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215章 初晴许愿啦
    正文

    周院看了一眼格外激动的葛副院长,想了想,觉得发个声明什么的,有点莫名。

    似乎也没有前例。

    “这样吧,老葛,你个采访,说一说这个事情,让老田也说一下,差不多了,也没必要炒的太热,对小季影响也不好,他现在,”周院笑了一下:“小季现在是一心好好把戏演了,把工作做了,院里也要支持他。”

    周院说了,葛副院又是一副当自己家事的态度,再加还有个周少红列席,整个会议也没了别的说法,最后按照周院长说的办了。

    不过在葛副院长接受采访说这个事情之前。

    人艺的濮昕倒是先提了一嘴,田一河演了人艺的戏,也把人艺拖了半只脚进来,田一河本人不好回应,小胳膊小腿的,卷进来也撑不住。人艺呢,也没有立场正儿八经地说一通,是濮昕在演最后一场《哈姆雷特》,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顺带着说了。

    记者问他是不是会再演一个影视剧。

    他很快否认,说没有他的戏可演了,观众也不爱看他了,他在话剧发挥一下余热好了,影视剧什么的,不愿意去演了:“……现在都是年轻人的时间了,我们都是老家伙了,不去凑热闹了,而且像季铭啊,也是很有才华很有能力的年轻演员,让他们去演大家爱看的,愿意看的作品吧。”

    听他提到了季铭,记者当然顺杆儿,问他对季铭的看法。

    濮昕想了一下,笑了笑:“我第一次看见他,是在《雷雨》的首演,演的非常好,让我很吃惊,他毕竟那么年轻,还在学校念书呢,结果演的把我吓一跳。后来我们也见过几次,他的戏一直是很好,我还说,有机会要合作一下,当然是话剧舞台了。不过他现在也忙是吧?可能要再找机会了。”

    欣赏之意,完全不加掩饰。

    濮昕这次访谈还是引起了一下关注的——季铭的事儿是一点,另一点是他说自己没戏演了,没好戏演了,观众不愿意看他了,触到了很多人的内心。

    戏骨没戏演了,但没演技的那些,却在两部三部的轧戏,还拿着几千万的报酬。

    “将军孤坟无人问,戏子家事天下知!悲哀。”

    “我还记得他演的好多经典角色,怎么都这么老了?唉。”

    “有演技的都没戏演,只出一张脸的却戏约不断,叫人怎么支持国产片?所以垃圾要认。”

    “他是人艺的副院长啊,对季铭一个国话演员都这么认可,看来真是很欣赏季铭——要不说物以类聚呢,愿意琢磨演技的人,总归是互相欣赏的。那些垃圾营销号、公众号什么的,别来祸害季铭了,找那些小花鲜肉去吧,他们乐的有曝光度呢。”

    濮昕说话之后,才是季铭的正经娘家。

    国家话剧院副院长,知名制片人葛思远,很快接受了微博的采访。

    一番套话之后,葛思远也是旗帜鲜明地回应了此前那篇章。

    “季铭是国话优秀青年演员的代表,也是国话近年来厉行培养下一代优秀演员行动的结晶。他参演了国话年度大戏《雷雨》,高标准的、超水平地完成了演出任务,也获得了业内外一直称赞和认同,说明这个年轻人业务能力是非常强的,在他这个年纪和经历,更是难能可贵,国话对他是非常满意,也非常看好。

    国话历来是奉行能者庸者下,不唯资历,更不论资排辈,季铭在国话能够有表现的舞台,主要原因在于他德艺兼修,不仅仅是演艺能力很强,同样也是一个道德品质优秀的演员,非常符合国话对演员的培养要求……”

    娘家人说话,算是把这一场纷纷扰扰的“位记”,给盖了个章。

    信或者不信的。

    总归不会有人觉得一篇公众号章,能是什么真理。

    不过大家最感兴趣的,还是季铭自己。

    “这么热闹,季铭本人去哪儿了?”

    去哪儿了?

    很快,有人在国家话剧院官发现了蛛丝马迹。

    “6月21日,为响应xxx在艺座谈会的讲话,国家话剧院组织骨干演员某……季铭,朱曼等,前往黔阳江丛慰问驻军……”

    慰问部队去了。

    也真是巧合,本来这个事情是轮不季铭的,不过季铭自己一看这个地方,居然正好是《遇仙降》的拍摄地,慰问连头带尾只是三天时间,一点也不耽误工夫,加他本身对于军人也很钦佩,主动申请了。

    结果他才出发,《季铭位记》这篇章横空出世。

    他反倒是不好说话了,毕竟是在去慰问演出的路,跑到娱乐圈去辟谣吵架,那也太不尊重了,索性不理各方,谁知道演变成了半个娱乐圈给他背书的情况,最后还把国话、人艺两大话剧重镇通通拖了进来。

    声势浩大。

    他最后倒是忙着感谢,感谢徐铮,感谢师兄师弟师妹们……

    “是不是欠了很多人情啊这次?”

    初晴电话里问他。

    “算不,而且欠不欠的这东西,能欠也是本事,要不老美怎么那么牛逼呢,他欠的债最多啊。”

    “……什么乱七八糟的,这些营销号怎么这么恶心啊,胡编乱造都可以,真希望国家好好治理一下它们。”初晴嘟嘟囔囔的,有点愤愤难平。

    “许愿成功。”

    嚯嚯。

    “……也许很快会治理了吧。”

    “唉,哪有那么简单,这么长时间了都。”

    “你都说话了,国家能不照做么?”

    “……呸。”初晴翻白眼的样儿,季铭都能想出来:“你到地方了吧?”

    “到了,今天在县里表演,然后明天要去一趟山,结束了。”

    “哦,那你注意安全,带风油精……”

    挂了电话,季铭翻了一下微博,他下来慰问演出的新闻,讨论的人已经很多——其实杨如意一开始还说要把这个消息放出去的,但是被季铭给拦住了,这种事情,人家从官方渠道发现,跟他自己通过媒体送消息出去,效果是截然不同的。

    如现在,很好嘛。

    “真是有意思,人家当红明星,放下热钱不赚,跑黔阳山区去慰问,结果把他黑的透透的。要他真是什么有背景的人,还这么正能量,我觉得有背景也挺好啊,至少那群没背景也没本事,还没心没肺,发个微博都要人代劳的大明星好得多。”

    (三七中文 www.37z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