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268章 红人
    正文

    校园戏剧节在网上的热度不太高,始终是比较严肃的一个戏剧节,虽然在季铭的搅和下,第五届戏剧节已经是几届以来最热的一届了,但相较于那些盛典啊影视颁奖礼,关注的人仍然比较寥落,娱乐媒体的报导也很少,而且集中于季铭、李澜这些明星身上。

    可是参与其中的人,还是有相当重量级的。

    黄三石、何冰、濮中昕这些舞台剧大拿,徐铮这样出身话剧的影视巨星,再加上几家顶级的戏剧学院、剧院,算是把国内舞台剧这一块的力量都集中了个七七八八,如果是爱看舞台剧的观众,往沪上师范大学的校园一站,时不时就能看到几个熟脸,而且都特近,没有咋咋呼呼的安保人员,在那里推来推去,搞得跟什么危险品一样。

    因为徐铮有行程,季铭就先跟谭子阳他们一块逛戏剧节。

    没走出几步呢,就碰见熟人。

    “嘿你小子。”

    “放我鸽子还这么嚣张?”季铭笑嘻嘻地跟顾锐撞了一下肩膀,这位上话的台柱,本来约好了,昨天跟雷大头一起,一起租局的。结果他戏剧节临时有事,就没能来,毕竟沪上本地的活动,顾锐这种地头蛇是常常被派活的。

    “忙呀,没办法。”顾锐点了点他:“这是你同学?”

    “啊,谭子阳。”

    “老师好。”谭子阳赶紧一鞠躬,在这场合,不知道干啥的没关系,不知道姓啥的也没关系,全是各种各样的老师——学院里头的,剧院里头的,表演圈的,评论圈儿的……总之他一个初出茅庐的小演员,都得叫老师。

    “嗯嗯嗯,不错不错,比有些人有礼貌多了。”

    有些人是谁?

    季铭四处看看:“谁那么没礼貌啊?”

    “……”顾锐也没功夫跟季铭斗嘴,约好改日大战三百回合,就告辞了:“还忙着呢。不过你那戏我可是抽时间去看的了,有些人觉得演的是好,但是你毕竟不是普通的学生演员,所以……得我还有事儿,先走了哈。”

    艹了个******蛋蛋球的。

    说话说一半,贱笑着就走了还行?

    “他什么意思啊?”谭子阳看着顾锐走了:“这是谁啊?”

    “顾锐,沪上话剧院的,院长助理,上回《雷雨》来演出的时候认识的。”季铭介绍了一下,笑着说道:“能有什么意思,七七八八吧。”

    “嗯?”

    谭子阳很疑惑。

    要是真有问题,顾锐不可能是这个态度,就算不提早给他通风报信,让他找人疏通,至少也得安慰他一下。毕竟真拿不到,季铭这脸就丢大了。不过他提了这一嘴,说明评审组里头确实有人认为季铭的参与不太公平,只是没有产生影响罢了。

    无所谓的,季铭也不认为自己是人民币,就算是人民币,也还有视金钱如粪土的奇葩呢。

    顾锐算是变相给他透了个底,让季铭也松了一口气。

    ……

    “舞台剧的生命在哪里?很多人觉得是舞台美术的技术,搞得美轮美奂神乎其技,就能跟电视网络来争抢年轻人了。”

    台上一个齐肩长发老头在讲座,是沪上电视艺术大学的一个教授,题目是《舞台和媒体艺术的异同鉴析》,他挺好奇就拉着谭子阳一块进来,在后面找了个座儿。

    “这种想法很幼稚的,甚至是一种慢性自杀,你搞舞美怎么可能跟电视比?人家有后期,有特效,你现场的舞美怎么可能比得过?不是说舞美不重要,适当的舞美配合,可以让观众有更加沉浸式的体验,这是很好的。但是舞台剧的根本,仍然在于共情,这是很高层面的一个享受,也是电视艺术很难企及的一个特点,放弃这一点,反而去追求技术性的东西,那真是像网上说的,把自己降到弱智的水平,然后被弱智用丰富的经验给击败了。”

    季铭笑了一下,挺有意思的还。

    说的挺对,作为舞台剧演员,感受尤深,面对面这种情绪共鸣,是很多舞台剧演员沉迷舞台剧的关键原因,是电视节目给不了的。舞台剧不管是流行还是式微,始终还是存在着、发展着,也确实是因为能够提供高于电视、网络的这种情感享受。

    听了大半个小时,老头的讲座说完了,主持人上台主持交流环节。

    一扫二扫的,季铭当然就躲不过了,这教室本来就不大,拢共也就坐了不到50个人。

    “主持人的眼睛就跟两相电变三相电一样,噔一下亮了起来。”——谭子阳这么跟《末代皇帝》的同事们描述现场。

    差不多。

    “哎?看看我们现场来了谁啊。”

    顺着主持人的眼光,大家伙后转,看见戴着帽子没戴口罩的季铭,他一身中国李宁的卫衣,更是显眼——季铭没跑了,谁都知道他是金牌代言人啊。

    哗的一下。

    季铭有点不好意思,赶紧站起来打招呼,黄教授演讲挺尖锐,但台下还是很温和的,招招手:“呦,抓住了就别跑了,赶紧上来坐。”

    机会太难得了,可不是难得么,季铭可是本届戏剧节个人最高奖得主的超级大热门,再加上他的名气和低调,绝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看看底下那些年轻面孔的兴奋样子,也就知道了。

    婉拒了两次,季铭也就上去坐了。

    “挺不好意思的,来学习一下还坐下来了。”

    “听了刚才黄教授的讲座,我想大家肯定也都很想听听季铭对这个话题的理解,不知道能不能说说?”主持人还是有水平的,很快就进入专业讨论,没有流于八卦主持人,也让季铭自然了一点。

    季铭沉吟了一下。

    “黄教授说的很有道理啊,在电视电影艺术发展到今天这么先进,甚至可以用特效制作出一个世界来,这么一个背景下,舞台剧存在的意义是值得思考的,它为什么还存在,因为观众有需求,是影视艺术没办法给他们的。毫无疑问就是这种情绪的现场共振,耳朵听到的是真正的人声,眼睛看到的是真人演员,没有经过电子仪器模拟数字这么一通信号转换的,是高于工业水准的,带着人文情怀的这么一种艺术享受。

    所以从事舞台剧的各个分工,还是要有这种情怀,这种热爱,要对得住这些有高级追求的观众嘛。

    那么具体说到舞台和媒体艺术之间的关系,我觉得千万不要拿敌我心态去考虑,有你没我,你抢了我的饭碗,或者说你是落后于时代的艺术,很无谓。刚才说到的舞美,其实就是舞台剧可以从电视艺术里去汲取的东西,因为它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同样的,今天我们说烂片那么多,是不是也说明影视表演艺术失去了一点尊重观众,热爱艺术的初心呢?

    其实两者之间没有那么大的竞争,因为观众可以在家里看电视上网,也可以走出来看话剧,端看你的内容是不是能吸引人,所以始终是内容为王,而我们的内容,任何形式的好内容,都还远远没到要去抢夺观众的程度,太少了,这么大的市场,好内容那么少,观众都快饿死了,还用得着你去抢么?所以对于我们来说,这真的是个很幸福的时代,希望各方面都能同心协力,做出更多的好内容。”

    季铭有感而发,做派很老干部。

    鼓掌之后,有个男学生站起来提问季铭,问他是不是因为影视制作粗制滥造,才坚持要演话剧的?因为季铭说两者没有高低之分,但为啥他这么高人气,这么大的流量,却一直不去演一些影视剧?

    “我享受舞台表演,这是真的。不过我也演电影,电视剧还没演过,但不排斥。只是话剧的机会现在可能更多一点,因为我还没有毕业,时间有限,选了这个就不能选那个了。但不管演什么,还是会有一些要求的,对自己对观众都要说得过去嘛。至于现在的影视剧是不是粗制滥造,我觉得这要观众去评价了,我能说的是,好片子一直是有的,希望大家都有发现美的眼睛。”

    季铭喧宾夺主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提前告退,把地方还给了黄教授。

    结果出来之后,正好撞见徐铮,徐铮身边陪同的就是戏剧节的大牛们了——他们刚刚结束了一个对谈,关注戏剧市场化的一个内容,季铭没什么兴趣,也就没去掺和。

    谭子阳顶了一下他的肩膀,季铭才看到徐铮从那边转弯过来。

    季铭跟对面大部队的融合非常顺畅,笑嘻嘻打过招呼,反正大家都互相认识,都用不着徐铮居中介绍——其中两位戏剧节的评审,对季铭当然是一眼就认得出来。

    “走走走,哎呀,准备给你打电话呢。”徐铮揽着季铭,跟大家道别:“各位留步留步。”

    “哎等等,我找季铭说点事先。”

    “别了,”徐铮拦住了,看了一眼一头雾水的季铭:“他是参赛的,怎么好去开讲座,不好讲的,你们别为难他,人我先带走了,免得被你们给骗了。”

    “你这话说的。”

    季铭于是安静如鸡,只是招手让谭子阳跟上,一句话不多说,跟着徐铮出门去了。

    兴之所至的聊聊没问题,正儿八经地开讲座,那是敬谢不敏了,不论他再有把握,再有实力,太嚣张肯定遭人嫉恨的——季铭那样儿,都跑去戏剧节开讲座了,人家不给奖能行么?切。

    “这个徐铮,把季铭当自己家小孩了。”开口的评审抱怨了一句:“你说说,白玉兰都拿了,开个小讲座怎么就不行了?季铭很典型的嘛。”

    他后头跟着的一堆学生什么,面面相觑,他们也听闻季铭和徐铮有忘年之交,网上各种料也是多得很,什么季铭的贵人盘点,徐铮肯定是榜上有名的。不过眼见为实,还是很吃惊的,那真是老鹰对小鹰一般的爱啊……啧啧,羡慕。

    人一吃惊,就想要分享。

    “今天在戏剧节碰见季铭和徐铮了,关系真的铁啊!”

    ——“怎么了怎么了?你撞见他们舌@吻了?”

    ——“……滚,恶不恶心。”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