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秘密的森林 > 11、很抢手的林深时
    在裴珠泫因为妹妹突如其来告知的话而感到震惊的时候,不久之后,林深时也从另一个人的嘴里得知了类似的消息。

    “面试会?”等到听清楚电话那头的声音后,林深时就忍不住看了看手里的手机。

    这段时间以来,他接到的电话和收到的信息并不多,但每一次好像都能给他带来不小的意外。

    “对。”来电者说话带着点客气的笑意,“希望由林本部长你来负责。”

    林深时微妙地眯起了眼,片刻后对着手机说:“姜社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今天之前,我在公司里也就只剩下一间办公室和一块只刻着职位称呼的名牌了,而这一切,是由你一手促成,结果你现在却要我回去?”

    “不是要林本部长你回来。”姜民宇在电话里的口气依然显得笑眯眯的,“只是这次的事,需要你来负责。”

    林深时像是被他坦率的态度给逗笑了,哼笑了两声后,重新正色地问:“是我来负责,还是我和你一起负责?”

    这是个要问清楚的问题。

    结果姜民宇也明显听懂了他话里的意思,郑重其事地说:“放心,这次的事,我不插手,由你来全权管理。”

    在电话的这一头,林深时听完姜民宇的话后,不由就靠在家里的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不用想也知道,事出反常必有妖。

    姜民宇是个有傲骨的人才,所以他服从作为上司和手腕极强的李溪午,打心眼里却不怎么认同林深时这个被他视为依靠着父辈上位还很矫情的“纨绔子弟”。

    林深时之前和这人简单地接触之后就知道,如果有机会,这家伙绝对不会愿意他继续留在hart广告。

    那里已经被姜民宇当成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为此他宁愿作出一定的让步。

    比如说,即便林深时手头的权力被架空,他的待遇仍然在,他的地位也仍然在,此前林深时突袭hart本部的那一次,姜民宇事后完全不闻不问,只当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又比如说,在林深时半退后,姜民宇重用李正尧,也从不在公司内部表态和孤立林系之中的那些人。

    诸如此类,这就是聪明人的做法。

    姜民宇很巧妙地让林深时感受到了他们俩彼此气场不合,又很好地把握着分寸,令这位看着不算特别草包的大少爷不至于对他真的动气。

    姜民宇很骄傲,他相信以林深时的出身,也必定会是个骄傲的人。

    像这样不值一提的心理战术,涉及不到所谓的胜负欲和自尊心,但足以使得姜民宇每次和林深时接触的一言一行一点点地激发男人骨子里的傲气,讲得直白一点,姜民宇要的就是林深时那种“索性离开就离开”的心态。

    如此煞费苦心,看待他如同盯着企图谋取家产的贼的人,林深时可不信姜民宇会主动向他释放缓和关系的信号。

    也就是说,这次的事,绝对不是表面上的简单差事。背后有人指使是肯定的事,问题就在于,指使的人是谁?

    林深时稍稍想了想,排除了李溪午再次从中作祟的可能性。

    没必要,更没什么操作性,姜民宇既然一再强调需要他来单独负责,那就很大程度上意味着,幕后之人只是希望他能参与这件事而已。

    很快,林深时就明白过来,这应该是曺赫的安排,进一步的,他想到了更多的事情。

    “这次的面试会,是为了什么广告面试?”

    电话的另一头,姜民宇手上的那支签字笔开始不为人知地轻轻敲起了桌面。

    林深时静待了片刻,耳边传来回答说:“是为了hart而面试。”

    他扯起嘴角,脸上露出了个少见的笑来。

    “为了hart而面试”,这话很有讲究,既可以指hart广告本身,也可以指公司接到了的某项任务。

    “行吧,这事我接了。具体的行程安排,让我的秘书联系我。”

    姜民宇的话音顿了顿,随即毫无异样地笑着说:“那一切就麻烦林本部长你了。”

    通话结束,坐在hart公司大楼社长办公室里的姜民宇思索了一会儿,往前按下座机按钮说:“送一杯咖啡进来。”

    几分钟后,他的秘书端着杯冒着热气的咖啡从外面袅袅婷婷地走了进来。

    默不作声地放下杯盏后,这名跟随姜民宇出国又回到韩国扎根的美女秘书就注意到自家上司还在用笔帽敲着桌面的小动作,于是脚下并未挪步。

    直到姜民宇似乎回过神来,停下了这种不太讲究仪态的思考习惯之后,侍立在旁的秘书才适时地开口问:“您怎么了?”

    “没什么……”姜民宇看了她一眼,摇摇头说,“只是忽然发觉,有个人好像和一开始的印象不太一样。”

    “您是说,林本部长?”

    姜民宇又奇怪地看看自己的秘书,“你有注意过他?”

    入职时间不长但在公司内部已经有“气质女神”和“铁壁女”外号的姜民宇秘书微微一笑,看着像在开玩笑,又好像挺认真地说:“林本部长的长相是我的理想型来着。”

    姜民宇的脸色变得略微古怪,之后他就摇着头说:“他生活的世界和我们不一样,仔细想想,他拥有这样的素质也很正常。至少要拥有这种程度的水平,他享受那些条件才不至于显得太浪费……”

    秘书保持着微笑,说:“我好像很久没见您对一个同辈人表现出嫉妒了。”

    “嫉妒?”姜民宇的表情嗤之以鼻,但也没再多说。

    大约过了几秒,他抬头吩咐:“那场面试会的事,你全都移交给那位奉秘书,让她和自己的老板去琢磨吧。”

    秘书点点头,突然又不无遗憾地低声说:“我还想借着这次筹备工作,多和林本部长接触接触呢。”

    “呀!”

    唇边泛起没压住的笑意,秘书在抱着托盘向办公桌后的姜民宇低头示意后,便盈盈笑着转身退了出去。

    待到带上门后,秘书才无奈般叹气自语:“分明就是嫉妒,总是这么孩子气……”她回头看看紧闭的办公室大门,唇角又轻扬起来,踏着清脆的高跟鞋声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小奉秘书吗?呵呵,看来林本部长也快要离开了。不知道到时候这个小姑娘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