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不可名状的赛博朋克 > 第130章 老友
    体积庞大的挖掘机停靠在营地的外围,十几名身穿着联邦政府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附近忙活着物资搬运。

    有人坐在机器边的土堆顶上,修长的双腿抵着脚下的土包,削至耳际的清爽短发在夜间的山风中飞舞,姣好的脸颊半迎着月光,她的身边放着罐淡蓝色的能量饮料,手里则是捏着一包时下热门的零食,如果看不到她现在的动作,或许有许多人会为她倾心。

    原本是椭圆形的扁平薯片,硬是被她咬成三角形,随后充当飞镖捏在手里,手腕小幅度的摆动后甩出,直奔祝觉的脸庞。

    “你这个混蛋,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奥莉薇也是个混蛋,枉我对她这么好,当初她非要从异调局转进考古协会还是我帮的忙,现在居然瞒着我!”

    褚云满脸不忿的看着眼前这个家伙,她现在总算明白为什么奥莉薇前天看见自己的时候为什么躲躲闪闪的,只是在她嘴里嘟囔抱怨的同时,视线却一直留在他以及他身边的那只猫身上,像是为了确认这不是自己的幻觉。

    很快祝觉就帮她确认了这一点。

    抬手接过她扔来的三角薯片,反手又甩了回去,速度更快,而且还是个回旋镖,绕了一大圈后又直愣愣的击打在褚云的后脑勺。

    力道倒是不大。

    “你去死吧,刚才就不该拉着你,让你被那两个考古协会总部的人发现,然后拖出去打一顿!”

    抓起一把薯片砸过去,想要以量取胜,然而所有的薯片到了祝觉面前却纷纷停滞在半空,然后排着队进入他的嘴里。

    这一幕让褚云的脸又是一黑。

    好气啊,但是打不过怎么办?

    “真要是被发现,那也是我把那两个拖出去揍一顿......话说这都五年过去了,你还是老样子啊,不论是性格还是别的.....你懂的。”

    祝觉扫了眼褚云,一语双关,在后者爆发准备跟他拼命前又改口说道,

    “在叙旧之前,能不能先谈谈把奥莉薇救出来的事情,我本来准备跟考古协会的队伍一起进入地下遗迹,被你抓住了手腕又硬拖了出来,机会错过了!”

    “你.....你现在是考古协会的人,难道不知道刚才的情况么,你要是真举了手,不仅不会被允许加入救援队伍,后续还会受到调查,在考古协会这么多年,连这些事情都不知道吗?”

    将到了嘴边的“素质之言”咽回去,褚云的视线在祝觉胸前的证件上稍作停留,下意识的以为祝觉很早就已经加入考古协会,蹙着眉头反问道。

    “我加入考古协会还没超过一个月,怎么可能知道你说的......什么事情?”

    祝觉解释了一句,旋即又有些奇怪的问道。

    “根据我在异调局里看过的一些资料,整个考古协会的内部现在也存在着派系问题,你没发现那两位从协会总部过来的调查团成员各自的选人都不超过5人么,不是因为他们能力如何,而是这些人相比于你们,应该是派系内的人,所以才会被选上,其他的协会成员一言不发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我才说你举手只会暴露你的身份,这也是我拉住你的原因!”

    这五年褚云可没有像祝觉那样沉睡,她在异调局内已经算是创立之初的“老人”,再加上父亲本身就是联邦政府的高官,算是体制内人员,现在的职位早已不是当初的二级巡检,能够接触到的情报资料自然也完全不一样。

    祝觉这时候才忽然想起奥古斯特在来之前说的那番话,现在看来后者要他隐藏身份并不是因为这种以权谋私的违规行为,而是在防着那些派系内的人?

    隆~~

    思索间,脚下的土地陡然开始摇晃,四面还未被碾平的林木摇摆间发出沙沙碎响,远处的山丘上似乎也有因为这段时间过度挖掘而碎垮的石块坠落,发出闷响。

    尽管只是小幅度的震荡,依旧让周围的人发出惊呼以及不可避免的引起骚乱,连带着整个营地都有些喧闹。

    “地震?”

    祝觉凭借着能力双脚离地,看着对面已经站到土坡下的褚云问道。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五波的震颤了,没有任何的预兆,地震检测仪器完全失效,你觉得什么地震能出现这种情况?”

    褚云显然已经习惯了这种突如其来的小范围地震,只是脸色也并不怎么好看,想了想又接着说道,

    “不出意外的话,这片区域的地底,应该是存在着某种生物......不一定是我们认知中的生物,精神污染源......总之我没见过那么大的。”

    如果真是地下的生物引起的地震,那么毫无疑问的是它的体型会非常庞大,而这也是目前唯一可以解释通道连续坍塌的原因。

    “先不说这个,我的时间不多,奥莉薇还在地下被埋着呢,那处地下遗迹我也准备去看看,考古协会的救援队我没法加入,那就只能用别的方法,我得回去要一个明确的地底情况图。”

    祝觉本身有清道夫的帮助,想要下去并不是做不到,只不过那会非常麻烦,然而现在没有更好的选择,他也只能这么做。

    “谁说只有考古协会的救援队了,你刚才是不是没听清,那两个人组建的救援队可不是去救奥莉薇的,他们的目标是考古队!”

    拦下祝觉的原因自然是她有更好的解决方案,抿了口能量饮料,褚云沉声说道,

    “那两支救援队的救援是我们这边的人负责的。”

    现在被埋在地底下的有三支队伍,考古协会这边组织的第二次救援没有任何犹豫的就将考古队救援排在任务的第一优先级。

    然而这边的救援力量虽然充足,却也没有充足到可以在短时间内组建出三到四支救援队的程度,所以考古协会这边原本的意思是让地底的那两支队伍自己想办法出来,毕竟从最后的信息回报来看,他们仍旧保有着一定的行动力。

    不过做为奥莉薇的朋友和这一次救援任务当中联邦政府一方的负责人之一,褚云则是提出将这个任务由联邦政府这边负责,理由倒也好找,无非是加深双方合作,展现诚意这一类的官方说辞。

    联邦政府这边愿意不求回报的出工出力,考古协会自然不会拒绝,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就差做面锦旗给褚云送过去。

    “待会儿你跟我一起下去,我只有一个要求,这地下遗迹,我也想进去看一眼!”

    如今的褚云早已不是当初那个随心所欲的巡检官,她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联邦政府的利益,这么大张旗鼓的帮忙,总得是有些收获的。

    比起考古协会的感激或是什么锦旗,联邦政府显然也想要点更实际的东西。

    ......

    褚云口中的今天第五波震颤。

    对于地面上的人们来说这可能是第五次的缩在桌子底下,可能是第五次的跌倒在地,也可能是第五次的开始思考自己参与这个任务的时候为什么没有带五条以及更多的内裤。

    但对于地下的人而言,这个数字无疑惊心动魄。

    奥莉薇带队进入地下时已经是傍晚,所以只是经历了五次震颤中的两次,但这依旧造成了巨大的麻烦。

    救援机的位置是卡在地下空层和被堵塞的通道中间,第二次爆发的震颤导致大量石块的坠落对救援机造成了二次破坏。

    “第三节动力推进器二次受损,前照灯受损,一号溶解液储备仓泄露......**!!!”

    机械师头戴着修理灯,看着救援机面板上的数据,最终无可奈何的一拳砸在旁边的岩壁上。

    地下空间本就安静,机械师的声音不出意外的传到了空层里边。

    “幸好我们之前选择在这个地下空层停留,否则现在恐怕已经被彻底掩埋。”

    约瑟夫心有余悸的找了块还算平整的石头坐下,低声说道。

    他是支持就地修复救援机的那一批人当中的。

    “必须得想办法撤回去,刚才的声音你也听见了,那家伙就在附近,不能再冒险了。”

    之前在地上请求加入这个救援任务的人其实心里都知道肯定是要担风险的,但任谁都没想到这个风险这么大,来的还如此突兀,以致于他们甚至还没见过考古队伍就已经陷入了风险。

    风险远远的超过了回报,继续下去是跟自己过不去。

    地下空层的所有人脸上都写着这么一句话。

    “我过去问问情况。”

    约瑟夫并不想在这空等,起身走向救援机撞出来的地下空层入口,找到机械师后开口问道,

    “这些破损的地方要都久才能修好?”

    “如果是完全修复,至少要几个小时,不过我不准备那么做,只要修复用于打开通道的溶解液储存仓和动力推进器,我们就能回去......”

    约瑟夫跟机械师站在一侧交流,包括奥莉薇在内的所有人都仔细听着。

    这一次没有人再站出来说要继续前进救援。

    奥莉薇将手伸进颈项,拿出之前从祝觉手里得来的旧印。

    略微有些发烫。

    不知道是体温的缘故亦或是别的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