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346章 来一场歌剧赞美我!(贺gaga825盟主)
    正文

    《遇仙降》里头涉及到很多古诗词的翻译,因为送展版本是中英文双语字幕,否则对外国观众就太不友好了。本来在文化和叙事上就有很大的隔阂,然后连台词都看不懂,那离场的可能就不是一个两个了。

    剧组请到了一位真正的大师。

    叶嘉莹先生。

    这位教授唐诗宋词超过一甲子的诗词大家,在剧组托人找过去,说在拍摄一部有诗词元素的电影,想要请她老人家帮忙翻译一些诗词时,年届90余的叶先生一口应下,非常认真严谨地把电影里出现的那些诗词都翻译了一遍——哪怕其中有些她此前已经翻译过,这一回也重新做了修订。

    电影最后,也就是观众们热烈鼓掌那会儿,其实后面就有个特别鸣谢,叶先生也是位列其中。

    所以这位外国观众,会被翻译过来的古诗词所倾倒,确实不能算什么意外之事——文字之美总是想通的,就如同很多大作家的作品,总能在全世界不同文化里获得共鸣,哪怕很多外国人看的都是译本。

    “有机会还是要当面感谢一下先生。”

    杨如意点点头。

    第二位接受采访的,是个年轻一点的女人,大约三十岁左右吧。

    “我认为这部电影非常动人,尽管有些地方可能太中国,但故事的核心依然清晰。尤其是那位支教的女老师,她是个全职主妇,为了家庭放弃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但是却又那么坚持去支援教育资源匮乏地区,我觉得她本身就代表着你我这样的普通人,我们其实跟男主角,还有小女孩一样,也时常困惑于自己的生活,但大部分人选择妥协,然后在自己力所能及的地方,跟从本心去做,比如一些社会服务,一些慈善,或者环保事业等等。

    男主角接受她的劝导,其实也是一种和世俗,和大部分人和解的象征。我认为这对于现在的世界很有价值,因为大家都越来越偏激,越来越极端,我们应该明白,没有那么多敌人,相互理解、沟通、和平和坚持原则,才是真正寻求和谐的钥匙。”

    她的观后感,有一些包括季铭在内的很多主创没有去想到的点。

    电影的魅力其实也是如此,一个丰富的故事,总是有无数个面,观众都能从其中一个,或者若干个,得到自己需要的思考良机。

    季铭也颇为受益。

    第三个接受采访的,终于是个男的了,半长的卷发。

    “电影非常不同,我看过《花样年华》《霸王别姬》,它们都非常惊人,但那总是一个昏沉的,阴郁的中国,好像很多能够在中国电影里看到真正开阔的,洒脱的东西,但《遇仙降》给了我这样的感觉,尤其李元在山峰上念诵中国诗歌的时候,那种中国的意味,扑面而来,让人感到非常新鲜。

    中国那么大,那么悠久,那么多人民,我觉得她一定有更多可以书写的故事,和可以展现的方面。一定不会总是贾章柯,或者王嘉卫那样的。或许这部电影整体上还不如那些最好的华语片,但我认为它开启了一个很好的头,即越来越多元的中国,能通过电影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内。”

    季铭眨眨眼:“肯定是6台筛选过的,哪儿能那么巧合,给他们碰见一个中国电影爱好者。”

    不过这位爱好者说的话,倒是让他想到了昨天放映结束之后,贾导跟他说的话,他有点兴奋,认为这部片子有很中国化的部分,值得继续发掘下去,他特别希望能看到更进一步的新作品。

    这话倒是跟季铭说的成分比较多。

    因为这种风格,大部分是在表演上的,剩下一小部分在电影的基调上——总体上是美的,干净的。连他们坐着去县里比赛的小巴车,虽然有些破旧,但都干干净净,甚至有一些独属于当地特色的小设计,比如遮阳布,都是蜡染的。跟贾章柯的电影世界,截然不同。

    季铭完全没有考虑这一点。

    他当初在演这一段的时候,其实正如徐铮所说,只是他觉得应该那么演——而且太难了,那一段是真的难。最先拍的一版其实已经很不错了,非常动人,但是后来文导又补拍了一场,而且后一场大部分都被剪了进来,可见她的满意程度。季铭第一场上的表演已经是极限程度,到第二场再来演绎,就超出极限了,拍完之后甚至休息了一整天,一句话没说,完全被榨干。

    那么高难度的表演,就很难再去想东想西了,越是纯粹,越是成功。

    被贾导点了之后,季铭再回头去想。

    还是觉得没有那么夸张,《遇仙降》的中国是不同于很多华语电影的中国,这是对的。但也许就是这种新鲜感,误导了贾导。而且季铭也不觉得,有这样的中国电影和那样的中国电影,中国电影肯定是复杂的,丰富的,只在乎于国外的观众观看华语片的机会太少,才会产生各种刻板定式。

    不过说到底,能够把中国电影不常见的一面,成功展现在戛纳,也是个成就了。

    第四个评论者是个中国人,是一位影评博主,说的就相当流畅了,好的不好的,突出的和遗憾的,从导演的意图,种种隐喻暗示,人物设定的用心,再到季铭的表演,和一脉相承的情绪流畅度。

    “……肯定值得一看,有别于类似题材的所有其他电影,点到即止,有观点,没有宣教;有态度,没有批判;有和解,没有放弃;有改变,没有随波逐流。我觉得每一个看过的人,都会有自己一些所得吧。”

    硬是要得。

    最后一个人出来的时候,季铭都乐了。

    “怎么采访到他的?他英语不太好啊。”

    “可能是后期翻译的吧。”

    不是别人,就是看完电影的安德里,显然六公主的记者也是知道的,介绍的时候一行小字——“竞赛片《幸福的拉扎罗》主演安德里·阿诺·塔迪奥罗”。

    安德里有点羞涩,他跟季铭是同龄人,但显然没有季铭这么丰富的经验。

    季铭怀疑是他那双眼睛让记者给他挑出来的。太像大家想象中的,宗教天使或者圣子那一类神灵拥有的眼睛,幽深而包容。

    “我觉得电影很好看,ming的表演也非常惊人,从开始到最后,我可以看出来一个人物他的内心变迁,是那么清晰,那么自然而然,那么流畅,无论是相对安静的一些戏份,还是更剧烈的那些戏份,其实都能够让我感受到他的表演能量。”

    很给面子的安德里,大大夸了一把季铭的演技。

    “你们都是影帝的竞争者,你认为他拿影帝的可能性高么?”

    “我不懂这些,也没想过拿影帝,我肯定拿不到的。”

    很直接。

    季铭笑了一会儿,摇摇头,想着看完《拉扎罗》,得商业互捧一下。

    “国内的一些评价,你自己上微博翻一翻,我们的翻译这边一起,找了一些欧美国家的期刊报纸的评语,《电影手册》《综艺》《纽约客》都对电影做了评价。”

    季铭放下pad,走到窗户前,伸了个懒腰:“场刊只有2.8分,我以为至少得有个2.9,不得跟《江湖儿女》别一别啊,哈哈。”

    杨如意小小翻了一下白眼:“目前为止,这个数字排在第四位,整体上应该能在上半段了,可以了。你看看《太阳之女》,昨天搞得那么夸张,结果1分,居然是1分,我看那个场刊上,有好几位影评人,打了个x,等于是0分。”

    “你这人就是看不得人家好。”

    “那你别笑的那么开心啊。”

    “哈哈哈哈。”

    真的是开心,多谢《太阳之女》了。

    同样是女性导演的作品,同一天首映,《遇仙降》是正常节奏,《太阳之女》则吸引了众多目光,声势极为浩大,连文晏都得去给她们捧场,对比之强烈,在当天就引发了一些争议。

    一位记者在推上评论:“两位女导演截然不同的待遇,让人感受到今天戛纳的zz正确是多么荒诞。”

    等到今天场刊评分,各种评论完全出来之后,那个对比就更是强烈了。

    一位有份在场刊打分的影评人,直接说:“假如我先看了《太阳之女》,然后再看《遇仙降》,我会给它打3分以上。”

    另一些人的批评就更加直接:“女性导演应该如何对待电影,《遇仙降》给出的答案,比《太阳之女》要好太多。通过不同于男性导演的独到视角,和有别于男性导演的,更细腻、敏感、饱满的镜头语言,来讲述一个温暖的,带来的思考的关于现代人内心的故事,远比不断地用直白的标签,愚蠢的呐喊,甚至是平铺直叙的传教来获得存在感,要更加有诚意,更容易被接受和理解。”

    “《太阳之女》和《遇仙降》之间的差别,就是女拳和平权之类的差别。”

    “请不要将《遇仙降》带入到《太阳之女》的争议当中,那对这部诚意十足的电影非常不尊重,尤其是导演和主演,他们如此坦率而尽心竭力地讲述了一个真诚的故事,绝不应该和虚假为伍。”

    不是我们太优秀,全靠同行衬托。

    心旷神怡的季铭,一扫评分不太高的阴霾——低一点就低一点,九人评审团从来不根据场刊评分给奖,这已经是多年来的真理,大热倒灶的事情不是一两回。去年最高分的电影有3.7分,是纪录性的一个数字,但最后仍然颗粒无数。

    无关紧要啊。

    在看国内评论之前,季铭还是先看了欧美地区媒体的简报,相对内容少一点,先易后难嘛。

    “咦,意大利的媒体不少啊?”

    几份报纸,还有电影类的刊物,基本都在了。

    “对,”杨如意也有点困惑的喜悦呢:“意大利人好像真的从红毯就开始特别喜欢你了,我请翻译帮忙介绍了一下,发现普遍都是好评,而且也普遍集中在你的表演上。你看得懂意大利语,所以就没给你翻译出来。”

    “做得好。”

    “啊?”杨如意,还有具体经手的林冉,都有点懵逼,不干活还好了?

    季铭点了点这些报纸:“这个你们就不懂了,我的词汇量主要集中于文艺领域,你想想看意大利歌剧,全是夸张的不得了的爱啊恨啊,赞美啊,那小伙子看见小姑娘,立马就唱,你就像这世间独一无二最美的花朵,无数的鸟儿都为你倾倒,你听啊,连风都在大声赞美你,啊,这世上怎有如此美丽的女人,你听啊,连海浪都在为你疯狂,掀起这滔天的巨浪,啊,这世上再没有比你更美的人了,啊我的姑娘,让我进到你的闺房,把生米煮成熟饭吧。”

    噗。

    欺负人不懂歌剧歌词是不是?

    “真的,接下来就该是棒打鸳鸯了,最后基本上至少得死一个吧,另一个还要唱一番如何如何悲痛,顺版再给对方赞美一遍。”季铭一本正经:“所以我对这些赞美的文字,是最熟悉的。而且看着看着,我脑子里还能自动补上音乐,甚至补上一台歌剧。哇,你们想想看,脑子里有一台歌剧在赞美我,这种享受,如果你们翻译了,岂不是嗝屁了。”

    瞠目结舌。

    老板总是在不断地刷新他们的下限。

    “……您喜欢就好。”

    “不错,你们该忙忙去吧。”

    季铭的经纪团队其实还是比较轻松的,那些行程满档的明星,时尚活动、各种单元、各种红毯,各种访谈,写真拍摄,约局……每一个活动,经纪人都得忙个半死。季铭基本没有这些,杨如意她们的工作量就比较小了,甚至还有时间约着去逛逛戛纳小镇,买点纪念品啥的。

    不过这会儿没事儿也得走,不能打扰老板一个人享受歌剧。

    《晚邮报》的小标题“一座宝藏:ming的竞赛电影戛纳首映,表演征服观众”——“开幕式红毯上惊鸿一走的中国男演员季铭,昨天再度走上戛纳红毯,为自己的竞赛电影《遇仙降》首映会吸引了众多目光,全新的造型和气质,一改开幕红毯的深邃迷人,为了配合电影角色的气质,昨日红毯上的季铭,是一个阳光逼人,气质纯净的少年人,但同样令人心生愉悦,并好奇这座东方宝藏,身体里到底还有多少个不一样的精彩灵魂……

    《遇仙降》的故事……必须提及的是,季铭在电影里的表演,具有强大的戏剧张力,流畅的情绪控制,同时还展现了他极为惊人的一些表演特点。影评人瓦丽莎甚至告诉本报,男主演的情绪某种程度上,甚于剧情衍进,而成为整个电影的核心主线——这种单纯以主演内心情绪变迁,作为一条主要剧情线的表演方式,是非常难,也是非常惊人的。她认为凭借这一完全新鲜的表演方式,季铭并非没有可能拿下最佳男演员。”

    《新闻报》,《最佳电影》等,也有类似的评论。

    看完之后,季铭确实非常愉悦,人啊,都是喜欢听好话的,甭管是谁,自我控制力再强的人,他也会因为好话而感到开心和幸福——季铭现在就很幸福。

    事实上,他的表演确实是极少差评——目前看到的评价,对他的表演,有些说的少,算是觉得一般。有些类似意大利的媒体,就写的长篇大论,是非常肯定,但还没有见到说表演很烂,毁了这部电影的评价。不过通常来说,对戛纳参展电影的评价,是符合欧洲电影评论特点的,就是“作者论”,也就是“导演中心论”,很少会把电影的失败归咎于演员。

    当然,最多的赞美也属于导演。

    最佳导演的奖项,是第二级奖项,但金棕榈其实就是更具含金量的导演奖——提及金棕榈,一定是某某导演的金棕榈,不会单纯是什么出品人、制片人之类的。

    文晏导演作为第一个入围戛纳主竞赛的华人导演,在这里受到的关注不会比季铭更少。

    但国内的评论,就不遵守这个评价标准了。

    《遇仙降》的首映,是国内的下午一点半开始,三点半不到结束的。所以当天晚上的六公主“中国电影报道”栏目就重磅介绍了这部电影,除了季铭刚才看到的那几个观众的采访片段,尤其安德里的之外,还有更多的引用和六台记者“成一”和“菲菲”给的评价。

    “文晏导演,季铭领衔主演的艺术片《遇仙降》法国时间早晨7点30分在戛纳首映……本台记者采访了几位观众……我们注意到一些影视快讯……记者成一也观看了这场首映。”

    成一着重说了季铭情绪外放式的表演方法:“……因为除了季铭和齐西之外,这部戏的其他小演员都是当地学生,只经过简单的培训,并没有专业演员的功底。所以跟小孩演戏总是很难的,尤其还是一部文艺片。那么整个戏看下来,尤其是李元和王小花这一对互为参照的人物之间的对手戏,一点也看不出尴尬,或者稚嫩来,非常天然的同时,又有很强的戏感,这应该就得益于季铭那种外放式的表演特点,他在通过释放自己的情绪,来引导或者说刺激着对手戏演员的表演,从而使对手戏非常的灵敏,有一种条件发射的自然而然的感觉。我认为季铭的表现是非常好的。”

    菲菲则更为注重整体观影效果,最后也提了一点季铭的表演功力,感觉还是被震撼到。

    显然,六台是把相对不那么正面的部分给剔除了,这也是一个通病,好的一定得都是好的,说两句坏放一块,那就不能接受。其实没什么大意思。

    节目这一段的最后,还有徐铮、贾章柯接受采访,比较简短。

    贾章柯说了他那套看法,什么中国电影新的路子之类的。

    徐铮就比较平实了,很开心看到中国电影能在戛纳受到欢迎,也很开心季铭的表演能够得到认可,一路以来,看见季铭的进步和努力,非常为他感到欣慰。

    至于影帝,大家都自动屏蔽了似的。

    没人回答。

    这问题容易得罪人啊。

    连徐铮都不愿意掺和,更别说其他人了。

    只有季铭自己,第三度被问到有没有信心拿影帝,答案还是一样的,期待有收获,不管是谁,都会很开心。

    官方频道较为克制。

    那微博上就完全没有这个问题了。

    绝大多数人只关心一个问题——季铭有希望拿影帝么?

    此前给出8.5分评价的影评人“黑暗骑士”,也不得不在无数的相关评论后,再发一条专门讨论影帝的问题。

    “大家都很关心季铭能不能拿影帝,其实本身这就是一种肯定了。影帝和能拿影帝的一些高水平的表演,差距没有那么大的。那么戛纳电影节不同于很多电影奖项,会有一个提名演员名单,所有的入围竞赛片男演员都自动拥有竞争影帝的机会——但并不真的说所有这些男演员的表演,都是影帝级的。

    这个一定要明白!!着重提示!

    因为戛纳的选片很少会从表演的角度去考量,一定是电影的整体表现:主题的选择,对主题的表现方式,电影是否使用了创新的技术,有创新的理念,当然演员也是一部分。但这种遴选方式,就必然导致入选片子中的表演,不会都是在一个很高的水准上。

    那么此前《遇仙降》入围,有媒体说季铭成了戛纳准影帝,这当然也不算错,就是在懂行的人心里,多少有点可乐的意思,有点贴金。

    但是现在我看了《遇仙降》的首映之后,对季铭的很多评价也已经出炉了,相信大家都已经看了不少。我们现在可以说,季铭在其中的表演,足堪去一争影帝的桂冠,甚至可以直白地说,比廖帆的可能性要大。之前《江湖儿女》的时候,我也说,廖帆的表演非常不错,但那是一部大女主戏,他的角色终归还是受限制,拿影帝的可能性不太大。

    现在说季铭是戛纳准影帝,或者说献出了近乎于戛纳影帝级的表演,都不算特别夸张了。

    但是呢,客观来说,可能性也不是那么大。这个猜测,基于很多因素,比如他的表演有一部分很中国化的东西,就像科长说的,不一定能够让评委喜欢,第二个就是本届戛纳的氛围受metoo运动影响,可能更愿意关注社会性强一点的,比如棒国的《燃烧》,关注青年阶层固化,比如是枝裕和的《小偷家族》,底层人物的一个精彩群像。相对来说,《遇仙降》可能不是那么有拿奖相。

    至于场刊的评分,2.8分完全足够拿任何一个奖了,今年到现在分数都普遍比较高,其实都在一个水准上了,这个并不是什么落后的地方。场刊毕竟也只是几个媒体人自己评出来的,没有什么指标意义。

    但不管怎么说吧,季铭贡献了一次绝对强悍的表演,足以给中国青年电影人定下新的标杆高度。”

    另一位影评人,《青年电影手册》主编,成青松先生的评价就更为简短一点:“不管结果如何,季铭塑造的李元,都至少是今年以来,中国电影最好的角色之一,甚至有没有之一,都可以再探讨。而且即便他没有拿奖,凭借红毯上的惊人表现,一分多钟的官方直播,以及大量的外媒报导,他也捞到了足够多的关注,甚至今年没有比他更受关注的中国电影人了。所以,我认为未来他在欧洲有所收获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网友里头有一个很精辟的总结:“水平差不多到了两可之间,但时机还没到。”

    然而即便如此,这些中外评价,普遍都给了季铭很大的肯定,也足以说明他的表现和实力了——季铭粉丝还是相当欢欣鼓舞的。因为一直以来,季铭有个天然短板。

    他没有电影出来过!

    话剧是有,话剧奖项也有,但毕竟是小众,说服力不是那么无懈可击。

    常常她们被怼的很心虚的一句话——“实力派实力派,一天到晚实力派,玛德,连一部电影作品都没有的实力派,怎么不去申请个吉尼斯世界纪录啊。”

    然而这种情况,就此告终。

    光是陆港台,欧美亚这些权威媒体,重磅杂志的评价,就够拿出来砸人的了——粉丝早就开始着手翻译了,季铭这一波吸了不少留学生粉,全是外语人才,一篇一篇地翻译出来。季铭抖音艺术团和微博艺术团,都在连载了。今天是《晚邮报》,明天是《费加罗》,现在是《银幕》,等会又是《好莱坞报道者》,跟暴发户似的。

    一些小鲜肉的,不为人知的小群里,总是出现这样的对话。

    “唉真好啊,要是哥哥也能入围就好了。”

    “哥哥还年轻,才出头,以后也会机会的。”

    “讲句实在的吧,哪有那么容易,他现在还演偶像剧呢,差的那都十万八千里了。”

    “……也没办法呀,季铭这样的,满中国也只有一个了。”

    “要不,爬个墙头吧,就趴一会,蹭蹭喜气。”

    “……滚,红杏出墙。”

    ……

    国家话剧院的周少红,今天也是满面红光,精神抖擞。

    “呦周姐,这是什么好事儿啊?”

    “哪有什么好事啊,”周少红开口就笑:“这开心也是一天,不开心也是一天,过的开心点呗。”

    “周姐当然开心了,”旁边的同事凑过来,很懂的样子:“季铭儿,你不知道?人家在戛纳,在法国,那可是火了,电影好评如潮啊,你上网去看,铺天盖地的,各国的报导都有,全是夸季铭的。我们周姐的得意门生,这么风光,她还能不高兴?”

    “哈哈,哪里啊,都说他拿奖可能性不大呢。”

    虽然如此,周少红笑的更大了。

    “呦呦呦,那可是戛纳影帝哎,你这个心是不是太大了,第一回去就想拿影帝啊?”

    沉闷的国话院长办公室,倒是久违热闹了一把。

    “哎对了,白枫手术是不是今天做?”

    “对,等会下班儿去看看,”周少红点点头:“季铭还托我帮他探下病呢,我也得去看看。”

    “哦对,季铭跟她演过《雷雨》。唉,还好是个良性的,要是恶性,那真是半条命都没了。”

    现在得癌症的,得肿瘤的,是越来越多了,听到这种消息,难免都有想到自己的感觉——聊起来就倍儿有劲儿啊,一群大姐在办公室,谁谁谁怎么就死了,谁谁谁偏方吃活了,谣言和八卦齐飞。

    ……

    季铭的母校,当然也不会缺席这场大讨论。

    心态复杂啊。

    一样的同学,人家去戛纳争影帝了,他们还在排小品,排小品还被老师骂,被老师骂还不让哭,哭了还要被羞辱,被羞辱了还有人说他们矫情,被说矫情还不能反驳,反驳了就是听不进意见,就是不想学,就是没出息,就是活该。

    天哪,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铭儿能拿奖么?”谭子阳躺在床上,看了一眼下面的空铺,突然问了一句。

    没人回答。

    “其实拿不拿奖,影响也不大了,现在也没人能说他不是实力派了。”周三金慢悠悠地补了一句,他现在有点小滋润。拍了几个戏之后,微博粉丝也有七十多万了,算是个小透明演员了,在中戏班儿里,算是比较出挑的了。

    刘麟红已经被他踹了,他经纪公司正在筹划着给他接一个主演的小言网剧,看看能不能有机缘火一把,这过程里,跟合作女演员炒一炒绯闻肯定是必然的——有女朋友还炒绯闻,那是作死,所以得分手了。

    也没什么可留恋的,无非是一个炮兵连。

    “还是有区别的啊。”

    “能拿当然了,但可能性真的太小了,”周鑫倒也不是不希望季铭拿,他跟季铭那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明星,没什么别的小心思:“哎王玮,你觉得呢?”

    “啊。”

    “干嘛呢?又在研究你那个动画片配音啊?不是我说你,一个国产动画片,你这天天钻研,有必要么?天府都去了好几趟了,你该不是趁剧组的机票回家探亲吧?”周鑫真是不理解王玮。

    谭子阳好歹也在演戏了,虽然古板一点,也还嫩嘛。

    王玮就是个混吃等死的,跟一部动画片干上了,那部动画片也是有意思,不知道是不是觉得人太便宜了,就使劲儿用。配音就配音,还要理解剧情,还有讨论风格,还要一起创作台词,还要一轮一轮地重新配,甚至配了再做后期,做完之后发现不完全合适,又要重新配音。

    折腾啊。

    他看着王玮,都觉得折腾,关键是这折腾要是能折腾一个《药神》出来,或者折腾个戛纳出来,也就算了。一个国产动画,搞这费劲,不知道是不是脑子宅坏了。

    “你管他呢。”谭子阳帮王玮说话。

    “我是懒得管他,这都快大四了,下学期一来就是毕业大戏了,再一转眼咱都毕业了,没有学校这个乌龟壳可以躲了。你到社会上去,人家不会因为你是中戏就高看你一眼了,不趁着最后这点时间赶紧捞一点资本,以后怎么办,怎么跟别人争?真就死心塌地混着?”

    倒也是真话。

    “行了,知道你是为我好,”王玮眼睛也没从电脑上移开:“大不了我就回去接我爸的公司呗,反正最近环保要求高,我爸公司忙的要死,跟我说好几遍了。”

    “……”

    周鑫翻了个白眼。

    “要不咱俩凑一对算了,傍个富二代。”

    “我可不——不朝自己室友下手。”

    王玮顿了一下,整个宿舍突然的陷入一种僵硬的气氛里。

    未尽之言里,大概是“我可不捡破烂儿”之类的吧,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周鑫到底是为他好,虽然也有一点为自己辩解的意味,但真心还是有几分的,结果被这么直球一怼,算是提早把三年同室情谊送到悬崖边了。

    谭子阳靠回枕头上,希望铭儿能拿奖吧。

    看见铭儿一步一步走的越来越远,越来越高,还是让他觉得娱乐圈也不是那么不堪的——虽然他自己走起来是挺辛苦,挺费劲的。

    ……

    远在戛纳的季铭,不知道自己宿舍刚刚发生的事情。

    他现在手上还有最后一本刊物,是戛纳的本土权威刊物——《电影手册》,它应该也是电影专业最权威的全球刊物之一了,曾经从它的编辑部走出来数位国宝级的法国传奇导演,比如本届入围的让·吕克·戈达尔。

    电影手册的评价很大程度上,能够代表欧洲电影人的主流观点。

    季铭不通法语,这是当地中文翻译翻过之后的文本,字数不太多。

    “本届电影节进入第六天,尽管未有看见足堪被评为经典的参赛作品,但目前为止,已经涌现了几部颇为不凡的作品。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两部竞赛片。相对于大家熟悉的贾章柯,和他镜头里的中国小城镇景象,女导演文晏带来的《遇仙降》,似乎是一个更大的惊喜——我们可以从一部电影里看到闪光点,远比可以从其中挑出不足来更重要……其中一个叫人惊喜的闪光点,便来自男主角,中国电影演员季铭,这位年仅21岁的青年演员,使用了多变而契合的表演方式,将人物的内心在电影一碧如洗的天空上,描摹出静谧的、虚幻的,挣扎的,狂放的,探究的,释然的,观察着的各种不同的样子,像是在剧情里嵌入了一个万花筒。

    这是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最值得品味再三的表演。”

    呼~~

    这评价,实在让他蠢蠢欲动啊。

    季铭闭着眼,平息了一下振奋,然后释然。

    《遇仙降》的热度在国内还在持续,但在戛纳已经大部分被取代——安德里的《幸福的拉扎罗》,李沧东的《燃烧》接连上映。前者自然主义的恬静画风好评无数,魔幻现实主义的处理也独具匠心,刚刚结束首映,就有人认为它是金棕榈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而《燃烧》首映次日,3.8的场刊历史最高评分,更点燃了整个戛纳,李沧东极速火热起来,最佳导演的呼声,前所未有的剧烈。而它的男主演,棒国演员刘亚任,也成为火热的影帝获选人之一。

    戛纳,进入了空气里都在炸火星的时间。

    我成了一条锦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