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一百二十九章 王阿杏的苦恼
    姜云山站起身,招呼道:“阿杏妹,过来玩呢?”

    打从王阿杏落水那事以后,姜宝青就很少跟王阿杏说过话了。

    除了上次跑来跟姜云山说了句似是而非的话,几乎是没什么打交道的地方。

    姜云山已经知道了姜宝青跟王阿杏的事,他知道做朋友是需要缘分的,倒也没有强求。王阿杏是曾帮忙照顾过傻傻的姜宝青,但姜宝青也以命相救了,她俩没有谁欠谁的,相处的不合适,不当朋友也没什么。

    只是姜云山想着上门是客,王阿杏又是曾经跟他关系不错的邻家小妹妹,总不好把人家晾在外头。

    姜云山起身,招呼道:“阿杏妹,进来玩玩啊?”

    这两天因着在整修院子里的菜地,姜宝青把小黄关在了狗窝里,不然这会儿见到生人,定然是要冲上来狂吠的。

    王阿杏一言不发的进来,她咬了咬唇,跟姜宝青小声道:“听说媒婆上门来给你提亲了,你也要嫁人了吗?”

    姜宝青想起那个婆子说的“你们隔壁家的小闺女王阿杏才十一岁都定亲了”的话,想想眼前这个小姑娘在现代也不过是上小学的年龄,叹了口气:“没答应,不嫁。”

    王阿杏眼圈迅速红了起来,她有些委屈的抽了抽鼻子:“宝青,你,你终于跟我说话了。”

    姜宝青有些头大:“明明是你不跟我说话啊。”

    王阿杏抽抽噎噎起来,她吸着鼻子,声音有些瓮瓮的:“上次她们说我跟你玩,不带我玩,就把我推到了河里。我娘也说,再跟你说话就打断我的腿,你,你为什么不能体谅我一下……”

    姜宝青看到王阿杏哭,有些头疼,她捏了捏自己眉心,叹了口气:“阿杏妹,当时我也是拼了命的救你,换来这样,那谁来体谅我啊?哪怕你私底下过来同我说一声呢?”

    实际上,姜宝青没说的是,她那次真的是去了半条命。

    要不是隔壁住了个宫计,指不定她就得交代了。

    王阿杏舌头有些打结,一下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姜云山见两人之间的氛围着实尴尬,他挠了挠头,想打破这层尴尬:“要不,要不你俩先坐下,再聊?”

    这会儿姜云山不说话还好,一说话,王阿杏的眼泪就像是决堤了的洪水,一下子全都涌了出来,止都止不住。

    王阿杏边哭边打着哭嗝:“云山哥,我,我跟别人定亲了。”

    这话惊得姜宝青都忍不住望向自己的哥哥。

    王阿杏这话怎么听着都是跟姜云山互许过终身的样子啊?

    姜云山就没听出来这话里头的意味,他见王阿杏哭成这样,还有些呆呆的问:“你不愿意吗?是你家里人逼你的?”

    王阿杏抽泣着,打着哭嗝:“我不愿意……可,可我娘说,他家里养牛,有,有钱。云山哥,我,我是想嫁给你的……”

    姜云山被王阿杏最后那句石破天惊的话给惊呆了。

    在他眼里,王阿杏就是个邻家小妹妹,他可从来没对王阿杏产生过什么嫁娶之心。

    “阿杏妹,我就一直把你当妹妹,没别的意思。”姜云山有些慌乱的解释。

    王阿杏自然是知道的,所以当她娘给她定下了亲事的时候,她也不过是蒙着被子哭了一场,就丝毫没有抵抗的接受了这件事。

    王阿杏拿手背胡乱的抹着眼泪:“我知道,我,我就是不死心……”

    小女孩哭起来,那是真的能把人给淹了,姜宝青是说什么也没想到,王阿杏这么能哭。

    仿佛要把在家里受到的不公待遇都给哭出来。

    待到王阿杏哭的差不多了,大半个中午也就过去了。

    最后,王阿杏什么也没说,抹着眼泪回去了。

    王阿杏到了家里,家里头一片愁云惨雾,她娘见了她劈头盖脸一巴掌:“惯会偷懒的小蹄子,这会儿你嫂子不舒服,你跑哪里去了!”

    正屋里头,隐隐传来了她嫂子的痛哭*声。

    王阿杏捂着脸有些懵。

    但她娘其实也并不关心王阿杏去了哪里,她打王阿杏不过就是为了出气。

    这会儿,她一颗心都系在王阿杏的嫂子身上。

    打从昨天起,王阿杏的嫂子就说肚子不舒服。

    但她娘没当一回事,王阿杏的嫂子这胎胎象不大好,不舒服的时候常常有。

    结果今天上午,王阿杏出去没多久,嫂子的肚子就开始疼了,还见了红。

    王阿杏她娘这才慌了,匆匆去请了苟婆子过来。

    苟婆子别的平平,看妇科倒还算拿手。

    她一摸脉,就说坏了。

    当场吓的王阿杏她娘腿都软了,就差给苟婆子跪下,求苟婆子一定救下她大孙子。

    苟婆子叹着气,让王家的去烧了热水,在屋子外头等着,别添乱。

    王阿杏她哥倒是也着急他没出世的儿子,偏又在家游手好闲惯了,也不愿去烧水帮忙,在屋外头一蹲,什么事也不管了。

    反而是刚回来的王阿杏,跑前跑后的,帮忙往屋子里送着热水,然后小脸雪白雪白的往外端出来一盆盆血水。

    王阿杏她哥眉头皱得老高:“出这么多血,孩子还保得住吗?”

    孩子确实没有保住。

    流下来的胎儿,已经有些成形了,能看出是个男胎。

    王阿杏她哥不知道骂了句什么,阴着脸出去了。

    王阿杏她娘阴着个脸,把那流下来的血淋淋的胎儿裹在一块破布里,匆匆拿出去处理掉了。

    只有王阿杏进去看了看她嫂子。

    她嫂子脸色白的像一张金纸,已经知道她又流了一胎,正木木的躺在炕上,望着屋梁一动不动,就像死了一样。

    王阿杏见她嫂子这副模样,有些害怕,不敢说什么,又悄悄的出去了。

    到了中午,王阿杏她娘不知道在灶房里剁什么东西,哐当哐当的。王阿杏刚进灶房,就让她娘给骂了出去:“一天到晚就知道馋嘴,你嫂子流了胎,给你嫂子加个饭补补身子你也馋!看你小弟去!”

    王阿杏只得又出去了,只是在离开灶房前,她往案板上看了一眼,就见着那案板上放着些肉。

    她娘竟然罕见的在非年非节时买了肉,可见这次流了个男胎,她娘是真心疼的不行。

    中午,王阿杏她娘破天荒的在不是过年的日子里包了饺子,其中甚至还有一盘特特包出来的肉馅饺子。

    王阿杏她哥满眼放光的就要伸筷子去夹那肉馅饺子,被王阿杏她娘一把打掉了。

    王阿杏她娘罕见的对男人板了脸:“像不像话!你媳妇身子正虚呢,这盘肉馅饺子的是给你媳妇吃的!”

    王阿杏她哥嘀咕抱怨了几句:“又坐不住胎,还补什么补,吃了也是白吃。”

    然后被他娘狠狠剐了一眼。

    最终,因为王阿杏的嫂子还躺在炕上下不了炕,王阿杏她娘让王阿杏给她嫂子端进里屋去。

    王阿杏的嫂子看到王阿杏端进来的饺子,没什么反应。

    王阿杏小声道:“嫂子,娘知道你流了胎伤了身子,特特给你包了肉馅饺子,让我端过来给你。”王阿杏为了让嫂子高兴,又加了一句,“我哥想吃,我娘都不让他碰的,说是专门给你包的。”

    王阿杏的嫂子听到这句话,木木的脸上闪过一抹受宠若惊的慌乱,她努力坐起来,接过那盘饺子,颤颤的用筷子夹了一个,放进了嘴里,努力的吃着,边吃边落着泪。

    婆婆平日里对她并不好,尤其是这几年来她总是在落胎,这次又落了一胎,还是个男胎。她心里其实一直都觉得没底。

    眼下婆婆竟然还会给她特特包了肉馅饺子给她补身子,最起码说明并没有怪她。

    王阿杏的嫂子在心如死灰中,仿佛看到了一撮希望的小火苗。

    待到王阿杏把空盘子端出去后,她娘把她拉到一旁,质问道:“你嫂子一盘子都吃了?你没偷吃?!”

    王阿杏弱声道:“嫂子全吃光了,我没吃。”

    “吃了好,吃了好,补好了身子,下次就能坐住胎了,生个大胖小子。”王阿杏她娘喃喃着,满意的让王阿杏离开。

    王阿杏呆呆的蹲坐在院门的门槛上,有些茫然。

    难道她一辈子就这样了吗?嫁给那个家里头养了牛的男人,然后像她嫂子那样,拼了命的去生男娃,生不了就一直生一直生……

    王阿杏望着远方,莫名的落下泪来。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