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一百二十八章 送鱼
    有人给姜宝青说媒的事,也不知道怎么就传出去了,也传到了孙大虎的耳朵里。

    孙大虎顿时坐立难安起来。

    传闻也没说姜宝青有没有答应,他在家憋了小半个时辰,最终还是心急火燎的去了姜宝青家。

    孙大虎过来的时候,姜宝青正在院子里头给西红柿秧扎架子。树枝是姜云山去林子里头捡回来的,他这个“残障人士”在一旁打着下手,帮忙扶着或者递个东西什么的。

    院门开着,孙大虎风风火火的跑进来,跑的气喘吁吁的,把姜云山跟姜宝青都吓了一跳。

    “出什么事了,大虎哥?”姜云山起身,关切的问。

    孙大虎见姜宝青在一旁,也是关切的看着他,心中总算是理智回了笼,一下子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支支吾吾的站在原地,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摆的样子。

    姜宝青去一旁洗了洗手,然后端了碗水过来:“大虎哥,看你这满身的汗,先喝口水。”

    孙大虎讷讷的接过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把碗里的水都一饮而尽。

    放下了碗,孙大虎总算是找到了一点组织语言的能力,他讷讷道:“宝青丫头,最近,最近还好吧?”

    姜宝青眨了眨眼,有点不明白孙大虎为什么突然问她这个。

    “就,挺好的啊。”姜宝青如实回道。

    “哦,”孙大虎闷声闷气的应了一声,“我就是,我就是随便问问。”

    孙大虎实在说不出口,问一个小姑娘,为什么最近对他这么疏远。

    姜云山有些紧张:“大虎哥,外头是不是有什么对宝青不好的传言啊?”他思来想去,也只能想到这个,让孙大虎这么紧张的跑来问姜宝青最近还好不好。

    “啥……”孙大虎愣了愣,“我就只听说了有人给宝青丫头说媒,没听到啥不好的传言。”

    说完以后,孙大虎心里咯噔一下。

    嘴上没把门的,怎么就把心里头真正想问的事给秃噜出来了!

    好在姜宝青跟姜云山都没有多想,说起这事,姜云山也是有点小牢骚,跟孙大虎倒起苦水来:“哎,大虎哥,别提了,宝青才这么一点大,那婆子也不知道谁找来的,说是要给宝青说媒,可把我吓了一跳。得亏有隔壁的那位少爷,帮我们赶走了那婆子。”

    原来是这样!

    孙大虎心里松了口气,觉得整个人好像活过来一般。

    他讪讪道:“这可要,多谢谢那位少爷。”

    “可不是吗?”姜云山实心实意的夸道,“那位少爷可真是个好人。”说着,笑了起来。

    姜宝青也跟着笑:“我都没想到,我这才多大,还有人来给我说亲呢?其实挺有意思的。”

    孙大虎也摸着脑袋跟着兄妹俩傻傻的笑了起来。

    他这还担心姜宝青跟别人定了亲,没定就好,没定就好。

    孙大虎跟姜宝青姜云山兄妹唠了两句磕,就家去了。

    只是没想到,家门口正好碰见了白瑞花。

    白瑞花端着一碗鱼肉,看着孙大虎院门上的大锁有点发愁,就听着身后孙大虎招呼她:“白家嫂子,找我有事啊?”

    白瑞花眼睛亮了亮,转身看着孙大虎:“大虎,大晌午的,这是去哪了?”

    孙大虎摸了摸脑袋:“去了趟宝青丫头家。”说着,傻笑了两声。

    白瑞花的脸色瞬间变了,她端着碗的手微微抖了抖。

    孙大虎却没注意到这些,他拿钥匙开了院门上的锁,招呼白瑞花:“白家嫂子,有事进来说吧?”

    白瑞花勉强挤出一个笑意,把碗往前送了送:“……也没啥事,就是做了两条鱼,我跟小凤儿吃不了,拿了一条过来给你。”

    孙大虎是知道白家生活不易的,忙推辞道:“这咋好意思,还是留给你跟小凤儿吃吧。小凤儿正长身体……”

    白瑞花强笑道:“我俩实在吃不了了,要是放到晚上,这大热的天,说不定就酸了。你平日里对我们母女俩多有照顾,一条鱼而已,怎么就不好意思了。”

    孙大虎还是推辞:“哎白家嫂子,你也太客气了,我是真不大好意思……”

    而且上次已经送他一双鞋了,孙大虎觉得平日里也没怎么帮忙,这白家嫂子真是太客气了。

    白瑞花情绪像是控制不住一般,突然垂下头,幽幽说道:“宝青给你送的冬瓜排骨汤你就可以吃,我送的你就不肯收。大虎,我送的吃食,你就这么嫌弃吗?”

    孙大虎一下子就有些懵了,怎么这白家嫂子说两句话就要哭了的样子。

    他有些手忙脚乱:“不是不是,白家嫂子,我真没嫌弃的意思……这,这我收下还不行吗?我收下,我收下。”

    孙大虎忙把碗接了过来,手忙脚乱的去灶房找碗盛出来了。

    白瑞花在孙大虎身后幽幽的说:“大虎,你听说了吗?有人给宝青说媒了。”

    孙大虎往碗里倒鱼肉的动作顿了顿,继而有些干干的笑了笑:“听说了。”

    白瑞花柔声道:“宝青自打病好了以后,真是越来越受欢迎了……就以前宝青陪着我去给小凤儿看病的那个医馆,宝青跟里头的小掌柜,关系也挺好的。上次赶集,我见宝青去了那家医馆,然后跟那个小掌柜有说有笑的,亲密的很……”

    孙大虎差点没拿住碗,他转过身,匆匆把碗塞回到白瑞花手里,“白家嫂子,我把鱼肉收下了,你赶紧家去吧,小凤儿自己在家,也挺让人不放心的。”

    白瑞花咬了咬下唇,什么也没说,端着碗走了。

    孙大虎又陷入了苦恼中。

    ……

    这边院子里,姜宝青跟姜云山花费了大半个时辰,终于把一小畦的西红柿秧都搭好了架子。

    兄妹俩看着自己的劳动成功,成就感爆棚。

    姜宝青去洗了盘野杏子,放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她随手拿了一个,啃了一口,酸酸甜甜的,稍微有些涩,倒也挺好吃。

    这野杏子是她去山林里头野生的杏子树那儿摘的,可以称得上是真正的纯天然绿色无污染。

    只是没有经过人工培育,这野杏子稍微酸涩了些。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毛病,最起码姜宝青就吃的很开心。

    正吃着杏子,敞开的院门被人敲了敲,姜宝青姜云山望过去,就见着王阿杏红着眼,双手搅弄着衣角,可怜兮兮的站在那儿。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