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342章 转起来!我们征服了世界!
    “啊,推特上都怎么说啊?他们老外真的会觉得季铭很帅?我怎么觉着那么假呢,老外不是分不清中国人的脸么?好像连中日韩三国之间都分不清楚。”

    ——“这你就搞错了,只有你这种大众脸,人家才分不清。只是审美标准不同而已,花样美男只在亚洲还有东欧有市场,各个厚刘海,粉涂的能撑起一个装修队。老美喜欢壮实的,什么木工style,水管工style,肩宽背厚那种。欧洲佬大部分喜欢时尚有格调的,什么意大利啊法国啊,你去瞅瞅,眼神深邃忧郁,什么手表时装,信手拈来的,一定是他们的菜。

    季铭这回戛纳红毯就走的时尚气质流,优雅迷人,一身简单的定制西服,更是穿的行云流水,时尚感都化到肉里头去了,完全打中欧洲佬的鸡点。”

    ——“这么夸张,等我去找找视频看看。”

    ——“对了,引路‘推特君’,大家去看看推特上对季铭的评价,有翻译的。”

    推特君是个搬运博主,也不只是搬运推特,也会从脸书油管上搬,这份工作在早年是非常有价值的,现在的话要做就难一点了,毕竟头汤被人吃了,其实也就前两年,还可以反向操作一下,就是把国内的视频资源往外面搬运,比如一些国风美食博主,在油管上就非常受欢迎,光是搬他们视频的,一个月就能赚不老少。

    国内的激励计划不是特别完善,收益差一点,全靠自己接广告了。

    既然要恰饭,保持粉丝的活性就非常重要了,所以推特君是早早就准备好了,最早他不是打算搬推特的,因为他也没想到季铭在外头的社交媒体上能有什么动静,他主要是打算搬一点纸媒信息。

    每一年欧洲的报纸,都会报导戛纳——华人明星总是会有版面,不管是大报还是小报,都值得翻译过来吸引粉丝。

    但谁能想到呢,天下掉馅饼了。

    他截了好多图,截着截着发现,卧槽,怎么会有这么多素材,以前想要弄类似主题,都得找个半死,才能找到几条正面的,这回怎么这么简单,截不完了都。

    回头再去一看,才发现季铭在推上已经飞了一把。

    赶紧回头精工细作了一篇微博,内容非常详实,九张图除了中间放了一张季铭戛纳的红毯照,其余八张全是密密麻麻的推文和翻译,就这八张,都起码有六七十条推特了。

    “季铭昨晚在戛纳的红毯秀非常瞩目,推特上都小小炸了一下,我稍微截了一点,还有好多好多,全是世界各国的小姐姐小哥哥发的,连他代言的品牌,都吸引了好多人去评论。”

    点开来一看。

    找人的一波。

    夸有气质的一波。

    说他迷人,想要跟他干点什么的,也有一小波。

    “看完了,总结一下——全是真情实感的??屁!!”

    “哈哈哈真是,今天之前打死我也不信,我们铭儿会从欧洲吸了一波颜粉,我看我们的外文版本艺术团分站,要赶紧建起来了,找点留学生什么的。”

    “老外跟我们也没区别嘛,遇见好看的小哥哥,还不是嗷嗷的。”

    “都是人,能有什么区别。”

    “推特君”的这条微博,以夸张的速度破万,转发里难以避免的,大部分都是季铭粉丝的啊啊啊,大型土拨鼠合唱现场,非常叫人烦躁。

    兴奋之下,他立马着手给季铭翻译别的新闻。

    意大利发行量最大的《晚邮报》,在文体频道第一版,给了中国明星最大的版面,而季铭又占了这个版面的三分之一还多,从头到脚的一个特写图,后面还有贾章柯、范某某,春某某等。

    “在昨天刚过去的戛纳电影节开幕式上,依然出现了众多的中国明星,他们包括入围主竞赛的《江湖儿女》和《遇仙降》……其中最受瞩目的,是意大利品牌菲拉格慕的中国代言人,他在两周之前,刚刚获邀成为该品牌新的全球大使,对于奢侈品牌们日渐重要的中国市场,也正在为中国的明星提供机会,即便他们在欧洲、美国可能并没有知名度,但依然有机会担任最顶级时尚品牌的全球代言人——然而竞赛片《遇仙降》的主演季铭,显然给了品牌方一个天大的惊喜。

    昨夜的戛纳红毯,季铭,同评委会主席凯特·布兰切特,佩内洛普·克鲁兹等知名电影人受到了几乎同样的关注度。戛纳官方直播给了他超过一分钟的跟踪,仿佛着了迷似的,而全场的,来自不同国家不同大洲的摄影记者们,也都毫不吝啬自己的镜头——包括本报记者。

    然而相对于观众对其他人的熟悉,季铭得到的关注显然来自于他超人一等的红毯表现——菲格拉慕专门为他定制的衣服和鞋履,衣着的优雅和季铭气质上的优雅,堪称相得益彰。而在如此年轻的电影人身上,很少能够看见的深邃,则让季铭显得别具一格——同时具有青年人的青春和中年人的优雅,两者合于一身,就像当初第一次出现在威尼斯的莱昂纳多。

    这气质让他征服了整个戛纳红毯。

    季铭是一位中国话剧和电影演员,他出现了中国最知名的一些话剧作品,备受好评。其中还包括意大利传奇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执导的奥斯卡获奖影片《末代皇帝》的话剧版……

    或许我们应该重新思考对于中国男性,乃至于亚洲男性的刻板印象了,毕竟,已经有如此不同于我们想象的中国男人站在了我们面前。”

    虽然中文翻过来只有几百个字,但是放在意大利报纸上,还是相当大的一块,再加上那么大的一个照片,以及还有一个略小的来自于《遇仙降》海报的剧照。

    瞩目。

    除了意大利的《晚邮报》,法国的《费加罗》也有报道,虽然不至于前者那么夸张,但也是相当重量级的报导规格了。

    地下粉丝都吹不过来了。

    “哎呀我们太难了,偶像这么优秀,我们吹起来好累,真的好累。”

    “哈哈哈所以这算为国争光了?”

    “我怎么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别打我,我感觉既然老天爷给了你靠脸恰饭的机会,估计不会再给你什么奖项了——啊,真怕到时候没得奖被群嘲。”

    ——“这有什么可被群嘲的?吸自己国家的脑残粉,那才叫丢人,吸别的国家的脑残粉,那叫攻城略地、开疆拓土好不好?”

    ——“本来也没指望他得奖,实话实说,他才21岁,那么多牛哔导演、演员都在竞争,机会太小了,入围就是荣誉,满中国他这个年纪的,谁能来比一比?谁有资格来嘲?”

    ——“我就四个字:未来可期。”

    未来可期。

    这是很多人心目中对季铭的最好定义,第一部片就入围戛纳,而且运道如此之旺,走个红毯都能弄出为国争光的气势,叫黑子们又多了个黑的点,不是未来可期是什么?

    中文互联网上的波澜,还远未停止。

    当火鸟将第二天的场刊《银幕》对红毯最佳着装的评选结果,带回来的时候,粉丝们积攒已久的热情迎来了总爆发——要知道,这份官方场刊的红毯评选,是所有的,无数的,各个地方的,各种杂志的最佳红毯里头,最权威,最官方,而且不可买卖的一个。要知道即便是场刊,也是可以卖钱的,花十五万可以登上封面,国内很多去戛纳的剧组会这么干,花15万买一个封面,然后拿回来宣传“啊我们上了戛纳电影节的官方场刊了,牛哔不?来看啊。”

    但第二天的红毯评选,也就是开幕式的红毯评选,是不出售的。

    季铭,在top5的合成图中位居中间。

    也就是第一名!

    简短评语是“满场女星都被这个中国男人击败”。

    菲拉格慕真正收获了一波重大关注,因为《银幕》《红毯》等很多时尚刊物,大多都把季铭列入最佳红毯行列,即便不是第一第二,也会分析他的着装,当然,整套都是菲家。

    基于早春秀款的私人订制。

    真特娘的赚大啦。

    火鸟时尚官微:“季铭获选戛纳场刊最佳红毯评选第一名,这原本是女明星们的战场,但季铭昨夜在开幕式红毯一战惊天,以一身经典低调却契合无比的造型,谋夺全场最多菲林,从而成为top5中唯一的男明星,并且高居第一。可以说大大地扬了一把亚洲男演员的时尚威风,也无愧于他连登《vogue》《芭莎》《时尚先生》等一线时尚刊物。火鸟将持续关注接下来季铭的红毯表现,尤其是第五日在卢米埃宫首映的《遇仙降》首映礼红毯,季铭最有可能再度贡献高光时刻。”

    “啊啊啊谁也别拉我,我要吹爆我哥哥,你太帅了,帅爆了,你的实力都掩盖不住你的帅,你的帅也掩盖不了你的实力。你就是一个实力大帅比,怕什么,尽管帅晕我,有老娘帮你斗天斗地,谁特么不服,来啊啊啊。”

    ——“你要吓死我……”

    ——“哈哈哈笑尿了。”

    “季铭其实属于降维打击,他毕竟是超模是吧,在演员里头时尚感肯定是棒棒的,在超模里头又是戏剧感棒棒的,两个合一个,那指定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姐姐你是疯了么?那是戛纳呀!!那是影帝影后遍地的戛纳呀!那是全世界的妖精鬼怪都要上去走一走的戛纳呀!!我哥哥哪里有资格降维打击?他不过是比别人更自律,更愿意学习,更接受改变,更艰苦钻研而已!才有实力时尚两头好。”

    “我感觉自己真的要找不到男朋友了,每天看着这样的季铭,我都快飘了,飘得找都找不见。”

    “炸裂!帅炸裂!铭儿我爱死你了,我就是你的颜粉!怎么样,就是你的颜粉!!”

    “拜托了,在国内也多卖卖颜艺吧哥哥。”

    “讲实在的,季铭这样的时尚表现,如果愿意常常卖颜艺,应该对国内演员们的时尚品味有一个整体促进作用,省的天天出车祸。”

    ——“你是说永远也穿不对的那位时尚绝缘体么?”

    ——“亲亲,希望你不要在关于季铭微博下面引战哦,谢谢。”

    ——“……季铭也有客服粉,好吧,他还是个顶流来着。”

    一场红毯,走出个半个中文互联网的饭碗,热搜已经不是什么事儿,爆也好,沸也好,也都不是没见过了。唯独那些自媒体,真的是非常讨厌。

    “这个人在外国为中国争光了!”

    “季铭征服了这整个欧洲!”

    “中国站起来!欧洲人为他倾倒,狂呼中国男人原来这么帅!”

    “转起来!中国自己的全球偶像!”

    真是艹了。

    这些流向微信群、qq群、各种浏览器资讯界面的文章,实在是防都没法防,删也删不掉——国家应该再次整理一下这些自媒体,之前初晴许愿之后,还是有点效果的,就是现在已经故态复萌。

    ……

    “感觉如何?”

    季铭无奈地笑了笑,他知道锦鲤牛哔,但没想到这么牛哔,硬生生艹出如此大的一个热度,果然是靠脸打天下,这新天下可不是打下来了么?今天季铭出现在戛纳,已经颇有几个人认得出来了。

    时不时会有一些老外来要签名,还能叫出来他的名字,也是五花八门的口音那种。

    至于留学生就更多了,之前他送施华洛世奇的那几位,后来又碰到。

    吃饭的时候,季铭,文晏,还有徐铮、教主,摔一跤超模凑了一大滩——徐铮是为了《江湖儿女》跟《地球最后的夜晚》来的,因为毕江西是他支持的一项青年导演扶持计划里出来的导演,戛纳这边也有一些相关主题的活动,他主要是来参加这个的。至于教主呢,投资了《地球最后的夜晚》,是出品人来着。

    他们在找饭店,然后遇见了季铭几个留学生粉丝。

    明显比第一天激动多了。

    “知道有什么地方有好吃的么?”季铭一边儿跟她们合影,一边随口问了一句,戛纳的气候还是很怡人的,整个人比较放松,连合影出来的样子都变帅了呢。

    有一个妹子还真知道,她查了攻略:“就前头,转个弯左转,有个叫瑟隆布隆的店,大家推荐挺多的,就不是那种名店啊,不知道你们吃不吃得惯。”

    “可以啊,吃什么名店,就是那带店叫什么来着?”徐光头有点困惑,看季铭专心在立可拍照片上签名,就问了。

    粉丝吐吐舌头,抽了一张便签纸出来,写了两个法语词,递给徐铮,声音特别小:“左转第四家还是第五家,差不多就能看到了。我们刚吃完,里面现在没什么人,你们可以试试他们家的蜗牛。”

    噢,法式焗蜗牛嘛。

    于是就定了这家。

    确实好找,进去之后,只有两桌客人,而且有一桌认出来了季铭,不过人家对着笑了一下,没过来打扰,就是举手机示意能不能拍一张照,季铭点头之后,他们拍了几张就放下了——他在国内碰见粉丝,也有很多这么乖巧的,真的是要给他们点赞。

    “啧啧,不得了喽。”

    “您又怎么了?”

    “我能怎么呀,还是你厉害啊,走一趟红毯就红透了,人家有人蹭红毯那么卖力,还比不上你轻轻松松一回呢。”

    季铭双手合十:“得得得,您别再埋汰我了,我认输好不好?今天我请大家吃饭——如果你们忍心让最小的最穷的我来出钱的话,就我请。”

    还是教主靠谱,没等徐铮说话,就抢着要买单了。

    “我来我来。”

    “谢谢小明哥。”

    “你们看看,脸皮厚吃得开啊,还最小,脸皮最厚。”

    “跟您还是有差距的。”

    小明哥负责买单,也就负责点餐,身边没有工作人员,他也只有对着菜单这个那个的,还好老板懂一点英文,边上奚超模帮他一起点完了单。

    然后就上来了一大份带壳的。

    “哎,这是什么螺啊?”

    “法式焗蜗牛。”文导有经验:“其实也是就是螺,外国人不分螺跟蜗牛,咱们把水里的叫螺,陆生的叫蜗牛,这种就是欧洲这边的一种蜗牛,法式料理里有好些菜用这个做主料的。拿洋葱炒的吃法也挺多的。”

    长见识。

    季铭之前还真没怎么吃过法式料理,虽然有时候嘴巴上喜欢花花,但他其实是个中国胃,来法国几天如果都吃牛排面包的话,还挺难过的,所以唐凡带着几桶泡面,是为他准备的——也没来过,也不知道这边中餐怎么样啊,据说老外的中餐都是改良过的,或者说退化过的,难吃。

    这一顿饭,季铭终于见识到了真正的超模是多自律的,尤其奚超模明天就有红毯要走,简直跟盘里的蜗牛一个食量,就吃了点蔬菜沙拉,咬了一口蜗牛肉,没了,就在那边喝水聊天——估计是为了掩饰咽口水的动作。

    季铭自己吃的也比较克制。

    结账的时候就三百多欧,五个人,还可以,要知道就自己请了,季铭颇为遗憾。

    便宜了教主。

    饭局上约了去《江湖儿女》和《地球最后的夜晚》的首映,也邀请他们来看《遇仙降》,不过季铭婉拒了红毯,一次就得了,又不是花公鸡发情了,何况他还有自己电影的首映,那肯定是要走红毯的。

    电影节第三天,季铭“洗尽铅华”,不再妖艳,一身休闲地开始领票看片,这是他喜欢的节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