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中文 > 我成了一条锦鲤 > 第0128章 第一份礼物(求订阅)
    看完合同,签字卖身之后,已经接近下午四点。

    “等会一起吃个饭,今天家里人不全,下回有机会再给你介绍。”

    “好。”

    周西宴看看张凡——喜田旗下影业公司的总经理。

    喜田影业成立时间并不长,此前转型艺人经纪之后,影视制作这一块就停滞了。随着这两年经营状况转好,才又开始重新打造自己的影视制作平台。

    目前,喜田影业还没有自主制作电影——大多是以参投旗下艺人参演作品的模式,在做一些投资。

    “季铭,首先非常高兴我们现在是一家人了,希望以后合作愉快,感情融洽。”张凡手上一直捏了个本子,看着像是剧本的样子,不过封面全白的铜版纸,看不出来是个什么。

    季铭笑着点点头:“以后请张总多照顾。”

    “叫张哥就行了,别外道,”张凡顿了顿,扬了扬手上的本子:“猜猜这是什么?”

    “剧本?”

    “哈哈,是剧本,能猜到是什么剧本么?”

    “影视剧本?”

    “……”

    周西宴笑的把座椅后靠都压的嘎嘎响:“张凡,以后你不能跟他玩这些,他会把你气死的。”

    季铭瞪大眼睛:“难道不是影视剧本么?”

    废话,难道还能是话剧剧本么,话剧喜田也管不着啊。

    张凡没办法,直接递给了季铭。

    《阿浪的远方》。

    “嗯?”季铭这回是真意外了:“这是什么意思?”

    周西宴站了起来:“那天我听你对这个本子,好像特别感兴趣,就去了解了一下,这是企鹅影视的一个网络大电影项目,投资不大,班底也比较一般吧。我直说啊,你有兴趣的话,我们是可以争取过来的。但是——”

    “但是我觉得这个剧本并不是特别出彩,”张凡接过话来:“公司内部也有一些ip,一些剧本储备,我觉得你不妨看一看别的本子,再想一想?周总对你很看重,也很好,特地去争取这个机会,但如果它不是那么好,可能必要性就不大。”

    季铭听出来了。

    周西宴那天听他说《阿浪的远方》不错,估计争取也不是特别费力,就想把这部电影当成季铭签约的第一个作品——投资可控,而且企鹅也筹备了一段时间,比较成熟。

    张凡的意思,就是觉得季铭没见过啥市面,一部不怎么样的剧本,都破马张飞的。

    “张哥怎么看这本子?”

    季铭沉吟了会,他“拍一部正式电影”的还愿任务,在《药神》之后并没有完成,显然那个大龙套是不算的。那《阿浪》这么峰回路转一下,好像真的有可能成为他的第一部电影了。

    “季铭,咱们往后合作的时间还长,虽然周总只肯跟你签三年,”张凡是满满的怨气:“所以咱们沟通上就直接一点了。这个本子有它的长处,很清新,故事叙述不焦躁,也没有那么重的烟火气,确实是比较难得。但必须说的是,它也绝对不是一个没有问题的本子。”

    “我觉得您说的不对。”

    直接,好吧。

    “你说。”

    “你说它不是个没有问题的本子,我觉得这话不太准确,它其实是个问题非常多,非常严重的本子。”

    “……”

    张凡张了张嘴,觉得这个展开有点出乎意料:“那?”

    “为什么我觉得它好?”季铭翻了翻本子,顿了顿,想了一下措辞:“我可以做一个比喻,我觉得这个本子就像一个气质脱俗的女孩子,但她穿的破旧脏乱,她也不够有学识气质,她发型不对,她不会化妆,但是,她确实气质脱俗,美人在骨。

    您发现没有,即便李阿浪去教书的黔阳山区,是个穷乡僻壤,但孩子们并不像是其他类似电影中那样,脏兮兮的,破破烂烂的,或者家里没钱上不起学,不是那样的,他们穿的干干净净,甚至还会唱很好听的侗族民歌,侗寨的风景也美丽如画。

    写这个剧本的老师,很舍得地把既有的很多意象都给砍掉了,所以它很纯洁,光溜溜的,就像是安格尔的女性肖像,可以把主题本身的美最大限度地展示出来。”

    啊哦。

    季铭对《阿浪的远方》有很多思考,他也不止一次想象如果是自己演,甚至自己来改这个本子,会怎么做。但张凡和周西宴,确实没想到能够从季铭这里,听到这么一串长篇大论。

    “……那你觉得能够让这个女孩子,把她脱俗的气质展示出来么?我们去中戏,哈哈,或者北电,找一个现成的漂亮女孩子更好呢?”

    季铭没有回答,倒是周西宴说了。

    “气质这东西,可遇不可求。”

    张凡“哎”了一声,点头点头:“好吧好吧,那这样,我找几个编剧老师,季铭你也来,我们明天沟通一下这个本子,如果老师们、周总,还有季铭,你都觉得这个本子可以做,那就做,毕竟它可能是影业公司自己做的第一个本子。”

    “您把试水说得这么清新脱俗,我也不会特别感激您的。”

    “哈哈哈。”

    谁会第一步就迈出去两米,不怕扯到蛋么?

    “可以,明天上午我过来——不过它的主创都确定了,而且没几天都要开拔黔阳了,现在咱们插入,是不是有点黄暴?”

    “我跟企鹅的朋友谈过了,前期投入不多,而且也不是都不能用了,如果后期我们真的参与,他们是完全没问题的——毕竟这就是个给腾讯视频做的二级项目。”

    这么顺利么?

    季铭摩挲了一下手腕的锦鲤,被周西宴看见了。

    “你有纹身啊?”

    “胎记。”

    “……我会信么?你鲤鱼精投胎啊?”

    季铭把手腕翻过来给她看。

    “哦呦,胎记还有金鳞,看来你上辈子还是条有来头的鲤鱼精,说不定是观音菩萨池子里那条,还参加过《西游记》大型实景表演呢。”

    季铭突然想到那天晚上,脸有点发热,清了清嗓子:“真是胎记,你看嘛,洗不掉的。”

    “算了,你不想洗就遮掉。”

    季铭说的是真话,他后来去刺青店让老板看过,锦鲤表面上跟纹身很像,但确实跟胎记的性质一样,是洗不掉的,除非去做激光手术试试。

    “哪里纹的?技术挺好的。”周西宴凑近了看看。

    “我妈肚子里。”

    “……你说个瞎话还挺执着。”

    (三七中文 www.37zw.net)