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仙斋鬼话 > 第673章 彼岸花
    有一天,忘川老祖听到这件事,亲自登门探视。

    忘川乃是十八阶巅峰的仙帝,功力虽然比冥河弱了一点,但也是冥界有数的高手之一。

    此人身披玄衣,黒巾蒙面,让人看不出长什么样子。

    但是桑慈看见对方身周环绕的一圈圈紫气,就知道来人是一位绝世高手,所以不敢怠慢,急忙将对方请进寺内。

    忘川蒙着的黒巾下面,露出两只炯炯有神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桑慈,道:“我觉得有些奇怪,佛宗怎么出了这么厉害的人物?你不去人间大千世界弘扬佛法?为何要来到冥界呢?”

    桑慈合掌道:“我佛慈悲,冥界、人间并无区别。我奉佛祖之命前来,期满之后,自当离去。”

    忘川轻哼道:“佛祖与冥河沆瀣一气,已经玷污了佛门。”

    桑慈道:“然则帝君前来,却是何意?”

    忘川猛地扯下了黒巾,露出脸上一道道伤痕,道:“你看看,这都是冥河的爪印,留在我脸上,时隔三十万年,仍然不肯消退。我来向你请教,能否帮我解除痛苦?若是能成,我必有厚礼相赠!”

    桑慈用惊讶的目光看着对方,道:“听闻帝君昔年跟冥河一战,帝君不幸落败,为何伤痕全在脸上呢?”

    忘川哼哼唧唧的一会儿,答道:“冥河修炼了一门‘幽冥鬼爪’,他不单抓破了我的脸,还让我浑身上下体无完肤!”

    桑慈问道:“帝君为何不去向冥河老祖服个软?”

    忘川恨得咬牙切齿,道:“我也是听过鸿钧讲道的古圣人,怎么可能跟他服软?你休要多问,直接告诉我,有无佛法,能将我脸上的伤痕消除?”

    桑慈道:“你待我想一想。”说完,他闭上双目,陷入沉思中。

    忘川显得有些焦躁,等了好大一会儿,又不舍得离去,最后一屁股坐下来。

    大约一炷香的功夫,桑慈睁开眼睛,道:“我有法子,能将你脸上的伤痕去掉,但是过程有些缓慢,至少要一个甲子才能见效。”

    忘川舒了口气:“一个甲子算得了什么?你在佛寺中,给我留个房间,我就住在这里了!”

    此后,桑慈每日里除了念诵普通的佛经之外,还加了一段特殊的咒语。

    忘川听了咒语,脸上的伤痕一点点消下去。

    忘川心头欢喜,缠着桑慈闲聊。

    “小和尚,你进入佛门多少年了?”

    桑慈胡乱说道:“我是佛祖跟前小沙弥,岁数不在帝君之下。昔年鸿钧讲道的时候,我就在山下等着了。”

    忘川瞪眼说道:“胡扯!当时的分宝岩,总共只有三十六位古仙人!哪有闲杂人,等在山下?”

    桑慈道:“怎么没有?你那时正在听经,没有留心外面的事。”

    “那你说说?分宝岩在什么地方?”

    “在神迹荒原第八层区域。那里有一个深深的峡谷,大阵环绕之中,有一个小世界。”

    “咦?难道说,你还真去过不成?那你知道不知道,除了三十六位古仙人之外,还有几头神兽,听过鸿钧讲道?”

    “这我哪里知晓?我在远处,看不见山上的事。帝君既然在那儿,跟冥河一起听经,为何此后的造化不如他呢?”

    “哼哼,当时冥河坐在前面,抢到了两页鸿蒙金书,还有元屠、阿鼻两件混沌神器……”

    “大帝您确定,元屠和阿鼻乃是混沌神器,而不是天阶神器?”

    “我当然确定,当时鸿钧总共取出三百六十件神器,其中十八件混沌神器,其余的则是天地玄黄各阶神器。我当时坐在后面,只抢到一件地阶招魂幡,所以才打不过冥河!”

    “我听说,冥河手里还有业火红莲和灭世黑莲,那又是怎么回事?”

    “哼!冥河胆子大,脸皮又厚,趁着鸿钧老祖不在,率先偷走了两朵莲花!随后其余人各取了一株神树。这些人生怕鸿钧老祖回来怪罪,所以一个个仓皇逃走!有多远逃多远!分宝岩有神阵环绕,一旦出去就回不去了。我当时还是少年,不像冥河那样老奸巨猾,所以空手走了出来!”

    “后来,鸿钧老祖回来了没有?”

    忘川微微皱眉,道:“不知道。我只记得,鸿钧老祖在分宝岩讲道之后,空中忽然传来‘咔嚓咔嚓’的响声,鸿钧老祖面色大变,连道法都没有讲完,他便离开了!”

    桑慈追问道:“那‘咔嚓’声来自哪里?”

    忘川答道:“天荒神山之上,原本有一个天梯!鸿钧老祖是从天梯下来的,后来天梯不见了,只剩下混沌漩涡。鸿钧老祖匆匆离去,最后不知所踪!”

    桑慈啧啧有声,道:“可惜了!我未能参加盛会,否则抢一件混沌神器出来,岂不是可以纵横天下了?即便抢不到神器,也该偷一株神树啊!你看看,佛祖手中有一株菩提树,我每回看见,都羡慕不已!”

    说这话时,他表现的不像是佛,倒像是魔族修士了。

    忘川乃是大神魔,更喜欢他这种态度,然而却不愿再谈当年的事。

    不到一个甲子,忘川面上的伤痕,全部消退了。

    他取出十几朵血红的大花送给桑慈:“这叫彼岸花,开在忘川河边。吞了这种花,更容易领悟大道。老实说,我的天资差冥河很远,全靠着彼岸花,才修成十八阶仙帝。”

    桑慈大喜,道:“多谢帝君。我听说这种花,也是修成大佛的机缘,昔年佛祖讲经,提到了彼岸花,说它有‘天雨四华’,天雨曼陀罗华,摩诃曼陀罗华,曼殊沙华,摩诃曼陀沙华。”

    忘川道:“这种花像血一样绚烂鲜红,开在忘川彼岸,当灵魂渡过忘川,便忘却生前种种,将曾经的一切留在彼岸,化作妖艳的花朵。花开时看不见叶子,有叶子时看不到花,花叶两不相见,生生相错……”

    桑慈道:“帝君,怎么只有十几朵,未免太少了吧?我听说这种花遍布河岸,满眼都是,一片火红,何不多给我几朵?”

    忘川哼了一声,道:“同是彼岸花,也分成不同的等级,我给你的这十几朵,都是仙帝级别的高手,前世记忆凝结的花朵!你已经是佛了,再要普通的花朵,有什么用呢?”

    桑慈眼前一亮:“原来如此,多谢帝君了。”

    忘川走后,桑慈吞下一朵彼岸花,等同于吞下一位仙帝的记忆。

    这位仙帝昔年被春秋老仙斩杀,魂魄经过奈何桥,原本想凭借仙帝残存的功力闯过去,结果被孟婆伸手揪住耳朵,强逼着灌下孟婆茶!他的记忆留在忘川河的彼岸,变成了彼岸花。

    桑慈每吞下一朵彼岸花,功力便提升一大截。

    等他吞完十几朵彼岸花的时候,已经修成了十二阶佛尊,快赶上本体的修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