底给砸懵了,还没待他反应过来,他又被人一脚踹飞,狠狠的撞到了墙上!

    “二弟!”高个子凶徒面对这突然的一幕,有些目瞪口呆。

    他看到了什么?!

    那个跟普通仆妇没什么区别的厨娘,依旧是懦懦的表情,竟然像是突生了神力,竟然拽着他二弟的胳膊就把人给摔到了地上,然后又一脚踢飞,差点把人踢到墙里头去!

    他二弟就算是比他矮一些,那也是个精壮的汉子啊?!

    这仆妇力气怎地如此之大?!

    高个子凶徒回过神,举着刀劈向厨娘。

    管她力气大不大,先砍死再说!

    厨娘却身姿灵巧的躲了开来,几乎是瞬间就到了高个子凶徒身后,一个手刀便把高个子凶徒给劈晕了。

    姜宝青手指缝里满是银针,看着眼前这瞬息间发生的事情说不出话来。

    只是瞬息,两个凶徒都犹如死狗一般,躺在了地上。

    厨娘慢吞吞的走到晕倒在地的高个子凶徒身边,从腰里摸出个绳子,手脚麻利的把高个子凶徒给捆了起来,然后拖着他的腿,把他拖到墙角。

    然后厨娘又把瘫在墙根上,口鼻都流着血,被摔晕过去的矮个子凶徒也给五花大绑起来,像是堆柴火似的,整齐的把矮个子凶徒给码到了高个子凶徒身上。

    堆的还算整齐。

    厨娘看着,点了点头,似是还算满意。

    然后她又踅身回了灶房,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净了手,继续择菜。

    “……”姜宝青不做声的也去了灶房,也去净了手,帮着厨娘择菜,“您不会把我也给打晕码那里吧?我是自己人。”

    厨娘顿了顿才反应过来姜宝青是在跟自己说话,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姑娘说笑了,你是主子带回来的人,我就是一个当厨娘的,跟姑娘出手那不是闹笑话了吗?”

    姜宝青默默松了口气。

    宫计身边真的是藏龙卧虎啊。

    “那些,怎么处理啊,就捆在那儿?”姜宝青指了指墙角被码起来的凶徒二人。

    厨娘摇了摇头:“那不是我的活计,我就负责这灶房,连带着这小半个后院。进来这人,我就堆那,自会有人处理的。”

    会有人处理的……

    姜宝青懂了,不再去打破砂锅问到底,这个“处理”,到底是怎么个处理法。

    到了第二日,姜宝青再过去看时,后院那两个凶徒果然彻底没了踪迹。

    姜宝青闲的无聊时,就去厨娘那溜达,偶尔聊几句。

    厨娘的嘴很紧,偶尔姜宝青提到宫计,她一律笑笑说不清楚。若是提到旁的,倒是能说上那么一两句。

    不过姜宝青也并不是为了从厨娘这打探消息才过来的,她是在这院子里待的太过无聊了。平时若是在家,或是在菜园子里伺弄那些蔬菜,或是去山里头采药,日子过的悠然又有趣,哪里像这般,被关在小小的院子里,也不知道做些什么事才好。

    然而姜宝青知道宫计是在做正事的,她便也不愿意拿着这些去打扰他,只得自个儿找法子解闷。

    姜宝青甚至在想,她日后还是不要嫁人的好,不然按照当下的习俗,大概会被囿于围墙中间,实在是无趣又无聊。

    姜宝青心事重重,并非只有一人看得出,宫计也看出来了。

    于是,在某次针灸过后,宫计淡声道:“实在无趣,你便出去走走。”

    姜宝青眨了眨眼,抬起头,看向宫计:“我能出去?”

    宫计见姜宝青这副模样,不知怎地,胸口有些发闷:“你怎么就不能出去了?”

    姜宝青笑了笑:“我这不是怕给宫少爷添麻烦么?”

    看着姜宝青唇边那抹清清淡淡的笑,宫计突然就有些生气:“在你心里,我连你一个小小的丫头都护不住?你就把我想的这么无能?”

    姜宝青慢慢的敛了笑,微微蹙起眉头:“宫少爷,你别是被我扎坏了吧?我不过不想节外生枝,想早日把事情忙完回去,你就这么误会我?”

    “到底是谁误会谁?”宫计被姜宝青气得,脸色硬的像是要吃人一般。

    姜宝青觉得宫计简直不可理喻,正好拔好了针,她收拾妥当,起身有些硬邦邦道:“没有谁误会谁,咱们就是思想不一致,谈不拢而已。宫少爷,我先回屋休息去了。”

    宫计看着姜宝青离开的背影,简直气得心肝都有些颤,他猛的站起来:“姜宝青,你这个……”

    骂到一半,宫计突然意识到,他站起来了?!

    然而几乎是瞬息,宫计的双腿刺痛无力,重新跌坐回了软塌上。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