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404章 强强联合!
    王长天和李副总都有些错愕。

    站在边上一直微笑不插嘴的杨如意,也很意外,不过她现在习惯性不让人看出来她的情绪——一个公司负责人的初级状态。如王长天这样的洞庭湖老麻雀,就不会时时刻刻那么紧张。

    不过这倒是让王长天误以为季铭是早有动念。

    因为他跟《哪吒》接触真的是非常早,即便是从探班开始算,去年5月份,到现在已经接近一整年了。这一整年,在围观群众那边,就只记得季铭牛哔大发了,什么都来,奖啊票房啊,知名度啊钱啊,一年就都齐了。

    但是业内,包括光线和王长天这些人,能看到的更多。

    这两年,要说运道,一个是吴金,一个就是季铭,那真是天选之子级别的。吴金还好说,毕竟在圈里逡巡了这么多年,找到机会爆发出来,不是不能理解。但季铭这个年轻人,就相当超越常理了——做什么成什么呀。

    否则王长天不会特别只为了见一面,连个合作项目都没有的时候,就愿意跟季铭聊这么多。

    王长天和自己的副手对视了一眼,脑子里嗖嗖嗖地转动着——要说光线早年最为津津乐道的一役,毫无疑问是徐铮的《泰囧》,这部投资3000万,拿下12亿票房的小成本喜剧,开启了中国电影票房10亿级时代,也为光线带来4亿多收益。

    他看着季铭,就像看着当初《泰囧》之后的徐铮——王长天不是第一个说这句话的人了。

    但作为《泰囧》和徐铮的造王者,他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你是,认真的?”

    季铭对锦鲤是很信任的,毕竟它还没有失过手——既然许愿成功,那么《哪吒》就有很大可能会拥有超过20亿以上的票房。这个数字,依然惊人,对于一个国产动画片来说。

    男人都有集邮癖好,即便不为了钱,能够在艺术片、科幻片之后,把动画片的影史纪录拿下,也挺不错的。

    《遇仙降》结算基本完成了,后面还有一些流水,都是小头。《流浪地球》的结算比《遇仙降》快不少,暑假的时候应该就能开始来钱——接近2亿的现金,总不能就放在那儿。

    “当然,”季铭皱着眉想了想:“我挺喜欢那个片子的,如果有机会,我当然不会拒绝。”

    王长天有点烦恼了,能合作当然是好,现在谁不想跟季铭合作呢,但合作的基础是盈利,在他也看好《哪吒》的前提下,当然还有他对彩条屋整体的一个设计,纳入一个新的投资者,都不是随便的事儿。

    沉默了一会。

    “其实我有一个梦想,希望有一天彩条屋能够成为中国的皮克斯。”

    没有许愿——季铭没有这个愿望。

    咳。

    “我非常希望看到那一天。”季铭微笑道。

    “在那之前,什么时候我们的动画电影能够占到总票房的15%,按照400亿年票房来算,就是60亿。而光线能够拿到其中的70%,也就是42亿,我就会觉得这个梦想离现实更进一步了。”王长天这个话,曾经公开说过:“但是目前来说,哪怕我们也入股了十月文化,收获了《大圣归来》的系列,这个目标依然十分遥远。所以,有更多的力量愿意来参与,我是乐见的。”

    他后面的话说的特别慢,显然在想,究竟什么样的合作方式是最符合双方利益的。

    直接投资?这是最简单的方式,投钱占股。

    参与制作?类似《流浪地球》这样,片酬或者其他费用折入投资——这条没有太大意义,配音已经不可能了,完整的作品,不会因为季铭的参与,就重新来调整。

    权益投资?当初徐铮把《港囧》的权益,1.5亿出售给了上市公司欢喜传媒,就是权益投资的一种方式。包括《战狼2》的时候,聚合传媒也出售了一部分他们的权益,这是很多后发投资人进入电影项目的重要途径。

    按照合理性来说,第三种是季铭介入的最佳方式。

    但王长天总觉得略有些莫名,好处呢?好处当然是宣传上可以省下一大笔预算,而且可以强化院线对《哪吒》的信心,给季铭挂一个出品人,就算是他名下的作品,仅仅算他巨量的粉丝,都相当值得了——够么?说够也够了,说不够,似乎确实差一点。

    一锤子买卖,意思不大。

    “季铭对国产动画也有兴趣么?”

    “我对好电影都有兴趣,但要说到特别感兴趣,其实拍《流浪地球》之前,我也不怎么看科幻片的。”季铭笑了笑,有点羞涩:“我没有您那么纯粹的热情,我只是会看电影和做电影的人,至于它是什么类型,其实并不重要。今天中国市场已经发展到这个程度,400多亿票房,您要说喜剧片是票房保障,也没错,但《流浪地球》《战狼2》《遇仙降》都不是喜剧片……只能说我们已经到了这么一个时间,只要电影做的好,只要各方面的宣传发行跟上,我们的电影观众就会给出超乎意料的回馈。所以对电影人来说,这个时代,不能说是差的。”

    “那你的眼睛可够毒的。”

    “哈哈哈,还早着呢,我这才做了几部电影。”

    王长天点了点头,又想了想:“我听说你打算做音乐剧啊?”

    这耳朵可够长的。

    可能是季铭的表情过于意外了,王长天还挺得意的:“你别忘了我以前是做什么的。虽然‘中国娱乐新闻报道教父’这个头衔太重,但我毕竟是记者出身,获取信息差不多都成下意识了。”

    季铭跟杨如意对了一眼:“有这个计划,主要就是现在手上这部电影,我是希望把它改成舞台剧的。”

    又是一阵沉默。

    “光线有没有可能投资天成文化?”王长天突然问了一句。

    京城天成影视文化有限公司,这是季铭一个人的公司,暂时连法人杨如意都未能获得激励——未来是有这个计划的,但还早,还早。不论从参与的项目数量,还是从成立时间来看,都还早。

    “您打算给个什么价呢?”

    这不是真的在询价,而是给了王长天一个否定的答案——现在天成文化不好开价。它有什么,除了8000万现金之外,还有《默》的50%权益,以及对《流浪地球》系列,暂时不超过10%的后续投资权益,再加上季铭这个人,就没了。

    5亿?

    10亿?

    还是20亿?

    完全取决于季铭的价格——而这又是最不好衡量的。假如季铭愿意火力全开,短期内造一个涵盖经纪、影视制作发行等业务的小巨头,并不是难事,而且娱乐圈内依赖头部艺人发展出来的影视公司,也不是没有先例。

    可要是那么去算,就是一个事实上的对赌,季铭不可能接受——王长天也知道季铭不可能接受,他就不是个一天到晚赚钱的人。

    不好算。

    王长天长出了一口气,看着落地窗外如画的风景,在京城有空闲来看风景的,都是有福之人。可惜,来之前他肯定没想过,会有这么纠结的一刻。

    但把季铭拉进自己的皮克斯梦想,又有无法拒绝的吸引力——事实上,在这个时间点上,任何拒绝和季铭合作的行为,都很不可思议。

    崛起速度如此之快,却没有半分“流星”模样,水下的根基扎实的像已经出道了20年。

    现在如果有人问,场面上这些数得上的流量,你认为五年后谁还会在?季铭肯定是排第一的,甚至——他会在娱乐圈权力链条上爬的更高,都是公认可能性极大的。

    “哎,这个事情,容我再考虑一下,我会很快给你答复。”

    ……

    “是不是挺意外的?”

    “有点,你之前也没说过这么看好《哪吒》啊。”杨如意很坦率。

    季铭给初晴发了个微信,说自己快回家了,很快收到回信“我已经在家了,做了吃的”,他笑了笑,放下手机。

    “看好是一直都看好的,我不是跟你说过么?我看杨导,就是饺子导演他们团队,跟看当初的郭导是差不多的,都非常投入——当然投入不代表一定会成功,但看了一些素材和片段之后,我还是认为他们成功可能性不低。”

    杨如意点点头。

    “那么我们其实也在找投资的机会,现在外头的戏,一个比一个坑,而且说不准就犯了天条不能上。这么一想,动画片好像就是个不错的方向了,《哪吒》又是一直在关注的项目,投一股进去也挺好?”

    杨如意作为执行人,只是希望了解一下老板的想法,并没有要越俎代庖的意思:“那你觉得光线会怎么决定?”

    “大概率是成立一家合资公司,”季铭笑了笑:“可能是五五分,也可能咱们多一点,三七或者四六。再以合资公司的名义获转光线名下的一部分投资权益,我预计不太可能超过20%——现在可可豆,十月文化,还有彩条屋,这三家都是光线系的,光线传媒手上至少应该有60%以上的权益,假如其它投资人的的权益也跟着变,那应该是在15%左右。”

    “这么做是……?”

    季铭揉了揉鼻尖儿,有点油了:“我不就成了王总‘中国皮克斯’计划中的一部分了么?”

    合作的空间是很广阔的,不说资金、电影和知名度这些显而易见的元素,哪怕仅仅是舞台剧,《狮子王》音乐剧常演不衰,《怪物史瑞克》《小美人鱼》《美女与野兽》《阿拉丁》……随便数一数,这些源自迪士尼的ip,都颇受剧迷欢迎。王长天既然对标皮克斯,肯定对迪士尼的模式熟稔在心,眼光稍微长一点,就知道把季铭带上船,会是个多么有价值的决定。

    对季铭来说,《哪吒》可能带来的收益很诱人,而跟国内影视制作巨头光线深度合作,也非常有利于他和天成文化的发展,能撬动更多的资源,当然行事就会更方便——而他毕竟没有计划去做中国版“好莱坞六大”之一,跟光线的竞争就很小。

    抬举一下自己,合作若成,勉强能说个“强强联合”吧。

    在安静的车厢里,杨如意听着这些考虑,看着季铭,顶灯打在他身上,明暗对比非常明显——啊,怎么想到《教父》了呢,莫名其妙。

    “你回头找人研究一下具体的情况,光线那边有消息的话,及时跟进,原则还是一样,少一些权益没关系,但我们不能被合作桎梏住。”

    “懂。”

    ……

    “回来了?”

    “嗯,”季铭去洗了个手,从初晴做的炒豆角里拈了一根放进嘴里:“你都会做豆角了?”

    “我妈教我的,怎么样?”

    嗯……这个味道,有点一言难尽啊。豆角没做熟,是不是会死人的?还是四季豆会死人?四季豆跟豆角是一个东西么?好像豆角长一点?长一点的叫豇豆?那豇豆没做熟会死人么?

    啊~太难了。

    “好吃!有一种生豆角的清香味。”

    “……”

    还是番茄炒蛋吧。

    初晴那点烹饪的小火花,迅速被消灭掉了,他们家餐桌预计在一个时间段内,都会维持一种平衡。

    “下周五?”

    “嗯。”

    说的是初晴的毕业音乐会。

    “爸爸妈妈会来么?”季铭给初晴夹了块鸡蛋,因为她不喜欢吃鸡蛋,哈哈。

    初晴白了他一眼:“不来。”

    “那就是老公跟婆婆去支持你喽?哦呦呦,真是小可怜儿,要不是找了个好人家,那简直都让人心酸死了,你说说你小模样也挺俊的,怎么就这么不招人喜欢呢,啧啧。”

    戏精。

    “阿姨的房间我已经收拾好了,你等下去看看,有什么缺的。”

    “真不容易,我妈终于在儿子家有一个房间了。”季铭笑着看了一下房子,他们已经搬入新房了,室内楼梯,还挺占地方,不过格局不错,挑高也可以,虽然地方不大,但也不会觉得逼仄。初晴一手把握的布置,非常简洁,以必要为基准,凡非必要的,都被拿掉了:“还是京城的,老有面子了,回去可以吹半年。”

    “阿姨才不会呢,要是我妈还差不多——”

    “哎~~~~我录下来了。”季铭晃了晃手机,之前后面那半句,他就是有意的:“哈哈哈,来呀,谈谈条件吧。”

    “好啊,想活着么?”

    “……”

    删除。

    “看来我们谈得很好。”

    窗外月光如水,里面,不止谈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