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逍遥兵王 > 第346章 还算数吗
    石原雄刚说完,一阵异响顿时从房间里传出,听声音像是什么东西不小心被打翻在地。

    过了几秒,房门被缓缓打开。

    女儿短短几天就日渐憔悴,石原雄心里很不是滋味。

    不过当着天罡和苏子染她们的面,再多的话他也只能憋在心里。

    但是一旁的苏子染,却将石原雄脸上一闪而逝的表情变化全都尽收眼底。

    她现在还不清楚面前这个面色苍白的女孩到底和唐承风发生了什么,但是有一点苏子染可以确定。

    这个女孩对唐承风绝对不仅仅是崇拜那么简单!

    “你好,我是苏子染!”

    石原香将门打开刹那,苏子染主动自我介绍,同时也介绍了和她一起的皇甫柳烟。

    石原香这几天深陷于表白被拒的痛苦中无法自拔,甚至为此整个人都消瘦了一圈,然而当看到苏子染和皇甫柳烟瞬间,她立刻就释然了。

    从小到大,石原香一直都被大家称为稻川公主!

    而她也确实很争气,长大后出落的亭亭玉立秀色嫣然,甚至连倭国一些当红的女星都比了下去。

    这也是她当初敢鼓起勇气向唐承风表白的原因。

    在石原香看来,像她这样的女孩,只要是个男人就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但,现在她发现自己错了!

    唐承风不仅有拒绝的理由,而且这个理由根本让人无法反驳。

    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门外这两个女人都完胜于她。

    回想起唐承风给她讲的那个故事,石原香更是明白自己败的彻彻底底。

    天罡知道苏子染她们有事要谈,朝石原雄使了个眼色,然后二人自觉离开。

    “你是来找唐风的?”

    邀请苏子染和皇甫柳烟进来,石原香率先打破沉默。

    虽然父亲没说,但是她一猜便能猜到对方的目的。

    苏子染点点头。

    “你恢复记忆了?”

    石原香立刻诧异问道。

    原本她应该替对方高兴才对,可是不知为何心里却莫名有些失落。

    这个女人虽然已经失忆,但是她却依然稳稳占据那个男人的心。

    如果这辈子有人能为她做到这些,就是让石原香立刻去死,她也觉得值了。

    “还没!我只是想找到他,当面向他道歉。”

    “他说他要去巴黎,去追查什么异血……”

    石原香将她知道的转告苏子染,说到一半却想不起具体内容。

    苏子染不太懂这些,随即将她的原话重复给皇甫柳烟。

    皇甫柳烟听闻,顿时脸色微变:“异血战士!原来唐承风要报仇的人是异血战士!”

    当初唐承风离开倭国时倒是来医馆跟她道过别,但对方只是说去找那些伤害苏子染的人。

    却没想到……

    “什么是异血战士?”

    苏子染心细如丝,顿时察觉不对劲,急忙问道。

    “怎么跟你说呢?他们差不多就像是电影里的变异人,不是修武者,但是却异常强悍!而且因为身体已经变异,他们几乎变得没有感情,好多纯粹已经变成杀戮机器!”

    “啊?”

    一听杀戮机器几个字,苏子染也顿时脸色突变。

    她知道唐承风面对着危险,但是却没想到这么危险。

    尤其是看到一向波澜不惊的皇甫柳烟竟然都变了脸色,苏子染的心不由都提到了嗓子眼。

    将情况告诉石原香

    (本章未完,请翻页)

    之后,后者先是难以置信,随即一脸的担忧后悔。

    如果早知道这样的话,她说什么也不会让唐承风离开的。

    不过。

    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

    唐承风已经离开倭国好几天,而且他的手机在码头动手那晚已经损坏,根本联系不上对方。

    没有多做停留,苏子染和皇甫柳烟决定立刻离开。

    两人刚上车,忽然一个身影从别墅里追出。

    “请等一下!”

    这是石原香这几天头一次走出自己的房间。

    石原雄看在眼里,既高兴又心疼。

    石原香径直来到车旁,苏子染急忙将车窗玻璃放下。

    “还有什么事吗?香子!”

    因为唐承风的缘由,几人虽第一次见面,但关系却并没有太陌生。

    石原香对苏子染和皇甫柳烟以姐姐相称。

    “子染姐姐,柳烟姐姐,我恳求你们一定要找到他,把他平安带回来。”

    石原香知道这么说显得关心太过,但她还是忍不住要说。

    她注定是要错过那个男人的,但是她却希望对方平安无事。

    苏子染嘴角浮起一抹笑意:“放心吧,我替他谢谢你!以后如果有机会,欢迎你来腾龙国玩!”

    “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去吗?”

    石原香顿时一脸讶异。

    她刚才那么说其实已经有些喧宾夺主,没想到苏子染不仅没生气,反而却还邀请她去腾龙国,石原香一时有些难以置信。

    “为什么不可以?”

    苏子染微笑反问。

    “谢谢你,谢谢你,子染姐姐!”

    瞬间,石原香的心结被打开。

    她虽然不能占有那个男人,但只要能看到对方,那也是一种幸福。

    石原香清楚,这一切,全都要多亏苏子染的大度。

    她隔着车窗抱着苏子染,一连道谢。

    当车子的尾灯消失在庄园大门口很久,石原香还依然站在别墅前痴痴发呆。

    寒冷的夜风吹过来,石原雄急忙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女儿身上。

    他张了张嘴想要劝女儿先进去,可是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

    作为一方枭雄,他从来没有被什么事情难住。

    但是这一次面对女儿的私人感情,石原雄却完全无能为力,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

    就在石原雄欲言又止时,石原香却忽然转身,俏美脸蛋上写满坚定。

    “父亲,您之前说要让我接管稻川帮,那些话还算数吗?”

    ……

    苏子染得知异血战士的危险性之后,已经没有心思再待下去,她甚至提出要连夜赶往巴黎,不过却被皇甫柳烟打住。

    “子染,我很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是现在不是冲动的时候,我们贸然过去,能不能帮上忙还不一定,搞不好还会让承风分心,拖他的后腿。”

    “是啊,苏小姐,皇甫小姐分析的对,唐少做事一向很有分寸,这一点您比任何人都清……”

    正在开车的天罡也帮忙劝道,话刚说到一半却立刻止住,因为他通过后视镜发现皇甫柳烟朝他使眼色。

    天罡猛然反应过来,恨不得立刻扇自个两耳光。

    真是哪壶不开哪壶!

    苏小姐已经失忆了,自己竟然一时疏忽嘴贱。

    尽管及时止住,但苏子染还是被触动,眼神顿时黯淡了不少。

    “我真没用!”

    (本章未完,请翻页)

    苏子染忽然开口。

    “你们所有人都为了我,可我却一点忙都帮不上,而且还一直拖后腿,我真没用!”

    说到最后,苏子染再次自责。

    虽然记忆还没有恢复,但是这几天的所见所闻却对她触动很大。

    首先一点完全不用质疑,就是这个从她记忆中消失的男人,一直都在默默为她做很多事情,默默守护着她。

    还是就是今天见到石原香之后,对方眼神中藏不住的关切和担心。

    苏子染兰质蕙心,如果这个时候还不明白石原香已经对唐承风动了情,那就有点对不起江南第一才女的称号了。

    “柳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你说。”

    皇甫柳烟一时诧异,她还是第一次见苏子染如此严肃认真。

    “他们说我是唐承风的女朋友,是不是真的?”

    保护一个人,可能两个人的关系很好。

    但若是拿命保护一个人,苏子染实在想不出一个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这么做。

    想起早些时候在酒吧和黄发男子那番对话,苏子染忍不住好奇问道。

    皇甫柳烟犹豫了一下,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准确地说,她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唐承风离开前曾向她交代过,如果苏子染的记忆一直恢复不了,就不要让对方知道他们二人的关系。

    唐承风宁愿苏子染忘了他,也不想对方以后的日子里心怀愧疚过的不开心。

    “我希望你能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不要再瞒着我了。”

    苏子染已经从皇甫柳烟眼神中看到了答案,但她却好奇对方在顾虑什么。

    皇甫柳烟也知道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想要再瞒苏子染是根本瞒不住的,犹豫了一下将实情说了出来。

    在出国前,苏子染已经从外公和母亲口中得知一些情况,但是眼下听到皇甫柳烟的话,她的内心再一次无比震撼,那种感觉就仿佛突然被重锤狠狠敲了一下。

    心痛的难以呼吸!

    为了她能过的开心,唐承风竟然宁愿自己忘了他!

    苏子染无法想象,他当时是下了多大决心才做出这种对他无比残忍的决定!

    苏子染努力不让自己在皇甫柳烟和天罡面前失态,但是听着听着,她的眼圈却不争气开始泛红。

    她逼自己努力回想关于唐承风的一切,然而念头刚起,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忽然从头部传来。

    苏子染要紧牙关,却并没有停下。

    旁边的皇甫柳烟见她双手抱头脸色苍白,立刻意识到不对劲。

    “子染,快停下,你不能硬逼自己!”

    皇甫柳烟清楚苏子染的情况,她知道对方在强行回忆。

    苏子染没有回应,也并没有按照皇甫柳烟的意思做。

    头部的剧痛越来越厉害,苏子染感觉自己的意识好像要被从身体中剥离一样,好几次都快要晕过去。

    但是她依然没有停下,脑海中不断回响着唐承风的名字。

    她要记起来,她要想起一切!

    剧烈的疼痛就像是大海中的狂浪一样,一波接一波,一次比一次疼。

    皇甫柳烟见苏子染心意坚决,也不再劝说对方,而是赶紧催动武息给对方护脉,防止危及性命的意外情况发生。

    终于。

    苏子染再也顶不住。

    娇声尖叫一声,一口鲜血从她嘴里喷出,然后整个人倒在座位上失去意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