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372章 毕业大戏
    其实严格来说,刘同学也不能算是他们班的插班生,他还可以算胡旭他们班的插班生,就是不知道现在一年级的那一班他要不要插一下的。因为他是某些课程没有拿到学分,必须得跟班补,这些课程,分布于不同年级,所以中戏的师弟师妹们,就有机会看到大明星师兄在各个年级的课堂上出现了。

    “哈哈哈。”

    “……”刘然无奈,他觉得自己就不应该跟季铭一块上课:“你要笑到什么时候?给我个时间。”

    季铭忍了忍,使劲忍住了:“好了好了,不笑了。”

    “那你创业怎么样了?”

    “……”

    哈哈哈。

    刘然大三的时候,发现自己学分不够,就去申请了一个创业计划,可以休学一段时间,而且有弹性的学习计划,比较自由一点。创业计划,其实目前国家鼓励大众创新,万众创业,叫双创,所以很多学校,不只是艺术院校,都有这种计划,完全是属于人才培养的一个正当补充,但是消息出来的时候,刘然还是为了这个延毕被搞得灰头土脸,所以他在娱乐圈已经算是行为比较本分的了,出了事儿,照样出来这样那样的黑脚黑手,有时候娱乐圈黑人就是这样的,羚羊挂角,没有任何迹象——季铭那一段之后,都看到好几回他们公司发的软文,特别软的那种,一看就知道。

    宣传他是好孩子,好演员那种稿子。

    也是无奈。

    “好好好,我不说不说了,那你要跟我们一起排大戏么?”

    刘然狐疑地看他一眼,比较正经:“可能会有一个小角色吧,就甲乙丙丁那种。”

    季铭又有点忍不住了。

    外头主演了一堆大戏,回学校演甲乙丙丁,这也太搞笑了,都是为了防止没法毕业,然后去掉一个龙套也无妨那种。像之前季铭主演中戏版《末代皇帝》,那外头的戏就完全不能接了,他一走,就完了,必须得参加完校园戏剧节,他才能去演小破球,有得有失,一个道理。

    “季铭你们俩聊得挺开心啊。”台词课杨老师点了名。

    季铭眨眨眼,很老实地把头低下来。

    大四像季铭这样正常的,就只剩下表演课和台词课了,台词课还是这两年加上来的,以前只有五个学期,现在一直要上到毕业,跟表演课一样,不过内容上已经非常自由,查缺补漏为主,季铭即便还有缺漏,也不是在这个课堂上可以补救的了,得有更多的经验,才能慢慢弥补过来,所以要不是老杨不让缺课,他就跑了,现在只好留在这里磨时间——至于刘然,他去年大四的时候,还补英语课,还军训呢,很是不同凡响。

    老杨还不了解他:“别装了啊,知道你现在学不到什么,但你也得在课堂上待着,不能说话。”

    挺恶意的还。

    “各位你们想想,我当了这么多年老师,捞着教一个影帝的机会,能有多大?可能这一辈子就这一回了,不能放过啊。”老杨挺理直气壮的:“万一以后我跟人吹牛,说啊呀,季铭是我学生啊。人家说,得了吧,季铭他就没来几次台词课,算什么你的学生,我岂不是很丢人?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为了我的吹牛大业,就耽误你一点时间。”

    “没有没有,您的谆谆教诲,让我受益匪浅。”

    “这句话记下来,这是季铭本人说的。”

    “……”

    大家都在笑,其实人也不全了,比如周鑫就不在,老杨虽然比较“虚荣”,但真有戏的他也不是不通情理,毕竟都大四了,还不让人家去演戏,不是叫人扑街么。季铭主要是没戏,也愿意在学校上课,他就顺势而为。

    “刘然,你呢?你没什么要说的?”

    “……杨老师教学技术精湛,我受益良多,谢谢老师的用心栽培。”

    老杨特别满意啊,点点头:“哎这样就好了,很好。”

    两个同病相怜的,对视一眼,都觉得对方霉运十足,带到自己了,挪的分开一点。

    上课本来就上课呗,但也不得消停,季铭比较喜欢观察,因为同学们还是会出现很多问题,有些对他有启发,不单单说可能自己身上有同样的问题,有些比如程度上的一点拿捏,或许他拿捏的会好一点,但一定在这方面还有进步空间的。

    “你这个腔调,”老杨说吴玲燕:“太刻意了,做作,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当然这是一家之言,所以很多同学都不太在意,我也不强求,但不管你是去追求舞台腔,啊,一股劲儿那种,还是说别的,声乐派什么的。有一个道理是一样的,契合,不能出戏。你去演电视剧,你知道不能端着,一股话剧腔,装模作样,观众一下就出戏了,明明是一个生活剧,好像羊圈里闯进来一头叫驴。

    具体到话剧,其实也是一样的,不是说话剧就一定全部都是那个腔调,不同的剧情,不同的角色,不同的情景,当然也要有不一样的台词表达。比如你这个西巴辛斯,《第十二夜》的一段,是你上学期的作业,反响还不错的。

    你看,‘亲爱的妹妹,你竟然还活着,我以为你葬身在滔天的恶浪里了,太好了,我真的很想念你。’西巴辛斯和维奥拉相遇的这几句,久别重逢,而且还是以为对方不在人世了,那种惊喜,甚至是语无伦次,都要靠台词表现出来,结果你呢,亲爱的妹妹——”

    老杨学着吴玲燕念了一遍:“特别板式,僵硬,完全感受不到说,你是被某种情绪推进的,反而是你在生硬地拿声音的高度,共鸣,来勉强表达一点情绪。”

    吴林燕经过中戏老师三年多的打击,已经坚强了很多,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反正被骂这一点,也不是她一个。

    多着呢。

    “完了,老师看你了。”刘然忍着笑跟季铭说。

    “季铭你过来一下。”

    噗。

    季铭看了他一眼,乌鸦嘴,慢腾腾地走过去:“尊敬的杨老师,您有事儿啊?”

    “这也是你的作业,这一段你清楚的吧?”

    “我不清楚啊,我演那个管家。”

    老杨眼睛眯起来,很危险的样子。

    “其实我也了解了一点点的。”季铭不得不认怂,主要是没法争辩,这种小剧本,如果说季铭没有全盘掌握,谁信呢?他要真是只看自己角色的人,也不会有今天的成绩。

    老杨拿下巴示意了一下。

    哪怕季铭已经恢复平常心,也不得不在内心哀嚎一声:我特么可是影帝啊,你能不能有点儿尊重?

    但还是要演。

    稍微酝酿了一下,他背过身去,再转过来,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脸上的懒散和嬉皮笑脸已经瞬间不见,剩下的只有渐渐睁大的瞳孔,张合的嘴,和不可置信的表情:

    “维奥拉?你是维奥拉?”

    “亲爱的妹妹,你,你竟然还活着?我以为你,我以为你已经被那一夜的恶浪吞噬了,多么可怕的暴风雨啊……我是那么思念你,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我的维奥拉。”

    还是很明显的。

    季铭微调了一下台词,原来的台词是吴玲燕自己调过的,剧本是有现成的,但没有人会原版挪过来用,要是让老师发现了,得扣分。而且区别也不只是台词,季铭其实有时候在课上会用老杨的理论,就是声乐派台词,那种放开式的发声,但今天没有,他是用的经典派的方式,也是他表演时候的方式。

    台词的力度和控制,情感的细腻程度,当然都是专精级别的,把吴玲燕秒成渣渣还要吹一口气那种,呼,人都没了。

    “你看,他就是典型的话剧腔,但表演出来,你自己感受得到,情感在推动台词——台词是工具,你一定记得,台词是工具,如果你没有想法要表达,没有情绪要抒发,你为什么要说话?你可以沉默啊,所以台词是为了表达情绪,表达内容的。结果你把念台词的技术捧到头顶去,把实质的内容放到下面,这不是搞笑么?”

    刘然点点头,深以为然。

    王玮跟谭子阳也是受益匪浅。

    “铭儿就是这一点让人佩服,平时贫的很,嬉皮笑脸,但一到需要专业的时候,分分钟就脱胎换骨,感觉变了个人似的。”王玮感叹:“有些人稍微有点功底,就老气横秋了,看着就讨嫌。”

    “你在说我啊?”谭子阳看他。

    “你觉得你有点功底了?”王玮挺难以置信的:“你这么没有b数的啊?”

    “……”

    滚蛋。

    我可是成功演绎太监总管的,人艺版的那个韩老师,也就是比我高一点点而已。

    谭子阳转向走回来的季铭:“铭儿,你说我的表演有没有一点功底了?”

    “有。”

    “老王,你听——”

    “有且仅在演太监的时候有。”

    “……”

    惨不忍睹。

    台词课上的还是很充实的,老杨这个人比较热情,海外归来,有一种想要革新台词教学体系的使命感,所以他的课还是常常有一些新东西,比如美式舞台剧和中国话剧在台词上的一些区别,因为他在美国去百老汇看过很多表演,按他本人的话“是最大的一笔个人开销”,长了很多见识。

    ……

    “你先走你先走,你一个人走。”

    “……为什么?排挤我啊?”刘然一脸“你今天不说出个道理来,老子就要哭了”。

    季铭一边笑,一边走到谭子阳他们中间去:“咱俩现在有很多cp粉,不能给她们放粮,你一个单身狗无所谓,我可是名草有主,得注意一点。”

    “太天真,网上那些人的脑洞,你以为还需要我们同框么?”

    “……”

    那也是。

    最后还是一起吃的饭,季铭发现自己被坑了,纵然不同框也有粮吃,但同款之后,这个粮食会格外猛烈啊,清粥小菜变身满汉全席的感觉。

    ……

    他们这一级的毕业大戏,学校定了个非常古典的作品——《桃花扇》。

    《桃花扇》其实是很有文学地位的一个剧作,而且他们这一版是中戏的老院长欧阳老先生编剧的,更有特别的意义。主要角色就是那么几个,侯朝宗、李香君、杨文聪、苏昆生,也有两组,没有特别明显的ab分,就是两人一起排一个角色。

    刘然说龙套,还真是龙套,他演众秀才之一。

    季铭觉得自己要不演一个“众客人”之一也行。

    他还是被班主任陈老师带去开毕业大戏的小会了,偷偷摸摸的,这戏出品人是院长,导演是系主任,艺术总监是徐副院长,艺术监制是教研组主任李虹,戏剧教育副主任王欣……非常学校的一套班子。

    导演听季铭说“学校怎么安排我怎么演,众客人也行”,还挺上心的问他:“你是不是后半年有工作啊?新电影什么的。”

    “没有,可能就《末代皇帝》的巡演偶尔要请一两天假吧。”

    这个是无所谓的,学生排戏,不会有那么强的烈度,终归大家都还有其他事儿,时间肯定有的。

    “讲起来,季铭还没演过古装剧吧?”李虹老师突然想起来:“是吧?”

    “是。”

    “哦~~不得了,这个第一次给了学校,得少赚几千万。”

    还真是呢,他要愿意去接一个古装剧,就凭第一次演古装这个噱头,多要个几百万一千万的,还真不一定人家就不同意,说不准就认同了。

    季铭首度触电古装剧。

    “那学校给补贴一点?”

    “哈哈,”陈刚笑的挺开怀的:“这个学校就出不起了。”

    学校这些领导对季铭其实非常熟悉,倒不是说他们很关注娱乐圈的上上下下,而是要做报告啊,每年的本科教育报告,季铭的成绩也都是他们的成绩,学生获奖那一栏,白玉兰啊,校园戏剧节优秀剧目啊……都很醒目的。

    季铭其实挺不适应跟这帮学校领导一起待着的,要说相互平等尊重吧,人家是你老师,要说把他们当老师吧,他们又太客气。比如陈刚希望给他安排的角色,并不是男一号,而是男二号杨文聪,一个线索式的人物,坏人阵营里的一个不那么坏的人,每每李香君要被弄死了,都得是他出来劝说反派,甚至连剧名《桃花扇》,都是杨文聪在李香君血迹上画成的。

    显然,陈刚打算让季铭把戏给撑住骨架子,然后创造空间让同学们发挥,而且不容易走偏。

    这个角色安排,要是一般学生,就通知一下。结果现在他们特地开个小会,征求季铭的意见,虽然季铭想了想,要是他真的反对,恐怕不好收场,但这个表态还是很特殊的。

    “行,我都听安排。”

    整个会议室都感觉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果然,等后面宣布的时候,申请角色的表格里,季铭的名字列在“杨文聪”那一栏的后面,众皆哗然——居然不是侯朝宗。自从他成名以来,同班同学们已经习惯了他演主角,他本来也是生活中的主角人物,这会儿抖一下让了两个主角出来,因为侯朝宗是要选两个男人同学的,简直意外。

    谭子阳立马就去报了侯朝宗——这个贱人,显然觉得全班除了季铭,他就无所畏惧。

    周鑫想了想,也去报了侯朝宗,好歹他也是颇有影视经验了。

    姚成铎同样,最后一场大戏,大家都露出真面目了,个个都很狼性。

    只有王玮,依旧佛系,申请了男三号,李香君的老师苏昆生。

    整个话剧影视表演班,竟然没有第二个人跟季铭竞争男二号——什么时候男二号这么不值钱了。那份申请表上,杨文聪角色的后面,就孤零零地悬着他一个人的名字,无差额当选了。

    连试戏都没试。

    ……

    “轻松多了。”季铭这才有时间跟杨如意坐下来,聊补偿片酬的事情:“原来以为得演主角,结果陈主任觉得我演男二号更合适,省下好多功夫了。”

    “心情是不是很低落?”

    “……至于么我,我又不是没演过配角。”

    他成名作周冲,就是个大配角。

    “对了,这笔钱如果按照补偿片酬来走,是不是还得根据之前我们跟喜田的合同,分他们四成?”

    “不用,当初写新合同的时候,有一个条款,就是把双方之前的来往都一概结掉了,包括之前你们的合作。”杨如意还是靠谱的,主要是请的律师靠谱:“账期可能要到十一月,乃至十二月、年前了,我会盯着的。”

    季铭对这个不太感兴趣,虽然他对钱有兴趣,但对于如何打理钱,就没有享受感,点点头,表示交给杨如意了。

    “你的房子,是不是要看看了?如果你现在寻摸,一般也得几个月吧,然后重新装修也得一段时间,到你毕业之后入住,估计刚刚好。”杨如意是在接过季铭财务的时候,发现的,因为新合同之后,租房的钱季铭要自己出,所以她才问的这个,一个月小几万的,也是钱啊。

    “是哦,我跟初晴商量一下,回头跟你说。”

    “行,那就是《挣扎》了。”杨如意笑了起来,一下还停不住:“那天我说你是个文艺片,他们有点失望,但还是接受了,结果等我把大致的梗概说了一下,孙总差点就没反悔,觉得这戏实在是没有卖相。”

    “比《遇仙降》还没有卖相么?”

    “主要是没信心它能有《遇仙降》的成绩啊,获奖这事儿,有大小年的,看命。而且吧,《遇仙降》是全年龄段的,《挣扎》有点阴暗,小孩肯定没法看,小情侣估计也很少愿意会去看吧?天花板更低。”

    “所以他们就要了10个点?”

    “他倒是还想多要的,但咱们自己要主控,起码得50个点吧,京城文化也要,喜田影视也要,企鹅也要,三家就各10个点起,剩下20个点,四家先分,等到后期再有出品方进来,就拿这个填。”

    “我们自己一半?是不是有点多了?”

    做电影,尤其是近年来,还真不是占得越多越好,包括很多热门项目——比如《战狼2》,十几家出品方,当时《战狼1》已经垫好了基础嘛。因为一个项目想要成功,越来越依赖院线、售票平台、媒体平台等等各种资源,出让股份,是绑定利益的最佳方式。

    “咱们现在还不是一家影视公司,也不投资别的片子,这个比例差不多吧,等以后的项目要调整再调整好了。”

    季铭点点头,从善如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