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田园小针女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他其实人挺好的
    “说……说,说媒?”姜云山先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

    婆子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是哦,你这个哥哥当的,一点都不关心妹妹的终身大事。”

    姜云山完全有些懵逼了,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姜宝青:“可,可我妹妹还小……”

    婆子啧啧两句,抢先截了姜云山的话:“不小啦!不说别家,就说你们家原先隔壁家的那个小闺女王阿杏,这才十一吧?都已经定亲了!我都打听过了,你妹妹这没多久就满十四了,这哪还叫小啊!”

    姜云山不是什么能说会道的人,他被婆子说的阿杏妹已经定亲了的消息给震惊了一下,继而又恍恍惚惚觉得,难道宝青真的不算小了吗?

    婆子见姜云山被她说的一脸发懵,再接再厉的继续给姜云山洗脑:“哎我说姜小哥,你可千万别觉得咱们宝青年纪还小。你这当哥哥的,不赶紧给宝青操持找个好人家,难道想等宝青大了以后,好男人都被抢走了,留她在家里当老姑娘?”

    姜云山回过神,喃喃道:“不是……不行,不管怎么说,宝青还是太小了,太小了,才这么一点的小姑娘,怎么能……太小了。”饶是姜云山这个读书人,这会儿也只会轱辘话来回说,“太小”。

    婆子没想到她费劲口舌说了半天,这个姜云山就只会一句“太小”,顿时就没了兴趣,转而看向姜宝青。

    她这当媒婆的,走街串巷,见过的人三六九等,惯会观察人的。她在院门口初见姜宝青时,就发现她跟前几年那个痴痴呆呆的小姑娘完全不一样了。

    婆子露出一抹笑,刚要向跟姜宝青说什么,就听见有人敲了敲院门。

    姜宝青往院门那一看,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白芨推着轮椅,华贵的青年坐在轮椅上,纤细修长的手指在门板上扣了几下,一脸的不耐烦。

    媒婆瞪大了双眼。

    她阅人无数,自然一眼就能分辨得出,轮椅上坐着的这个男人,绝非一般人。

    媒婆脸上不自觉的就挂上了谄媚的笑:“这位是?”

    没人理她。

    姜宝青上前几步,在宫计跟前小声道:“你怎么过来了?”

    宫计冷冷的瞥她一眼:“怎么,我家院子你天天进,你家院子我来不得?”

    这莫名其妙的臭脾气。

    姜宝青磨了磨牙:“来得,你天天来都无妨,真是蓬荜生辉!”

    宫计微微自矜的点了点头:“不必感谢我。”

    “……”姜宝青放弃了跟宫计沟通。

    姜云山有些拘束的看着宫计。

    宫计对姜云山倒还算客气,他朝姜云山点了点头,道:“我在那边听着,似是有人要给姜宝青说媒,觉得甚是有趣,过来旁观一下。你们不必管我。”

    姜宝青看向白芨,一脸的“你家少爷闲疯了吧?”的表情看着他。

    白芨眼观鼻鼻观心不说话。

    婆子见这富家少爷打扮的人都过来听她说媒,顿时底气越发足了,她甚至想上手去拉姜宝青的胳膊:“宝青啊,看到了吗?这位少爷是个明理的,知道说媒这等事小不得,你也多上点心啊,这次托我说媒的人家,那可是好的很!”

    姜宝青不喜人触碰,避开了婆子的手。

    还没等她说话,宫计就在一旁,“哦?”了一声,似是很感兴趣的模样,眉毛微微上挑:“是什么样的好人家?”

    婆子啪的一拍大腿,眉飞色舞道:“这人家可是真的不错,小伙子二十来岁,壮的跟熊似的,一把子好力气!他家里头七八亩地,家底在咱们这十里八乡,都算是丰的了。虽然前头媳妇病死了,但好在底下还没娃,你这嫁过去就能当家,好的很!宝青啊,我可跟你说,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之前你去村子里买菜,人家来村子里做活,一眼相中了你,托我来说媒,这都是缘分啊!”

    婆子越说越是带劲。那小伙子可许诺了,要是说成功了,就给她包个厚厚的媒人红包,想起这,婆子简直浑身都是劲。

    然而,旁边一声冷笑打断了婆子的劲头。

    “就这,好人家?”宫计慢条斯理的反问,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你这是侮辱谁呢?”

    婆子被宫计话里头渗出的冷冷寒意给激得浑身一个哆嗦,她强作镇定,赔笑道:“这位少爷,不是,这山野里头的条件,自然跟富贵人家没法比。这十里八乡的,这就算是顶好的人家了啊。难得有个不嫌弃咱们宝青条件又这么好的……”

    “嫌弃?他哪里来的大脸还敢嫌弃?”宫计冷冷的打断了婆子的话,“扔出去!”后面这话却是对白芨说的。

    婆子一愣,还没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就发现自己被人给扔出去院门。

    婆子在地上狼狈的一滚,撑着坐起来,就见着那个侍卫打扮的人,手搭在腰间的剑鞘上,站在院门口,杀气腾腾的警告着她:“再敢来,就不只是把你扔出去了!”

    婆子吓得屁滚尿流,额角别的花掉在地上也顾不得捡,头也不回的赶忙跑了。

    姜宝青站在院子中间,突然笑了:“宫大爷,你这一弄,我估计后头都没人敢来给我说亲了。”

    宫计冷冷的瞥了姜宝青一眼:“没出息,就这破地方的歪瓜裂枣,你也看得上?什么眼光!”

    姜宝青努力替十里八村的小伙子们正名:“其实还是有一些挺不错的……”

    宫计手紧紧按在轮椅扶手上,手背上青筋都凸起了,他语气冷得像是挂了冰渣:“姜宝青,你有点出息行不行?急什么急,到时候我给你介绍个好人家。”

    姜宝青一愣,继而笑了:“那行,我可就等宫少爷给我介绍的好人家了。”她顿了顿,主动上前,替宫计推着轮椅,往外走去,“说起来,也该去给你针灸了。”

    宫计哼了一声。

    白芨跟在姜宝青跟宫计身后,眼里是惊涛骇浪。

    他家主子对于他的腿,始终有个巨大的心结。

    这么些年了,这一直是他内心深处最不可碰及的耻辱。

    曾经那么骄傲,肆意飞扬的少年,却只能囿于轮椅之间,被他人推着走。

    对于宫计来说,这就是羞辱。

    也就是这么些年的主仆情分,白芨替宫计推着轮椅,才没有让宫计这般反感。

    但最初他为少年推轮椅的时候,那个肆意飞扬的少年,喘着粗气,眼睛血红,死死的盯着靠近的他,仿佛要杀人般。

    而今,就这么容易的,接受了姜宝青推他的轮椅?

    白芨看着姜宝青推着轮椅的背影,默默的想,可能他家主子都没发现,他对姜宝青已经这么不同了吧。

    给宫计做完针灸之后,姜宝青回了院子,姜云山突然对她说:“其实,感觉那个宫少爷,人挺不错的。”

    姜宝青没想到姜云山突然感慨这么一句话。

    她先是一怔,继而心底有些高兴,点了点头:

    “没错,他其实人挺好的。”

    =========

    小剧场:

    宫计:姜宝青,你过来,我给你看个好人家。

    姜宝青:好人家在哪?

    宫计:你面前。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